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番外篇 莫霓卡的過去(1) 覺醒

兇火蔓延,屍橫遍野。

與其說如同煉獄,倒不如說這裡就是人間煉獄。

「爸爸、媽媽,妳們在哪......」

有著如太陽般耀眼金髮的小女孩,獨步在屍體中,一路延伸過來的淚痕成了她走過的軌跡。

「快跑啊!不要過來!」

被十來隻巨魔人包圍的中年夫婦嘶聲力竭的大喊,比起生命即將殞落的恐懼,希望女兒平安無事的希望更加強烈。

「爸爸、媽媽!」

小女孩不顧父母的勸阻,奔向父母身旁。

無論如何,父母的身邊總是最能令人安心,這或許是孩子的天性吧。

「笨蛋!不是叫妳快點逃跑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被稱做媽媽的女人憤怒的斥責女兒,但眼神中卻毫無責備的意思,反而流露出關愛與不捨。

巨魔人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的廉價親子劇場。事實上,以他們的智商來說,大概看不懂正在演哪一齣戲碼吧。

其中一隻巨魔人對此感到不耐,他感覺到還有不少活生生的人類隱藏在屍體之中,他巴不得趕緊去將那些人類一一虐殺,以滿足他體內蠢蠢欲動的殺慾,對於眼前的親子劇場絲毫沒有興趣。

巨魔人舉起手上巨大的木棍,其餘巨魔人也跟著他舉起木棒,結束幾個人類的生命,對他們來說就像吃飯睡覺一樣,只是一種不需要任何理由的行為。

隨著木棍齊落,空氣劃破的聲音刺的女孩的耳朵很痛很痛,這股疼痛從耳朵竄入,恣意擾亂著她的身體,如電流般的刺麻感從內而外衝擊著她。

毫無節制的疼痛感讓女孩十分難受,過了一下子,女孩感到十分奇怪,身體本能告訴她這並不是預料中的疼痛感,雖然沒有被木棍打過,但絕對不是現在這樣的感覺。

身體的刺麻感持續了很久,女孩用盡全力抬起頭來,發現木棍只落下了三分之一的距離,並非停在空中,而是還在繼續落下,只是動作很慢很慢。

不只如此,眼前所有的景色都以前所未有的慢動作進行著。

惱人的刺麻感已經漸漸習慣,女孩發現自己似乎開始可以控制體內的電流。

用盡全身力氣,將體內的電流引導至雙手,沒有什麼原因,下意識的就這麼做了。

導引的途中,幾次電流失控的暴衝讓她接連哀號,好不容易感覺電流都被集中在雙掌,只差一步就能將它們排出體外。

就在這時候,電流再度失控,比先前任何一次失控都還嚴重,好不容易集中的電流瞬間竄回體內,好像有顆炸彈從體內爆炸那樣的感覺,是超出了女孩畢生所能想像的痛苦。

奇怪的是,那些電流不再刺激她的身體,雖然仍能感覺得到它們還在自己體內,但已經跟自己的身體和睦相處了,進一步說,是可以自由的控制它們。

再度看向快要將自己和爸媽砸成肉醬的木棍,心中突然萌生出一個念頭──

我只要輕輕一揮,就可以消滅這些怪物吧?

女孩在此之前的人生非常平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時幫忙媽媽處理家務,有時也會去田裡幫爸爸耕作,偶爾還會到森林中採集野菜水果,跟村裡的每個女孩都一樣,沒有絲毫特別之處。

雖然如此,但她現在就是認為自己可以輕鬆消滅這些怪物,不需要任何理由,這正是擁有力量之人的本能。

女孩雙手一閃,不費吹灰之力的奪下一根木棍,雖然木棍大到就算她用雙手也握不住,但拿在手上卻感受不到任何重量,意想之外的重量差讓女孩愣了一下;只是這一下對巨魔人來說,甚至不到0.001秒。

女孩掄起木棒揮了一圈,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地上,就算是在這煉獄般的場景中,女孩的動作還是非常可愛,畢竟女孩連螞蟻都沒有殺過,突然要她拿木棍攻擊巨魔人,的確有些強人所難。

突然間女孩的體感時間恢復正常,視野所見的萬物不再以慢動作行進,恢復成原本的速度,唯一不同的是,眼前的巨魔人已消失不見,剩下滿地的褐色肉渣及黑血,黑血甚至濺出至數十公尺外,不難想像巨魔人是被何等驚人的力量擊殺。

