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EP5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1)殺人如兒戲

      塵塵無盡黑沙的戰場上,來回無數人馬交錯著,不管是敵是友無不是灑熱血、拋頭顱保家衛國,可唯獨沙場中心處,身著月牙袍的男人卻不這麼想。

      不起波瀾如深潭般的雙眸讓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但從他的行為上看得出他樂在其中,殺人。

      他單手付背、體態直昂望著前方朝他襲來的敵兵,無畏地輕挑嘴角。剎那,敵兵便在他面前矮了一截趴俯在地。

      站在領兵台上主導此戰的邵永,臉色鐵青看著這般景色。「雖然他能助我軍勝率更高,可是他不僅不留個全屍,還斬了對方雙腿、雙手讓他們在那哀號遍野,他還能笑得這麼開心,真是讓人不寒而慄。」

      「此戰在捷,望將軍留心戰役便好,鎮六爺的喜好就庸管了。」副統領阿拓克說。

      邵永抽搐著嘴角,額上青筋暴露,怒言「我才不想管呢,但你沒看見我軍將士也同樣怕他怕得要死阿。」

      阿拓克望著沙場上不禁無言。儘管自己在邊外縱橫沙場多年,也練就不畏砍殺的恐懼,但一碰到這殺人毫無憐憫之心的六皇子,就連有著鋼鐵般意志的他們都不禁感到咋舌與冷顫。

      在遍佈敵我軍之間,一名敵軍從邵琰後頭接近。他尚未發現身後有人,可就在那長矛要刺進他背脊時,瞬時一道光芒有如流星般劃破天際,刷過那名敵人眼前,下一秒長矛斷截,敵兵眉毛以上的毛髮、骨骼像切西瓜般被剖開,活生生噗通噗通跳的腦生動在眼前跳動著。動作未停,手上的劍俐落直插進腦顱裡頭,頓時那名敵軍七孔流血嘔出無數鮮血,死了。

      望著從頭到尾一步都不曾移動過的鎮六爺,他嘴角燦爛得讓人起無數疙瘩,自身卻沒發現那笑容跟他手邊行為是多麼不搭調。

      「天爺,誰快來把他帶走吧。」

      眾人皆是無奈,現在任誰也沒辦法要那麼樂在其中的男人離開這裡,除非王上下旨召回,抑或將這場仗打贏凱旋歸鄉,否則他們大概得一直跟他相處在一塊。

      「報!」忽然一名傳令兵拿著錦棋朝他們跑來。

      邵永臉色不佳的看著那名傳令兵說:「什麼事?」

      「太宮有手信要轉交鎮六爺。」

      聞聲,站在他們一旁不遠處的鳳翊轉移視線看來。邵永心裡不得不佩服這沈默寡言的護衛,竟能穩坐如山看著邵琰在場上所有一舉一動,而毫無任何不適。

      朝他使眼道:「你是要叫他過來,還是直接把信函拿給他。」

      鳳翊一接手密函便腳尖一顛就往那密麻的人海之中穿梭,很快就到邵琰身邊。

      「為什麼他的衣衫總是這麼乾淨?明明他一直毫不厭倦的殺人,可為什麼血跡就是不會沾到他身上?」邵永深感疑惑。

      「或許您直接詢問鎮六爺比較快得到答案。」接著邵永撇嘴,一臉擺明就是絕對不會去問這找死的問題。

      不一會鳳翊便回到他們面前。

      「他說什麼?」

      「六爺說什麼有事等他辦完事再說。」他一字不漏表達。

      「辦完事?」邵永刻意提高音量。「敢情他大爺有什麼事來著?不過就是在那忘我揮著那把軟劍虐殺別人而已,這算正事?」

      「六爺的意思就是如此,再去問一次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自以為是的傢伙。」他撇嘴望向天色。「在過幾個時辰便落日了,下令強逐逼他們撤退,無聊的拖延戰再打也是徒勞無功,接著派使者去勸降吧。」

      阿拓克隨即示意士兵鳴鼓變化戰略,準備回大帳後商議派使者人選。可就在入夜之後,沒經過通報的邵琰便擅自進入邵永營帳,打斷他們商議之事。

      「現在是天地反了是不是?進我主帳也不通報一聲,在這我可是主帥!」冷怒睇著他,從腰間抽出劍,直眉怒眼筆直朝向他。

      阿拓克眼情況不對便上前擋住,「將軍,鎮六爺興許有急事稟告。」

      聞言,他想也不想直罵粗話說:「管他緊不緊急,這裡是軍中可不是皇城讓他來去自如!」一把推開阿拓克直接衝向前。

      可沒想到劍都抵在頸上,眼前人卻只是一臉肅然遞出手上信函,毫不畏死。

      「三哥想壞事嗎?」冷若如冰的語調,加上平淡如一灘死水的眼眸望著邵永。

      「怎麼?你是要來指責我壞你殺人興致嗎!」緊握手上的劍並未放下。

      「太宮下令有事差辦,調六弟離開軍營。」

      「太宮要你辦事又不是要我辦事。」

      他不答,只是悠悠彈指將頸上的劍身彈離一寸,接著人影已在帳幔前,望著無星夜空:「也該是膩了。」

      「膩了?」他滿臉疑惑。

      再者他們之間的對話哪裡能牽扯到膩了這二字?

      「三哥也明白這裡的戰況再拖延,無利也無趣。」

      了解話中之意後,邵永亦不諱言:「我早有意派使者去勸降,就在你還沒闖進來之前已經在派選使者了。」

      「勸降?」他皺起眉心。

      那副不甚苟同模樣讓邵永以為會錯意。「怎麼?你既然膩了也還想繼續打?」

      「三天之後收營回城。」語畢,他環手付背離開營帳消失在夜色之中。

      不需過度揣測便明白邵琰話意,隨意將劍收入鞘朝阿拓克與鳳翊道:「我應該高興他連夜潛入對方陣營殺死主帥,省了勸降這程序嗎?」

      兩人無語,但鳳翊心裡十分明白,六爺始終是依太宮所屬行事而非自我一心作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