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天一方

      憑弔這事,總讓他孤寂到難堪。還在的思念不再的,忌妒起來真的太難堪。

     

     

      都說他是忌妒了,除他之外的人走得輕鬆。他曾以為自己忘得容易:記得過去的好、忘了不圓滿的結局。可到頭來他還是妒忌那戲未盡卻先行離去的人,那不必看到結局的人。

     

     

      他三十幾歲了。說老不老,說年少又差了點,不上又不下,正是妒忌開始發酵的時候。說好的、怎就不守了,答應過的、怎就剩他記得。

      說過了,方圓一點五公尺是人不覺得被侵犯的距離,要闖進來、就別走了。

     

     

      「人死後,魂入天、魄入地,歸合天地之氣、不復有個別知覺。沒有輪迴轉世、沒有遁脫墮落;沒有碧落可上、沒有黃泉可下。沒有絲毫模糊的可能,就是沒有了。」

      他放下這本童話故事,希望這一覺醒來時,曲終,人散,散了他。

     

     

      散了吧都散了吧!

      散成柳絮紛飛,散成月落烏啼,散成無可言喻的光照、無可抵禦的擄獲!整片的蒲公英一陣風中起飛、滿園的曇花同個子夜綻放!

     

     

      這早已不是心靈自由的靠攏。

      繞樑三日的曲兒呀,餘音裊裊不絕如縷。

      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泝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