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死亡鈴鐺,第一章

   灰濛的暮色天空飄起了細雨,一名女孩挽著男友的手逛著街,男友見開始下起雨來,貼心的撐起傘讓女友拿著,而自己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杯熱咖啡。

   女孩開心的望著漸行漸遠的背影,在原地等待的同時從口袋中拿出手機,在自己的親友群組與朋友們炫耀起自己的男友。

   但是過了十分鐘,女孩卻不見男友回來,有些擔心的用手機想打給男友,可是響了很久卻怎麼都打不通。

   「這是怎麼了呢?」她疑惑的掛掉電話,到處張望著,撐著傘走向男友離開的方向,走著走著突然發覺這附近根本沒有商店,遲疑的想著會不會是跑遠了。

   她走到十字路口,看到不遠處巷口裡頭有一道黑影,正躺在地上。

   走上前,她拿手機的亮光照著黑影,看清模樣後瞪大雙眼,放聲尖叫。

*

   「去去去,這起案件就交給你!」淡褐色頭髮的男子哈著氣,對著眼前的手下揮揮手,坐在辦公椅上把一疊資料扔在桌上,頭也不抬的補充:「記得帶上你的搭檔!上次你丟下搭檔不管跑去案發現場,還跟犯人起了衝突差點把小命給扔了,你搭檔氣的臉可黑!」說完,抬起眼狠狠的鄙視了一把男人。

   「……」被鄙視的男人自知理虧的摸摸通紅的鼻子,認命的拿走桌上的資料離開辦公室,走回自己的位置。

   打開門,葉城看到的是站在窗邊的男人正拿著一杯熱呼呼冒著熱氣的咖啡,他皺了皺鼻子,走上前靠進男人,「哎呀,在我被上司訓話的時候你居然在享受咖啡!」

   男人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沒有喝,這杯是給你的。」話說著,把手中的咖啡拿給了對方。

   葉城是二十四歲男人,前幾年考進警察學校,後來考試壓了底線進入了刑警部,而那位面攤男是蕭恩,比葉城大兩歲,與自己一起加入刑警部。

   蕭恩是葉城小時候被他給撿了回來,當時蕭恩在一家破舊的孤兒院,無聊在外面亂晃的葉城碰巧跑進了這家孤兒院,看到了孤僻的蕭恩在角落坐著。

   從一開始的沉默在與開朗的葉城身邊相處許久後,蕭恩漸漸的放開自己封閉的心,雖然那張臉始終繃著,不過葉城心想,總比原本都不搭理他變成會回應自己的話好。

   「有工作了?」蕭恩看著明顯走神的葉城,把手中的咖啡塞給對方,看一眼另一隻手的資料。

   「恩?啊!」葉城回過神,小心的拿著咖啡喝了一口,舒服的瞇起雙眼,把資料遞給自己的搭檔,「是一起殺人案件,被害人是林姓大學女孩,被殺害得是女孩的男友。」頓了頓,「兩人交往已有兩年,聽他們的好友表示兩人很恩愛,幾乎是天天都在約會。男方也是大學生,A校的機械系,成績中上人緣也很好,也沒什麼仇人。」

   蕭恩一旁靜靜的聽著,蹙眉,「沒什麼仇人?萊西還有說什麼?」

   「哈哈,夥伴啊你如果讓上司聽到你這樣直呼他的名字,他肯定又會發火的。」葉城笑嘻嘻的說,努力回想了一下剛剛與上司的對話,「唔,前陣子也有同樣在巷口被殺害的大學生,被害人都是被掐脖子窒息身亡,然後牆邊會用被害者的鮮血寫著一個字母。」

   「字母?」

   「我想想啊……」葉城歪著頭思考著,「好像是寫著K字吧。」

*

   叮──叮──

   剛從警局出來的女孩突然聽到了鈴鐺聲,她疑惑的看著周遭,發覺剛剛的聲音沒傳來了,只好作罷,繼續走著。

   拿著手機的她,看著螢幕上的照片,只要想到自己的男友遭到犯人殺害就難過的想哭,她低下頭流著眼淚。

   叮──叮──

   那聲響又傳了過來,女孩含著眼淚抬起頭,喃喃自語,「什麼聲音呢?」

   叮──叮──

   回答她的還是那個鈴鐺聲,不自覺得她往前走了幾步,茫然的走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而當她回神過來後,發覺自己站在一道陰暗的巷口。

