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2

「茉茉!」

我回過頭,莫淺直接跑過來抱住我。

「早安,莫莫。」

我和莫淺的友誼也算是一種緣分,我們兩個的小名都是「ㄇㄛˋㄇㄛˋ」,所以也喜歡互稱對方「ㄇㄛˋㄇㄛˋ」,而且班上同學常說我們兩個有幾分像,但是大家也一致認為莫淺比較漂亮一點。

我自己也覺得我們長得很神似,只是莫淺的眼睛會說話而我的不會,莫淺的鼻子稍微挺了些,莫淺的丹唇紅潤欲滴,連我也想咬一口......咳,先說,我不是同性戀喔!

朔風臘臘   ,把我們兩個的頭髮吹的亂七八糟,活像兩個瘋婆子。

莫淺看著我狼狽的模樣,咯咯笑,清脆的笑聲宛若銀鈴。

我們就站在教室門口,互相整理對方的頭髮,嘲笑對方越整理越亂的頭髮。

我突然毫無預警的打了個噴嚏。

「好冷喔!我們趕快進教室,就不用吹冷風了。」

我們手拉著手走進教室,但是一看見我位子上的那位男士,簡直是為我的開學憂鬱症火上加油。

「喂!游子頡,回你位子啦!幹嘛霸佔我的位子?」

「唉唷,郭茉嬈大小姐一大早心情就這麼差啊?」他嘻皮笑臉的問著。

「那也是因為看到你心情才會不好,好嗎?」

「是嗎?但是我只要看到妳心情就會很好欸!」他仍舊用那種欠缺關愛的智障表情仰頭看我。

「但不代表我也要心情很好。喂!把你的腳放下啦!」看見他把腳放在我桌上,我趕緊阻止。

莫淺站在我位子旁,微笑著看著我和游子頡拌嘴。

一直吵到上學期的班長出聲喝止,我和游子頡的吵鬧聲才告一段落。

「開學第一天就有寒流,大家都被瞌睡蟲附身了。」莫淺小聲對我說。

「有嗎?剛剛我和游先生鬥嘴時,明明全班都在看熱鬧。」

雖然我和游子頡爭吵時,大家的睡意正濃,但誰也沒出聲阻止,也不是同學特別愛看我們鬥嘴,而是根本沒人敢阻止我。

也不知道為什麼,同學們似乎特別怕我,奇怪,我又不會把他們給吃了。

雖然說剛才班長唯唯諾諾的請我和游子頡安靜時,我本來要嗆她的,但最後我還是忍住了,畢竟是我自己理虧啊!

「莫莫,英國好玩嗎?」

莫淺這個寒假去了英國,我等不及要聽她的旅遊經驗。

「英國超冷的,而且食物真的不好吃。」

「妳有去大英博物館嗎?」

「有啊!那裡的展覽品琳琅滿目,看都看不完。」

莫淺講的滔滔不絕,我也聽得津津有味。

我從沒出國過,雖然每年至少都會有兩次的機會能夠出國,但最後我還是會選擇自己一個人看家。

原因無他,只因為我只能走在最後方,看著看著叔叔嬸嬸或是阿姨姨丈一家和樂融融的樣子。

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去遊樂園玩就是和叔叔去的,那時叔叔還沒結婚,和那時還只能叫阿姨的嬸嬸兩人一起牽著我,我還覺得我們就是一家人。

但是和表哥表姊出去就是另一回事了,明明他們一家有說有笑,但是對我都是以禮相待。

直到堂弟出生後,看著叔叔嬸嬸抱著小小隻的他,我才發現,五歲之後的我,一直都是孑然一身的。

「妳爸媽都不帶妳出國嗎?」

「對呀!他們都沒有機會能帶我出國。」

「是喔。」莫淺點點頭,完全沒聽出我的弦外之音。

這時班導正好走進教室,這本來就沒什麼稀奇的,但我卻聽見一陣唏噓聲,我不解的看向講臺,這才發現班導身後跟著一個女孩。

「原來是有轉學生啊!」我小聲自言自語。

班導向女孩點點頭,指著講桌示意女孩站到講桌前。

女孩害羞的站到講臺正中央,但遲遲不肯抬起頭,只看見小麥色肌膚,四肢修長,這讓同學們更好奇班上新成員的長相了。

「我敢賭她是一個正妹!」我聽見一個男生說。

不少男生也附和著。

班導清了清嗓子:「這位女同學從今以後就是班上的一分子,大家要善待她。」班導轉頭看著女孩,露出親切的笑容:「凌謐,自我介紹一下吧!」

凌謐微微抬頭。

雖然時間短暫,但我還是看見她的長相,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

「我、我的名字叫做......」凌謐只講了幾個字,大家立刻發現不對勁,因為她的腔調......說不出來的怪。

聽見班上議論紛紛,班導趕緊陪笑:「凌謐的父親是外交官,她從小就在英國長大,中文說的不太好,請各位同學多多包容。」

班導又向凌謐點頭,示意她繼續。

凌謐只是緊緊抿唇,瞪著講桌。

當初說凌謐是正妹的男同學又開口了,「老師,她該不會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講吧?」口氣帶著顯而易見的輕視。

班上響起一陣訕笑。

「你不講話沒人把你當啞巴!」我生氣的說。

班導朝我投來感激的眼神,「你們別因為凌謐不會中文就嘲笑她,你們的英文也都不好,如果今天你們到國外讀書,被笑也會變成你們自己。」他頓了一下,「那今天凌謐就先別自我介紹了。嗯......茉嬈,妳可以負責協助凌謐嗎?」

「呃,我?」我不可置信的指指自己。

「嗯!」班導的目光十分熱切。

我終於了解禍從口出的意思了,剛才我義憤填膺的替凌謐說話,於是乎班導認為將她交給我是個十分明智的抉擇。

「喔,好。」我默默嘆了口氣   。

本來我是有機會可以和我最親愛的閨蜜坐在一塊兒的,但是現在,班導為了方便我協助凌謐,以至於在換位子時,將凌謐排到我旁邊。

「妳......聽得懂中文嗎?」我問凌謐。

她點點頭,然後十分龜速的說:「大致上聽得懂,講得很不流順。」

我好奇問道:「妳真的不會說自己的中文名字嗎?」

「我不太會說。」她低下頭。

我單手支撐著頭。

唉!聽她說中文還真辛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