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熊之勇者的初遇

這一晚英家老爺卻沒有因為舟車勞頓而先休息。反而趁著夜晚施展輕功,孤身直赴出事的大姑陷。

「先偵察再擬定對策,如果方便就先收拾掉!不然一個人要逃也容易。」

畢竟一般人對付妖怪難免有傷亡。自己先偵查清楚。即使還需要幫手,也知道要如何做戰術布置了。

這海島的夜裡總是有一種黏膩的溼氣壟罩。再加上植被茂密,往往隱藏有毒蛇蟲。在晚上的野外行動必須格外小心。但是英家老爺不但連火把、燈籠都不用。而且不走小徑,專找茂密的草叢鑽梭。卻不但沒有聲音、不見有晃動叢草、而且速度比一般人更迅速。

英家老爺心想:「漢人都會沿著既定的山路活動。要有魔物想突襲,肯定是埋伏在周遭。」

於是一邊注意四周比夜色更黑暗的陰影之下,雙腿捷步如飛卻可比快馬奔馳。出發向東,很快便經過一片桃樹林。

英家老爺:「這裡便是俗稱"桃澗堡"或"桃仔園"的樹林了吧。那再往前便是目的地。」

不多時前方卻出現了一塊往下方陷落近百呎的懸崖。在月光之下看去,崖下似乎是開闊的平地。

「這懸崖記得叫"大嵙崁"(讀音Tokoan)往下就是俗稱大姑陷(Tatoham)的區域了。那些魔物是在附近獵食嗎?」

想到這實在不敢大意。於是將自己的呼吸調節得均勻綿長,集中意志感受在身體中有一股溫暖清泉在流動。在東方的武學中,這股清泉也稱作"內氣"。是每個人體內都有的一股看不到、卻能感受的能量。可以通過複雜的呼吸、意志與肉體訓練後,操控這股能量。現在英家老爺潛運內息,卻是逐漸將自身的氣場減弱、減弱、再減弱……

直到氣息幾乎消失、和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自信即使有人站在身旁,也喊覺不到自己的溫度。於是趴在地上,手腳並用、伏圤前進。姿勢或許不雅,但隱匿性更高。奇的是、英家老爺施展開來,速度竟比的上一般人快跑前進。

沿著斷崖往南搜索不到小半個時程。便發現前方似乎有一對人伏低身形,在黑夜中小心地前進著。無聲無息地繞到下風處,避免被發現氣息之外。也讓微微的山風帶來更多對手的情報。

「微弱的呼吸聲有六人、淡淡的血腥味、酒味、以及長期和獵犬相處所沾上的野獸臭味……」

英家老爺斷定這群人並非漢人,而是附近部落中有經驗的獵人或戰士。在這裡埋伏的應是先遣的偵查隊,或者是先發的誘餌。後方應有帶著狗的隊伍等待支援。

這樣單看表象,難道這次的事件是部落進行所謂"出草"的舉動嗎?

沉思了一會,隨即打翻這個推論。

首先、出草雖然是部落的勇士、為了贏得身分地位或捍衛利益所進行的類似攻擊、掠奪的行為。但現在這時間根本沒有可能的出草對象。即使說是想向漢人村落發動攻擊。地點也太遠了。

其次、就算是部落出草,有必要將被害者咬到全身是傷口嗎?

想到這裡,連結今早知母六親自到郭家示警。英家老爺立刻明白:「這一次不只漢人,連番族部落都有受害者!這群獵人也在這裡等著要殲滅魔物。」

還要進一步猜想,卻發現月光裡有些許異樣黑點。依多年經驗,知道必是魔物偷襲。有信心隱身技巧沒被發現,敵人絕非針對自己而來。眼前番族戰士卻將注意力全放在地平面上,完全沒想到威脅竟是來自空中。

要提醒他們嗎?這樣一來可能連自己也成了魔物攻擊的目標。而且躲著不動的話,不就能看清魔物的樣子了嗎?

種種比較在心中一閃而逝!魔物從天而降的速度壓縮思考的時間、英家老爺於是隨著內心的本能動作。

「注意上面!」

英家老爺大聲提醒,也不管這些獵人是否聽懂。雙手猛然按地爆喝:「奇門土行借法、石彈沖天!」

奇門遁甲號稱由皇帝時期開始流傳,以奇、門、遁甲三大概念組成。英家老爺所師承的一脈,更進一步悟出能探知、控制"水、火、木、金、土"等號稱"五行"的五種能量的流動,進而借取力量的奇術。但到英家老爺這一代,只剩能控制大地地脈的"土行"法術。其他的都已失傳。

現在英家老爺驅動地脈之力,將大小如人頭的石塊拋向空中。居然在半空也撞上大小如人頭的……不對!居然是真的撞上了人頭!?

半空飄下來的,竟然是半腐敗的、帶著傷痕的人頭!

