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死亡鈴鐺,第二章

   「這時候喝咖啡,好像也不錯。」葉城瞇著眼喝著手中剛沖泡好的咖啡,邊四周打量著咖啡廳內部。

   裝潢很老舊,似乎是好久以前年代的感覺,葉城想著。

   「呼呼。」男子聽了,低聲的笑笑,「順口吧?你們似乎因為這場連續案件的關係經常熬夜。」頓了一下,嘆氣。

   葉城疑惑的轉回視線,「怎麼了嗎?」

   蕭恩坐在葉城旁邊,並沒有去動桌上那杯咖啡,只是默默的打開筆電在敲打著鍵盤。

   男子輕輕搖頭,「刑警先生,我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名叫Kamg。」

   「我並不是國內人,是外地人。」他停頓了一下,「但是從哪裡來的,抱歉我沒辦法告訴你們。」

   「我跟那名女孩並不認識,他前段時間昏倒在我的店門口,被我帶了進來。」男子歪著頭回想著,「至於犯人……我是不認識的。」

   「不認識?」葉城詫異,「可是這次的事件中,犯人留下了紙條。」

   「紙條?」

   「是的。」終於能談到正事,他坐正身子,「他在不遠處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誰准你看著他的眼睛?這是送妳的懲罰。」

   聞言,Kamg露出訝異的表情,突然正色表情,「請問這幾次事件中,犯人有留下什麼訊息嗎?除了這次。」

   蕭恩不等葉城回答,插嘴,「犯人用了被害者的血液,在地上寫了一個字母。」

   「……」男子怔了怔,「請問,是K字母嗎?」

   葉城聽了,微微張大嘴巴,驚訝了,「咦,你怎麼會知道?」

   「我想,犯人應該是其他人。」他垂下眼看著手中的咖啡,低喃,「這次的被害者,是其他人,不是前面事件中殺害男子的犯人。」

   「怎麼說?」

   「以你們的看法,應該會覺得寫下K字母的人就是犯人吧?」看著兩人點頭,他苦笑了一下,「寫字母的人的確是我認識的,而他會寫下K,是因為那是我的名字。」

   葉城愣住,「啊……」

   這麼說來,這名咖啡店老闆,就叫做「Kamg」。

   蕭恩只是蹙眉,「那為什麼他要寫他你的名字?」

   「他只是在犯人身邊。」Kamg抿著嘴唇,「他應該是沒有想到會引起這樣的事情來。」

   「……可以說說,你那位朋友嗎?」葉城好奇的問。

   老闆點點頭,「正確來講,他是我的愛人。我跟他認識了很多年,只是因為很多因素,他的精神狀況不是很好。」他像是想到什麼,沉默了一會,才說,「但我可以保證前面那幾位被害者不是他殺害的。」

   「那……這名女孩呢?」葉城也放輕聲音的問道。

   「是因為我。」男子坦承,「被害者確實在與我見面後死去,原因無他。」

   「我的愛人他在遠處觀察著我,所以在被害者離開時,動手了。」

   聞言,葉城疑惑看著老闆,「他為什麼不在你身邊?吵架?」

   「不是。」Kamg停頓下來,雙眼被哀傷的情緒佔滿,「他現在無法說話,甚至看不到顏色。」

*

   雨停了,現在早晨七點,街道上陸陸續續有些居民走動,有的跟自己的情侶在散步,又有些是老爺爺和老奶奶坐在長椅上聊天。

   「蕭恩。」金髮男人走在後面,打破了沉默,對著走前面的男人,「你相信嗎?」

   「恩。」被問話的男人回答,並沒有轉回頭,「你呢?葉城。」

   聞言,葉城愣愣的看著蕭恩的背影,「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但他看到老闆雙眸中幾乎快滿出來的悲傷及愛慕,令他有些茫然。

   蕭恩沒有回話,因為他口袋中的手機響了,他停下腳步接起來,發現是上司打過來的。

   「怎麼了?」葉城莫名緊張的看著對方講完電話,他沒辦法從對方的「嗯」的回應模式辨別出通話中的內容。

   而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第五起事件,被害者是陳姓男子,與前面同樣,都有交往對象以及同一間大學的學生。」

   「嗯。」聽了這消息的葉城懨懨的應了一聲,不語,只是專心開著車,去案發現場。

   意外的是,剛剛跟他們聊了一夜的咖啡店老闆,Kamg也在那裡,低著頭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葉城想了想,還是走過去,想拍拍Kamg的肩膀打招呼時,對方卻後退閃開,葉城見狀發愣了一下。