   而這巷口附近有一盞壞掉的路燈,正一閃一閃的照亮著這條街道。

   「我……這是怎麼了?」女孩眨眨眼,疑惑的駐足在原地,「這裡是哪呢?」

   她吹著從巷口傳來的冷風,抖了抖發冷的身體,哈著氣。

   這裡的訊號很差,她反覆拿著手機看了看,電話打不通,而她也不知道怎麼回去,因為夜深的關係,這裡根本沒有人。

   臉上突然被什麼東西給滴到,她的手摸了上去,一看發現是水滴,接下來天空開始飄起雨來,女孩愣愣的站著許久才回過神,走進巷口裡靠著牆邊的遮蔽物。

   她有些後怕的打量著巷口,想起了自己的男友,抓緊手機不安的閉著眼。

   叮──

   轟──

   女孩睜開眼,她聽到閃電打下來的聲音,同時也聽到了鈴鐺聲,她疑惑的望著天空,看到的是一道閃電又打了下來,女孩靠著閃電照下來的光芒,看到了巷口裡的模樣。

   她倒抽了一口氣,看見得是一名穿著白衣的少年。

*

   車子行駛的很快,葉城煩躁的握著方向盤,邊對著自己的搭檔碎碎念,「天啊,中間才隔幾天又發生命案,偏偏除了那個字母以外沒有其他線索。」

   坐在旁邊的蕭恩腿上放著筆電,修長的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恩了一聲,「手指紋樣寄來了,但查無此人。」

   「啊?沒報戶口的犯人?」葉城愣了片刻,「怎麼會呢……」

   「不過可以知道的是,寫下字母的人是小孩子。」

   「小孩?」葉城空出一隻手把對方的筆電轉了過來,趁著紅燈的時間轉頭細細的看著螢幕上的資料。

   上面除了指紋的事情以外,還有剛剛報案過來的詳細資料。

   打電話報案過來的時間是正午,是用路邊的電話亭報警的。一名婦女說是看到一名男生原本在她附近看著報紙,卻突然把報紙放回去,頭也不回的離開,她見了覺得奇怪,看了一眼後也沒跟上去。

   那時候時間是早上八點的時候,當她擺好攤子把自己的女兒叫過來顧好,便去一趟廁所,而當她上完廁所出來時,她聽到了鈴鐺聲。

   「鈴鐺?」看到這裡,葉城喃喃道,繼續往下看。

   她以為是哪個小孩在惡作劇,可是她不理會的想離開時,鈴鐺的聲響反而越來越大,甚至讓她覺得那個聲音,就在她的背後。

   恐懼漸漸的佔滿她的腦子裡,而這時,鈴鐺突然就在她的耳邊,大聲的響了起來。

   她嚇的往後一看,卻是什麼人都沒有,鈴鐺聲也突然停了下來,就當以為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時,遠處卻又響起了鈴鐺聲。

   「恩?瞧這描述的,感覺起來就像鬼片呢。」葉城低語小聲抱怨著,見綠燈了便啟動車輛繼續行駛,「蕭恩啊,後面寫什麼呢?」

   蕭恩抬起眼,看一眼專心開車的葉城,又垂下眼簾,不語。

   「喂?你睡著了?」

   「沒有。」蕭恩回應,「之後鈴鐺沒有再響起,報案者離開後回到自己的攤位。」

   「啊?就這樣?」

   蕭恩搖搖頭,也不管對方有沒有看到,緩慢的解釋,「報案的其實應該是婦女的女兒。」

   婦女回到攤位上後開始叫賣了起來,而無聊的女兒在一旁玩手機,差不多到中午時,女兒突然起身要離開,注意到女兒的婦女疑惑的把人拉回來,見女兒的神情有些恍神。

   不安的婦女想到早上的事情,抓住女兒的雙肩晃了晃,才把女兒給晃回神。

   清醒過來的女兒突然一臉驚恐,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嚇到一樣,衝了出去。

   「衝去哪?」

   「她們攤子上的那條街過去有個十字路口,女兒跑到附近的一個巷口處。」蕭恩說著,把筆電蓋起來,指著他們前方不遠處的人群,「那名女孩跑到巷口處突然大叫起來,跟上來的母親慌張的上前抓著自己的女兒,同時也看到巷口裡的狀況。」

