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菜:『這種穿越要人命啊!』

前菜:『這種穿越要人命啊!』

      當陽光又再度透過落地窗灑在房間裡的地毯上,獨自縮在床上的我抬頭才發現……

      「啊……天亮了。」將書籤夾好我闔上了手中的書--吾命騎士,我本來是想等最後一集看完就要躺下去睡得誰知道……又天亮了。

      不過沒關係,反正我熬夜看書早就不是一次兩次了,如果想睡覺就打電話去公司請個病假就可以睡到飽了。

      我才不是學生呢!我今年已經滿25歲了好嗎!我只是、只是比較童顏而已……誰!是誰說我矮的給我出來!

      雖然已經老大不小了(這是我媽講的),但是我的個性還是跟我的臉一樣很像小孩子,總是在看這些奇幻小說或是看卡通,不過也不會有人說我幼稚,因為跟我的臉很搭。

      我很喜歡我現在正在追的小說:吾命騎士,御我老師實在是太厲害了我真的超愛這本的啊!然而我現在已經追到第八集了,同時也是最後一集,嗚……看到完結就覺得好哀傷啊……

      啊!現在突然想到,我昨天下班一回到家就是縮在床上埋頭看書,然後就這樣持續到天亮,好像還沒洗澡的說,欸什麼叫做髒啊才不是呢我又不是故意不洗的!

      我跳下床,伸了個大懶腰,「喔我的天!腰都直不起來了……」太認真也是一種錯。

      然後拿著換洗衣褲走進浴室。

      「呼~舒服多了。」將毛巾掛在肩上,一邊擦拭著未乾的髮絲,坐在我柔軟的床鋪上,然後東摸西摸摸到我的手機之後撥了一通電話。「喂喂,是我,幫我請個病假,我今天頭暈,掰掰。」

      好孩子千萬不要模仿喔。(請無視這句#)

      我整個人呈現大字形的躺在雙人床上,糟糕……一放鬆沒事做就突然睏的要命……

      我闔上雙眼,在我失去意識之前似乎有個白影從我房裡的天花板穿過,雖然隔著眼皮但我感覺得到,不過我卻沒有睜開眼睛去看,原因是因為--我睡著了。

      啊啊,我家的冷氣什麼時候會有下往上送風了,不過挺涼了……不對,我身下是床啊怎麼會有風呢?還有,我不記得我有開冷氣啊?

      在種種奇怪的違和之下,我為了滿足好奇心而睜開了我的眼皮,睜開來之後我就後悔了。

      人為什麼要這麼賤啊啊啊啊啊--------!

      還有啊!為什麼我好好的躺在床上會變成飄在半空中呢------!

      「這裡是哪裡啊啊啊啊-------!」我可憐的生命就要終結了啊!不要啊!我的吾命騎士只看了一次啊!我還要再重看好幾次的我的媽啊--!

      就在我要把所有我知道或是我拜過的神明全都念出來的同時,『噗通』一聲的,我落地,喔不,是落水了,算了……總比我直接摔到地上粉身碎骨來的好,我該感謝上帝了。

      雖然重力加速度之下掉入水面打得我全身都好痛,但是我顧不了那麼多啊,現在我只想趕快游上水面免得我會被溺死啊我!

      雙手拚命的向上划,雙腳也不斷的踢著水,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的想回到水面,我的身體不動就是不動,似乎又有點向下沉的傾向……

      不要啊!媽咪啊!我還那麼年輕我還想嫁人的啊!先是差點摔死現在又要被溺死,那不乾脆讓我死個乾脆又迅速啊!嗚……這是何等的折磨。

      「唔!」糟糕,我的肺活量到極限了!這次就真的要跟大家說再見了嗎?這不是故事的開始而已嗎!

