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舊文新貼】 2015/6/19 關於寫作

12/17/15:原文發表於短文區,由於我不想失去留言,所以只是複製內文到此書中,短文區的原文仍然保持著。

*    *    *

      一月時寫了一篇短文,後來被我刪去,因為文中提到的動畫看到一半有讓我有生氣之處。不過這一篇要講寫作,就不多提那部動畫了。

      回顧之前那篇文章,短短幾個月內我的心境變了不少,我比之前自信很多。很感謝所有鼓勵過我的人,尤其是幾位和我有許多想法交流的文友。

      能夠寫想寫的東西,享受寫作的樂趣,感受到角色的喜怒哀樂,陪伴角色們成長,學習新事物,得到讀者的意見,是很幸福的事。

      偶爾我還是會陷入自我懷疑,不過現在四個故事都完結,沒有任何存稿了,我覺得像是達成了一個階段性任務,寫作並不是在浪費時間。

      我一直都沒有在   PO   或是短文區做一個正式的自我介紹,因為我希望新讀者盡量不要有預設立場地去看我的故事,無論好壞﹑喜歡或討厭我的故事。

      不過有一點我想說明,我受言情小說影響很多年,而當初寫原稿時是有把投稿列為考慮之一,所以我筆下的主角大都不平凡,經濟情況也無憂。也許角色與劇情設定脫離普通人的現實生活,但我很努力地把角色的的言行舉止合理化,也很注重劇情發展的邏輯正確以及背景資料的準確度,盡力在夢幻與現實中取得平衡。

      最近有一位讀者反映她喜歡被我刪的那篇短文,所以我把短文稍作修改後重貼。以下是修改過的短文:

【這是我們生存的方式】

      好友知道我喜歡古典音樂,又喜歡蜂蜜四葉草這部漫畫,所以推薦我去看一部動畫。

      今天看完前四集,感觸很深。有趣的是,《知音還不夠》裡楚依依第一次在故事中表演,和這部動畫男主角一出場彈的,是同一首。動畫女主角拉的那首,聖桑的序奏與輪旋奇想曲,也是我最愛的古典樂曲之一。其實我還有很多非常喜歡的曲子都因劇情不允許沒寫進小說中。

      重點是,我很喜歡動畫女主角對男主角說的一段話。大意是,不管受到再多挫折,耳朵聾了,手廢了,都還是不能放棄音樂,因此那是非天才的我們生存的方式。

      這讓我想到,寫作不也是如此嗎?如果不厚著臉皮寫下去,一受到挫折就放棄,那就只能接受失敗。

      動畫第一集,女主角在比賽中用著通俗的方式表演貝多芬的小提琴奏鳴曲,普通的觀眾聽得很開心,裁判卻氣得半死,因為女主角的演奏方式是錯誤的,不是作曲家的意思。在某個角度來說,音樂不是死的,難道只能用一種方式去表達?可是如果每個人都無視作曲家的意思,那比賽也不用比了,因為無法有標準去評分。漠視作曲家,也能說是一種不尊重。

      這個劇情讓我很有感觸。寫作時,究竟是要忠於作者自己的理想堅持,還是要照觀眾的喜好去寫?一開始寫作時,也許可以很純粹只寫自己想寫的東西。可是人終究難以忍受孤獨,作品寫出來就是希望有人看,若沒有人看,一片心血好像都白費似的。

      我想,寫作是很難保持純粹的吧,總是在理想與讀者喜好之間找一個點。有的人專門寫讀者愛看的,有人可以做到就算沒人看還是堅持寫。

      得失心,難免。

      我常陷入自我懷疑中。有時我會覺得自己很蠢,有時我會想為自己找藉口,過去也有被退稿的經驗。可是就算會被我身邊的人笑幼稚,我發現我還是喜歡寫故事。

      編著故事,想著角色們的心情,對我來說是很快樂的一件事。有人讀我寫的故事,告訴我想法時,更是一種幸福。

      所以,我想,我還是會繼續跌跌撞撞努力下去,即使會有很多迷惘,即使會有很多理想與人氣之間的掙扎,即使會有挫折。

      因為那是身為一個作者的生存方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