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

      「走在紅毯那一天,蒙上白紗的臉,微笑中流下的眼淚,一定很美。」

      我輕哼著這首歌,新娘祕書笑臉盈盈的說:「我也很喜歡這首歌喔。」

      「女人啊,就是夢想這天吧。」我嘆口氣。

      「新娘怎麼能嘆氣呢?」她正把我頭髮一根根梳開。

      「婚前憂鬱症吧。」

      「妳一定會很幸福的。」新娘祕書不知哪來的保證,但這樣的祝福我倒是樂意接受。

      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日莫過於穿上白紗這天,新娘祕書是我從網路上頭找到的,評價很高,當我聯繫她時,她很訝異與她同年的我是新娘子。

      忘了說,她的名字叫杜小娟。

      「我進來囉。」突然有人打開新娘準備室的門,這麼魯莽,想也知道是他。

      「喂,快把門關起來啦,我現在還素顏呢。」我生氣的用手揮了揮。

      「妳還素顏?我們不是很早起嗎?」皓皓不理會我的抱怨,神經質的指著手錶。

      「你是在急什麼?臺灣的喜酒有誰會準時,更何況現在才幾點?」我用手打了他一下。

      「話不能這麼說啊。」他兩手一攤。

      我才不著急時間,比較在意的是他的頭髮,「喂,你的頭怎麼這麼亂?」

      「亂?會嗎?」他用下唇吹了吹蓋住左邊眉毛的瀏海,不是我在講,這髮型從他國中到現在,萬年沒變。

      「蓋頭蓋臉,不好看啦!」我氣呼呼的撥著他的軟髮。

      「這樣就好了啦。」他揮開我的手。

      「小娟,可以麻煩妳幫他頭髮稍微抓一下嗎?」

      小娟當然不會拒絕,雖然皓皓極力抗拒,仍逃不過我的淫威,我抓住他的手腕硬是將他壓到我的座位上,惹得他哇哇叫。

      「戚可帆妳是新娘子,居然這麼粗魯,救人啊!」

      「沒有人會來救你,今天可是我最大,認命吧哈哈哈!」我大笑三聲。

      小娟可能是沒見過像我這樣粗魯的新娘,臉上似乎有著三條線,但還是專業的掛著微笑,雙手塗上髮蠟,俐落的將皓皓的頭髮全數往上抓,露出他飽滿的額頭與兩條好看到令人嫉妒的眉毛。

      「繼當兵後我的額頭就沒再露出來過了。」完事後,皓皓垮著臉喃喃自語。

      「你到底為什麼這些年來都要蓋住你的額頭?」我趕他起來,寶座要換人了。

      「我的額頭圓圓的,不喜歡。」他咕噥,我則不以為然,飽滿才好命啊。

      「你忘了自己到哪都是校園王子嗎?那些公主幫多希望摸摸你可愛的額頭。」我故意調侃學生時代的事情。

      他只是給我一個白眼,「我該出去處理其他事情,確認一下等等播放的PPT和其他東西。」

      「不要出錯啊,這可是人生大事,每件事都要盡善盡美。」我抓住他西裝外套衣角,仔細叮囑。

      「該做的我都有做喔。」他可沒說謊,對這場婚禮用心的程度比我還高。

      「那王皓群先生,快去招待大家,順便看看禮金收的如何。」我回以笑容。

      「人都還沒到,什麼禮金啊。」他一邊碎碎唸一邊關起門。

      小娟繼續幫我整理頭髮,「你們感情很好呢,真令人羨慕。」

      「我們是青梅竹馬啊,真拿他沒辦法。」

      「青梅竹馬?喔?」小娟看似好奇我們的故事,反正離喜酒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我便娓娓道來。

      *

      我和皓皓,是沒有血緣的雙胞胎,從有記憶開始就相伴左右。

      雖然有點誇張,但也接近真實。

      我們大概是在幼稚園中班時認識的,那時他轉學到我們梅花鹿班,一進來就讓我們這些小女生臉紅心跳。幼稚園的女生也是女生啊,看到可愛的男生會心動也是理所當然。

      大家都圍著他和他說話,我也不例外,只是常常擠不進去,之後我索性不擠了,反正他也從來沒有回應過我們。

      「妳在幹什麼?」

      不過某天,當我在太陽底下的操場拿著放大鏡照著黑色的紙時,意外的,皓皓跑來跟我說話。

      原本不想回應,但望著他烏溜的大眼睛、一臉期望的模樣,突然我靈機一動,「我在變魔術。」

      「變魔術?」他訝異的看著我,我把放大鏡面對太陽,對準我用蠟筆塗黑的白紙。

      然後,聚焦在黑紙上的光點漸漸的燃燒起來。

      「哇!好神奇!妳怎麼辦到的?」皓皓白淨的小臉蛋興奮的喊著。

      「這是祕密喔,我只告訴你。」我神祕兮兮的對他說,「其實我是個魔術師。」

      皓皓驚訝的睜大眼睛,我想他是相信了,這讓我非常得意。其實這只是幾天前我從電視上看見的實驗,現學現賣而已,沒想到就這樣讓我騙到了一個小跟班。

      後來皓皓便常常跟在我身後,原來他不理女生不是因為他跩,而是因為他會害羞。

      他只說他媽媽在他很小很小、小得還記不得任何事情的時候就過世了,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跟女生相處,雖然那時候年紀還小,但我也明白別去過問人家媽媽過世的細節,我只是給他一個擁抱。

      在家裡,我難過時爸媽都會這樣抱著我,所以我也如法炮製,而皓皓在我懷中流下了粒粒晶瑩的淚珠,那時候我莫名的在心裡發誓,要守護他的笑容,承擔他的眼淚。

      別問我為什麼五歲孩子會發那樣的誓,我就是那麼做了。

      很巧的是,那天放學時我們被家長接送,一起回家,一路上都走同樣的路,直到進到同棟大廈時,我們才發現彼此住在同一棟,他住六樓,我住十二樓,就連樓層都是他的兩倍高,所以代表我地位比他高,這可是他說的,不是我逼他的喔。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