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5 平地摔

「你們有問我是否準備好才開怪嗎?我哪有時間說。」雖然無音在開怪前並不知道古木之王發動吸收生命的起手式是地震,但最少可以提醒一下,只是對方沒有給她這樣一個機會。

無音的話讓作為隊中坦克的合味道慚愧起來,但偏不願意親口承認自己的錯誤︰「你不會提早說嗎?」

無音反應迅速地反駁︰「我還以為你們很有經驗。」

他們的確很有經驗,這副本他們打過幾次了,不過是滅團經驗。

無音當然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她這句話是真心話,但落在幾人耳裡,卻成了嘲諷的說話。

雨中楊柳第一個忍不住了︰「你這是甚麼意思?你以為自己很厲害嗎?不就是躲過了吸收生命這一招,憑甚麼用這種居高臨下的應度跟我們說話?」

其實無音很想提醒一下她,現在是在打副本,你以為在郊遊哦?這麼多話。

「我沒有覺得自己很厲害,這個話題能打住了嗎?」

說是這樣說,無音心中卻是相信,自己雖然不算很厲害,但跟他們比起來,也確實有居高臨下的資本。

「算了楊柳,專心打BOSS吧。」看似息事寧人的話語,實際上透露了夕陽下的影子的立場︰很顯然是偏向雨中楊柳的。

無音冷笑一聲,能一次遇到兩個極品,她的運氣實在夠背的。

爭吵總算停止了,五人繼續專心打怪,隊裡的牧師也慢慢把眾人的血量拉回血條的一半。

古木之王其實真的不難打,需要注意的攻擊手段也就吸收生命這一技能和藤條橫掃一招普通攻擊,如果換一隊隊伍來打,無音相信輕易就能放倒這BOSS。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古木之王第三次使出吸收生命時,造成了隊中的大危機。

即使知道了怪物的起手式,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作出反應,比如說雨中楊柳和隊中的牧師陽光伴我。

無音可是看在眼內的,明明雨中楊柳和她同時都感覺到地震,但是雨中楊柳的動作比她慢了一拍不止,結果沒能退出吸收生命的技能範圍,再次被擊中了,發出了一聲哀號。

至於陽光伴我,他可不是站在無音附近,因此無音並沒有留意他,只是從隊員資訊中看到他的血量又減了一半,從而得知他並沒有躲過這次吸收生命。

總括來說,古木之王第三次使出吸收生命,這次明明五人都知道了起手式,卻仍然只有無音一個人順利躲過。

即使是這樣也不足以引發大危機,問題是該躲的人躲不過,不該躲的人卻想躲,而且還選了一個最不該跑的方向後撤。

這裡說的正是合味道,作為坦克,他本該明白五米範圍可不是自己可以在兩秒內移動的,他應該做的是乖乖吃下這一次攻擊,可是他偏偏想避,還朝皮脆的牧師那邊跑。

這導致的結果便是使用完技能的古木之王只能移動跟上合味道,牠這一移動,隊裡的人的站位便需要改變,但是眾人的反應可沒有那麼快,結果古木之王一個橫掃,陽光伴我的血量清零,倒下去了。

無音此時真的想找一片豆腐一頭撞死算了,這一隊人都是豬隊友啊!

夕陽下的影子臉色一變,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道︰「補師死了,大家注意要記得自己喝藥!」

無音一聽此話,就覺得這次下副本很可能打不過了。

雖然無音自己也不是可以百分百躲過古木之王所有橫掃,但是總比躲也不躲的其他人好。合味道就算了,騎士本來的敏捷就不高,躲不過也情有可原,但無音怎麼也覺得,他們是沒想過要躲。

難道他們覺得普通攻擊就是避不了的嗎?怎麼一個二個都站在那邊硬接?

一群不懂得閃避攻擊的人所受的傷害值可不是血瓶可以補回來的。

果然如無音所想一樣,當古木之王的血量掉至27%時,一個吸收生命外加一下蔓藤鞭打,合味道倒下去了。

「天!這還怎麼打?」雨中楊柳一臉崩潰。

「沒辦法了,下次再打吧。」夕陽下的影子相信,這次知道了打這隻古木之王的秘訣,下次副本一定可以輕鬆不少。

但是無音可沒打算放棄,這都打了這麼久了,她想試試能不能打這隻殘血的古木之王磨死。

第一仇恨對象一倒,古木之王朝第二仇恨對象走來。

沒錯,正是無音。

法師攻擊本來就高,再加上無音在技能銜接上做得比其他人好,仇恨值一直處於僅僅低於合味道的水平。

無音也有這種自覺,因此發現合味道死亡時已經提高了戒備,看到古木之王轉向自己時,放了一個法術攻擊使開始奔跑。

眼見無音不肯放棄,雨中楊柳也不想輸給她,於是便繼續攻擊。

夕陽下的影子見兩人都沒聽他的話,心中有點不滿,但還是跟上攻擊了。

古木之王的速度與無音相若,因此兩者總維持著一定距離,很快,古木之王便在夕陽下的影子的攻擊下轉換了攻擊目標。

夕陽下的影子眼見古木之王朝自己跑來,便撒腿狂奔了起來。

仇恨轉移,無音並不急著把仇恨搶回來,現在她和夕陽下的影子的仇恨值相若,恐怕她一攻擊,古木之王的目標便會換成她,既然如此,倒不如等古木之王快要追上夕陽下的影子時才攻擊。

這麼想著,無音立即轉身,想要觀察古木之王與夕陽下的影子之間的距離,結果卻讓她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古木之王的背後有個樹洞。

——難道?

