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2 那傢伙是我的鄰班同學

無音現在已經落後了一個月的時間,她必須盡快動身練級去了。

她並不在乎半個月後的賭約,她雖然想要勝過君夜,但並不急在一時。

她和他的鬥爭,可不是一時三刻的事。

打定主意的無音打開了任務欄,看了看之後便繼續把之前的任務跑完。

新手想要升級,最快便是跟著系統任務走,逐一完成不但可以了解遊戲世界觀,還可以獲得所需的裝備、金錢與經驗值。

只要按部就班完成任務,玩家們都可以輕鬆到達二十級。

玩家十級時,可以從新手轉職,遊戲中有六大職業︰戰士、騎士、牧師、法師、獵者及忍者,被稱為「二士二師二者」。

無音一向對法系職業情有獨鐘,特別喜歡範圍攻擊那種爽快感,這次也不例外,她轉職成了法師。

無音花了兩天時間把任務解完,升到20級,再來的任務,需要把等級提升至25級才能接受,也就是說,無音要開始刷怪生涯了。

《穹蒼傳說》的世界設定中,有原居民生活的地方被稱為空島,因為這些地方全部是飄浮在半空的島嶼,而有怪物出沒的地方則稱為下界,也就是星球本身的陸地。

正因為陸地被怪物侵佔,原居民生命遭到威脅,這才引發了神蹟,令島嶼飄浮了起來。

現時普遍玩家的等級為27至28級左右,衝等最快的那些狂人等級已經突破了30大關,直衝40級。

君夜便是其中之一。

無音每天都能從白雲流霞的口中得知君夜升了級、換了裝備、推了王的消息,大概是他班上的人對君夜有著無比的自信,才把他的情報當作自己的成就一樣吹噓。

拜此所賜,無音可是不勝其煩,白雲流霞就像是惡魔一樣,時時刻刻提醒著無音與君夜之間的差距,只為讓無音更努力、更專注練級。

殊不知她這樣差了就起了反效果,無音被煩得差點就放棄練級了。

但到底她也是個熱愛遊戲的人,最後還是堅持下去了。

在練級過程之中,無音總算是體會到12點幸運值的好處了。

老實說,《穹蒼傳說》的裝備掉落率並不高,平均打個一百隻怪能掉一件裝備算是不錯的了。

但是無音卻能在一小時內打出了三件裝備,粗略估算一下,大概是七、八十隻怪就能掉一件裝備。

要是換了一個10點滿幸的玩家來,大概需要多打十隻怪物才能得到一件裝備。

兩點幸運值就有此差別,無音不敢想像以後的日子中,她到底會被多少公會視為寶貝,硬拉著她下副本。

隨著無音練級時間一長,背包裡的裝備便愈來愈多,無音挑了最好的一套裝備來穿,其他裝備卻是毫無用處。

她又不能在同一個部位穿兩件裝備。

多出來的裝備該如何是好?其實十分簡單,就是賣掉。

無音自問時間寶貴,她沒興趣當全職商業玩家,並沒有打算花時間慢慢擺攤賣東西,因此她需要一個中介人,她把東西賣給那個人,然後讓那個人轉手賣給需要的人。

這樣的人,無音認識一位,早在無音玩《降龍七星》前兩人便認識了,他一向深信,商人的目光要夠長遠、夠宏大,不可執著於一款遊戲,因此他每過一段時間便會換一隻遊戲生存,不過名字倒是不會改變。

無音試著搜尋一名叫「帽子戲法」的玩家,果然出現了一個結果。

他果然來了啊。

無音忍不住勾起嘴角。

眼見對方在線上,無音送了一個好友邀請過去,對方一秒就接受了。

無音還沒來得及給對方撥私聊,便已接到帽子戲法傳來的私聊邀請,無音無奈一笑,接受了。

「小音音,人家好想你!」

明明是曖昧至極的話,無音卻能淡定地無視了,以談生意的口吻問︰「我這邊有一批20至25級的裝備,賣你?」

「行,沒問題,既然是小音音賣我的,我給高於市價1%的價錢如何?」說到生意,帽子戲法便來精神了,他就知道無音這傢伙一向無事不登三寶殿,肯定是有好東西賣他才聯繫他的。

也是,無音怎麼會找他聊天呢?生怕自己有甚麼把柄落在他手裡,真是的,他是這樣的人嗎?他是嗎?

