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混合歌詞組合十題,下

6.Sometime   love   is   not   enough   to   deal   with   everything.

有時候廉價的愛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潮田渚被告白了,升上高中後潮田渚把頭髮剪短了,高中逐漸成長的身高,還有對人都是一樣那麼溫和,那個女生不會陷入呢?

      赤羽業聽聞後腦中閃過一千種整死那女人或是讓她在渚面前出糗的方式,當然他沒有做。

      潮田渚拒絕了,他說他目前還不想談戀愛,所以還是當朋友就好了。

      當他拒絕後,下一秒卻聽到另一個人的告白,不是給他的,是給赤羽業的。

      太過震驚所以連女生告白的內容都沒有聽清楚,但耳朵確實聽見了,赤羽業口中的話語。

      赤羽業有個在意的人,那一瞬間潮田渚似乎明白了,他從自己身邊贏走的東西。

      心臟啊,稍微有點痛。

7.You   are   the   best   mistake   I've   ever   made.

你是我最美好的錯誤一場。

      潮田渚和赤羽業是好友。

      從國中開始的交情即時到高中還是沒有變化。

      不,應該來說稍微起了變化,可惜變化太細微了,有些人甚至察覺不到。

      赤羽業被告白的隔天,潮田渚依舊和原來的樣子沒有不同。

      兩個人還是那樣的相處模式,兩人下意識地忽略彼此的某些事情。

      刻意的忽略,刻意的相處,所得到的是彼此距離越來越遠。

      甚至開始懷疑,彼此的相遇。

8.   Let   me   kiss   you   hard   in   the   pouring   rain,you   like   your   girls   insane.

  讓我在傾盆大雨之中與你激吻,我深知你喜歡這種不顧一切的狂熱。

Choose   your   last   words,this   is   the   last   time.

  准備好你最後的告別措詞,這將成為我們的最後一聚。

      高中畢業後隔天下起了傾盆大雨,潮田渚撐著傘,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雨感到一絲不安。

      結果直到畢業他依舊沒有和赤羽業說白了自己的心情,但就算說了相比他也只是覺得開玩笑吧!

      如果說玩笑就好,至少不用看到他厭惡的眼神。

      然而,潮田渚一抬頭,目光所及的是那個朝思暮想的人站在他面前,大雨落他身上,赤紅的頭髮被淋濕,金眸帶有笑意,嘴角上揚的弧度還是一樣。

      赤羽業說,我們來告別吧。

      潮田渚尚未反應過來赤羽業就將他拉到自己身邊,手扣住前者的後頸,沒有猶豫的親吻下去,而傘落在地上。

      比起親吻那更像是啃咬,如同野獸追尋本能般啃咬,沒有溫柔,混雜著雨水和被咬到出血的血液。

      直到兩人的氧氣逐漸被掠奪,赤羽業推開了潮田渚,彼此的唇都是不甘示弱反咬的痕跡。

      潮田渚看著赤羽業身後的烏雲透出一絲的光亮,雨停了,太陽出來了。

      潮田渚讀出了赤羽業最後的話。

      「再見。」

9.I   don't   know   how   to   be   something   you   miss  

Goodbye   my   almost   lover,Goodbye   my   hopeless   dreams.

再會,未滿的愛人。

再會,無望的夢境。

      潮田渚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自家的房間,窗外的陽光明媚,彷彿述說那場大雨僅是夢境而已。

      但他沒辦法忽視嘴唇上被啃咬的痕跡,扣住後頸的殘留的痕跡,以及被推開時心臟宛若被停止般。

      一切證明那不是夢。

      就算刻意忽略赤羽業接吻的原因,潮田渚的心裡還是有底。

      潮田渚從一開始就輸的徹底,早在那場戰鬥中輸掉了自己的心,赤羽業才是真正的贏家。

      他不想去思考拿著自己的心的赤羽業是以什麼心態來吻自己的。

      他躺回床上,不去想著這一切。

      陷入夢境,不願醒來。

10.Never   mind   I   w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終有溺水替滄海。

      多年後,潮田渚與茅野楓結婚,典禮的現場有著許久未見的中學同學,他們給予最美好的祝福,願這對新人白頭偕老。

      赤羽業也來了,潮田渚像個老朋友般與他交談,多少不免被赤羽業虧了幾句。

      他們心照不宣不過問那場如夢的大雨。

      赤羽業後來離開了典禮現場,而附近正好有一條河,他從口袋拿出了一盒東西。

      沒有猶豫地扔掉,伴隨著聲音落入河裡。

      沒有人會去挖掘,沒有會去發現的。

      或許潮田渚還愛著赤羽業,但最後他選擇了茅野楓。

      或許赤羽業還愛著潮田渚。

      最後呢?或許誰也不知道。

END.

後記:

我終於更玩了wwwww

拖好久wwww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