      我的意識逐漸的隨著自己的體溫淡去,在我已經無法在掙扎的時候,有人抓住了我的手,有些吃力的保留著一絲意識想看看那個救我的人長什麼樣子。

      沒辦法……我只知道對方的頭髮是銀白色的,衣服也是白的,我現在已經沒有力氣批評人了……

*    *    *

      到現在我的疑問還是沒有解開,為什麼我好端端的躺在床上睡覺會變成從天而降呢!光明神啊請你告訴我!啊對不起,有名詞亂入了--。

      「怎麼樣,醒了嗎?」好像有人在我旁邊嘀咕著。

      「還沒。」

      「寒冰也真是,居然親自跳下水救人。」

      嗯,我聽到了我很熟悉的名詞,我相信這一定也是我幻想夢境的其中一幕,只是沒有畫面只有聲音。

      「咳…咳咳!」突然我感覺到有種東西從我的內臟湧上來,難受的我頓時只能拚命的咳嗽,試圖將那股壓力咳出體外,已經咳到沒有東西可以咳了,我的身體還是一直咳,咳到我好像可以感覺到我的肝要被我咳出來了。

      好不容易終於停止咳嗽了,我緩緩的睜開沉重的眼皮,光線瞬間照入眼裡,讓我不由得瞇著眼,三個模糊的身影接近我。

      「你還好嗎?」一個溫和的聲音傳來,我終於能適應光線的睜開雙眼--我立馬又倒抽一口氣。

      我的光明神啊!為什麼吾命騎士裡的綠葉會在這裡啊!還有大地,跟暴風!我一定是作夢……不,我一定是死了才會看見他們三個,沒想到老天爺這麼疼我,在我死後讓我可以看一眼我心愛的騎士們。

      「看起來是嗆水嗆到癡呆了。」暴風突然舉起手,重重的朝我後背拍下去。

      「咳咳咳咳!」天殺的你當我是什麼啊!打那麼大力會死人的啦!

      「暴風!你太狠了啦!」一旁的綠葉順了順我的背說。

      「啊,抱歉抱歉。」

      這根本就是故意的!

      我送給他一個美麗的白眼。

      「你沒事吧?」好人綠葉擔心的問我。

      「沒事……」要死,剛剛那一下差點真的把我的肝給打出來。

      「我去告訴太陽。」說完,暴風就先行一步離開房間。

      我左看右看,這個房間很簡約,白色的床鋪和眼前一個木桌椅,旁邊還有一個衣櫥。話說我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難不成我像那些小說裡面的主角一樣穿越了?

      「請問……這裡是哪裡?」我問一旁的綠葉。

      「這裡是光明神殿。」

      ……很好,穿越確定,而且還是我最愛的吾命騎士裡。

      不要問我為什麼會這麼冷靜,因為我已經訝異到不知道該怎麼尖叫啊。

      我拉著棉被,低頭發現我身上的衣服不是我當初的衣服,是一件很大件襯衫,等等!我怎麼沒穿褲子!

      「請問,我的衣服呢?我身上的衣服是誰幫我換的?」這一定要好好問清楚啊!我還沒嫁人也沒有男朋友,被人看光光真的很想哭啊!

      「你的衣服都濕掉了所以拿去洗了,是寒冰幫你換的。」

      我的光明神啊!為什麼是寒冰!為什麼是男人幫我換啊!這裡難道沒女人了嗎!隨便路上抓一個女祭司來也好啊!啊嗚……媽,我嫁不出去了啦……

      「這、這位小姐,請、請問你、你是從哪裡來的?」當我在抱怨的時候,大地啟動官方模式開始結巴的跟我說話。

      「呃……我家。」

      「那你家在哪裡呢?」

      嗯……好問題,我該怎麼回答你啊!我總不能說我只是躺在床上睡我的大頭覺,結果一醒來就發現自己正在往下掉,然後還很衰的掉進水裡差點被溺死。說這些話鬼才會相信啊!

      「我家在……呃、在離這裡很遠很遠的地方。」一定沒有人會相信的。

      「多遠呢?」

      「不知道,我沒那麼閒去算那個,總之就是遠到沒有人知道。」絕對有人認為我在唬弄他們。

      「這樣啊。」綠葉點點頭。

      等等!你就這麼相信了嗎!不是通常會因為問不出個所以然然後把我丟出去或是關起來嗎?雖然我沒那種惡趣味想被關。

      此時,門外有人敲了門,走進來的是暴風……和太陽騎士!喔我真的是太好運了見到太陽騎士了!他的頭髮好漂亮,皮膚真的好白啊!各種羨慕嫉妒恨啊!