英家老爺立刻想起,之前的遇害者人頭都失蹤了。現在看來並非被人砍掉,而是自己飛走了。

前方番族戰士一看,也是驚駭莫名。一面拔出番刀自衛,一面大叫同伴支援。但一瞬間,約莫十數個飛人頭已殺到眼前。還張開已斷裂、黑血斑斑的利齒咬下。

「石彈、碎!」

再一次打出土石彈,卻蘊使法力在半空爆碎。一片碎石亂射也將眾飛行妖頭打的好不狼狽。但還是有三顆漏網之頭突圍殺到。

番族戰士迅速拔刀砍去。四人合力截下一顆頭,被亂刀砍中的妖頭立刻化為塵埃。這邊另一顆妖頭半空一翻,就要對著戰士後頸咬下!一道秉烈刀氣劃過!險險將之一刀二段。轉身一看,卻是英家老爺抽刀來救。但是……最後一個戰士卻來不及了。

突襲的妖頭狠狠咬斷那番族戰士的喉嚨。鮮血狂噴之際,英家老爺一刀砍掉了這飛妖頭。那戰士的同伴們也立刻上前檢查救助,但眼看已回天乏術。

天上卻怪叫連連!剛剛被亂石稍阻,現在妖頭重整態勢撲下。

忽然間簇箭破風齊射,一旁更響起呼喝聲與狗吠聲。是番族的援軍到了。原本這六名戰士就是擔任誘餌的先發斥候。現在敵人現身,主隊立刻展開攻擊。幾株火把一燃,隨即往飛妖頭的方向丟去。雖然沒有命中妖怪。但只要火光照到,羽箭便立刻集中射去。一轉眼近半飛頭已中箭湮滅。

英家老爺一柄鍛打剁刀長僅一尺三。雖說是短兵器,但利於防守全無破綻。被二顆飛妖頭顱圍攻也全然無懼。反而抓住機會一刀先削去其中一個的天靈蓋。同時一腳重重踏地:「奇門借法、石柱!」

憑空急速隆起的數根石柱,更立刻將幾個飛人頭下巴轟得粉碎。餘力更將妖怪也打飛天際。

一回頭、卻見一條白頭青蛇在月光下吐信!?

蛇首過處,剩餘的妖頭都被刺穿消滅。仔細一看,卻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手持一人半高的白鐵綠竹尖槍。一股身經百戰的氣勢,明顯是這群人的領隊。雖在黑夜中,英家老爺仍感覺到對方打量自己的目光似乎也有某種實質的力量。

在妖怪盡除之後,救人的反而成了被包圍的對象。

想起剛剛藉著火把驚鴻一瞥的印象,再加上這個地理位置。英家老爺於是說道:「庫嘎依皮酥。」(備註、原音為Kun   ga   lpyung   su)

這是阿泰雅族的語言,意思為"我是你們的朋友"。

英家老爺在這海島居住多年,對於島上各族的語言習俗都有涉獵。推測這一代區域,應該是屬於阿泰雅族的可能性最大。但阿泰雅族也分成好幾個語系,是否能被對方接受還很難說。

卻見這領隊叫手下點亮火把。一聽到對方說話,英家老爺立刻證實剛剛的推測無誤。立刻再用阿泰雅語說道:「拉瑪嘛庫嘎英家老爺。」

(備註、原音為"Lalu   ma   qu   ga   英家老爺"意為"我的名字是英家老爺"   。以後將做直譯。)

一邊收起武器一邊用阿泰雅說:「我是從海邊過來的漢人。請相信我是你的朋友,不是妖怪。」(阿泰雅語)

那領隊也用阿泰雅語回應:「海邊?是"郭樽"的戰士嗎?」(阿泰雅語)

知道郭光天?那事情就簡單了。英家老爺連忙回答道:「是的、我是郭樽請來收拾妖怪的戰士。」(阿泰雅語)

這時火光一亮,卻讓自認見多識廣的英家老爺也不由得一征。

原來這些本隊的獵人卻還分成二隊。一邊與原來的斥候一樣。是身穿阿泰雅族傳統白衣、外罩著紅色腹巾。有些人身上還戴著象徵獵人的豬牙或獸骨的飾品,也有些人牽著這海島土生的短毛鬣狗。

連著領隊在內卻有四人截然不同。皮膚和布料不但已先用爛泥沾過,完全遮去人的氣息與溫度。還特地用本地的樹葉植物點綴。這幾人身上還刺有帶著一股煞氣的紋身。

英家老爺知道阿泰雅的習俗。男子必須在打獵或戰場表現出色才能在額頭和下巴或手腳和胸前刺青。

成功獵頭多次的人將在部落中被稱為"熊之勇者"(ngarux   na   tayal)。但要能獵取十個人頭,才能在部落長老與親族面前,在胸前刺上左右對稱的胸紋。必須要獵二十個人頭,才能再有一對左右對稱的紋胸。最高的地位是左右有三對的紋胸。能做到人將被尊稱為"冰達辜佈曼(音、pintaqabongan或pintagaboan),是真正勇士的尊稱。

