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3

導師時間結束的下課有二十分鐘,我打算把握這個機會,好好的補個眠。放長假回來,大多數人都還昏昏欲睡的。

我聽見有人走到我桌邊並佇足,八成是莫淺,但我仍沒抬頭,繼續睡。

「茉茉,游子頡說這一節下課要和方岑威打籃球,妳要去看看嗎?」

方岑威要打籃球?我的瞌睡蟲瞬間被這句話扼殺了。

我精神抖擻的站起來,「那當然。」

方岑威人長得帥球打得又好,他每一場球賽我從來沒有錯過。

這時我驚覺自己遺漏了一人,「凌謐,妳要去看籃球賽嗎?」

老師託我照看她總不好丟她在一旁。

「不用了,謝謝。」她輕輕搖頭。

義務已盡,我放心的和莫淺走出教室。

到了球場邊,人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多,大概是開學已經夠嘔的啦,又那麼不巧碰上寒流,所以大家都選擇教室蹲。

「嗨!寒假過得如何啊?郭茉嬈。」方岑威看見我便向我走來,高大的身子擋住了冬日裡微弱的陽光。

  方岑威長得又高又壯,據說有六塊肌,但我沒親眼見過就是了。

「也沒什麼特別的,不就吃飯睡覺玩手機或者看小說嗎?」我抬頭看著他,淺淺一笑。

看著他穿得單薄,反觀我和莫淺包得像愛斯基摩人似的。

「不冷嗎?」莫淺問。

「不會啦!」他毫不在意的擺擺手,像是要我們別擔心。

「那你的寒假又是怎麼過的?」

「就是和游子頡他們幾個打籃球、打電動......就這樣。不然就到街上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見正妹。欸,聽說妳們班有轉學生......正嗎?」

我白了他一眼,「長得很可愛啦!幹嘛?想認識嗎?」

他笑了笑:「妳們想要介紹給我嗎?」

莫淺笑著說:「可是新同學凌謐是ABC   ,不會說中文欸。方岑威你英文這麼爛,你們無法溝通啦!」

「欸,妳們兩個,英文好了不起喔?」方岑威佯怒。

莫淺沒理會他,「欸對,我怎麼都沒想到,茉茉,這樣我們正好有機會可以找凌謐練習英語對話和英聽。」

我笑,「好主意!」

我擅長文科,尤其是英文,最感興趣的科目也是英文。

「方岑威不要再跟七班班花聊天了啦!快點!」一個暱稱小光頭的男生大吼。

我微微皺眉。

場上的男孩子們都以為方岑威在搭訕莫淺,甚至有傳聞他在追莫淺。

想追莫淺的人不少,但因為「方岑威喜歡七班班花」這個荒唐而無依據的傳聞讓不少男同學自動舉白旗投降。

因為方岑威隱然是這一群男生的頭頭。

簡單來講就是其他人俗辣,不敢跟方岑威搶。

「好啦!」他回頭朝籃球場大喊。

「加油!」「祝你好運。」我和莫淺紛紛送上祝福。

他朝我們揮了揮手,跑走了。

比賽真的很精彩,球在方岑威手上似乎特別聽話,真的百發百中。

聽見歡呼聲、加油聲不絕,我這才發現原本窩在教室拒絕吹冷風的,全都到走廊觀賽了。

氣氛熱絡,現在似乎回溫了,不像早上來學校時的冰冷蕭條,尖叫聲、歡呼聲不絕於耳。

「方岑威!」我將手圈在嘴巴旁,高聲叫著,希望蓋過四周的嘈雜。

不曉得他是否聽見了,回頭望向我,露出燦爛的笑容。

上課鐘一響,我只好不捨的先回教室。

平常的我當然不是這樣,只是我有任務在身,協助凌謐的任務。

而且,我有預感凌謐又會被那些無聊的男生嘲笑。

看向我位子旁的凌謐,我暗自慶幸自己太過敏感,凌謐並沒有被譏笑。

莫淺喚了我一聲,我看向她,她什麼也沒說,纖細白皙的食指指著窗外。

我轉頭就看見方岑威站在窗戶旁,一雙桃花眼不經意就放出電流,也不管多少女同學以愛慕的眼光看著他,他就只是看著我。

「莫淺,不要用食指指著別人。」方岑威雖然在對莫淺說話,但他仍舊看著我。

「幹嘛?」我沒好氣的問。

但事實上,我只是在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而已。  

「借我三十塊。」

「你要三十塊做什麼?」我皺眉。

「買早餐,我還沒吃早餐。」他定定的看著我。

什麼跟什麼啊?借錢借得這麼理直氣壯。

「你們班的人是窮死了是嗎?幹嘛跑這麼遠來跟我借?」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我還是回到位子上拿了五十塊給他。

「順便幫我買牛奶,溫的。」

「遵命,郭茉嬈女王。」他燦笑,隨即跑開。

才剛回過頭,坐在窗邊的游子頡就轉頭看向我,而且他轉頭的角度......很噁心,很不符合人體工學,很欠缺關愛。

「你又要幹嘛?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轉頭看我?」

他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我,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我問妳。」

「什麼?」

游子頡調整了一下坐姿,現在這個坐姿讓人看得舒服多了。

「欸,妳是不是喜歡方岑威啊?」他不管班上還有很多人,大聲問著。

莫淺看著我們,班上其他女生也看著我們,走廊上的路人甲乙丙也探頭進來看熱鬧。

頓時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我坐立難安。

「沒有。」我盡量讓聲音聽起來很平靜。

但也不能說我對方岑威完全沒有意思,我只是......不知道我對他的感情是否叫做愛情。

男人喜歡看美女,女人也喜歡看帥哥,這是人之常情。

不得不說,方岑威長得有點帥,但是......雖然我不想承認,但這是事實,游子頡長得更帥,不過游子頡太瘦了,又很皮,所以綽號叫猴子,誰會喜歡跟猴子當朋友?至少本姑娘不想。

「那他是不是喜歡妳?」他發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

我斟酌了一下用詞:「這你應該要問他本人,而不是問我吧?」

「他是想接近妳,讓妳來當他的軍師,好協助他追莫淺吧?」

我瞥了莫淺一眼,白皙的臉龐隱隱出現一抹紅。

「既然你這麼想,又何必浪費口水多問?」

走廊上的人越來越多,一次被這麼多人注意,我感覺到細細密密的手汗爭先恐後的冒出。

「喔,那沒事了,我問完了。」他轉回去,口哨還吹得荒腔走板。

什麼跟什麼啊?是因為剛開學,前陣子每天吃飽睡、睡飽吃,日子過得太好了,所以大家腦筋都不正常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