      「聽說有位不知名的少女在光明神調皮的作弄下不小心跌進了水池,經由寒冰兄弟英勇的解救下所幸無生命危險,讓太陽好生擔心,便在光明神輕柔的指引下來一探究竟。」太陽也啟動官方模式開始三句不離光明神的說話方式,還好我早就習慣了。

      「呃……我沒事,謝謝太陽騎士長的關心。」

      「這是太陽應盡的職責,居然會在光明神的照耀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巡邏小隊沒有立即下水救人實在怠慢,相信在光明神親切的說明下一定會有所改進。」

      「沒那麼嚴重,只是我自己落水而已。」拜託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用這種方式說話,我聽得好辛苦,雖然之前看的時候也這樣,但是用聽得更難解。

      「你叫做什麼名字?」暴風問。

      我一愣,數秒後開口說:「蘇詠綪。」

      我看見所有人有志一同的臉上帶著疑惑的表情看向我。也對,我的名字構造跟他們的名字構造有點差別,所以感到疑惑也是有道理的。

      「我叫做詠綪。」我隨手抓了一枝筆把我的名字寫在掌心然後向外攤開,他們湊近來看。

      「欸這個字叫做綪?不是清嗎?」綠葉看了之後立即向我發問。

      我點點頭,說:「很多人都會念錯的。」每次剛開學有新的老師時都要糾正他一次真的很累。

      不對啊!現在不是討論這個字怎麼念啊!現在應該是要好好的討論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對啊!

      「那現在她該怎麼辦?」暴風指著我,食指指尖在我眼前繞啊繞的害我看得頭都暈了。

      「她說她來自一個很遠很遠,遠到沒人知道的地方。」綠葉在一旁告訴他們剛剛我們聊的話。

      然而這句話換來的是暴風的白眼,看來他知道我在唬弄人,他說:「那你說你是怎麼來的?」

      穿越來的!

      雖然我很想這麼說,可是我覺得他們不會信我,「我是被強制帶過來的。」這種時候就是要發揮演技的時候了!(好孩子千萬不要模仿,姊姊有練過的。<#>)

      「啊?」在場的人異口同聲的發出疑問的單音節。

      「如果你真的是被強制帶過來的話……」暴風若有所思的扶著下頷喃喃自語。

      「你們能夠在這裡查到關於我的任何事嗎?你們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了,怎麼可能查的到。」我聳著肩,他們個個都低頭沉思著。

      「確實,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你的資料。」情報網最廣的暴風都找不到我的資料,我突然覺得有點悲哀……

      人家小說裡面那些主角穿越之後都是華麗麗閃亮亮的登場成為眾人的焦點,我一穿越卻是先飄在空中然後摔進水池然後現在是身無分文,嗚……我現在又覺得老天爺不疼我了……。

      「那、那麼詠綪,你、你是怎麼被、被強制帶來的?」終於找到機會可以開口問話的大地看著我。

      當大地這麼問之後,所有人的視線又再度投向我,看起來都很好奇我的事情。

      「被人打昏,醒來之後發現在關起來,好不容易逃了出來但是被發現所以被追殺,在終於甩到他們之際不小心跌進水裡,就這樣。」這種八點檔的劇情我看多了,真的是太肥皂,不過我還是只能用這種方式瞞過他們。

      太陽點點頭,然後視線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說:「詠綪小姐接下來的事情太陽會去尋求教皇陛下,一同商討一切事宜,這幾天就先暫時住下來吧,願光明神庇佑你不會再遭遇那些事。」

      我該慶幸太陽沒有瞎,不然他用感知就知道我在說謊……咦?太陽還沒瞎?現在才剛開始而已嗎?還是這根本不是照著劇本來的?

