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01.

      事情實在發生得太快了。一切都讓人措手不及。

      在黑暗中,我聽見自己厚重的呼吸聲。我睜大眼睛,從死亡中掙脫出來,大口吸入了混濁的空氣。狹窄的空間內到處彌漫著濃密的塵埃。

      我劇烈地咳嗽著,痛覺漸漸恢復過來。全身上下都傳來強烈的痛楚,有種全部骨頭同時間碎裂的感覺。

     

      我試圖移動身體,然而巨大的重量卻壓在我的下半身,讓我動彈不得。視線仍然一片模糊,我瞇起眼睛,試著聚焦眼前的畫面。

      我不斷重覆眨眼,好讓眼睛適應黑暗。

      幾秒後,一切都變得清晰起來了。

      車子上下翻轉,而我被困在後座位置,絲毫不能移動。前方的車窗濺滿了血,已經歪曲變形的前座座椅壓住了我的腳。

      而軟攤在前座的--是我的父母。

      爸爸的身體失去支撐向右滑落,臉上鮮血淋漓。右邊的頭顱因撞擊而向下凹陷,頸部不自然地扭曲。

      在這個位置,我可以看見他圓瞪的眼睛無神地盯著上方。

      我的腦袋一瞬間變得空白。當意識到眼前發生的事情時,我全身僵硬,用著僅餘的力氣開始放聲尖叫。

      我扯著喉嚨,沙啞地喊著在前座一動也不動的爸媽。淚水沾濕了我的臉頰,讓視線再度模糊起來。

      我不斷奮力大哭、大叫,一直到乾澀的喉嚨再也發不出聲音為止。

      死寂的氣氛讓我的記憶像快照般,開始一張張在腦裏閃過。

      那時候,我坐在後座咀嚼著口裏的薯片,聆聽著我爸最喜歡的經典藍調歌曲。他的雙手平穩放在方向盤上,晃著頭輕哼著曲子。我媽則坐在旁邊,咯咯笑著跟我爸聊起鄰居的糗事。

      今天是星期天,本應是讓人滿心期待的家庭日。

      然而,那道突然出現的綠色陰影卻破壞了一切。

      一開始,是從柏油路上傳來的輕微晃動,然後愈發激烈。我緊抓著上方的手柄,恐慌淹沒了我的思考。我們全都以為發生地震了。

      接著,巨型的綠色植物突然鑽出地面。它看上去就像變種章魚的觸鬚一樣,有意識地左右亂晃。

      我和我媽瘋了似的尖叫起來。我爸則猛力踩下剎車。

      但我們的反應太慢了。

      破土而出的植物貼著地面往右一掃,掀起了附近的大部分車輛--包括我們的車子。

      安全帶束緊了我的身體,讓我呼吸異常困難。眼前的畫面開始猛烈搖晃、然後倒轉。

      車頂首先重重地落在地面。巨響讓我的耳朵發痛,刺耳的嗡鳴掩蓋了所有的慘叫聲。擋風玻璃撞上了堅硬的地面,碎片到處飛濺。

      我緊抱著自己的頭,在暈眩中看著車子往右翻側了幾圈。在黑色徹底侵蝕我的視覺前,我看見車子正加速衝下山坡。

      車禍殺死了我的父母。

      一想到這個事實,原本乾涸的眼淚再次溢滿眼眶。

      我咬著牙,生存本能讓我的意識暫時從痛楚及悲傷抽離。我用盡力氣試著推開壓住下身的座椅,但情況仍然沒有改變。

      椅子加上屍體的重量,全都壓在我的下半身。我甚至快要感覺不了自己的雙腳了。

      我垂下雙手,任由自己的身體攤在後座。

      轟隆、轟--

      眼前的事物突然再次震動起來。近在咫尺的聲響讓我原本快要閉上的眼睛猛地睜大。

      那些從沒見過的怪異樹根在車子右邊再次冒出。

      它不斷向上伸展,大約有幾米高。幾條從底部分支出來的綠根緊貼在地面。它看上去比先前破壞車輛的巨大植物還要細小得多,像條狡猾的蛇一樣開始往這邊移動。

      它看見我了、看見我了!

      我屏住呼吸,幾乎把顫抖的嘴唇咬到出血。

      下一瞬間,我看著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爬上車窗,纏住了我媽的屍體,然後強行將她拖到外面。玻璃窗的碎片插滿她的身體,皮開肉綻。

      我的淚水再次奪眶而出,血的味道快速在口腔散開。

      噓,貝蒂。別發出任何聲響。它會發現你的--我不斷在心裏默唸。

      時間過得異常緩慢。

      嗖。

      我看見它緊緊捲住了屍體,再次鑽回泥土。

      我拼命深呼吸,直到氧氣把肺部撐滿,再也容不下一絲空氣。

      我媽的屍體被植物捲走了。死亡的恐懼讓力氣再度回到我的身體。我使勁推開重量減輕了不少的座椅,連滾帶爬打開車門逃到外面。

      麻痺的雙腳讓我狠狠摔在地上,滿面都是泥土。

      我吃痛地扶著車身站了起來,在後座撿回自己的粉色背包。我重覆做著深呼吸,然後一口氣打開前座的門。

      我爸仍然攤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不論我怎樣叫喚,他再也不會醒來了。

      顧不得那些危險的植物,我掩著臉,忍不住再次無聲哭泣起來。

      我不想獨自一人。如果我在昏迷中死去就好了。為什麼我沒有?

      但原始的生存本能卻時刻提醒著我--快逃。讓我不敢在繼續停留多一秒。

      我最後能做的,就只有強忍著噁心感與血腥味,伸手摘下我爸一直戴在身上的項鍊,把它掛到自己的頸上。

      刻著簡短字母的銀色掛飾上,殘留著已經乾掉的暗紅血跡。

      我爸常對我們開玩笑說:別小看它。在危急時刻,它說不定能救我們一命。這種時候,我和我媽通常會相視一笑。然後我會回答,嘿!爸,我已經不是相信魔法項鍊的年紀了。

      現在,我真希望能再聽一次魔法項鍊的笑話。

      但我知道他再也不會開口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