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願意

「任憐安小姐,請問您願意嫁給席謙先生為妻,無論健康疾病、貧窮富裕,一輩子都愛他,尊敬他,照顧他,接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不離不棄,直到生命的盡頭嗎?」神父緊盯著那目光呆滯的女子,作了第二次詢問。  

現場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為任憐安的遲疑蹙眉。  

席謙卻是笑意淡淡,那漂亮的眼睛偶爾會往著她臉頰斜睨過去。  

他這種狡黠如狐狸般的感覺令任憐安心裡七上八下,她咬牙,眸光不經意正巧瞟上任豪德的臉。後者濃眉緊蹙,指尖緊緊揪著衣角,似乎頗為緊張。  

她心裡無聲苦笑,在神父再一度喚了「任憐安小姐」幾個字後遽地抬眸,淡淡道:「我願意!」  

神父連帶著所有賓客都似是同時松了口氣,身邊的男人瞳仁卻是沉暗了數分。  

「到頭來,還是沒有辦法擺脫宿命。」  

任憐安聽著席謙用只有他們二人才聽得見的譏誚聲音輕輕開口,拳頭緊握,並未反駁。  

神父的目光便轉向了新郎:「席謙先生,請問你是否願意娶任憐安小姐為妻,無論有任何理由,都會一直保護她,與她締結婚約,直到生命終結?」  

「我願意!」席謙毫不猶豫便開了口。  

任憐安微驚,抬臉便去看他。後者嘴角一勾,脣線上揚的弧度越發明顯。  

神父轉身去看其他人:「在座的各位,請問你們是否都願意為他們的結婚誓言做證?」  

「願意!」所有人都同時應答。  

「誰把新娘嫁給了新郎?」神父臉上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任豪德往前跨了半步,眸光深深地凝了任憐安一眼:「她自願嫁給他,帶著父母的祝福。」  

「請新郎新娘宣誓!」神父手臂一伸。  

任憐安的眉心狠狠一跳。  

席謙不待眾人反應,直接便轉過身子拉起了她的右手,一字一頓道:「我以上帝的名義鄭重發誓,接受任憐安小姐成為我的妻子,從今日起,不論禍福、貴賤、疾病、健康,都會與你在一起,直到死亡為止!」  

言畢,他立即便松了她的手。  

任憐安聽著他那流利的言辭,心裡一聲冷笑,慢慢地舉了他的手:「我以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義起誓,接受席謙先生成為我的丈夫,從今日起,願生生世世相隨!」  

「主啊,戒指將代表他們發出的誓言的約束。」神父道:「請兩位交換戒指!」  

眾人點頭,一同輕聲道了聲「阿門」。  

席謙伸手把戒指套到了任憐安指尖上。  

凝著那束縛了他們關係的鑽石戒指,任憐安閉了閉眸,咬著牙關把屬於席謙那枚戒指為他戴上。  

眾人都一併起身為他們拍掌,而新人便一同跪下行禮,接受所有人吟唱的長讚歌祝福。  

神父笑容滿面,對著一對新人道:「聖父聖子聖靈在上,保佑你們,祝福你們,賜予你們洪恩。你們將生死與共,阿門!我主洪恩與你們同在,請新娘與新郎站起身來面對面!」  

席謙伸手扶了任憐安起身。

「我已見證你們互相發誓愛對方,我感到萬分喜悅向在坐各位宣布你們為夫婦,現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神父宣布了這繁重儀式最後的結束。又是親吻……  

「不用擔心,這不過只是禮儀上的親吻而已!」席謙在任憐安錯愕時大掌一撈她纖腰,於她跌落他懷裡後指尖扣住了她顎骨,俯首便狠狠地咬上了她的脣瓣。  

任憐安瞳仁一擴,才想要退縮,豈料席謙漂亮的眼眸已是一沉,堅固的齒排劃過了她那如水蜜桃一般瑩潤亮澤的櫻脣,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

他並非在親吻她,而是在……咬她!  

一種麻麻的刺痛感覺從脣瓣透過了身體敏感的神經線傳襲而來,直達任憐安心臟——  

她呼吸一滯,揪住男人衣肩的指尖使力一掐,幾乎隔著衣物陷入了他的肌膚中。

席謙並不曾放鬆,反倒是伸出舌尖舔過她那柔軟的脣瓣,原本的嗜血動作竟瞬時轉變為調情……

任憐安腦子「轟」的一聲炸響,眸光在對上男人雙瞳,感覺到他眼底仿佛隱匿了足以毀滅整個世界的風暴後,心臟急劇一跳,欲要退避開去,可惜卻完全使不出任何可以反抗席謙的力量。  

席謙看著身下那嬌弱小女人怒目圓睜的模樣,心裡不免起了一絲玩味。他大掌扣住她的肩膀,故意擠壓著她柔軟的胸膛,以更加狂肆的狠勁兒蹂躪著她的脣瓣。  

「嗯……」任憐安幾乎快岔氣,原本使力推擋著他的手臂也慢慢垂了下去。

「你說,你怎麼可能會是我的對手呢?」席謙在彼此的氣息都變得粗重以後脣瓣慢慢移離了她嘴角,似是而非地調侃道:「現在開始,歡迎你成為席家的一份子!」  

他說的是歡迎語,可聽在任憐安耳中,便如同這個男人對她的警告。尤其是後面一句,她明白他是咬牙切齒道出來的。  

心緒,開始因他而變得紊亂——

*和平別苑*  

這是席氏一族處於城區東郊山莊裡的住宅地,三面環海,以屹立山峰為主的一處風景優美地兒。這裡的建築為中西結合,亭台樓閣以紅墻綠瓦點綴,花樹交錯,內裡如同風景區般美輪美奐,令往來的人欲要嘆息。  

因為這整座山峰都是席家產業,今夜又是席家少爺席謙的婚宴晚會,是以整個山莊都以七彩燈光裝飾,成就了一片絢麗燦爛光景。

宴會大堂,裝潢華麗,擺設高雅,賓客如潮。  

而主角的車輛,此刻正姍姍而來進入了大家的視線。  

與那等待著新郎新娘的賓客們興奮所不同的是,此刻車內氣氛甚是清冷,男女主角正處於對立態勢。  

---

求收藏留言QwQ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