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裝飾華麗的山車隨著不斷湧入的人潮,在大街上遊行著,人聲鼎沸,男人們穿著大紅色的甚平(註1)扛轎,女人們則一邊顧好背後脆弱的立矢結(註2)、一邊緊緊握住小孩細嫩的小手,笑著、嚷著,揮著玲瓏小巧的圓扇向前。

今天是7月1號,最吉祥、最活潑、最福氣的日子,既是加拿大日,也是在遙遠的國度,英國黛安娜王妃的生日,還是劉伯溫先生的生日,更是日本一年一度的-

祇園祭。

「姊姊⋯⋯」年約七歲的小女孩拉拉姊姊的袖子。

「嗯?」剛上初中的她轉過身來,綻放一個燦爛的笑容。

「什麼時候我也能坐上那個好漂亮的轎子呀?」小女孩一臉認真的看著姊姊。

而後者輕輕笑了起來。「啊呢⋯⋯以靈魂型態的時候吧?你姊姊我也沒坐過唷。」

小女孩沒有回話,只是邊走邊欣賞姊姊的和服。

她今天打扮的很美,以女孩的說法就像是要去約會一樣⋯⋯噓,不能這樣說,會被姊姊瞪。

濃密的烏黑秀髮用玉簪固定成大垂髮(註3),一身華麗的振袖和服,以黃蘗色(註4)為底,紅梅花紋、斑斕的色彩點綴,織成一幅賞心悅目的美景。

太陽火辣辣的燒著大地,狂傲的釋放她的熱情,中午時分,姐妹倆坐進一家拉麵館避暑。

坐下來仔細審視菜單,那些精美的照片讓人看了,肚子都哀嚎起來了。

不久後,一位小男孩端著兩碗熱呼呼的拉麵上來了。

堆成金字塔狀的白麵條冒著蒸氣,金字塔頂端是小花狀的魚板,蔥花點綴其中,肉片和半生的火鍋蛋成功扮演了陪襯的好角色,但拉麵不是重點。

小女孩細細打量著這個男孩,他的皮膚很白,小臉還稚氣未脫,石墨般的雙眼卻透露著成熟。

他漠然端上大碗,很瀟灑的瞥了瞥客人,離開時的背影深深烙印在小女孩的心中。

姊姊看著呆掉的小妹,很無良的嘻嘻笑起來:「一整個正太屬性呀,哎唷沒想到你發春那麼早⋯⋯」

小女孩只是聳聳肩,小手緊握住木筷子,望著門外熙來人往,有吆喝聲、鼓聲,還有幾乎聽不見的三味線(註5)琴聲。

姊姊自顧自的繼續為妹妹牽紅線,還不忘多撈點麵來吃。

「姊——Stop!」小女孩高分貝的尖叫。

正當姊姊講得正歡喜時,突然喉頭一緊,一種噁心的感覺瞬間湧上來,她彎下腰來,任憑自己狂吐在漂亮的和服上,酸臭味竄進鼻頭,她感覺自己好像脫過水一般的虛脫。

小女孩睜大雙眼,看著姊姊嘔吐。「姊⋯⋯?」

姊姊大口喘著氣,胸口劇烈起伏,纖細的手抖動著,痛苦的按著胸口,和服下的腿僵直起來,美麗的圓眼恐懼無比,肌肉迅速的收縮著。她大力推翻桌上的拉麵碗,老闆和小男孩在此刻趕到——

可惜已經太遲了。

這一切只在一分鐘內發生。

小女孩搖搖趴在桌上的姊姊,「誒,你的拉麵打翻了!姊!」

姊姊黯淡的眸子盯著小女孩看,一種毛骨悚然的冰冷竄上背頸。

小女孩瞳眸一凜,捧起姊姊涼涼的、吹彈可破的臉頰。

「姊⋯⋯」她將臉湊近那熟悉的臉龐,期盼再看到那黑眼睛閃閃發亮。

旁人站在一旁,望著小女孩與她可憐的姊姊。「小、小妹妹⋯⋯」

小女孩伸出白嫩的手心,將姊姊彎彎的睫毛闔上,然後輕輕吻了姊姊的額頭。

「啊⋯⋯姊姊,你現在是靈魂狀態嗎?喂?你還在不在?」她搖晃姊姊的身軀。

不在。

她的眼神掃過在場的大人與小孩,讓人不寒而慄。「她是怎麼死的?」

「不知道⋯⋯有、有痙攣的症狀。」頭髮花白、個子矮小的老闆還握著一大把蔥,勉強的吐出幾個字眼。

小女孩沒有說話,只是愣愣的放下姊姊,既不震驚,也不傷心,她還沒接受這個事實。

如果姊姊現在是「靈魂狀態」,那是不是就可以搭上神轎了?

門外,剛好那輛金光閃閃的轎子一晃而過,紅通通的燈籠不停擺動,好多哥哥和叔叔賣力的扛著它,汗水幾乎可以反光了,外頭喧鬧不已,裡頭卻一片寂靜。

今天是祇園祭,最吉祥、最活潑、最有福氣⋯⋯女孩腦海裡不斷迴盪著姊姊的話,她看著僵硬的身軀與花彩的振袖和服,一時之間,卻什麼回憶也想不起來⋯⋯

直到一滴淚珠滾落臉龐。

「你等我好嗎?」

1.甚平(じんべい):是一種和服便服,於現代通常為男性或是兒童在夏天所穿著的家居服。

2.立矢結(李ベクトルの結び目):女子纏在和服身後的結,左右不對稱,造型非常有立體感、十分華麗。

3.大垂髪(グレートウナイ):女子的髮型的一種,取前髮讓很大兩鬢髮使之鼓起,讓在髮髻向背後滑行很長。是平安時代開始的宮廷女子的髮辮,經過鐮倉、室町時代,江戶時代已然定型   。

4.黃蘗ㄅㄛˋ(黄ティラー):植物名,為日本和服常見用色。

5.三味線:是日本的一種弦樂器。樂器由四角狀的扁平木質板面上蒙上皮製成,琴絃從頭部一直延伸到尾部。通常會用銀杏形的撥來彈奏。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