夕陽下的影子作為近戰系的戰士,速度雖比騎士高,卻又比身穿輕甲的法師低,因此很快便被古木之王追到,就在夕陽下的影子以為自己就要掛的時候,讓他更絕望的情況出現了。

地震了。

也就是說,古木之王使出了吸收生命。

這場情況混亂,無音和雨中楊柳都站了在古木之王約四米範圍之外,想躲是來不及了。

這次又要團滅了啊。

就在雨中楊柳和夕陽下的影子這樣想的時候,無音一個火球術打中了古木之王背後的樹洞。

暴擊、弱點攻擊!

預想之內的吸收生命並沒有來,古木之王身體僵直了,夕陽下的影子遲疑了一秒之後,又跑開了一段距離。

到底是怎麼回事?夕陽下的影子和雨中楊柳都想不透,只當是系統出了錯,又或者是自己的運氣好,躲過了一劫。

只有無音知道,她猜對了,那樹洞果然就是古木之王的弱點,而古木之王也對火系攻擊的防禦相對較弱,以火球術攻擊樹洞,結果便能打斷古木之王的起手式,甚至讓牠陷入僵直狀態。

之前之所以一直沒有發現這個樹洞,是因為合味道根本沒有意圖拉動過古木之王,結果古木之王一直佇立在牠刷新的位置︰背靠牆壁的角落,無音根本看不到牠的背部。

僵直狀態只維持了三秒,接下來古木之王又朝無音跑來。

無音仍不急著跑開,剛才已經試過古木之王的速度了,跟自己不相上下,既然如此就等牠走近一點才開跑好了,還能多攻擊幾次,提高自己仇恨值。

沒想到無音還沒動手,就發現古木之王突然轉了身,朝雨中楊柳走了過去。

雨中楊柳尖叫一聲,全速逃開。

獵者的速度比法師還要快,其實雨中楊柳才是最佳的放風箏人選,偏偏她的攻擊太低,仇恨值是三人之中最低的,之前一直沒有機會讓她出場。

但是看著雨中楊柳與古木之王的距離愈來愈遠,無音覺得頭有點痛。

「你速度那麼快,古木之王追不上你的,你偶爾也停下來攻擊一下吧,好拉穩仇恨。」無音不知道自己的說話雨中楊柳會不會聽,但要說的她總是要說的,堅持打這BOSS的可是她自己。

「閉、閉嘴,我不需要你來教我!」

嘴上這麼說,雨中楊柳也聽了無音的話,停下腳步、轉身射了兩箭,然後繼續跑了。

依無音的看法,雨中楊柳可以再攻擊多兩次,但是面對被BOSS追著跑的恐懼,這似乎是她的極限了,無音也不強人所難,就這樣算了。

就在無音以為就這樣可以相安無事擊殺古木之王時,意料之外的事出現了。

雨中楊柳跌倒了。

平地摔。

無音和夕陽下的影子臉上都露出了錯愕的表情,無音較快反應過來,瞄準古木之王背後的樹洞又是一陣攻擊。

無音可不敢用火球術,這火球術是技能,有冷卻時間的,萬一在冷卻時古木之王想要發動吸收生命,那麼這段時間的堅持便成了笑話。

非火系攻擊雖然做不到弱點攻擊,但是打出的傷害也比打在其他地方高,因此造成的仇恨值也比較高。

所幸在古木之王追上雨中楊柳前,無音總算把仇恨值拉了過來,而夕陽下的影子也跑到古木之王身後,對準樹洞來打。

無音十分欣慰,這傢伙總算變聰明了。

老實說,看了這麼多次無音如何打斷古木之王的起手式,夕陽下的影子再笨也能察覺到這樹洞的與別不同,因此他也學著無音瞄準樹洞來攻擊。

摔倒的雨中楊柳見兩人都沒有開口慰問自己,心中的大小姐心態難免有些受傷,可是眼見隊友都在努力為自己的過失補救,只好吞下怨言,急忙站了起來,繼續戰鬥。

古木之王的仇恨在無音和夕陽下的影子的故意讓步下很快又被雨中楊柳拉了過去,三人之中她的敏捷最高,奔跑速度最快,加上無音要留著打斷起手式,不能成為放風箏的人選,只好讓雨中楊柳多努力一些了。

一趟最簡單的25級團隊副本,單是一王古木之王,這隊隊伍便打了半小時有多。

但是在三人的努力配合下,古木之王血量總算被清零,巨大的身軀轟然倒下。

一場激戰讓三人都身心疲憊,一直在放風箏的雨中楊柳更是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夕陽下的影子和無音一起撿起了戰利品,收獲很不錯,單是一王便掉了三件裝備,其中一件還是紫色品質的法杖,讓無音甚是驚喜。

隊中只有她和陽光伴我適用法杖,兩人爭一杖,機會五五分,無音頗大機會拿到這支法杖。

在副本中死去的人只要不在戰鬥狀態中便可以復活,因此陽光伴我和合味道都復活過來了,正坐在地上休息回血。

看到夕陽下的影子手上的法杖,陽光伴我興奮極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比綠色品質還要高階的裝備,而這正是他可用的裝備!也就是說,他說不定可以擁有它!雖然陽光伴我也深知這趟副本無音其實是大功臣,自己也不太好意思跟她搶這件裝備,但既然無音沒有明言,那他就厚臉皮需求好了。

「先擲這支法杖吧。」夕陽下的影子臉上的表情有點奇怪,他可嫉妒了,這可是紫色品質的武器啊!為甚麼不是重武而是法杖呢?

話音一落,五人眼前便出現了一個視窗,詢問隊員對這件裝備是需求還是放棄。

無音正想按下需求,沒想到有人比她和陽光伴我更快就需求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