那領隊不但年紀輕輕便有三對紋胸,還在心口處刺上了象徵祖靈之眼的菱形紋。

英家老爺心中暗自警惕,這人絕非一般戰士身分。被稱為"蘿拉科"(讀音rpziq)的菱形紋飾,雖然廣泛被阿泰雅族用在織布服飾。但確實是代表著祖靈的眼睛,被紋在這獵人胸前必有特別用意。

「達吉斯、都奈!」(註:音為Dakis、Domay)

達吉斯、都奈手指自己報出姓名後下巴一揚,用阿泰雅語說道:「今晚不要你的人頭!回去告訴郭樽,我們不想"沒他巴計"。」(沒他巴計、原音為"mtbaziy")

這句話至為重要,一下沒聽清楚地英家老爺只好小心求證:「沒他巴計?」

達吉斯、都奈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不想鹽巴換鹿皮!」(阿泰雅語)

這下英家老爺確定是阿泰雅人所說的一種以物易物的買賣。心想:「郭光天這老朋友竟想用鹽巴去換鹿皮?算盤也打得太精了吧。不管了、今晚先這樣回去傳話就是。」

但才想開口,腳下忽然傳來一陣莫名感應。忙大喝一聲:「烏來!」(原音、ulai)

烏來是有毒或危險之意。達吉斯、都奈為首六個獵人一聽,立刻擺出架式。卻聽後方傳來慘叫!

一轉頭,後方站的較遠的一個獵人竟然一面掙扎,一面被抓上半空?仔細一看卻是幾顆人頭以草叢為掩護發動了奇襲。達吉斯、都奈想救,那獵人已在半空被分屍。

同時後方更傳來異聲!英家老爺忙搶了火把甩去,更是怵目驚心!

火光照映無數人頭遍及山野!正一個個、一小群一小群的往這邊殺過來。而四周草叢更發出鬼叫聲,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已被包圍!

這時左側傳來示警之聲,原來已有妖頭飛到近距離展開攻擊。除了那為首幾人之外,其餘獵人的武功明顯不足。達吉斯、都奈立刻撲上解圍。但右邊也傳來一聲慘叫,一名獵人不防之下,被偷襲的妖頭咬掉半顆頭顱。

「奇門借法、土牆!」

英家老爺重重踏地,法力到處,地面隆起一面一人半高,長逾十數尺的土牆。於是用阿泰雅語大喊:「到牆邊!大家撐住一段時間!」(阿泰雅語)

達吉斯、都奈也是身經百戰,立刻會意。喝斥手下聚集到牆邊時,第一波妖怪已經殺到。

「奇門借法、土牆!」

英家老爺再施法造牆。這第二面牆略為傾斜,與第一面牆成微妙的角度互搭。

英家老爺心想:「沒時間仔細規劃,能撐住就好。」

「奇門借法、土牆!」

又是一面牆隆起,角度更斜。但飛頭妖一時也無法衝破,阿泰雅戰士紛紛倚牆而戰。雖有掩護,卻仍寡不敵眾立有死傷。

英家老爺正要推起第四面牆時,二個飛妖頭已直殺過來。正想抽刀抵禦,一支白鐵尖竹槍卻先一步刺穿二顆頭顱。

達吉斯、都奈大吼:「快點!」(阿泰雅語)

此時同舟共濟,英家老爺也不多說,一面急忙施法搭牆。總算在搭到第八面牆時,蓋出了一棟歪七扭八、但能將妖怪隔絕在外的土堡。幾隻飛頭妖也被關在裡面,達吉斯、都奈槍出如電立時料理了。英家老爺沿牆連跑幾圈,用土行法術堵上了牆間隙縫。

內裡立時一片漆黑,達吉斯、都奈點起火把一看。包括為首四名戰士在內,阿泰雅戰士只有八人逃過此劫。英家老爺聽著外面一片鬼哭狼嚎的叫聲說道:「我們九個就這樣撐到早上吧,希望這些妖怪會怕太陽……」(阿泰雅語)

身邊一人忽然無力的坐下。卻是身上被咬傷多處,失血之下體力無以為繼。

英家老爺:「我來幫你吧。」(阿泰雅語)

說著拿出隨身的銀針,以針灸法替他止血,並伸掌抵著對方背後穴道,一股純正的內家真力便緩緩地傳了過去。

達吉斯、都奈看著這一幕若有所思。忽然、另一人發出了奇怪的叫聲。眾人望向出聲的同伴。只見他一面發出囈語似的呼聲,一面渾身不斷發抖。忽然雙眼翻白,直挺挺的站著一動也不動了。

英家老爺心想:「難道是驚嚇過度,昏倒了嗎?」

只見牠的同伴正要上前參扶。那人的脖子卻猛然斷落!不、是人頭猛力"扭斷"了自己的脖子!並迅速咬住了同伴的咽喉!

這人頭!竟脫離身體,浮在半空之中!成了妖怪之一!

英家老爺這下驚覺:「大家注意!被咬到的,就會轉變成妖怪!」(阿泰雅語)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