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3.種族x任務x曖昧的關係(?)

地點:黑館

時間:12:55p.m.

「還有什麼事麼?」冰炎不甚自在的問。

「…不…」雪燄轉身背向冰炎,「那我先進去了。」

說完,便推開房門走進房間再把門關上,三個動作一氣呵成,完全不給冰炎反應的時間。

「…搞什麼鬼…」等冰炎回過神來,眼前哪裡還看得見雪燄的身影?只剩下那扇以綠色漆成的門在和他乾瞪眼而已。

「莫名其妙。」繼續盯著門,門也不會變成那個冰炎所想的人,冰炎沒多做停留便離開黑館會回白園了。

*

地點:雪燄房間

時間:13:00p.m.

一把門關上,雪燄馬上聽到廚房傳來聲音,當下便冷著臉走進廚房。

「安地爾你個…」一邊走雪燄一邊吼,直到他看清廚房裡的人。

「…很好,扇董事也在啊…」雪燄勾起異常燦爛的笑容。

聽到聲音,兩人便立刻看向雪燄;而再看見雪燄臉上的笑容,正在打鬧的兩人馬上停下手邊的動作立正。可惜…即使停下了動作,安地爾此刻也只能眼睜睜看著雪燄燦笑著彈指,一把烈焰將視線之內所有的咖啡豆,燒到連一點灰都不剩。

「不!!泠墨你怎麼忍心!!」安地爾哭喪著臉大叫。

「我早告訴你我會燒了你的咖啡豆。」雪燄似笑非笑的說,望見拿起扇子偷笑的扇董事又道,「改日我再造訪無殿告知鏡董事和傘董事有關於妳的那些豐功偉績啊,扇、董、事、!」

聽到這句話,扇董事身形猛然一僵,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向雪燄。

「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雪燄走回客廳,將面具拿下放在桌上說。

「漾漾小朋友現在的種族是什麼?能操控哪些能力?」見雪燄認真起來,扇董事也不再不正經。

「這妳應該要問安地爾會更清楚吧?順便我也想知道。」雪燄看向端著一杯用來自異次元空間的咖啡豆泡的咖啡,從廚房裡走出來的安地爾。(一個句子某璿用了三個的(暈)

「這個嗎…。」安地爾將咖啡放在桌上,優雅(?)坐下後想了想。

「泠墨現在的這具身體本身是獸王族,所以能施放的是比炎更極致的燄;另外我值入過一點冰牙精靈的靈魂,所以除了焰還能施放雪;再加上泠墨本身主靈魂妖師的能力,也就是言靈…這些應該就是全部了。」安地爾說完又拿起咖啡。

「應該?」雪燄一邊記下安地爾所言一邊問。

手頓了頓,安地爾開口,「還有就是…操控陰影,也就是闇的能力和泠墨以前的操控水的能力。」

「漾漾小朋友能操控的能力好多啊。」扇董事唰的一聲打開扇子掩嘴偷笑,「不過原來會取名雪燄是這個原因啊,跟我家冰炎小朋友好像呢~」

「安地爾真沒取名天份。」雪燄不動聲色的把責任推給安地爾(雖然本來就是他的啦)。

「咳!」正在喝咖啡的安地爾聽到後猛然一嗆,「還多取了姓氏好麼!艾法利斯!」

「有差麼?別人叫我也是叫雪燄,可不是艾法利斯。」雪燄毫不留情的反駁。

「你也可以讓他們叫你艾法利斯啊!」安地爾放下咖啡高呼。

「才不要,這樣好麻煩。而且這四個字合在一起好文青,你是怎麼取的取成這樣?」雪燄露出嫌棄的表情批評道。

「又不是我取的…作者要這樣取我最好是有辦法說不啦…」受到嚴重打擊的安地爾低下頭喃喃自語。

「隨便誰取的,總之我是從你這聽到你把那四個字合在一起變成一個文青的姓。」雪燄聳肩,「所以我現在到底是什麼種族?」

「獸王混冰牙啦…」安地爾鬱悶的喝起咖啡。

「切…沒創意…」雪燄馬上評斷。

聞言,安地爾的臉更臭了。

「嘛嘛~那我先走啦~」扇董事霍地從椅子上站起來。

「慢走不送。」雪燄跟著站起來無力的說。

「漾漾小朋友居然不送我…」扇董事拿起扇子掩嘴作傷心狀,旋身消失。

「如果需要的話倒是可以送妳最後一程…」雪燄無言的對空氣回嘴,轉身洗澡去了。

地點:雪燄房間

時間:14:00p.m.

