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引子(一)

一名妙齡女子在黑暗中醒來,感覺到自己正坐在一張冷冰冰的椅子上,手腕跟腳踝牢牢的被鎖在了觸感冰涼的椅子上頭,臉上布滿了細微的尖刺感,她的左眼前方一片黑暗,而右眼則出現了一絲光芒。

光芒來自開啟的電視機,那是一台體積不大的電視,在現代已經看不到這種機型,螢幕算小,很老舊,看起來是廢棄的。

螢幕上出現了一個陰影,是黑白畫面。

:「妳沒有感情,自私自利,為了達到妳自己的目的,妳利用了所有真心對妳的人,妳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電視機發出的聲音,是男聲且聲音低沉。

:「現在,妳依然有個選擇。」

:「在妳左眼看不見的前方,有一把鑰匙,如果妳能穿過妳眼前的臉部破壞裝置,妳可以將它咬下來,解開妳身上所有的禁錮。如果妳不能,在2分鐘後這椅子將會開啟高壓通電,在我說完這段話後開始倒數,現在,妳有辦法為了贖罪而捨棄上天不小心賜給妳的美麗邪惡嗎?記住,這是天罰,祝妳好運。」語畢,電視機關了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叮地一聲的被打開了。

感覺到自己似乎正在經歷著生死關頭,她狂吼。

:「不──這是什麼,快放了我!」她奮力的扭動著身軀,試圖擺脫手上及腳上的枷鎖,但這冰冷的鐵椅卻依然毫不留情地將她死死的鎖扣在上頭。

她試著按照那男聲所給予的指示,將頭稍稍往前推進一點,便發現這細微冰涼的尖刺感原來全部都是由鋼針所組成的,再試著往前挪移一點,臉上的尖針已經稍稍地刺入了臉頰,滲出了一絲血跡,儘管有些疼痛,但不只如此,原來那左眼前方的那片黑暗,竟然也是因為佈滿了尖針所遮蔽,才剛輕微地觸碰了一下,尖針插進眼睛這要命的痛覺,痛的忍不住再次狂吼:「啊──!快放了我,救命!」

她放棄了掙扎,只是不停的喊著:「有沒有人,快來人啊,救命,救我。」但周圍傳來陣陣回響,在聲音停止後,寂靜如初,是個密閉空間。

她依然不肯放棄希望,大聲喊著:「我不想死啊,拜託,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你能放了我。」沒有一絲回應,儘管她用上生平最真摯誠懇的語氣,卻宛如在自言自語,在這片黑暗中,一種恐懼不安和孤獨感直直竄上心頭,對於2分鐘後就要死亡的現實,她不想也不敢去面對。

她感覺到臉上有溫熱的液體流下,但她分不清是自己的淚水還是血水。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前進,她只好繼續嘗試掙脫臉上這牢籠,咬著牙再把臉稍微往前推進一點,但在刺針冰冷且不留情的在她臉上刺穿出無數點點的瘡痍,臉頰上已經佈滿了溫熱的濕潤感,伴隨著巨大的痛楚,她知道自己受不了這種疼痛,哭了起來。

:「求你了,我怕痛……」啜泣聲迴盪整個房間,淚水伴隨著血液從臉龐上滑落,恐懼感一絲絲的蔓延,停不住的顫抖,她知道她不想死……

只要可以不死,要她做什麼她都願意,心中祈禱著能有奇蹟的出現,突然間,鐵椅傳來了一陣特別的觸覺。

劈哩啪啦,黑暗中的密室閃起了一陣眩目的火花,女子身處在中心,一陣劇烈的抽動,沒過多久,身軀焦黑。

數日後,警方掌握了一絲線索。

一個偏遠的小城鎮裡,一名中年男子步履闌珊,失魂落魄的模樣,手中拿著酒瓶在殘磚瓦礫的小巷內走著,搖晃起手上空掉的酒瓶,嘴上嘟囔的說著:「又沒酒了…」然而話才剛說完,兩名躲在一旁等待已久的警察迅速從巷口衝出將他壓制在地,熟練地上了手銬。

台中市警察局偵一隊的審訊室內,一名冷俊的警察正看著眼前狼狽醉酒的中年男子,目光直挺挺的盯著他。

:「我問什麼,你答什麼。」

中年男子攤開雙手。

:「我都已經說了,我什麼都不知道。」

看他還想裝傻,那名警察也不打算理會他,翻開了手上的資料夾:「你叫陳振南,民國55年生,妻子叫林若欣,有一個女兒叫陳秋雯,民國79年生的,對吧?」

名叫陳振南的中年男子依舊一副不想搭理的樣子,自從上了警車以來就一直是這副模樣,閉口不言。冷俊的警察似乎是受不了,一把抓起他的領口,稍稍使了點勁。

:「你現在是殺人嫌疑犯,最好搞清楚你的狀況!」一聲怒喝,審訊室內傳來陣陣殘響,聲音大得令陳振南身子不禁抖了一下。

警察見狀,鬆開了手,:「我建議你最好一五一十說出來,現在所有證據都證明你就是殺人兇手,你好好的說,配合做筆錄,也算給你自己一個交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