      「呃嗯……謝謝你。」語畢,太陽跟暴風走出了這個房間。

      「如果有事的話再叫我們吧。」綠葉說完,和大地兩人也走出去。

      我倒回床上,到現在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啊……突然穿越什麼的我一點都沒有心理準備,而且還是趁人家在睡覺的時候穿越,這怎麼想都是在捉弄我。

      不過既然都已經穿越到這裡來了,如果不好好享受一下到時候又突然回到原來的世界我會後悔到死的!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我立馬跳下床,啊對喔,我現在沒有穿褲子,得先找件褲子穿上,不知道這裡有沒有那種東西。

      伸手打開衣櫥,裡面剛好吊著一件衣服,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法師或祭司的服裝吧,就將就一下囉!

      換上祭司服,我悄悄的推開門走了出去,嘖,為什麼沒有附雙鞋子呢?還有這件衣服真的有夠長的,你看!都要拖地了!真是服務不周全啊!錯了,這裡不是飯店。

      不過也罷,光著腳丫走比較沒有聲音,很適合在光明神殿裡探險,只要不要被人抓到就好了吧。

      從牆角探出了頭,左看右看,很好!都沒有人!大辣辣的走了出去。

      「喂!前面的祭司!」我前腳才剛踏下去而已身後就傳來某個大嗓門的聲音。

      「是、是!」我回過頭,高大的男子走向我,他就是烈火,聲音大到把我嚇的差點仆街。

      「幫忙把這些東西拿到廚房裡。」邊說邊將一整籃水果放在我手上。

      靠,就不能輕一點嗎!而且上面滿滿的水果很重欸!

      「有什麼意見嗎?」烈火挑眉,相信我,我感覺到他有點在威脅我搖頭。

      我連忙搖搖首,說:「不!並沒有!我現在立刻送過去!」一手提著籃子,一手撩起快拖地的下襬,用跑百米的速度,跑啊--!

      終於……讓我找到廚房了……跑的我好累啊那個可惡的烈火,居然把我當送貨小弟。

      我轉身走進廚房,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白色的背影,銀白色的頭髮身穿著看似跟方才烈火一樣的聖騎士服,只是比較違和的地方是他綁在腰後的紅色蝴蝶結,他正將烤箱裡的烤盤給拿出來,轉身剛好看見我。

      我們兩個視線相對,我總覺得他好像在哪裡看過?我記得這裡是廚房……對了!廚房!所以他就是寒冰囉!

      「呃……烈火騎士長要我將這個拿過來。」將手中的水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辛苦了。」

      「不、哪裡……」

      「身體還好嗎?」

      「咦?」我疑惑的看向寒冰,他始終冷冰冰的看著我。

      我想起來了!聽綠葉他們說,把我救起來的好像是寒冰的樣子!還有幫我換衣服的也是他……

      「嗯,謝謝你救了我。」作人還是要有禮貌,我向他道謝。

      他沒有回答我,慢慢的走向我,圍裙上的紅色小碎花圖樣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

      「噗!」這個圍裙也太可愛了吧我的媽,害我不小心噗哧一笑的笑出來。

      抬眸望向我,寒冰應該是在疑惑著為什麼我在笑,他的眼神這樣告訴我的。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笑你的圍裙的!」啊!我幹嘛自打嘴巴啊我!

      可是他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毫不在意的低下頭洗水果。

      「我可以幫忙嗎?」反正我很閒,況且我現在如果不找事做我肚子會餓,順便幫寒冰做點心,做完再吃。

      「嗯。」

      看著一旁的寒冰,我也拿起水果像他一樣的沖洗著,這麼近看才發覺,寒冰的身高好高喔--。

      「你……今年幾歲。」他突然開口問道。

      「呃……25歲。」應該吧。

      他一臉難以置信的蹙緊眉心望著我,「……看起來不像。」

      「那你說我像幾歲?」

      「……15。」

      哪裡像15歲啊你這傢伙!我這是童顏童顏!雖然我的身高不高但是至少沒有像15歲那麼小好嗎!

      「才沒有!」我白了寒冰一眼,此時我看見水中自己的倒影。

      靠!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稚嫩?跟我原本長的不一樣啊!甚至比之前還要更年輕!這根本就是我國中時候的樣子嘛!我不會返老還童了吧?

      天殺的這麼什麼爛穿越啊--!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