   「……啊。」Kamg顯然也沒想到是認識的人,有些尷尬的摸鼻子,「抱歉,警察先生。」

   「不會啦。」回過神來,不介意的聳聳肩膀,「老闆你怎麼會在這裡?路過嗎?」

   Kamg搖頭,又點點頭,皺著眉頭。

   過了許久,直到已經跟工作人員講完話,Kamg有些忍不住的時候,才開口。

   「可以的話,兩位可以去個地方嗎?」

*

   今天依然下著雨,不時刮起大風,讓在街道上行走的人們加快腳步回自己的家中。而葉城和蕭恩兩人卻依然站在大街上,到處張望。

   「好冷。」葉城抖著身體,緊緊抓著脖子上的圍巾,吐吐白氣說著。

   蕭恩抬起眼看了一下男人,眉間蹙眉,「還很冷?」

   葉城點點頭,帶著不可思義的看著自己的搭檔,「我說,你不冷嗎?」他一直都很怕冷,冬天的夜晚更不用說,所以他這次因為「委託」的關係,把自己包得很緊實,在別人看來就像一顆大球一樣。

   可是蕭恩身上除了休閒的黑色上衣及長褲,最多也只套上同樣黑色的毛大衣而已。

   「不會。」聽到對方的擔心,蕭恩搖搖頭,「我的外套給你穿?」

   「不、不!」葉城瞪大眼拒絕,「看著你不穿外套我更冷!」

   蕭恩見狀也不堅持,只是無奈的按自嘆氣,左手抓著雨傘跟葉城撐著,而右手拿裝著筆電的公事包。

   雨漸漸停下,街上的人越來越少,直到夜晚十一點時,所有的店面都關了起來,也只剩下他們兩個大男人還站在這裡。

   差不多過了十分鐘後,有一輛車子開過來,到他們的面前停下,被剛剛雨水刷過的車窗降了下來,裡頭的人正是他們在等的異國老闆,Kamg。

   Kamg拉下車窗看到葉城因為寒冷的關係,雙頰被凍的發紅,有些抱歉的看著對方,「抱歉,久等了。趕緊上來吧。」

   「嗯嗯,老闆你終於來啦!」葉城抱怨著,快速的開車門躦了進去,身後的蕭恩也彎下身子跨了進去,Kamg等兩人都坐好後,才啟動車子行駛。

   葉城看著房子一個個減少,才發覺他們正在離開城市,好奇的對駕駛座的Kamg發問,「你到底要帶我們去哪裡啊?」

   Kamg看一眼後照鏡,看著葉城好奇的雙眼,笑了笑,「不是很好奇我的愛人嗎?帶你們去見一面。」

   葉城聞言,詫異的眨眼,「可是你們不是......」吵架嗎?像是想到什麼,他怪異的停下話,把到喉嚨得話吞了回去。

   「他無法說話,看不到顏色。」

   那句話他還是記得的,雖然有點奇怪,但老闆那雙悲傷又參雜著愛慕的神情讓他停下問題。

   Kamg見狀也沒有在意對方奇怪的態度,開口解釋,「他就在城市外面而已。還有,他不會吃人。」

   「……嗯。」葉城悶悶的應聲,往後靠著。

   蕭恩還是一樣不語,只是抬眼看了一眼葉城的臉龐。

   不知道過了許久,他們離開城市後到了一處森林裡,車內三人都沒有說話,連一向開朗的葉城也沒露出什麼笑臉,只是愣愣的看著窗外發呆。

      車子在沉默中停下,他們的前方是個鐵門,但是原本應該關起來的門卻是開的,kamg臉色變了變,卻也還是沒說什麼話,只是下車招呼兩人進去後把門關好。

   「到了。」Kamg轉過身來,帶領著兩人走進去,看到的卻是與城市中相仿的咖啡廳!

