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貳回、相識

   當唯一能依靠的哥哥死去的那一刻起,我便開始了行屍走肉的生活,不論是挨餓,或是被打得片體鱗傷…我都沒有感覺啊——!!!

   一直以來,被哥哥小心保護的我連一點輕微擦傷也沒有,沒想到,在哥哥死去沒多久,我就把哥哥當作寶貝愛惜的自己搞得如此狼狽,想一想,還真很可笑呢……

   哥哥,你說是不是…?

   「世上留著我,毫無用處。」紅腫的眼眸,再也流不出淚來,磨破皮的雙手在乾燥的沙土上來回撫平,底下埋的不是別的,正是哥哥冰冷的軀體。

   一句『對不起』無法挽回失去的一切,只能夠當作慰藉而已。人,最害怕的是孤獨,如今,我不僅是孤身隻影,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無法掌握,真的是——好沒用啊。

   遊走的期間,我沒有任何感覺,空洞的雙眼什麼也看不見,直到我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來到一個像是被世界遺棄的地方,遠望著四處堆積成山的垃圾,聞著屍臭和泥土交雜在一塊兒的味道,喪失所有的我不禁喃喃自語:「像我這樣的人,就該待在這樣的地方。」

   沒錯,這裡就是——流星街。

   嬰兒的哭泣聲不絕於耳,原來還有人比我更可憐,明明是個無辜的孩子,卻要遭受到如此的對待,人生真是不公平。

   「沒用的我,幫不上忙…」撫著小女嬰微微燒燙的額頭,我難過地垂下眼,因為那是個不爭的事實,「請原諒我。」

   “但願,妳能夠堅強下去,在這醜陋的世界拼了命地活下去。”

   此刻,喧雜聲從不遠處傳了過來,「喂!小鬼,你不知道這邊是我的地盤嗎?!」

   映照在地上的影子比我高壯好幾倍,從聲音判斷,年紀應該不小,大概是個中年男子吧。

   「又沒有寫著你的名字,怎麼證明是你的地盤?」

   從聲音聽起來似乎比方才的男人還小個幾歲。所以,那是在欺負弱小嗎?

   從堆滿在後面的垃圾開縫處探頭望去,正如剛才所言,一名有點年紀卻身材壯碩的男人一把推倒看起來才十幾出頭的男孩,「挺囂張的嘛?啊?」

   “我…該去幫他嗎?”

   就在內心掙扎的瞬間,腦海裡竟然浮現了挺身而出的哥哥死去時的模樣。不、不要!為什麼要救一直以來都是累贅的我?為什麼要帶著笑容死在我眼前?!因為不敢承認,讓哥哥扛起責任,因為我的懦弱,讓哥哥永遠消失,我不能再視而不見了……

   「看我怎麼修理你!喝啊——!」男人拿起一旁的木棍,朝男孩揮去,此時,鋁罐、鐵製品和其餘雜碎物〝霹靂啪啦——〞的聲音忽然響起,引起了在場每個人的注意。

   「哦?可愛的小妹妹,妳從哪跑來的啊?」男人猥瑣地笑了笑,一步一步走向我。

   腳是在…顫抖嗎?總是被護在後頭的我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這就是『畏懼』嗎?可是,我不會就這麼退縮。

   「以大欺小,不覺得可恥嗎…?」我鼓起勇氣往前站一步,儘管緊握拳頭,但仍然能感受到自己懼怕的程度。

   「哼,妳幾兩重啊,敢來教訓我!不知道我可是這的老大嗎?!」男人高舉起木棍,恐嚇著。

   “不要緊的!哥哥都能不畏怯死亡庇護我,留著同樣血液的我同樣也可以做到!”我回首向那名男孩說道:「你快走吧…!」

   「妳…」雜亂的黑髮遮住了他一部分的面容,從聲音聽來似乎是在擔憂著我。

   「沒事的…」我硬是扯出一個笑容,要他放心,“比起我這種早已殘破不堪的生命,他可是還有未來的啊…”

   「嗯。」他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漸漸在我的視野內消失。

   「想逞英雄啊?就憑妳這小不點…能幹什麼啊?」男人一把拎起如同螻蟻般弱小的我,「咳咳…放、放開!你這欺負弱小的傢伙……」眼簾前的一切是愈顯愈模糊,“……喘不過氣來。”

   反正我都喪失所有了,倘使神還嫌不夠,那我這條破命也一併收走吧。在乎的事物全消逝了,我又何必留戀這世界?

   “死了的話,請連同我的罪孽一併帶走……”

   「唔啊──!!!」淒厲的慘叫聲撼動著耳膜,“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再度恢復視野是被重重摔下去之時,那名男人倒在地,流淌的血液與泥濘混合在一塊兒,那個樣子令人不敢直視。

   「是你做的?」雙手撐起嚇得僵硬的身子,視線不自覺地轉向那名男孩。

   「啊,是我做的。」他擦了擦臉上汙穢的血跡。

   「為什麼?」我不能理解。

   「妳指什麼?」

   「為什麼要救我?明明可以就這麼逃走,為何還要回來救我?」

   「剛才妳不也救了我嗎?我只不過是還人情而已。」

   還人情……嗎?要是他沒來救我的話,我恐怕就死了吧?居然想用哥哥拼命保護的這條命來贖罪,這樣的我真是太差勁了。如果只是我這條賤命就這麼不了了之,也就算了,可如果是哥哥用自己的命努力守護的性命被我這麼糟蹋,那不就顯得哥哥的命毫無價值了?

   想到這些,眼眶熱了,鼻子酸了。我咬緊牙根想忍住,眼淚卻還是不爭氣的掉了下來,「謝謝你。」

   「……妳不必謝我。」

   當他正要轉身就走時,我不自覺抓住了他的衣角。

   「……那個,我叫若杏·亞洛祈思。」我鼓起勇氣扯開沙啞的喉嚨說道,「可以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嗎?」

   不得不說,我開始對孤單一人感到畏懼了。

   我一個人手無縛雞之力,要在這種環境下生活,比登天還難啊。光是食物問題就難倒我了,連肚子都填不飽的我肯定會先餓死在街頭,最慘的是,若是再發生剛才那種事,靠我自己根本無法解決……

   ——這是我此時唯一的想法。

   「我是庫洛洛·魯西魯。」

   夕陽餘暉映照著他帶點傷的臉龐,頓時,我只感受到我們之間的差距。

────────────────────────────────────────────────────────────

大家白色情人節快樂哦!!

看在我更正文的份上,就原諒我沒更賀文吧...

我過幾天來更新【獵人】櫌,因為兩篇是姐妹作會有衝突...(幸好【獵人】誓死不渝沒有衝突...

總之,我會盡量排出時間來更文的,畢竟現在已經國三要會考的年紀了。(國三的各位加油吧!

可能是太久沒更文,突然懷念起更文的感覺。

2016   /   03   /   14         By   冰洋藍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