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死亡鈴鐺,第四章

   葉城失蹤了。

   已經過了三天,蕭恩才真正認清這個事實。老實講他快瘋了,那天葉城出去幫上司買菸,結果過了好幾小時對方卻沒有回來。

   原以為可能是遇到什麼人或者被什麼東西給吸引住了。

   但到了半夜,那個傻裡傻氣的金髮男人還是沒有回來。

   同時,那家被盜走遺體的醫院被大火焚燒,沒有人活下。

   「你是誰阿?」

   他聽到這聲音,抬頭一看見到一名少年,比他還矮的小男孩,頭上頂著金黃色的頭髮,讓他羨慕不已。

   為什麼羨慕?他來到這個國家時,發覺周遭的人的髮色都是相當亮眼的,而他卻是黑色頭髮,以及黑色雙眸。

   長年的排擠以及沒有父母的他,在孤兒院更是令人不受歡迎。誰會要他這樣的孩子呢?帶回去不是招惡嗎?就連院長都不太喜愛他,也就不會去把他推到前面去,給誰領養回去。

   而眼前這名男孩......他沒有看過,應該是別人家的小孩,而不是院裡的。回過神來發覺對方還在盯著自己,更仔細一點,似乎是盯著自己的頭髮。

   這麼一想,他撇了撇嘴轉過頭回去繼續盯著自己的腳丫子,卻不想男孩因為他這舉動而更加靠近自己。

   「跟你說話呢!」男孩睜著大眼看著他,「我以前來這裡的時候都沒有看到你呢,你是新來的嗎?」

   聞言,他呆了一會,小聲說著:「不是……我很早就在這裡了。」

   「喔~」男孩應聲,雙眼不時上下打量著他,讓他坐立不安,生怕對方做出什麼舉動,直到對方拍了拍他的肩膀離開為止,才冷靜下來。

   所以,這個男孩到底來做什麼的?

   隔天,他喝著牛奶坐在大廳角落,喜靜的他喜歡在這個地方發呆或者想些外面的事情,而這天不知道為什麼,院裡非常吵鬧,但原本小孩子的嘻笑聲卻變成了抱怨。

   怎麼了嗎?他好奇的抬起頭來,看到站在大廳中央的小男孩時,愣怔了一下。

   「嗨!叫你過來呢!」男孩對他傻笑著,「跟我走吧!」

   「……啊?」他不敢置信的看著對方,然後轉過頭看向院長,見院長一臉無奈的模樣,才問:「院長?」

   「啊啊。」院長有些不甘願,卻也無法,對著他點點頭,「這家人要領養你,去吧。」

   有人要他?雖然已經跟院長確認了卻還是無法相信,而男孩也因為他的猶豫而不耐煩,但還是笑著臉走過來拉著他的手。

   「跟我走嘛?我很無聊呢,你陪我玩呀。」

*

   這裡是哪裡?葉城迷糊的思考著,他很確定眼睛並沒有被任何東西蓋住,身上也沒有傷口,沒有人拿繩子綁住自己。

   但他看不到周圍,只有一片黑暗。

   「有人嗎?」他吞了吞口水,喊了幾聲。

   過了幾秒,再他以為這裡沒有人時,卻突然聽到鈴鐺聲。

   鈴鐺?葉城呆住,想到的是Kamg那個男人的愛人,白衣少年。這麼一想,也漸漸回想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被上司叫去幫忙買菸後,走出商店時看到的就是白衣少年,直直的盯著自己害他嚇了一大跳。為了避免擋到其他客人連忙拉著少年到旁邊的小巷去。

   轉過來時,卻是看到一名高大的男子,再來就沒有了。

   被打昏了吧我?他低聲咕囔,沒有想到會在巷子裡面遭到襲擊。那少年人呢?他也無法得知,到底是對方也是共犯還是巧合他也無法想了。

   他聞到那種屍體腐爛的味道,葉城摀著自己的鼻子,對著虛空喊:「少年?那個……那個誰、Kamg身邊那個少年你在嗎?」

   叮──

   又聽到了鈴鐺聲,感覺離自己更近了一些,只好又問:「是你對吧?請問這裡是哪呢?」

   「這裡是哪呢?」黑暗中有個聲音重複了自己的話。

   啊?這回他愣了,這聲音聽起來挺好聽的,就連那口氣也是完整模仿自己,不過那聲音有些稚嫩,葉城心想會不會是少年的聲音呢,對方又說話了。

   「你為什麼在這裡?」少年的聲音在葉城的耳邊迴盪,不等他回答,又道:「你不應該活著的,你知道的嗎?」

   「什麼?」葉城愣會,不知為什麼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張臉,是一名女人和少年......永遠都是溫柔的母親以及天真的孩子。

   然後......然後是什麼?

