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有人

      小刑警姓徐,名字修潔。他坐在副駕座上,忍不住開口:「隊長,我覺得兇手在這幾人之中。」拿起筆記本,手指圈出德喬治、黃荺、顧向琴、潘柏季、終少凡(警衛),總共是五人。

      席清聽著起了興致,朝他看了過來,墨色的瞳孔幽深似海:「為什麼?」

      徐修潔眼珠一轉,打哈哈:「憑感覺,憑感覺啦。」

      席清將車停靠在路邊,收起安全帶,手臂撐到椅背看他:「你的感覺⋯⋯很準。」

      徐修潔有生以來,第一次跟隊長說這麼多話,心中不禁砰砰直跳,有些語無倫次:「嘛⋯⋯謝謝誇獎。」搔了搔頭。

      席清把車窗拉上,塵世喧囂便隔絕在外。徐修潔突然想起隊員朋友常常說起隊長辦案的第一守則:安靜。

      徐修潔正襟危坐,吞了吞口水:「誰是兇手?」

      「很簡單。」他掏出一紙筆錄給他。

      上頭的字跡潦草,資料卻是簡潔驚人。

      顧向琴:男朋友、刻意隱瞞、兇手。

      是刻意隱瞞兇手,還是刻意隱瞞某件事情,她正是兇手?

      憑他的感覺,是後者。

      席清低聲說:「我喜歡。」

      「啊?」

      席清手又搭上方向盤,淡定的說:「你的第六感⋯⋯很不錯。」

      徐修潔開心朗笑。

      那一瞬間,思緒萬丈也能聚攏在一處。

      顧向琴說,她與木子芳情同姊妹,並從中學時期就結為好友,每天七點一起買早餐。

      顧向琴說,她先到了派對,後悔沒有接木子芳。

      顧向琴說⋯⋯

      「這些都指出與木子芳的良好關係,還有自己的不在場證明,而剛才得知『好朋友子芳是男友的地下情人』的驚天消息,卻是隻字不提。」

      「所以,她到底在刻意隱瞞什麼?」

      車速猛然加快,如箭矢一閃而過,化為狂風中的群塵。

      席清陡然一個急轉彎,徐修潔覺得自己險些要被甩出窗口,忍不住抱怨:「隊長,我的車不是你的BMW,這樣很快就會爆胎的。」

      「自己再去申請一台。」

      「⋯⋯」

      徐修潔看著路旁,警局到了,便扭頭說:「隊長,你沒有打領帶,警帽也不戴,被局長看到不好吧?」

      「我沒有要下去。」

      徐修潔一下呆了:辦案又敢不匯報的人,也莫過於隊長了。

      席清將他趕下車,一踩油門,消失在轉角處,徐修潔才想起:「那是我的車啊!」

      車內——

      席清從懷中掏出手機,打通電話。

      那處人先道:「老大,錄影帶已經寄過去了。」

      席清「嗯」了一聲,開啟前方的小螢幕。

      那裡是一個電梯內的畫面。不久,木子芳赤腳走了進來,手提著一雙高跟鞋,此時,來不及關起的門又開了,一個全身黑的人走了進來。

      畫面不太清晰,席清瞇眼一看,木子芳先按了三樓,黑衣人則按了二樓。

      當黑衣人走出電梯,木子芳臉色猛的一變,瘋狂的按一樓的按鈕。

      門一開,木子芳便衝了出去,鞋也不拿,匆忙的扔在電梯中。

      席清倒轉畫面,停滯在黑衣人走出電梯的一刻,木子芳看著門外,張著嘴巴,像在大叫。

      到底看到什麼,讓她神經失常,按了一樓按鈕,將自己推向死亡的懸崖?

      很快的,答案呼之欲出。

      「Jack,二樓的監視錄影帶傳來。」他對電話那頭說。

      那人答:「老大,我看過那錄影帶以後,就去找過了。那保安說一樓都有警衛站崗,看得到二樓,所以不裝攝影機。」

      「了解。」

      席清拿起一張紙,警衛做的筆錄是這麼說的:「當時我讓木子芳小姐上樓以後,就去上廁所了,應該就是那時候讓兇手有機可趁。」

      席清最不相信的就是巧合。世上沒有巧合,只有蓄意佈下天羅地網,讓一切變得模糊曖昧。

      顧向琴到底怎麼做,才讓自己有不在場證明,又讓站崗警衛剛好離開?不管哪方面去思考,都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手機震動起來,螢幕上閃現出「徐修潔」三個字。

      徐修潔的語氣有些慌亂:「隊長,那警衛剛剛去自首了,他神經還有點錯亂,犯案動機跟手法都說不出個所以然。」

      席清將臉埋進雙掌,良久不語。

      他很清楚的想著,這是顧向琴的緩兵之計,一定是。

      席清掛斷電話。

      今晚沒有浩瀚的星晨,一顆月亮高懸天際,柔和的光芒耿瀉在身上。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沈默了多久,或許是幾個小時,又或許僅僅幾分鐘。

      席清將車停靠在路旁,此時已經沒有任何人走動,前方一棟大樓巍巍佇立,正是那犯案現場。

      跨過封鎖線,一樓大堂中央還留著一攤顯明的血跡,用白色粉筆圈出的地方還散著木子芳留下的綴飾。

      席清往二樓上走去。

      二樓的樓梯就在電梯正前方,一個通往三樓,一個通往一樓,就如天堂與地獄之間。

      黑暗中沒有一絲光亮,席清持起手電筒,才發現地上多了幾個泥印,暗暗留了心思。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