   屍體,大約是兩個小時前被殺害,跟前面的案子一樣,是被人給活活掐死的。根據調查結果,是一名陳姓大學生,化學系,是這名婦女的女兒的男朋友。

   說完,葉城沉重的走向人群,對一名警察示出證件,然後他與蕭恩走到巷口裡頭,果然看到一名脖子上有著很顯眼的手指印痕,而附近的牆上,赫然就是「K」字母。

   「我說,這三人的共通點好像都是報案者的男友,而且都是大學生,旁邊則有個K字母,是吧?」葉城站在一旁,喃喃說著,也不管搭檔有沒有回應,又自顧自的說起話來。

   「而指紋上的人是沒有登記戶口,還是個小孩子……」他抬起眼,看著屍體的脖子,那個比成年人還要小一圈的痕跡,「是心裡變態呢?還是想做給誰看……」

   蕭恩聞言,沉默不語。

*

   女孩醒過來,她發覺自己躺在沙發上,然後聞到一股很濃的咖啡香味。

   「醒了?」

   她抬起頭,看到的是一名男子,天藍色的頭髮,以及溫和的藍眸正看著自己,然後很快的垂下眼,做著手上的工作。

   眼前突然出現一名俊俏的男人,讓她紅起臉頰,坐起身體,小心的打量周遭,發現這裡是一家咖啡廳。

   而客人似乎只有自己。

   「妳昏倒在店門口,所以我只好請人幫你帶進來休息,畢竟外面正下著雨。」男人解釋著,卻沒有抬起頭看向女孩。

   她疑惑的看著男人,「你是?」

   男人笑了笑,頭也不抬的說:「我是這家咖啡廳的老闆。」

   溫和的笑容讓她感到溫暖,又有些害羞。雖然她的男友剛死去不久,但任誰突然碰上一個這麼帥的男人,難免會動心。

   她正想詢問男人的名字時,男人又開口,「外面的雨停了,小姐趕快回家吧!」

   女孩愣了愣,有些懊惱的看著男人,「請問,現在的時間是?」

   「早上八點。」

   「那──」

   男人抬起頭,抱歉的看著她,「我還有事情呢,等等要去看老闆娘。」說完,又低下頭,泡著手中的咖啡。

   啊……結婚了嗎?女孩遺憾的看著對方的動作,見對方真的完全沒在理會自己,只好起身離開這家咖啡廳。

*

   葉城走在前面,手上拿著一大袋東西,裡頭滿滿的蔬菜、肉食,以及一些水果。他哼著小調走在街上,那雙眼不時到處轉來轉去。

   蕭恩在後面沉默的跟著。

   他們接到的案子還沒解決,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晚餐。每到吃飯時間,葉城的心情總是會特別好,會到大賣場到處看來看去,只要是有興趣的,他都會買下來。

   剛剛葉城買了很多蔬果肉類,蕭恩一直都在後面觀察,他知道對方準備吃火鍋,而且量相當大。

   漆黑的夜晚,寒冷的風不時吹來,葉城冷的縮了縮脖子,這時遠處突然有煙火從地往上飛去,碰的響了起來。

   華麗的煙花在黑幕上綻放,不知不覺停下腳步的葉城癡癡的看著。

   「葉城。」平平無聲調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是蕭恩。

   「恩?」

   對方不語,葉城似乎察覺到蕭恩的沉默,笑了笑,回過頭看著蕭恩的眼睛。

   「回家吧。」

   蕭恩聞言,抬起眼看著對方燦爛的笑容,恩了一聲。

   葉城和蕭恩兩人是同租一間公寓,兩室一廳,房間裡都有浴室,而客廳空間算大,有個自助式的廚房。

   葉城興致勃勃的從櫃子裡拿出大鍋子,放在準備好的電爐上,然後再從冰箱裡拿了一些啤酒。

   而跟著進屋的蕭恩也拿起食材,相當熟練的清洗著蔬菜,以及拿一些乾淨的盤子擺放好蝦子,肉片,蛤蠣等食物。

   他們一起在方形的餐桌上煮著火鍋,喝著啤酒,好不痛快。

   蕭恩只吃了幾口菜,幾乎都把鍋裡的肉類都放進了葉城的碗裡,對方見了,舉起啤酒笑了笑,「啊~上司如果看到我們在工作中這麼輕鬆的吃著火鍋,還啤酒下肚,會不會發起火來呢!」