   不等兩人的發問,走在前面的Kamg突然被人給撲抱,愣怔在原地。

   是一名穿著白衣的少年,正死死抱緊著Kamg的脖子,而對方卻也不驚訝,只是回抱少年,一隻手不停撫摸著對方的背,像是在安慰。

   葉城走上前,有點不好意思打斷兩人的相聚,但時間很晚了,他已經冷到一個不行,正當他犯難時,Kamg抬起頭來看向他們倆,笑了笑。

   「請跟我進屋子吧。」

   男人說著,雙手繼續保持抱著少年的姿勢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向屋子。

   他們倆見了,只好跟著走進去,這間酷似城市裡頭,一模一樣的咖啡廳。

*

   破舊的矮房子,裡頭散發著噁臭以及腐爛味,空間小的可憐,只放了一張矮圓桌,和一張髒兮兮的單人床。

   歪了一邊的門被人推開來,穿著破爛不堪的深色牛仔褲,黑色的大衣隨意的套在身上。

   男人手上提著一個大袋子,大口大口喘息著在地上坐下來休息,等到自己不再喘時,才慢慢得打開袋子。

   打開得瞬間,在這間不通風的房間中,被一股噁爛腐臭味道給瀰漫,但男子卻不為所動得從裡頭拿出了東西,兩顆圓圓的,赫然是兩顆眼球。

   「啊……啊……」像是在哭泣的聲音,彎下身體低吼著,看不清被過長雜亂的頭髮給遮住的臉龐,正流著液體,那是眼淚。

   「該死……為什麼你死了?為什麼?」

   男子不知恐懼,只是難過得想哭,因為情緒不穩的關係,拿著眼珠子的手不自覺得握緊,陷入自己世界的他並沒有察覺自己現在的模樣令人恐怖,依然低著頭哭泣。

*

   他們聊了很久,從這個城市的大大小小事情,還有他與蕭恩的故事,以及關於異國老闆與他的愛人之間的,邊喝著咖啡、邊在這間溫暖的房子裡。

   每當聊到白衣少年時,Kamg臉上是滿滿的愛木及欣喜,而少年卻像是少了什麼樣,頂多那像野獸般的細耳會抖動一下。

   男人見了也只是溫柔的笑著,摸著少年的頭髮。

   「他……」這是葉城不知道第幾次開口了,他很是猶豫要不要安慰,可是看著兩人的互動因此作罷,可是胸口卻是悶得發慌。

   Kamg搖搖頭,一隻手托起少年的下巴,「沒事的,至少他回到我身邊了。」

   少年因為下巴被抬高而露出整張臉,慘白的臉龐上有兩顆宛如紅寶石鑲在上面,襯著精緻的小臉有些撫媚,但那雙眼卻有些無神,只是怔怔的瞧著男人。

   男人低下頭,張嘴說了兩個詞,葉城聽不到,有些疑惑看著。

   「葉城。」蕭恩開口,語氣和平常一樣,淡淡的,「太深的事情,你不能過問。」

   「啊?為什麼?」葉城不滿了,「從以前就覺得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幾乎都不合常理,我為什麼不能知道?」

   蕭恩沒反應,只是垂下眼簾,不語。

   「喂──我說你……」

   叮──

   「嗯?」火氣出到一半,被突來的鈴鐺聲給弄得發愣,他到處張望著,搜索聲音的來源,而像是在回應他般,聲音又響了起來。

   鈴鐺的聲音,是從少年身上傳來的。

*

   那張清秀的臉龐,唇角彎著,臉頰泛著紅暈,少年開心的看著自己的母親,抱著小小的生物。那是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填飽肚子後正縮在母親的懷裡,細細的呼吸著,睡著了。

   少年與他的母親都有著漂亮的金髮,碧綠色的雙眸,而女人抱著的嬰兒卻是相反的,頭頂上稀少的髮絲,是黑色。

      依稀記得,當時的他不太懂血緣的差別,只知道自己有了弟弟,很開心,看著母親的笑容,更加快樂。

   但是十五年後,母親帶著正在發高燒的弟弟去醫院的路上時,卻發生了一場車禍,車身甚至因為犯人衝過來的車子中撞毀,滴漏出來的油引發的火災,大火無情的燒著載著他母親和弟弟的車子,燒得一乾二淨。