   「你為什麼還活著?」黑暗中,少年無情的聲音又傳來,帶著一絲不解,「你還記得什麼?」

   「我......我不知道......」葉城喃喃自語,他只記得那個溫柔的女人,是那名少年的母親而已。

   然後呢?好像還有一個人......黑髮黑眸的人,是誰呢?他什麼都想不起來,而身邊的那名少年也不說話,或許已經悄悄地離開了,又有可能還待在他的旁邊。

   沉默了許久,葉城才開口:「我在哪裡?」我想回去。

   他心裡默念,現在他只想回去,回到他應該去的地方,可是想到剛剛那句「你為什麼活著」的問題,他又有些不知所措。

   所以他到底能去哪裡?

   沒有等到回答,葉城卻是聽到鈴鐺聲,然後,就沒有了。

*

   肚子裡傳出叫聲,許久沒進食的他很難受,但又因為附近屍塊的味道令他想吐不已,硬硬的忍住了腸胃的不適。

   而剛剛遇到的那名女孩依然在哭泣,他的耳邊不時傳來低聲地抽泣聲,被關在這裡的他更加的煩躁。

   「搞什麼鬼,到底是誰把我帶到這裡來的?」男人抹了抹自己的臉,在這個時候他想起了他的女友,那個本來溫柔可愛的女友因為他的關係而變的神經兮兮,直到某天失蹤。

   但他的女友不知道,因為心裡的愧疚而讓男人跑去找他丟棄的嬰孩的下落,才知道他們的小孩被一名婦女帶走了,心感慶幸的男人鬆了一口氣,卻沒想到幾天後,他的女友消失了。

   只剩下他一人後,他幾乎每天都會偷偷跑去那個撿走他們小孩的婦女家,遠遠的在外頭看向裡頭,偶爾幸運了,就會看到他們的小孩在窗邊學走路,那可愛的模樣讓他傻傻的站在原地許久。

   一直到這家人發生了事故,當他在電視上看到某戶家有兩名人上吊自殺,母親失蹤後,他整個人如被雷打到,呆呆地看著電視,記者說的話他一個字都聽不進去,等他回神過來後,他人已經跑到現場。

   但聽警察說,裏頭並沒有嬰孩後,他才鬆口氣,卻又感到著急。

   無法嚥下食物,每天像是失了魂魄一樣的他,突然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只寫著要他去醫院偷某樣東西,然後帶到某條巷子後,就可以拿回他的孩子。

   沒有想到為什麼對方知道那個所謂的小孩是男人的,眼裡只看到可以帶回他的孩子,雙眼發著光,興奮的在房間裡來回走動。

   信中要他偷的東西是兩具屍體,也就是前陣子的那戶上吊自殺的案件,裏頭被警察帶去醫院的屍體。

   沒有時間限制,但他為了他的孩子,三天後,他準備好了所有東西,跑去醫院,深呼吸了一口氣,走進醫院,造著自己計畫好的劇本,成功偷出了一具屍體,看著另外一個屍體,他心裡默念著待會就帶走你後,才離開醫院。

   而當他把屍體背到信中的那條約定好的巷口後,他就失去了意識,醒過來時就發現自己在這個地方。

   *

「醒醒!」

「哈!」

   咦?葉城睜大雙眼,被聲音給嚇得整個跳了起來,下意識大喊,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已經不在那黑暗的空間了。

