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地底的墓穴(1)

      */

      在亞蘭納人生活的世界裡,阿特納爾是一座擁有自治權的龐大中立城市。它們獨立於亞蘭納五國之外,為聖路之地西方邊境的貿易點,主要致力於經濟與商貿發展。由於未受到五國聯盟的庇護,因此阿特納爾投入龐大的資金於武器和防禦之中,這是為了確保整個都市及人民能夠永久處於安然和平的狀態。

      市長米約曾經是富有手腕與管理能力的人才,同時在商會中擁有極高的領導能力。他靠著驚人的威望與聲勢在短時間內就被阿特納爾的士商階級推舉為市鎮中的代表人物,阿特納爾在米約的治理下曾一度有過空前的繁華。然而米約受到宮廷法師拉札莫斯的蠱惑,漸漸地失去明理的頭腦,成為一位猜忌眾人、不分是非的領導者。

      米約下令處死所有反對他執行政策的侍臣與官員,甚至於他那試著勸告自己的唯一兒子都難逃死厄。為了讓自己死後仍然保有奢華與富貴,米約完全聽從拉札莫斯的建議。他開始命令市民勞民傷財地建造龐大的地下陵墓供他死後長眠之用,現在他那不理智的想法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

      宮廷行政官藍道爾帶領著追隨他的戰士們群起反抗這位暴虐的領導者,政府的軍隊與反抗軍在阿特納爾市內進行激烈的交戰。

      趁著阿特納爾混亂之際,在黑暗深處的未知力量已悄悄地開始佈局。

      */

      阿特納爾近郊處為五國聯盟的邊防之地──山巖壁壘。

      滿頭白髮的神學士史特拉文以小快步走入壁壘之內,他低著頭默默的走著,臉上反光的眼鏡鏡片令他看起來有些陰沉。

      後面跟著一位光頭的壯漢康柏,他那光亮的腦袋右側有個刺青的圖騰。雖然面相兇惡粗獷,他卻是不折不扣的神械士,背後扛著一把大口徑的狙擊步槍。

      「阿特納爾……我不喜歡這座陰鬱的城市。」來自羅本沃倫的政戰官史特拉文語帶埋怨地說:「如果可以,我不會參與這份工作。」

      「是他們沒得選擇了。」康柏在後方回答:「顧問,對於控制恐怖行動的擴張您是最佳的人選。而我,則是最適合將那些不該存於世上的東西摧毀殆盡的人。」

      防守嚴實的壁壘指揮大廳中,已經有數人默默地在等待著。

      安全檢查點上的檢查專員正仔細的在兩人身上進行掃瞄。

      「謝謝顧問的配合,浪費了您數秒的時間,一切無異常,請進入。」檢查專員禮貌的鞠躬。

      兩人步伐未停直接穿越接待處來到大廳。接待處的守備員雖未阻攔,但兩人通過時仍以通信器向大廳的長官回報。

      大廳上穿著制服的官員們神情明顯的表現出憂慮,這些都是從五國聯盟派出的特殊作戰專家。

      身後背著銀色長劍且穿著白色修道服的維文.葛是來自瑪裘德羅聖殿的騎士,也是這次收復阿特納爾行動的特殊部隊指揮官之一。他代表眾人迎接史特拉文,兩人禮貌性的握手示意。

      見到指揮行動幹部到齊,七名指揮官之一的貝爾開始朗聲宣佈:「各位戰士們,請稍安勿躁。這陣子以來受到安茲羅瑟那些惡魔們的黑暗力量漸漸漫延到亞蘭納世界的影響,天空已經不如以往的明亮,連空氣中都飄來令人感到頭暈目眩又腐臭噁心的陰霾,天界的庇護力開始瓦解,相信這也是造成阿特納爾事件的主因。」貝爾拿著報告書繼續說:「我知道各位的通訊器已經接收來自我整理後的詳細任務簡報,五國聯盟派出的特殊部隊及七名領導者將徹底調查阿特納爾事件並且準備接收這個混亂不堪的地區,大家心中都已經有所評估,而我也為大家開通了自由在阿特納爾內出入的特殊權限。」

      「兄弟,可以直接出發了嗎?在你重覆朗誦著那些簡報上已經有的任務敘述時,我們寶貴的時間已經一去不復返。為了避免進度的落後,我們也該啟程了。」史特拉文環顧著四周,接著問:「艾列金.路易先生與普克中尉呢?」

