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話.有事快說

一早,小月得去商場辦件事,母親要她買來一些香料,好替挑嘴的她準備滿意的晚餐。她身旁總是跟著一個助理叫阿禮,手臂上的肌肉和身高足以替她扛起許多東西,可惜他有點傻,當然不是真的傻,而是在小月眼裡他很傻。

今天小月十分焦躁,她本來想叫妹妹跑腿就好,但是她去上課,下午才會回來,除此之外還跟小月說今天商場有偶像會來,拜託她去幫她拍個照,能要到簽名更好。

小月當然是翻個白眼懶得理她,但此刻商場廣場塞滿人群,讓她難以前行,小月討厭多人的場合,偏偏那個偶像迎面走向她,只因為他要去舞台必須經過這條路。

突然小月用手臂遮臉,臉還別到一旁!

「怎麼了?」阿禮關心的問。

「沒什麼。」小月總是這樣講,但是阿禮知道小月肯定是看到什麼了。

無視偶像從她身旁經過,她只是靜靜望著不遠處,沒看多久她就回頭叫上阿禮,準備去買母親給的清單。

小月若無其事地逛街,阿禮乖巧地跟在身後替她提東西,今天買的不多,都是些輕盈的東西,阿禮揚起嘴角覺得這是小確幸,而這也是小月願意讓他留在身邊的原因──他單純的像個孩子,容易滿足。是她嚮往卻辦不到的特質。

回到家,小月正把袋子裡的東西放到架子上,突然有陣風從門口吹來。

「阿禮,門沒關嗎?」小月皺眉碎念道。

「啊?有阿……」阿禮茫然地回頭,看著早已鎖上的大門。

「恩。」小月沒多說什麼,只是點頭,但是接下來二樓的聲音,終於讓她不能視若無睹。

「啊──!」小月的母親正在二樓睡午覺,突然一聲驚叫,隨後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小月心裡一絲怒氣,衝上二樓直往那片滿是玻璃的陽台去。

小月的母親似乎被一個長髮影子追著跑,那影子在屋頂附近盤旋,時而俯衝,根本就是在捉弄人,這時小月被對陽台之外念了的咒語,短咒覆誦三遍,張開的雙手不斷往心口收,當咒語誦畢往前一揮,背後陽光彷彿隨著她的手勢往前展開,震退不斷盤旋的影子。

這會兒那抹影子終於乖乖站在不遠處,披頭散髮夾雜青藍色的寒氣,難怪嚇壞小月的母親,小月最不喜這些靈魂對她家人惡作劇。

「有事快說。」小月臉上明顯不悅,但還是這麼問了她。

沒想到她倒是有些慚愧,畢竟在商場徘徊很久也不確定誰能真正看見她、聽見她,更何況是幫她轉達一些事。

那抹青藍色的靈魂,嘴裡呢喃著什麼,似乎不是常人會說的「語言」,說的不多,但是小月彷彿一下就搞懂整件事。

「嗯,我會處理,這樣就行了?」小月總算和顏悅色了點,只見青藍色靈魂對她淺淺一笑,笑中彷彿有愧又有點釋然,逐漸往那片充滿陽光的窗飄去,遠離了這棟房子,逐漸上升、蒸散般消失。

阿禮好奇站在一旁,他想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小月說……

「那個女孩被害死了,但是沒和家人住,他們都沒發現這件事,原本想找害死她的人報仇,但附近的鬼都說報仇也活不回來,況且兇手總會死的,到了地獄必定要付出代價,於是她就打消報仇念頭,一心想找人通知家人她已經死了,趁早來替她收屍,但她卻不知道自己被丟在哪,只知道一睜眼自己就已經在商場附近徘迴,或許就在那附近。

她還說,她會死也算是意外,害死她的人不是故意的,沒想過吵個架會發生這種意外,或許是驚慌了才把屍體藏起來吧,要我們跟他家人說是意外就好。」

「是喔……」阿禮點頭,猜想小月只會幫他做到通報家人的部分,其他不會多嘴,畢竟要說明這些,要連帶解釋更多不可思議的事吧,小月總是討厭解釋那麼多。

隔天一早,小月跟阿禮來到商場再逛一次,途經整修即將完成的廣場,邊緣有幾個拱型水溝還未上蓋,阿禮視線閃過不遠處的水道,似乎發現了什麼而停下腳步。

「怎麼了?」

「那……那個是?」阿禮的食指很迅速的指向其中一個水溝又趕緊放下,小月沿著那個方向看過去,距離三到五公尺的拱型水溝蓋深處,有一團像頭髮的背影。

「就是這了吧。」小月毫無猶豫地心想,轉向阿禮點個頭,沒打算靠近確認什麼,畢竟那是警察的職責了。

阿禮看懂了小月的眼神,連忙找保全來一起報警。

至於後續的事,小月很少再管下去。

因為牽扯到活人的恩怨,比這些靈魂委託她的任務還難處理。

「這樣真的好嗎?」阿禮雖然習慣小月總是把關鍵任務做到就離場。

「我不能答應她每種要求,說好了只替她完成最重要的。」小月沒多解釋什麼,畢竟和那靈魂的對談,多半是靈魂最後對這人生的感慨閒聊。

某種程度上她看得很開,坦然接受自己已經只剩一抹靈魂遊蕩,其他恩怨也不再計較,最後的願望不過是讓家人能在她屍體尚且美麗的時候發現並帶回去,讓她死得其所,這樣便能安然期待下一次的人生從新開始。

廣場封鎖了幾天,新聞也播了幾天,但只有阿禮會看。

害死她的人是劈腿男友,爭論當中不慎將她推落整修中的溝渠裡,當場就嚇得逃走了,事後跟家屬哭著懺悔,阿禮並不會把這些紛紛擾擾的新聞告訴小月,因為她理解一件事的角度,總是跟活人的視角不同。

小月當然也會逛逛網站,不免看見所有人都在譴責這個男人,那時她心想:「死去的人都不計較了,活著的人們卻爭論不休,尤其是這些不相關的人……」

她也想站出來說死者早就瀟灑離去,你們何不瀟灑放下?

但她是不會說的,嚴格來說,她也覺得自己只是局外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