   「醒了?」那聲音又傳了過來,葉城抬起頭望過去,發現是名年輕的男子,就是詭異的留了一頭白色長髮,還有那雙白色的雙眸......呃。

   見他直直地盯著自己,男子笑了笑,遞了一杯水給他,「你睡了很久,喝點水吧!」

   拿到水,葉城愣愣的喝口水,才發覺到他的喉嚨乾澀不已,難受的要命,剛剛還沒感覺到呢!頓時佩服自己的遲鈍,抬起頭對白髮男子笑笑。

   「謝謝......請問這裡是?」葉城問著,邊打量著周遭環境,與上一個場景完全不同,白色乾淨的地方,還帶了一些消毒水的味道。

   「這裡是醫院。」男子說出了葉城心裡的猜想,「我剛好今天要來醫院,結果在門口附近的花園裡看到你倒在那裡,叫也叫不醒你,只好把你背進來了。」

   聞言,葉城不好意思地看著對方,「啊,抱歉麻煩到你了!」

   「不會啊。」男子不介意的笑著搖頭,好奇的看著他,「你怎麼會倒在那裏呢?看檢查報告出來,你身體很健康呢。」

   呵呵......我也想知道為什麼他會倒在那裡。

   心裡雖然這樣想,不過他還是努力的回想著剛才自己在做什麼,卻發現自己一點兒都沒有印象,就連他為什麼在外面都不知道。

   腦子裡一片空白,鬱悶的嘆口氣,正準備回答些什麼時,病房的門被人用力的推開來,碰的一聲,嚇的他整個人炸了一下。

   那人大步走到自己的面前,抓著自己的肩膀,低吼:「葉城!你到底跑去哪了?」

   「啊?」葉城呆了呆,看著眼前放大的俊美的臉龐,那雙熟悉的黑眸裡透露出深深的不安和怒火,聽到對方的話他才回神過來,「呃,蕭恩......」

   找了他三天三夜的蕭恩聽了,眉頭抽了一下,似乎在忍耐著什麼,不回應葉城的話,上下打量著他,發現沒什麼外傷後才鬆了一口氣。

   「蕭恩,你居然留鬍子!」瞥見男人下巴不像往常那樣乾淨,某金髮男震驚!

   「......」三天沒闔上眼休息的蕭恩。

   難得的翻了白眼送給葉城,低聲:「你到底去哪了?你失蹤了三天!」

   自從葉城失蹤後,整個刑警部裡的所有人都忙著調監視器以及搜索,畢竟在連續殺人案件沒解決,要是葉城臉太黑不小心被犯人給瞧上了怎麼辦?

   加上所有人看著臉黑沉可怕的蕭恩,令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也加快速度尋找。直到過了三天才有人打電話給蕭恩,說是他們的人在某某醫院,男人匆匆的跑出去後,才讓大家都鬆口氣。

   艾瑪,拍檔失蹤的蕭恩好可怕!這是所有男同事的心聲。

   其實你的真愛是葉城對不?媳婦兒不見了這反應簡直了!這是所有女同事的心聲。

   「我......我不知道啊。」葉城心裡也很疑惑,不確定的問:「蕭恩啊,我為什麼人在外面?我不記得了......」

   蕭恩聽了,臉沉了下來,「完全沒有印象?」

   葉城搖頭,臉上帶著鬱悶不解。

   *

   真不敢相信,蕭恩竟然給他禁足了!

   葉城懊惱的揉了柔臉頰,已經過去三天了,但他覺得那天他那面攤拍檔找到他的反應真是激烈到現在仍然記得......那巴掌。

   沒錯,蕭恩很火大,後果很嚴重,狠狠的瞪了自己不說,還打了他一巴掌,嚇呆的他直接被對方直接拉回車上,帶回他們住的公寓裏頭。

   「這陣子都給我帶在這裡,要吃東西冰箱都有,不夠了就打電話給我。」蕭恩陰沉著臉看著葉城,「不准出門!」

   說完,就丟下被嚇傻的葉城走了。

   「連上司都同意蕭恩,還能更好了嗎?」葉城低聲咕噥,滿臉無奈,走到廚房把剛剛蕭恩加熱的粥拿出來到客廳吃,順手拿遙控器把電視打開。   

   『我是xxx記者,現在讓我們來看174區最近的巷口所發生的連續殺人案件......』

   「174嗎......這數字挺不吉利的。」葉城喝了一口粥,聽到記者說的話感嘆了一下,「其中一次還是kamg的愛人殺的......」自言自語到一半,像是想到什麼,頓了許久,臉色茫然:「不對,殺人犯法呀。」

   到底該不該抓呢?葉城嚥下嘴裡的粥,思考這個問題到一半時,身後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嚇了一大跳。

   「差點噎到......」葉城不太愉快的站起身接起電話,喂了一聲,「我是葉城,你是?」

   「葉城嗎?」來人是個男性,葉城想了一下,記起對方是跟他同辦公室的同事,於是應了一聲,對方像是很著急,語氣不太穩:「可以來趟警局嗎?蕭恩他......」

   「蕭恩!?」葉城愣住,又聽對方說他的拍檔受傷了,嚇的抓緊話筒,「受傷了!?我馬上過去!」

   把電話掛掉,來不及把桌上的東西收拾乾淨,匆匆忙忙的拿了外套離開。

   *

   「我說,你為什麼都不說話呢?」金髮男孩蹲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看著坐在地上的黑髮小孩,「為什麼不跟我說話呢?」

   聞言,黑髮男孩抬起頭,瞥了他一眼,又低下頭。

   見自己帶回來的小孩依然不理會自己,有些著急的男孩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跟我說話嘛。」

   「......」男孩皺起眉頭,似是懊惱的看了他一眼,低聲:「蕭恩。」

   金髮男孩聽了,笑了起來,「嗯!我是葉城!」

   「......嗯。」

   葉城想了想,「吶,蕭恩,我們來玩遊戲好不好?」

   「遊戲?」蕭恩抬起頭看著葉城。

   「對,我們來玩躲貓貓!」

   ......