      「兩位大人早已經在登機台等候了。」亞凱.沙凡斯說:「我們的部隊將搭乘飛鷹運輸機由空中直達暴亂的市區中央,直接攻破那個用人民屍骨建造而成的地下陵墓,這使得接收阿特納爾的工作將事半功倍。」

      這項任務由五國聯盟分配共三千五百名經過嚴格訓練的精英士兵並讓七人分別指揮各分隊,以求完美達成此次的任務。登機台上共有三十五艘飛鷹大型運輸機,五國聯盟將以最快的效率鎮壓並收復阿特納爾。

      一切準備就緒,運輸機升起的螺旋槳響聲劃破天空,陸陸續續朝著那逐漸被黑暗吞噬的未知城市前進。

      */

      位於阿特納爾城市地下設施所在地。這是個多功能性的設備區域,負責整個大城市的能源製造、環境調節、汙水及淨水設備、各種特殊的儲存裝置、以及通訊用的線路集中處等。雖然都是有了年代的陳舊設備,卻仍然是支撐阿特納爾整個城市的運作關鍵之一。

      聖殿騎士維文.葛從疼痛及血泊中緩緩轉醒,他發現自己倒臥在碎石殘片內,同時明白自己是由空中墜落至此的。在他強忍著身體如撕裂般的疼痛時,腦袋也回憶起事情發生的經過。那是在一天之前,於飛鷹運輸機內發生的意外……

      「各位戰犬們,請整理好自己的裝備,別到時候手忙腳亂。」維文對著近百名的士兵發表演說:「雖然我們是第一批出發的隊伍,但別以為我們先到就可以馬上行動,一切都要遵照我的指揮。為了亞蘭納聯盟的將來,任務一定要順利的完成。」

      飛鷹運輸機在此時突然產生激烈的晃動,在機上的士兵們都因震動而相互碰撞著。

      「機長,給我好好的駕駛。」維文拿起對講機大罵。

      「長、長官,喔不,長官我該對後方還在飛行的各分隊們發出警告,眼……眼前發生了難以置信的事。」

      此時飛鷹運輸機的晃動簡直像是要解體了似的,機上所有的人都沒有辦法在同一個地方保持平穩。

      「搞什麼?振作一點,我們連目的地可都還沒看見。」維文繼續朝著對講機大吼。

      「喔喔……喔!諸神保佑啊!」

      對講機的訊號中斷。

      防衛系統的電腦發出了警告:「遭遇未確認的異常能量,請確保身上的安全帶完全繫緊。」

      來自通訊器的訊號:「這裡是第十三分隊的指揮隊長,我看不見前方的隊伍了,黑色的旋流掩蓋住前方的動向,電腦的導航系統也出現錯誤,恐怕我們將要脫離部隊的航線。」

      來自通訊器的訊號:「搞什麼?趕快穿戴救生衣。」

      來自通訊器的訊號:「這裡是普克中尉,沒辦法繼續飛行了,想辦法降落。」

      來自通訊器的訊號:「……(無法明白的雜音)」

      來自通訊器的訊號:「我再說一次,機長,給我想辦法。難道你要一百人的性命都死在你手上嗎?」

      從通訊器陸續傳來的都是一些雜亂的訊息,此時已經沒辦法仔細的一一去聆聽。

      維文感受到一股前所未見的不明能量正向自己撲過來,只見眼前火花四起,士兵慘叫聲不斷,恐怕是連降落的準備工作都來不及了。

      維文及時的抽出背上的銀劍,運用聖系神力張開了自我保護的結界;但他在爆炸中沒辦法阻止自己的墜落,他的雙眼開始被黑色的氣流掩住,整個人像塊破布似的飄在高空中,沒有任何人可以拯救此時的他。

      維文嘗試再施展神術控制墜落的速度,雖然落下的速度確實明顯有減緩,但是身上的聖系神力卻急速流失,他的神智也開始模糊;直到墜落地面之前,他終於完全失去意識。

      回想起這一段來龍去脈,維文知道他命大倖存了下來,不過飛鷹運輸機上的士兵卻沒那麼幸運。黑暗的地下區域中他仍然看得見不少摔得不成人形的屍體零碎地散於四周圍,神的祈禱也挽不回這些可憐蟲的性命,維文垂下頭來悲傷地為他的弟兄們默哀。

      維文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起,他試圖打開通訊器確認其他人的情況,可是發話的地方卻嚴重損毀,現在的通訊器只能勉強接收別人發出的訊息。