女孩的內心一陣惶恐,但也只持續了幾秒,拯救自己及父母脫離險境的喜悅硬是蓋過初次殺生的不安。

「爸爸、媽媽,我把怪物消滅了!我們安全了!」

女孩開心的轉過頭向父母邀功,臉上開心的表情,無論誰來看,都會給予「天使般的笑容」這樣的評價吧。

「媽…媽……?」

被稱作媽媽的婦女,頭顱已經缺了一半,僅存的下半顆頭顱如噴泉不斷噴灑著鮮血,鮮紅的血液濺滿女孩的臉龐,一旁的男子則是看傻了眼,被預想外的展開嚇得不知如何是好。

女孩看向手上的木棍,上頭除了黏著巨魔人那烏黑骯髒的屍體外,還黏了幾搓金髮。

那是,和女孩一模一樣的髮色。

女孩很快理解了這個事實。

「不是的…媽媽不是我殺的……」

女孩努力的組織語言,艱難的試圖解釋。

男子癱坐在地上,依舊不發一語,年紀越大,對於常規外的狀況就越難接受。

「媽媽、媽媽還有救的吧!」

女孩走上前去,跪在地上試圖抱起婦女的屍體。

啪!

女孩輕輕的出力摟著婦女的腰際,婦女的屍體瞬間傳出奇怪的聲音。

屍體的上半身輕而易舉的跟下半身分離了。

此時男子終於回過神來。

「怪物......怪物...」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怪物,我只是想救媽媽,想救大家啊……」

女孩向前爬行了一步。

「離我遠點、怪物!」

一顆小石頭自中年男子手上飛出,擊中了女孩額頭,但並未對女孩造成任何傷害,連一點擦傷都沒有。

「怪物......是指我嗎?我是爸爸媽媽的孩子啊......不是什麼怪物啊...」

女孩再度流下眼淚,以為得到了可以保護爸爸媽媽的力量,沒想到卻讓媽媽死在自己手上,這樣的事實對一個小女孩來說完全無法接受,比起剛才電流肆虐體內的刺麻感更加痛苦百萬倍。

「走開、走開......妳不是我們的孩子,妳不是!」

「我是啊...我是爸爸媽媽的孩子啊!」

「不是,妳是我們撿來的,我才沒有妳這種怪物般的孩子!」

「爸爸!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怪物!快滾!連自己母親妳都敢殺掉!我真後悔當初把你撿回來!」

從中年男人的瞳孔中所流露出的恐懼可以發現,他是真的將眼前這曾被他稱為「女兒」的女孩,看作一個怪物,隨手就能收割他們生命的怪物;但是妻子慘死的憤怒凌駕於這股恐懼之上。

女孩心中的某些地方崩塌了。

那是,曾經支撐起她的生命,最重要的地方,跟心靈支柱沒兩樣的地方。

女孩說不出半句話,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以往再熟悉不過的面孔,現在看起來竟是如此陌生。

在男子的眼中看來,女孩滿是鮮血的臉龐有如魔物般,不知何時會被殺死的恐懼蔓延全身,四肢止不住的顫抖。

原來,人類在面對未知的恐懼時,竟能如此失控,比起巨魔人這種有形的暴力,女孩這種無形的力量,更加讓他無法接受。

女孩憑著敏銳的本能,察覺到了這一點。

縱使無法接受,那又如何?

女孩看著自己的雙手,上頭的鮮血,也有媽媽的份吧?

是啊,媽媽是真的死在自己手上了,是不是故意的,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

看著眼前的男子,她知道,所謂的父女關係,已不復存在。

被遺棄了,赤裸裸的遺棄,不帶一絲不捨。

那女孩又有什麼立場來表達自己的不捨,以一個殺人兇手的立場?

只會再一次被嫌惡吧,那種椎心刺骨的痛,如果再來一次,絕對是無法忍受的。

女孩拖著沉重的步伐離開,手上依舊拿著那根木棍,至少上面還有著母親的一部分,這樣的想法,是多麼的天真,又多麼殘酷。

剛才看見女孩擊殺巨魔人的倖存村民,也都用看著怪物的眼神盯著她。

與此同時,他們也聽見了女孩不斷的呢喃。

「我是莫霓卡啊,是爸爸媽媽最愛的莫霓卡,是妳們的女兒,莫霓卡以後都會很聽話,不會再調皮了,為什麼不要我了......莫霓卡不是怪物啊......」

最終,女孩的背影消失在眾人眼前。

那一年,女孩剛滿七歲。

在她被人稱作「傳說中的勇者」,則是很久之後的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