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1)邵臻入黃府,馬蹄踏雪染

      幾日後,掛著淨白燈籠與孝布於黃府家柱前,一名男子身著堂皇氣派的金絲綢衫,舉手投足都顯示貴氣氛圍。眉宇之間隱含一絲秀氣,淡紅薄唇上揚好看弧度,但下刻卻傳來陣陣嗽聲,腹腔的振動讓面容更顯蒼白。那身形纖弱卻有著不凡氣質的男子仰頭望著天空嘆:「秋天的虎氣真讓人一陣暈眩阿。」

      「大人進屋休息吧」隨侍的琥珀攙扶著他。

      「天氣真熱。」微使力搧著折扇,蒼白面頰隨著微風感到些許舒適。

      琥珀恭敬扶著男子走進一座大宅,那即是剛出事不久的黃府。

      「琥珀,這趟出門是要做什麼呢?」男子擦過額上熱汗,黏膩的讓他不甚舒懷。

      「弔喪。」琥珀沉穩冷然道。

      男子低吟一聲,恍然大悟的拍了下額際,卻又哀怨的彷彿像個嬌媚女子唉吟似的。「對了,我想起來這趟路程的目的了,因為督查司聽說南陽鎮黃太爺死了個兒子,覺得事有蹊蹺所以讓我這閒人來查探一番。」他收起扇子輕敲手心道。

      「據大人接獲的消息是這樣。」

      「可那黃府對朝上一點貢獻都沒有,怎麼督查司卻要這麼重視,而且還派一個沒走幾步路就要升天的我呢?」他又不解,停下腳步轉身問琥珀。

      琥珀耿直的面容沒有一絲表情道:「回大人,是督查司懷疑這不是尋常的盜匪殺案,依現場死者不尋常死法以及潛入民間的刑司暗員通報六皇子在這鎮上,以此連貫推想出事源頭在六皇子身上。」待他說完就又聽見恍然大悟的哎了一聲。

      「就是,就是,本皇子這一身破爛身子不但不能好好養病,還得這麼大費周章到這來,就是因為『身分』得相抗衡才來的,但督查司真是蠢蛋,我只是個沒什麼頭銜的官員卻得來周旋,真是折騰人。」

      聽他說得要酸不酸,琥珀沒有接話只是任由他在那原來如此原來這樣的。與其派個小官員倒不如派個同樣都是皇子身分的還比較有可能查出結果。

      邵臻面對邵琰捉摸不定的行動,或多或也猜得出是太宮囑咐。雖然他對皇位鬥爭沒興趣才待在刑司討個閒閒無事的官職,可不代表他全然不關心皇兄弟間的事情,既然他都不支持任何一方保持中立,卻因為現在一個『六皇子』他就得千里迢迢來這裡,說到底他心裡就是有悶氣啊。

      總之不管這事在明面上太宮有沒有介入,他仍特地去找太宮知會一聲順勢討個人情,避免自己誤了別人事可就糟了。

      仰天一望,這南陽鎮的烈熱豔陽真不適合他這身破爛身子。

      「可知他是否仍在鎮上?」收回眼看向琥珀,就見他撐開一把傘遮在他上頭。

      「屬下會在四處打聽。」

      「不用,現在還沒什麼要緊事找他,管他是不是真的犯人。」一想到他那死氣沈沈模樣就讓他更提不起勁。

      「是與不是,大人都得回刑司給個交待。」

      這一聽,邵臻嘴角一抽。這琥珀還真會挑重點讓他不想忘都難。「可惜刑司跟太宮之間衡量下來,還是得給太宮方便不是嗎。」

      「走吧,不去上柱香做好樣子又要被督查司的暗員打小報告,他鐵定會唸我好些天。」搖擺著扇子,想到那對著自己叨唸不停的臉就累。

      可還沒踏進大廳堂就聽見悲悽與抽泣聲迴盪整個黃府,他睇向白燈龍與白掛布,迎面而來哭槁的氣息並沒感染到他,情緒反而異常平靜的走進大廳,或者說這灰然的氣息反倒很襯他那病厭厭模樣。

      死人,誰沒見過。

      就在邵臻走進黃府同時,一抹人影從一旁街道走過,那人卻是邵臻口中所唸的邵琰。他連一眼都未瞧望黃府一眼,僅是若有所思的跟隨著兩人到了珠寶鋪後,不作逗留又折返回市集。

      不過許久雪染與寶慈從珠寶鋪領了單柔依訂製的釵子準備回府,在經過市集時目光便不由自主看老樹,那人身影不知是否還在。

      「不知道他還在不在?」她喃喃自語。

      「誰在不在?」寶慈走到她面前問。

      「一名流浪男子。」

      「男子?」寶慈挑眉。「找他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有點在意他……」

      寶慈見她吞吐隱語,鬼靈精怪的她便呵呵笑說:「雪染姐可是喜歡上人家?」

      讀懂她意思的雪染點了下她額頭,莞爾道:「我都是老姑娘年紀了還說什麼喜歡,就屬妳這年紀才適合。」

      寶慈眉開眼笑著。「走吧,介紹給我認識認識。」

      雪染沒輒只好帶著她過去,她倆快步嬉笑走來距離老樹還有點距離的地方停下,就見他仍坐靠在老樹下。不由得她鬆了口氣就怕他不見去處,畢竟為了府中的聚會忙碌好些天沒出府,雖然從未與他說上一句話但她似乎漸漸期待起遞慢頭給他的那短短時間。