      「茲茲茲茲──」通訊器發出電流般的聲音。

      逐漸有聲音傳遞過來,維文知道果然有其他分隊的士兵仍然存活著。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兄弟們,快後退。」傳來的是急促的叫喊聲。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電磁步槍的威力沒有太大的作用,嘗試使用注入神力彈頭的槍械來攻擊。」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開、開什麼玩笑,這是怪物。」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有沒有人可以說話?請確認現在的位置。」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他媽的,軍醫呢?我的兄弟斷了條胳膊。」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該死,別大吼大叫像個娘們,找個好時機快點離開。」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停止!別再移動了。」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快點,快離開這裡,你的位置在那裡?」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不,牠們這些傢伙竟然在啃食我兄弟的屍體。」

      來自通訊器接收的訊號:「教官沒教你們遇到安茲羅瑟人的處理方式嗎?該死的,就算你雙腿都斷了也要給我爬來這裡。」

      維文內心雖然對目前的遭遇明白了七八分,但是雙耳所聽到的這些不愉快的對話仍然無法讓他面對現實。他拖著傷體準備要離開這個幽暗的地底並找出回到平地上的路線。拉開厚重的鐵門,維文首先要了解他身處何地。房間裡面有部份還在運作的電腦,看著周遭的線路和器械設備,維文明白他正處於能量供應中心。電腦螢幕上顯示錯誤訊息:「由於來自市中心的異常能量超過設施能承受的負載,管控區域的系統已經停止運作。」之後維文打開備用的電力供應系統並嘗試從電腦螢幕上找到出口位置。

      */

      出口處為阿特納爾的電能供應廠,是電源儲存與備用電力的設施,裡面有和通訊塔聯繫的工具,但都遭到破壞。裸露的電線發出火光,損毀的器械變成了廢鐵。

      維文在這座工廠內沒有發現任何的活人,而且裡面幾乎都是人為刻意破壞的跡象,看來除了不讓阿特納爾有對外求援的機會之外,還有人想讓這座城市成為沒有能源供應的幽暗世界。是誰那麼做?

      跳動的螢幕上顯示最後一則阿特納爾的新聞:「反抗軍領袖藍道爾率領的叛軍已經攻入了市政大廳。宮廷顧問拉札莫斯則對此向市民表示叛軍的行動將會失敗,這些人正進行著無智又魯莽的行動。」

      維文在此處找到少許醫療設備,為自己做了簡單的治療措施。他到底是該慶幸自己修習的防護神力法術救了他一命,又或是因為好運而讓他茍活下來呢?維文自己也不明白這一點。

      來自通訊器的訊息:「這裡是普克中尉,收到此訊息的各分隊及小隊請至阿特納爾第三區會合,再重覆一遍……」

      由於工廠外部的大型閘門已經關閉,維文不得不來到控制室將它重新開啟。

      散落一地的文件上寫著感謝的訊息以及中央控制室的操作說明圖。

      「感謝來自五國聯盟之一,且以科技著稱的米夏王國提供高效率的處理系統並致贈於阿特納爾。」

      維文還沒走出工廠前就已經聞到來自外面空氣裡飄盪的濃厚腐臭味,這種味道從他以前還在修道院執行任務的時候就曾經聞過並有著非常熟悉且厭惡的感覺。維文明白這正是來自安茲羅瑟世界裡令人作嘔的空氣,也是從那群安茲羅瑟惡魔們身體所發出的惡臭。

      牆壁上滿佈著雜亂的血印以及髒話,還有讚美安茲羅瑟人的文字與對亞蘭納世界的詛咒等不堪入目的東西。

      「阿特納爾的墮落原因不只如此嗎?」維文喃喃自語。

      背後,三名外觀衣著像是在此處工作的工人們帶著殺氣,手持利刃與鈍器想要攻擊維文。

      看著他們的神態以及周身散發出的異樣氛圍,被五國聯盟所特別揀選的指揮官維文立刻瞭解到在他們身上所發生的奇怪狀況。

      「原來──安茲羅瑟的魔爪已經伸到亞蘭納的世界。看看這灰暗的天空、血色的濃霧,以及你們。」維文問:「捨棄亞蘭納人的身份,為了求長生、為了求不老,這就是你們的選擇。就那麼甘願跪於惡魔的腳踝前,侍奉那醜惡的主人?」

      「安茲羅瑟的勢力覆蓋整片區域,在生與死的抉擇中我們做出了明智的判斷。」帶頭的工人說:「不久黑暗也會籠罩整個亞蘭納世界,當天界的庇護消失時,就是亞蘭納人完全毀滅的末日。」