   蕭恩扯扯嘴角,無奈的搖頭,不語。

   叮叮──叮叮──

   剛吃完最後一片肉的葉城愣了愣,後知後覺的發現是家裡的電話響了,而這時後蕭恩在浴室洗澡,沒辦法只好起來走去接電話。

   「喂喂?」葉城對著話筒問道,裡頭傳來熟悉的聲音,是上司。

   「啊?又有案子了?」葉城聽著對方口氣不好的聲音,撇著嘴巴應話,「哦哦……我跟蕭恩馬上過去!」

   說完,確定聽到上司掛掉了電話,葉城才把話筒放回原處,跨了幾步到門邊拿起大外套,而這時後蕭恩從浴室走出來了,頭髮吹到一半,髮尾還有些濕。

   「怎麼了?」蕭恩看著葉城,對方正在穿鞋子。

   「又有案子啦──」葉城不滿的抱怨著,「剛吃飽呢,特別故意挑這時間嗎?」說著說著,順便提醒自己的搭檔,「資料等等就傳過來了,記得拿筆電。」

   聞言,蕭恩應了一聲,拿起桌上的筆電,邊穿起外套,「當作飯後運動吧。」

   「嗤,看到屍體已經不能說是飯後運動啦,根本反胃!」葉城反駁。

   晚上十點,街道上的人很少,只有案發現場人有些多,但已經被警方控制下來,把現場圍了起來,只剩一些人對著那裡指指點點,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

   寒風刺刺的吹著他的臉,他雙手搓著,哈著白氣走進案發現場,而身後的蕭恩緊隨跟上。

   「怎麼樣?」

   「這次不太一樣。」蕭恩看著屍體說著,示意正在跟急救人員說話的葉城過來。

   「不一樣?」葉城疑惑的走過來,看到地上的屍體,倒抽了一口氣。

   的確不一樣,這次死得是第二次被害者的女友,且並不是被掐死,而是被挖出了兩雙眼睛,然後在地上大大寫了「K」。

   「資料傳過來了。」蕭恩冷靜的說著,點開資料夾,瀏覽著檔案。

   死者是吳姓女子,是文科系的大學生,與第二次事件的被害者是男女朋友關係。地上的鮮血還有些新鮮,推測是一小時前發生的事情。

   報案的人是名女孩。

   葉城走向坐在車上的女孩,看著女孩低著頭發抖,她輕聲的問:「下一個會是我嗎?」

   聞言,葉城疑惑的看一眼女孩,「你是……」

   女孩抬起頭,大大的雙眼含著眼淚,不安的看著自己的手。

   這名女孩,赫然是第三次事件中的那名婦女的女兒,林姓女孩。

   「妳跟這名被害者關係是?」

   「同學。」女孩怔怔的說著,「她打電話給我說她聽到了鈴鐺聲……」女孩停頓了一下,有些不確定的望向葉城,「她的旁邊好像還有其他人。」

   其他人?葉城聞言與蕭恩對視一眼,蕭恩走上前,「是幾個人?」

   女孩苦惱的回想著,「一個而已。」

   「分的清楚性別嗎?」葉城追問。

   「男生。」女孩說著,「聽聲音感覺像是小孩子。」

   葉城聽了,愣了愣,「真的嗎?呃,那手機號碼──」

   女孩搖頭打斷葉城還沒說完的話,伸出手指向葉城的背後。

   葉城見狀,轉過身來看向自己的身後,隨即他看見了一個東西,愣愣的看著。

   是一個電話亭,而電話的上面貼著一張紙條。

   「誰准你看著他的眼睛?這是送妳的懲罰──:P」

   葉城頭皮發麻的看著紙條上的字,「天啊,這真的是小孩子會做的事情嗎?」仔細打量著電話亭內部的模樣,似乎真的除了這張紙條以外,沒有任何東西了。

   「發現什麼了?」蕭恩見狀,走到葉城身後問道,下一秒也看到了紙條,眉間微蹙,「犯人留下的紙條?」

   葉城點點頭,招呼員警過來把這邊也圍了起來,「可是為什麼呢?原本只挑人家的男友下手,現在卻是女生……」他想了想,看著紙條不敢置信的問,「難道被害者遇到兇手的誰嗎?」