   ......葉城!葉城!

   誰?

   葉......阿葉!

   *

   外面下起了暴雨,漆黑的天空中隱隱閃著雷電,街上的人們因為突然的雷雨而驚慌的往附近可以遮擋與水的地方。

   一棟復古的咖啡廳二樓,開著小燈,微弱的照亮裏頭的模樣,那裡站著一個男人。

   「會想起來嗎?」藍髮藍眸的男人站在窗前,低聲呢喃,轉過頭看向躺在床上的人,「雖然已經不在了,但總會想起來的吧?」

   「......」

   「想要聽到你的聲音的時候,總是沒辦法如願呢......」男人坐到床邊,看著床上像是睡著的人兒,伸手撫摸著對方的臉頰,「晚安,犽。」

*

   滿地屍體,他站在旁邊看著自己的周圍,除了自己以外,還有一些活著的人,但卻已滿臉疲倦以及滿身傷痕。

   左右張望,他看到戰場中央站著一名男子,原本白淨的衣著已經被鮮血沾滿,而左臂似乎是被人砍去,右腳也無力的向奇怪的方向垂著,似是被人折斷。

   他張了張嘴,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來,疑惑地伸出手抓著自己的頸子,然後他看見那名男子轉過頭,朝他的方向看了過來。

   那是他熟悉的黑髮黑眸的男子,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卻是那人的表情,像是看到了什麼東西一樣,雙眸裡充滿的痛苦及恨意。

   男子對著他的方向,張開嘴巴喊了喊,他仔細聽著,卻發現對方所說的語言跟他不一樣。

   為什麼......他愣愣地看著那張熟悉的臉。

   ......

   「蕭恩!」

   門猛地被人推開來,來人是名金髮綠眸的俊美男子,緊張的跑到病床邊,看著眼前緊閉著眼睛的男人,心裡一緊,「蕭恩!蕭恩!」

   「......」躺在床上的蕭恩動了動,睜開雙眼望向聲音的來源,「葉城?妳怎麼來了?」

   「什麼我怎麼來了!」葉城聽了,瞪了他一眼,「我不來就打算不告訴我了是嗎?為什麼受傷了!有沒有怎麼樣?能下床嗎?」

   蕭恩聽著眼前人碎碎念,眼裡晃過笑意,又恢復面無表情,「不嚴重,很快就好了。」

   葉城聞言,停下碎念直直地瞪著蕭恩,「我聽醫生說你肚子開了一個洞!」

   「已經好了。」掀開衣服。

   「......傷口呢!?」瞪眼。

   「醫生很厲害。」面無表情解釋。

   葉城頓了頓,找了張椅子坐下,「好吧,醫生真厲害。」男人相信了對方的話,沒注意到對方微彎的唇角,繼續問:「那你怎麼會受傷了呢?去哪裡了?」

   「去找Kamg。」蕭恩回答,眉頭輕蹙,想了想又說:「不過我去找他的時候,他很著急,在找他身邊的少年。」

   「啊?」葉城聽了疑惑,他抿起嘴,一臉認真的回想,久久不回話。

   難得看到男人這麼認真,蕭恩忍不住問:「怎麼了?」

   「我不是失蹤嗎?我在那個地方遇到白衣少年耶?」葉城認真地看著蕭恩,見對方臉色變的嚴肅,他聳了聳肩,「不過我只聽到鈴鐺聲而已,沒有看到人,當時太暗了,我連自己的手都看不見……」

   聞言,蕭恩嚴肅的看著葉城,「確定有聽到鈴鐺聲?」

   「是阿。」看到搭檔變得嚴肅,不自禁坐正,低下頭小心翼翼看著蕭恩的雙眼,「怎麼了嗎?是真的有鈴鐺聲,不過有時候聲音很遠,但又會突然變得很近,所以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在我旁邊。」

   說完,他自己也覺得毛毛的,他放低聲音咕囔:「他到底是不是人啊?神出鬼沒的……」

   「他是人沒錯。」蕭恩放鬆身體往後躺,仰頭看著天花板,「他也是野獸,比我們所有人的生命還要長久。」   

   他眉頭緊皺,抿起嘴,轉過頭瞥了幾眼葉城,看著對方屏住氣息,嘴角微揚,難得的笑容,令對方感到毛骨悚然,不等他反應過來,蕭恩張嘴,無聲的說了一句話。

   「從現在開始,不要再討論下去,有人在偷聽。」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