洗完澡後,雪燄邊綁頭髮邊走回客廳。

「你怎麼還在這裡!」不過當她看到客廳裡的人時便愣住了。

「泠墨穿這麼少會感冒啦!」安地爾看向只穿著短袖短褲的雪燄說。

安地爾起身朝雪燄走去,趁雪燄還沒反應過來時把人用公主抱抱起,再走進臥房把人放到床上,欺身壓上去。

「為了避免泠墨著涼,我就犧牲一下自己幫你暖床吧~」安地爾一笑,低頭就要吻上雪燄。

……不過有人的手更為快速的擋在中間了。

「…給我起來…」雪燄黑著臉說。

  「誒~泠墨好冷淡~」安地爾默默滾到一邊,「難道是性冷感?」

「...我等下還要去找班導拿選課單。」雪燄起身站在床邊斜眼瞪著躺在床上的安地爾,決定忽略剛剛聽到的貶意性的六個字,「拿完選課單還有任務要做,你要是沒事的話就可以先滾了。」

「那我等泠墨換好衣服再走~」安地爾在床上滾了一圈坐起來眼巴巴的望著雪燄說。

雪燄一個冷瞪,彈指後身上的短袖短褲自動換成長袖和牛仔褲,就連黑袍也穿上了。

「雖然是我的黑袍,穿在泠墨身上依然很合身呢~」安地爾擴大嘴角的笑容。

「閉嘴,要不是不想穿『學生制服』,你以為我會想穿『公會』派發給『你』的衣服?」說完,雪燄頭也不回的走回客廳,拿起方才放在桌上的面具戴上,離開。

地點:黑館

時間:14:20p.m.

走到一樓大廳,正在聊天的兩人馬上看向雪燄。準確的說,是一天使一精靈。

「雪燄要出門嗎?」賽塔問。

「是,我要去班導那裡拿選課單,之後還有任務。」雪燄輕輕點頭。

「選課單的話,剛剛我過來時有遇到烏鷲,他讓我轉交給你。」賽塔拿出選課單說。

「謝謝,也謝謝你們那時願意相信我   。」雪燄接過選課單,「另外,他們不在的時候還是叫我泠墨吧。」

「知道了,出門小心。」賽塔笑著跟雪燄揮手道別。

地點:公會

時間:14:25p.m.

離開黑館,雪燄踩著移動陣來到公會。雖然因為過去發生的事讓她極度厭惡公會,但想要在守世界生活除了自身能力的強弱,為了購買商店街貴到爆炸的爆符和水晶,錢也是很重要的。而守世界賺錢最快速的管道,就是接取公會任務。

雪燄隨便接了一個S級任務,低頭察看任務地點後正準備前往,隨即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

「學妹是要去做任務嗎?」夏碎的聲音在雪燄身後響起。

嘖,不然我接任務幹嘛?在心裡嘀咕道,雪燄轉身面向看不透內心所想的狐貍和站在狐貍身旁的半精靈。

「是的,有什麼事嗎?」雪燄說著提起手晃了晃手上的任務單。

「那學妹要和我們一起嗎?」夏碎笑,比了比雪燄拿著的單子。

「?」雪燄疑惑的拿起單子重新看了一遍,才發現這任務需要兩名黑袍和一名紫袍。

面具底下雪燄皺起眉頭看著任務單,雖然以她現在的實力,甩開巡司再獨自完成這個任務是沒問題的,不過已經被夏碎知道這任務需要兩名黑袍一名紫袍再拒絕並獨自完成的話,那夏碎回頭一定會讓千冬歲來調查自己,再解決掉千冬歲的護神的話,形蹤又更可疑了。

在心底嘆了口氣,雪燄無奈的開口,「行啊,走吧。」

地點:原世界

時間:14:40p.m.

來到任務地點,也就是原世界一所學校的舊校舍,校舍外觀破舊,看起來已有十年歷史,同時也看得出來有被大火燒過的痕跡。

看著包覆在校舍邊圍的鬼氣,雪燄毫不意外為何只是一個消滅鬼門的任務會動用到兩個黑袍和一個紫袍。

嘆了口氣,雪燄率先走進校舍。

憑借著濃厚的鬼氣,三人很快的找到了位在廁所的鬼門。在尋找鬼門的途中,雪燄殺了不少中低階鬼族,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就好像是在燒咖啡豆一樣。

「…學妹很常這樣燒鬼族嗎?」看著雪燄一路燒鬼族,夏碎微笑的嘴角有點僵硬。

「不…」我都直接把任務地點燒光。不過這種話當然是不能說出來的,雪燄一頓,又默默燒了一隻鬼族。

「不過學妹燒的很乾淨,燒的時候也沒有猶豫,是很習慣燒東西嗎…?」看著雪燄又燒光一隻鬼族,夏碎不禁有種其實鬼族很好燒的錯覺。

「……」要說習慣燒東西的話,倒不如說是一種…癖好…?每當覺得煩燥的時候就會一次性燒東西,不過要開口說是癖好…雪燄默默的點頭當作是默認夏碎說的話。

「不知道冰炎燒不燒的掉?」夏碎轉頭尋問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沒說話的冰炎。

「一般的炎燒不掉。」在冰炎開口之前雪燄略微轉頭說。

「…就算是燒的掉我也不會這樣燒。」冰炎滿臉黑線回答。

一次被兩個人反駁,夏碎無趣的聳聳肩。

視線轉回,雪燄燒掉最後一隻中階鬼族,面無表情的在離廁所門口十公尺處停下腳步。

「我們到了。」

2016/04/25    by璿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