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隔壁的女同學-2

   「喂喂,醒醒!都放學了!」

 

      「不行,好像沒有反應啊……」

 

      「試試看這個如何?」

 

      「嗯……打擊治療法對吧?好像不錯的樣子。試試看!」

 

      在我大夢初醒,望向右手邊的時候,正好看到阿華拿起了自己的硬式書包,雙手高舉,一副想要朝我的頭砸下來的樣子。

 

      看到我默默注視著他的樣子,阿華尷尬的笑了笑,輕輕的把書包放了下來,順便把自己的椅子拉過來,直接跨坐上去。他拍拍我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

 

      「兄弟,你終於回來了。」

 

      我白眼以對,用力的把頭放在桌子上回道:

 

      「只是發個呆而已,有這麼嚴重嗎?」

 

      柱子敲敲桌子,指了指教室前面的時鐘。

 

      現在時間,下午16:00,正好是愉快的回家時間,剩沒幾隻小貓的教室,外面可以聽到此起彼落的追趕吶喊聲,西垂的日光剛好從窗戶射進來,照在我們三人的臉上。

 

      阿華的臉突然詭異的一笑。

 

      「順便一提,因為你的笑容實在太噁心了,把章老都嚇跑了,寧可讓你繼續維持這個樣子。」

 

      「恭喜你!又締造了一個新的紀錄。」

 

      我懶洋洋的躺在桌上,無動於衷的轉著頭。

 

      「教生物的章老喔?沒差啦,他人很好,不會怎樣的啦……」

 

      等等,現在是下午四點,生物課剛好是第五六節的事情,也就是說……

 

      我慢慢的張大了眼睛,猛然抬頭看著阿華跟柱子。

 

      「我就這樣笑了一整個下午?」

 

      兩人同時點點頭。

 

      「呆了一個下午?」

 

      兩人帶著憐憫的微笑再次點頭。

 

      「全班,都看到我這樣了?」

 

      柱子的大手輕輕的拍了我肩膀兩下,阿華假惺惺的擦了一下眼淚,對我這麼說:

 

      「就像個弱智的白痴一樣。」

 

      「x!」

      我直接把阿華書包抄了過來,快速滑動密碼鎖,手機的桌面已經換成一個,兩眼空洞,嘴巴張開,嘴角微揚,跟花癡一樣的人。

      而在這個花癡的後面,剛好照到了一個帶眼鏡的女神,對隔壁投射鄙視的眼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清楚的聽到在教室外面似乎有人摔倒的聲音,看來似乎是我的尖叫聲嚇到人也說不定,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柱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沈重的對我點點頭。

      「真的,很像白痴。」

      「你們……你們……你們兩個……」

      「你們兩個傢伙就這樣在旁邊看熱鬧啊!」

 

      我憤怒的站了起來,把我所有的怒氣灌注在我的食指當中,用力的朝著他們的臉指了下去!

 

      面對我憤怒的手指,眼前的這兩個混蛋,同時舉起了右手大拇指,列齒露出了陽光般的笑容。

 

      氣得我差點抽起自己的椅子,往這兩個混蛋的臉上狠狠的砸下去!

 

      不過,考量到三人體型以及手臂粗細的程度……

 

      我堅定的舉起了雙拳,在他們的面前舉起了,兩根中指。

 

      交到這樣的損友,真是我畢生最大的不幸啊!

 

      就在我心灰意冷,打算把臉重新貼回桌面的時候,阿華抓起我的衣領,讓我無奈的抬起頭來,死魚一般的眼睛,是我對他打擾我療傷最沈重的抗議;看到的剛好就是阿華一臉討好的笑容。

 

      「既然翰哥你已經恢復原狀了,那麼……有件事情我們應該趕快去做好才對,你說是吧?」

      我一臉疑惑的對著阿華丟了一個白眼,眼角看到柱子手指默默的指向外面,此起彼落的打球聲不絕於耳……

      哦哦哦!