   有好一陣子,他因為那場車禍失去母親和弟弟,心理上受到創傷,不吃不喝,整天關在房間裡,拒絕其他人。

   而走到他心底那層柔軟的是,一名黑髮,與他同齡的男孩。

   在那之後,他試著走出陰影,看著外面的世界,即使他母親和弟弟發生了那樣的災難,外面還是一樣的吵鬧,人們也一樣的在各地方生活著。

   他也是。

*

   「嗯……」他睜著雙眼,想看清眼前的景象,那張有些熟悉的臉龐令他想伸出手去撫摸,而他卻提不起力氣,漸漸的,他覺得自己似乎不在這裡。

   那他是死了嗎?葉城心裡模糊的想著,而下一秒他卻覺得自己的手像是被人緊緊握著,使命的捏著他手上的肉,刺激著他的知覺。

   「葉城!」

   「啊!」他嚇了一大跳,肩膀狠狠的抖了一下,他的視覺也恢復了過來。

   喊著他名字得是他的搭檔,蕭恩正繃著臉打量著自己,但他知道對方的雙眼中,充斥著對自己的擔憂。

   他吃力的笑笑,「嗨,蕭恩。你幹嘛那麼用力的握著我的手?很痛呢。」

   說完,被緊握的手還是麻麻的,只好低下頭想把手給掰開,可他看到手上的東西後,瞪大眼吃驚起來。

   緊握著他的並不是蕭恩的手,而是一隻乾瘦如樹枝般的手。

      「哇!這什麼鬼!」他嚇的炸開,站起身來揮著手臂想把東西給揮出去,可是那隻手像是被黏在他身上般,死死得抓著他。

   沒辦法,他只好困擾的抬起頭想求助,看到的卻是蕭恩那張緊繃陰沉的臉、一臉詫異的Kamg。

   「……怎麼了?」他不解的問著兩人。

   蕭恩還是繃著臉,低沉的盯著他的手,「葉城,你手上有什麼?」

   啊?葉城愣住,看著手臂上的東西,他莫名的看著蕭恩,「你沒看到嗎?有隻手抓著我啊!」

   叮──

   「……」

   鈴鐺又響了,這次是出現在葉城的耳邊,但不等他的反應,Kamg懷裡的少年突然跳出來,把男人給推倒,而原本葉城站著的位置,空氣中突然劃出了一條裂痕,但很快的被Kamg給抹消掉。

   「喂、怎麼突然……」被推倒在地上的葉城懵了,眨巴著雙眼看著自己身上的少年。

   白衣少年除了剛剛撲倒的動作以外,竟是動也不動的,跨坐在葉城的腹部上,而葉城也意外發現對方的體重,輕的不像人。

   那雙死寂的紅眸正對著他,那一剎那,他全身的血液像是被凍住般,動不了。

   Kamg和蕭恩兩人見狀,分別上前把兩人分開來,一個把少年重新抱回懷裡,而另一個默默的把男人扶到椅子上。

   「手。」

   「啊?」葉城愣愣的看著蕭恩面無表情的臉,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看著對方,「我說,剛剛是……呃……」

   他說著的同時也發現,原本被緊握著他的手臂竟消失無蹤,他詫異的反覆看著自己的手,還把袖子捲了起來。

   然後,他誇張的吸了一口氣。

   「你……」一旁看著的蕭恩瞥一眼葉城的手,頓時散發著低氣壓的瞇起雙眼,不知在想什麼。

   他的手臂上,雖然沒了那奇怪的東西,可是膚色卻被那玩意給死死抓緊後,印出了五指的痕跡。

   葉城張著嘴,充滿問號和恐懼壓著他的胸腔,喘不過氣來,但他還是抬起頭,怔怔的看著自己的拍檔。

   蕭恩抿唇不語,抬頭看像異國老闆,眼裡除了對葉城的擔憂以外,還有害怕。

   剛剛,要不是那名少年把葉城推倒,差一點就要失去了。

   「等我一下。」Kamg開口打破沉默,他看一眼葉城手上的痕跡,抱起少年放在吧檯上後,走進後面的倉庫裡。

   被丟下的少年乖乖的坐著,但就在異國老闆走進倉庫時,卻抬起頭直直的盯著他們倆看。

   葉城見狀,暗自吞了口水,遲疑的看向蕭恩,男人蹙眉回望葉城,輕輕的搖頭,做個手勢表示不要說話。

   兩方就這樣僵持著許久,直到Kamg走出倉庫時,少年才收回了緊逼迫人的視線,再一次的撲向男人,緊緊抱著脖子。

   「呼呼。」Kamg瞇著眼笑笑,左手托著少年的身體,邊走向葉城面前,遞了一杯水給他。

   「這是?」葉城好奇的看著這杯與普通人喝的那些開水一樣的液體。

   「倒在你的手臂上。」Kamg解釋著,看著葉城慢慢的把水倒在痕跡上,「過一陣子後,就會消失了。」

   葉城點點頭,等把水都完全倒光後,靜靜的看著自己的手臂,「我能知道剛剛那是什麼嗎?」

   蕭恩抬起頭,抿著唇看著葉城的臉,沉默許久,才張嘴吐出話來。

   「那是,鬼嬰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