   蕭恩聞言,不語。

   「被害者碰到的人也許是兇手重要的人物,被兇手看到了,所以殺了被害者?」葉城喃喃,看了周遭,「天啊,這是傳說中的佔有慾?」

   站在旁邊看著筆電的蕭恩頓了頓,抬起眼瞄了一眼自言自語的葉城,不語。

   「應該是,而且兇手是挖出被害者的雙眼,那……」

   蕭恩接話,「因為被害者看了某人的雙眼,所以兇手忌妒?」

   「天啊,太可怕了。」葉城無奈,「話雖如此,卻多了一條線索。」

   葉城想了很久,看著被害者的屍體被蓋起來帶走,人群也都散了,只剩下他們兩個。

   他轉回來看著蕭恩,「要到處晃一下嗎?也許被害者是在附近遇到誰呢?」

   蕭恩點頭,「走吧。」

   葉城看了手錶,現在是午夜十二點,他抬起頭看著周遭,寒冷的風依然吹著,蕭恩沉默的跟在他後面。

   他知道其實葉城不喜歡看到死人,也本來只是想待在派出所混個日子,卻沒想到反而走錯了地方。

   不過,他會一直跟著葉城走的,不管到哪裡。

   蕭恩低聲說著,走在前頭的葉城似是聽到什麼,轉過頭疑惑的看著他。

   「蕭恩!你有說什麼嗎?」

   「沒有。」

   葉城聽了,抓抓自己的頭髮,沒說什麼轉了回去,繼續四處張望。他總覺得這裡安靜的可怕,但是已經很晚了,這麼安靜似乎也挺正常。

   咚──

   物品掉落在地上的聲音讓兩人嚇了一跳,葉城往前看去,前面轉角處似乎有亮光,而聲音也是從那發出。

   「去看看!」葉城兩眼發亮,話語剛落下的同時也跨大腳步跑了過去,蕭恩見了也默默的跟上。

   拐個彎,他看到彎著身體正在翻著箱子的背影,看體型是個男人。而對方顯然是被他們的腳步聲給驚到,轉過頭過來看。

   是名年輕的男子,天藍色的頭髮披在肩上,但左邊的髮卻留長至胸前,那雙跟髮色同樣的藍眸正帶著詫異打量著他們。

   這名男子穿著白襯衫以及圍了一個圍裙,則旁邊是咖啡廳──似乎是員工?這時間還開著啊?葉城疑惑的想著。

   「你們是?」男子開口,溫和的聲音帶著遲疑,「要喝咖啡?」

   「咖啡?」葉城聞言腦袋卡了一下,蕭恩見了只好上前代替,「我們是警察,後面那裡發生了命案,而我們正在四處搜索。」說著時,也從口袋裡拿出了證件。

   男子聽了反而沒很驚慌,只是帶著疑惑,問:「請問這次是?」

   「這次?」葉城回過神來,上下打量著男子,「這麼說你知道最近的事情囉?」

   男子點頭,「連續許多男子被兇手活活掐死的事件吧?報紙和街上的人都在討論著呢。」

   蕭恩見對方是用一種輕鬆的語氣說話時,有些疑惑,但他選擇沉默在一旁觀察男子的表情。

   葉城想了想,「這次的被害者不是男性。」他邊說著,邊仔細觀察著對方的表情,「是女性。」

   聞言,男子先是發愣,接著變臉,著急的問:「請問是誰呢?是不是一位大學女孩,留著長髮。」

   葉城聽了,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是?」

   蕭恩拍拍葉城的肩膀,點點頭,然後看向男子,「被害者與你的關係是?」

   「……見過一面而已。」對方猶豫的說道,擔心的看著他們,「你們……先進來吧。」

   說完,把地上的箱子抱起來,頭也不回的進了咖啡廳。

   見狀,兩人摸不著頭緒,也只好跟進去。

*

   男子慌張的在黑暗的小巷裡奔跑著,黑漆漆的天空驀然下起雨來,從細雨變成暴雨,雨水拍打在他的臉上,抹了一把臉,繼續跑著。

   後面好像有著什麼,一直追著他跑,男子想著。

   他只覺得害怕,甚至因為下雨的關係,被打濕的身體發起抖來,因為太久沒運動的關係,他的肺很痛,張大嘴巴貪婪的吸著空氣。

   雙腿漸漸的僵硬了起來,讓他不得停下休息。

   不知所措的他靠在牆上喘氣著,而身後的黑暗中,似乎有一點亮光,正逐步靠近他。

   「誰、誰能救救我……」男子臉上都是水,分不清楚是淚還是雨。全身發抖的他無法站直身體,只能跪在地上,雙手向前緩慢的爬。

   前面是出口了,跑出巷口也許就能遇到人,這樣他就有救了!男子忍著身體的叫囂,使勁往前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