      「哎呀!突然覺得肩膀好酸,不知道是不是下午撐太久的關係,好酸啊!」

 

      阿華的笑臉突然間僵住了!他小碎步的來到我的身後,「輕輕的」按摩著我的肩膀。

      「翰哥,這樣如何啊?」

      「左邊一點,右邊一點……不對!你是笨蛋嗎?就是剛剛那邊,對!很棒大力點!」

      「……現在,這種力道如何啊?翰哥?」

      我轉了轉脖子,一臉憂傷的看著窗外,淡淡的說道:

      「因為被朋友傷害的太深,我連現在要做什麼都記不起來了呢……」

      阿華按摩的手瞬間狠狠的捏了下去,對我投射著你小子不要太過分的眼神;對此,我輕輕的笑了兩句,持續憂鬱中。

 

      柱子在一旁聳肩以對。

 

      對此,阿華感到非常的無奈。

 

      他用力的搔搔頭,手如同舉萬斤重擔一般,艱苦的對著我們張開五根手指頭。

 

      「M,五號餐,一個星期!」

 

      我快速的舉起了雙手的食指,柱子微笑中給予最後一擊:

      「三個星期。」

 

      阿華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兩個無情敲詐的傢伙,看著分針慢慢逼近五的數字,一咬牙,點頭簽了這不平等待遇。

 

      這時候,除了來一個讚之外,還有什麼可以表達我心中的快樂呢?

 

      共識達成,不在10分以前抵達綜合球場的話,恐怕這下就輪到我們欲哭無淚了!隨手抓起書包,我們三人快速的往樓下跑去,在柱子高達一米八的身軀掩護之下,如同摩西分海一樣,我們快速的分開了人群,朝著球場移動。

 

      「柱子,我怎麼覺得,好像好康的都是你在撈?」

 

      對我的問題,柱子一如往常的展示他的瞇瞇眼,微笑以對。

 

      我早該知道他會這樣回答的……

 

      本校的綜合球場,位於三棟校舍圍繞的正中央,據說過去學長姐還看過水泥地組成的美麗畫面,只是在我們加入之後,已經全面改變為紅色的PU跑道外加綠色的軟質地面了。

 

      既然名為「綜合」,那麼顧名思義,自然是具有多重功能的球場;不過說穿了,也就是用白線,藍線,紅線將不同球場的規格畫了出來,然後需要用的時候把扔在一旁的球網給掛起來這樣而已。

 

      據傳校務會議上,校長慷慨激昂的說:為了全校學生有更好的運動品質,將擇期興建運動大樓,讓每個社團都有活動的空間之類的……。

 

      不過,一個剩下不到一年就要轉任別校的校長,說這種話實在是有點沒有說服力就是。

 

      總之,綜合球場成為我們現在運動的主要地點,同時也是放學後運動類社團的兵家必爭之地。

 

      據說(怎麼這麼多據說?這全部都是阿華那個大嘴巴去調查來的……),最初綜合球場使用上面是採取登記制的,各個社團輪流使用;只是從三年以前,一條不成文規定通過之後,能夠取得綜合球場的主要使用權,變成以對外征戰功績為主。

 

      所以,也就是說……

 

      「你們三個,遲到了!」

 

      在球場的正中央,早已整隊完畢的排球社前方,一名綁著馬尾,渾身只能用「英姿颯爽」來形容的女孩子,站在隊伍的前方,雙手抱胸,對著險險趕到的我們三個大聲喊著。

 

      「明明就還有三分鐘……啊咯咯咯!」

 

      阿華身體挺得宛如標槍一樣,大聲的對著女孩子喊道:

 

      「對不起!我們遲到了!李心瞳學姐!」

 

      這就是統治排球社三年之久,絕對的女王,李心瞳。在她的帶領之下,本校的排球隊從墊底一路爬上全國第一,堪稱傳奇中的傳奇!也因此,綜合球場最主要的使用權,現在完完全全掌握在學姐的手上,只要是排球社要用,沒有一個人膽敢多說第二個字!

 

      學姐的眼睛緩緩的掃過我們三個。

 

      健壯跟快跟籃球架一樣高大的柱子,學姐滿意的點點頭,也是啦,光是站著就讓人感到無比的氣勢,我都懷疑為啥柱子不去參加籃球隊而是回家社?

 

      站的比司令台旗竿還要直,認真嚴肅到讓我都不認識的阿華。學姐的眉毛稍微皺了一下,若無其事的看了過去。

 

      還有依舊處在氣喘如牛,順便揉著剛剛被踢脛骨的我。我沒有看錯的話,學姐的眼睛在看到我的時候似乎就像看空氣一樣的飄了過去……。

 

      死阿華,真的好痛……

 

      「很好!等等跑步的時候,你們三個加罰三圈,有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

 

      阿華大聲的回應,只差沒有來個軍禮了。

 

      但是我很有問題,超有問題的好嗎?別把我這種家裡蹲阿宅跟你們這兩個陽光美少年相比好嗎?

 

      可是,在女王的視線之下,我一個字都不敢多說什麼,乖乖的跟著他們走入了隊伍當中。

 

      有看過被貓逼到絕境的老鼠嗎?在學姐的面前,我就是這樣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