如果無音知道帽子戲法心中的想法,大概會給予一個肯定的答覆。

兩人相約於輝煌城擺攤區見面,無音處理了眼前的怪物,撿起了地上一件剛掉出來的裝備,綠色品質的弓箭,不是她所需的武器,於是便收進背包,準備回城了。

沒想到就在此時,有人叫住了無音。

「那邊那位小姐,法師小姐!」

聽到法師二字,無音頓了腳步,左右張望,果然看到一支三男兩女的隊伍朝她揮手走來。

無音向隊伍點點頭,然後迎上前問︰「你好,請問有甚麼事嗎?」

「你好,我們看到你剛才撿了一把弓箭,我想你並不需要它吧?不如把它賣給我們?」一名男性有禮地回答。

無音抱有歉意笑了笑,道︰「抱歉,那件裝備我會賣給朋友。」

這樣的情況並不常見,《穹蒼傳說》的裝備難出,若果朋友之間撿到了對方適用的裝備,便會轉讓或是賣給友人。

男子也心知肚明,他早已預料到對方不會讓出武器,但禁不住隊裡的女生已經開聲叫停了人家,他也只好硬著頭皮上前問了。

「既然你先遇到我們,為什麼不考慮讓給我們呢?我們也可以當個朋友啊?」

出乎意料地,其中一名女子還不願放棄好不容易遇到的稱手武器。

雨中楊柳的目標是成為一名優雅的獵者,但是弓箭可不是隨便玩玩便會用的,雖有系統輔助,但也需要玩家自己的練習。

因此她想盡快得到一把弓,這樣她才好熟悉弓的使用方法。

無音並不打算接受對方的無理要求,只好再次申明︰「抱歉,這真的要賣給我朋友。」

雨中楊柳被人拒絕了兩次,心中也有點不滿了,小聲嘟嚷了一句「小氣」之後,便「哼」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隊裡另一名女生連忙追去,而幾名男子則朝無音抱歉笑笑,然後也轉身離去。

無音十分慶幸雨中楊柳沒有繼續糾纏自己,她可是見識過那些真正自我中心的人是有多麼的不擇手段,就是搶也要得到自己想要之物的。

乘坐飛空艇回到城裡,無音徑直走到擺攤區,一般來說互不認識的玩家是看不到對方的名字的,只有對對方使用查探一招時才有機會看到對方的資訊,但若雙方互為好友,便會看到對方頭上頂著他的名字。

因此無音輕易找到了帽子戲法,正努力向其他玩家推銷的帽子戲法也看到無音了,但卻立即移開了目光,繼續賣力地哄對面的玩家買下自己攤位的物品。

無音對此表示見慣不怪,帽子戲法對於金錢的執著可說已經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他一路走來玩過這麼多遊戲,一直都以奸商揚名,只要是圈子裡的人,提起帽子戲法此人,大多都會露出厭惡卻又無可奈何的表情。

對帽子戲法來說,所有玩家都是他的生財工具。

等待帽子戲法接待那位玩家途中,無音看過了附近的攤販,大多都在賣藥水和裝備,但是裝備的等級偏低,可以推斷出是玩家以自己的生活技能製成的。

在遊戲初期,生活技能可辛苦了,製成品不及野外怪掉的好,但是又需要材料來練,因此現在練生活技能的人不多,擺攤的人也十分少。

好不容易等到帽子戲法騙那玩家買了好些貨品,無音終於跟帽子戲法說上了話︰「動作很快嘛,奸商,一個月已經站穩陣腳了?」

無音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看到帽子戲法的攤位上賣了不少裝備,而且無一是白色品質的裝備,全是綠色或者藍色品質。

「好說好說,誰讓人家威名遠播呢?」帽子戲法一臉得意地接受了無音的讚美。

無音不想聽他自吹自擂,寄了一個交易邀請出去,待帽子戲法接受後,把所得裝備以品質低至高地排序放到交易欄上,在帽子戲法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把十格交易欄放得只剩一格。

而且讓有兩件藍色品質的裝備。

夭壽啊,他現在整個攤檔也就三件藍色品質的裝備,這女人居然帶來了兩件。

震驚歸震驚,帽子戲法很快便回復正常,在腦中迅速算過了十件裝備的價格,然後在交易金額中輸入一個數。

無音看過之後覺得可以接受,雙方便完成了交易。

收到一大批裝備的帽子戲法連忙更換攤位上的貨品,眼見無音想要離開,又立即叫住了她︰「小音音,你知道小夜夜也來玩《穹蒼傳說》了嗎?」

說著,帽子戲法一臉看好戲的樣子。

帽子戲法口中的「小夜夜」,乃是君夜,因為無音和君夜是透過帽子戲法認識的,帽子戲法十分清楚無音想要勝過君夜的想法,這才故意這樣說的。

「我知道啊,」哪知道無音的反應比他想像中冷淡得多,然後蹲了下來問︰「不過你知道嗎?君夜那傢伙原來是我的鄰班同學。」

帽子戲法的笑臉因過度驚慄而扭曲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