      「安茲羅瑟惡魔們的期望將不會如願。」維文手按著背後的劍柄。

      面目扭曲的工人們貪婪地舔著嘴角。「亞蘭納聯盟與安茲羅瑟人是勢不兩立,因此你沒有任何可以活命的機會,更何況你還受著傷。」

      維文的劍已經快速的揮落,身影與三人錯身而過。

      「那是當然的,因為我也不會放過亞蘭納的背叛者,以及你們那個投向惡魔勢力的市長。」維文表示:「即使我有傷在身也不會讓你們輕易的離開此處,所以別帶著那種一邊舔著嘴角一邊看著獵物的神情。」

      維文收劍轉身離開,遺下的只剩再也無法開口的三具皮囊。

      縱使成為了不老永生的惡魔僕從,但在訓練有素的維文以及他那受過聖水祈福的銀色長劍前卻仍是無用武之地,生命也走到了盡頭。

      來自通訊器的訊息:「該死的鬼地方!該怪那運輸機的高度不足而讓我順利降落逃過一劫嗎?留下來只是為了讓我看見另一個泥獄。」維文聽出這是來自史特拉文的聲音。

      來自通訊器的訊息:「閉嘴,你在抱怨高度不足以摔死你那老骨頭時,你有看見地上那如爛泥般的弟兄嗎?」這次是艾列金.路易的聲音。

      普克中尉:「回答我,史特拉文、艾列金,報告你們的位置。」

      史特拉文:「目前與我在一起的是戰士康柏,我們的跟班已經一個也不剩了,至於目前的位置我想──應該是阿特納爾的工業區吧?」

      艾列金:「這裡是艾列金,我們這剩餘的士兵數約七百五十二名含傷兵的數量,亞凱與貝爾兩人也在隊伍之中,目前位置在住宅一區靠近商業中心的地帶。」

      普克中尉:「還有呢?維文呢?在線上嗎?現在連定位系統都無法標示出你們的位置,簡訊也發不出去,所以請保持通話,好讓我還明白你們仍活在世界上。」

      維文想要回答,但是發話的地方已經毀壞,接著通訊到此又再度中斷。

      能源製造廠管理部為此區的檔案管理中心,同樣負責此區域的網路主控。維文在此尋找新的通訊工具,不過一無所獲,連修理的工具都沒有。

      這時,管理部網路電腦的螢幕上突然出現了史特拉文與康柏二人明顯的身影。

      「這是幹什麼?是拿著攝影機在拍我們嗎?」史特拉文對著鏡頭露出疑惑的神情。看起來有人正拿著攝影機拍著他們兩人,而且似乎不懷好意。史特拉文後方的康柏舉起他的步槍正對準攝影鏡頭,完全進入戒備的模樣。

      畫面突然轉到一名身穿紅袍、禿頭且帶著醜陋笑容的中年人。

      史特拉文:「喔!我看到你了,拉札莫斯。」

      此時變成了分割畫面,史特拉文和拉札莫斯的臉在畫面上分別為一左一右。

      「你明白你現在的狀況嗎?你們就像我的囊中物,史特拉文顧問。」拉札莫斯說。

      史特拉文搖著頭,一副回答著全世界最無聊的問題般。「非常的瞭解狀況,拉札莫斯法師。接著我要和你說,搞些小把戲是沒用的,之後阿特納爾將由五國聯盟來接管,我們不會放任這個地方成為非法的區域。」

      「你們說要接管?呵,看你們連腦袋都不清楚了。現在的你們就像在迷宮中四處碰撞的小蟲子,暈頭轉向什麼也做不了。」拉札莫斯露出尖齒笑著。

      「洗好脖子在原地等待吧!你們那個市長所修建的陵墓就是埋葬你的最好場所。」史特拉文以姆指對著頸部做出斷首的動作。

      康柏朝著攝影機射擊,畫面到此中斷。

      來自通訊器的訊息:「第三區的建築物開始生長許多像肉瘤般的生物,它們逐漸佔據這個區域的一部份,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現象。」

      亞凱以通訊器發出訊息:「各單位注意,那個區域即將變成安茲羅瑟人的巢穴,保持你們的專注力,然後小心別使通聯中斷……茲茲茲茲茲(訊號模糊)。」

      安茲羅瑟人,多麼令人厭惡的種族。

      維文十分明白這些惡魔的強大,因為他在很久之前曾親身體會過。

      想到這裡,他才覺得剛剛遇到的那三名瘋狂的工人力量太過薄弱,與他的所知大不相同。看情形他們只是惡魔的信奉者而並沒有真正的轉化成惡魔的僕從。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