      「哪裡?哪裡?」寶慈扯了扯她問。

      雪染伸手指著前方,「在那,坐在樹下閉著眼睡覺的那個。」

      寶慈瞇眼左看右探,定眼瞧了會。「這人感覺挺冷漠的,雪染姐該不會拿熱臉貼屁股了吧。」

      見她如此一眼就看穿,雪染實在有點無地自容的苦笑。「真不懂大家怎麼會說妳是傻笨,明明聰明得很。」

      這沒有反駁的話讓寶慈笑開懷。「因為我看人挺準的。」

      「是是是,現在人也看到了,我們回府吧。」說完牽起她手便走。

      「等等阿,別這麼急著回去,在逛會吧。」忘記她聽不見,頭一撇便朝另個方向走。

      這一個走東一個走西,步調則被拉扯分開。待雪染轉頭一望就見寶慈被那頭的桂花糕給吸引去,她失笑便跟上寶慈後頭卻無留意側方一個頗大的形體奔來,待她直覺不對就見一匹發狂的馬不知受到什麼刺激狂奔集道上,後頭馬主人邊追邊大喊:「快躲開,快啊!」

      馬主人驚慌大叫,她想也未想趕緊上前推開寶慈自己卻是躲不開。她亂了方寸只能慌張一直往後退,瞬時失控奔騰的雙蹄朝她壓來,她扯嗓尖叫渾身痛得臥趴在地。

      駿馬衝刺的速度即便不傷及內臟,但骨頭大概也被踩碎了,她忍著疼痛搖搖欲墜想起身,可她光是要用另一手撐地都沒力氣,看來是手的骨頭碎斷了。

      「雪染姐!妳沒事吧!」寶慈驚慌跪坐在她面前查看,瞧她痛苦咬牙忍耐得直冒冷汗,「怎麼辦?怎麼辦?」她不知該如何是好,眼淚都要奪框而出了。

      吃力看著寶慈那焦急的模樣,她故作鎮定道:「寶慈,妳先將釵子帶回去,晚了大小姐可是會生氣的,我自己去看大夫就行了。」

      「我怎麼可能丟下妳!妳現在要自己站起來都沒辦法了,還怎麼自己去看大夫阿。」

      「沒事‥‥妳乖乖聽我的話先把釵子帶回去。」虛弱的微笑想讓她安心,反而更讓寶慈放心不下。  

      倏然,穿著雅緻藍袍子的男子走來蹲在她倆面前道:「不如,讓我帶妳去看大夫吧。」

      寶慈沒作多想,喜不自勝的抓住他手臂說:「你真的能帶雪染姐去看大夫嗎?」

      莫情陵拍拍寶慈的手,頷首:「她今晚就能回去的,妳放心吧。」

      聞言,寶慈立即掏出自己的銀袋放在他手上說:「後面那條街就有一間醫館,這些銀子公子先拿著,不夠的我會在跟府裡的人借出來給你,這鎮上的人都知道單,你可以隨便找個人問,不用怕我們不認帳。」

        莫情陵啼笑皆非看著這一小袋子,說實在.....很輕,大概也沒多少銀子吧。

      雪染見眼前人陌生,雖然看來是好心人但難保暗藏禍心。

      寶慈見她皺眉想說什麼,立刻搶話先說:「雪染姐,這位好心的公子要帶妳去看大夫,妳就安心吧,我先回府之後馬上出來找妳。」

      她搖頭虛弱道:「不用了‥‥,我如果沒事就會自個回府。」

      「總之無論如何只要得空我就出來,我聽妳的話現在回去,但雪染姐也得好好跟這位公子去看大夫!」

      「我一定完好如初的送她回府,小姑娘可放心回去等消息不用特意出府了。」莫情陵見他們之間爭執不下,直接搶話應諾。

      寶慈望著他同樣也略有不安,把雪染姐讓一個陌生人照顧自然不周全,但無奈只好先這麼做。

      「就拜託公子了。」語落,她起身趕緊跑回單府去,就怕真遲了時間。

      莫情陵見小姑娘跑遠,隨即趁這位受傷的姑娘還沒把視線落在他身上,便私自在她身上點了睡穴。

      雪染瞬間一驚,還來不及看向他便陷入黑暗之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