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國慶】我的存在(台/灣中心)

   ——妳的存在是什麼?

   ——我是一個國家!

   ——可是又沒有人承認妳是國家,妳的存在又是為了什麼?

   ——這,我……我不知道……

   ※

   2012年10月10日,中/華/民/國101年國慶。

   總/統/府/前/廣/場。

   台/灣身穿著筆挺的深藍色軍裝,身旁是各政府機關的高官和正副總統,看著底下正行進著整齊劃一拋槍動作的三軍樂儀隊、三千位充滿活力的學生的國民健康操所排成的101字型、陣頭「梨子」領軍鼓陣和不遠處外觀看表演的群眾。

   今天是台/灣的生日,而她的人民正幫她慶生。

   即使他們不知道她的存在。

   等到典禮結束談話完畢離開時已經下午兩點了。

   她戴上了一幅無度數的黑框眼鏡,把黑棕色及腰的長髮綁成雙低馬尾後,混進了附近商圈的人群中。

   一路上許許多多的人和她擦身而過,有穿著情侶裝的,也有三五好友聚在一起的,也有獨自一人悠閒的慢步而行的。

   還有爸爸媽媽牽著小孩溫柔的和他們逛過一間又一間的玩具店的。

   台/灣微微一愣。

   家人嗎……她也曾經有過呢……

   她停下了腳步,站在一間飾品店前面,看著對街的那溫馨的一家子,其實也只不過是路上隨便都看得到的景色,她卻覺得很羨慕。

   「與我擦肩而過的都是我的人民,但是為什麼他們有家人我卻沒有?」

   ※

   「勇洙!就說寫字要好好寫,不要寫的歪七扭八的!字正心自正,大哥現在親自來教你啊魯!」

   「文字的起源是我斯密達~」

   「小菊不要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對灣灣毛手毛腳啊魯!」

   「在下會妥善處理。」

   「灣灣吃飯的時候不要再爬到桌子上了!會變成菜被吃掉的啊魯!」

   「桌子這麼高不爬上去哪吃的到啊!」

   「小香不要一個人到處亂跑!迷路了怎麼辦啊魯!」

   「可是灣姐姐就可以……」

   「什麼!灣灣你又偷溜出去啊魯!本田菊你還偷笑!任勇洙你也是啊魯!小澳撲克牌給我收起來啊魯!」

   他們五個小孩子看著氣到爆炸的大哥就不自覺的一起笑了出來。

   那個時候的他們,雖然有時候大哥會炸掉,但是最後總會是大家笑成一團。

   明明那時候還很快樂的……

   可是現在除了她的人民,還有誰會幫她慶生?

   那個小時候總是拉著她的衣角叫她灣姐姐的香/港不會。

   那個小時候總是和她拌嘴的韓/國不會。

   那個小時候總是對她溫柔微笑的日/本不會。

   那個小時候總是和她到處和別人打賭的澳/門不會。

   那個曾經教她寫新/港/文的荷/蘭不會。

   那個曾經送她番茄的西/班/牙不會。

  

   那個曾經向她第一個伸出援手的英/國不會。

   那個曾經對她說會永遠保護她的美/國不會。

   那個,一手拉拔她長大的中/國不會。

   他們都不會。

   只因為在他們眼裡,中/國永遠比台/灣重要。

   ※

   這是……發生什麼了?

   台/灣到現在還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她轉過頭看著旁邊那個正在想辦法把濕掉的T-shirt擰乾的少年。

   她記得她是在回家的路上被這個少年的果汁噴到,原本她以為對方道個歉就會離開了沒想到竟然死拉著她的手說要去附近衣服專賣店買新的衣服給做為賠禮,然後才走了沒多久之後就突然開始下大雨,他們只能趕快跑到附近公園裡的涼亭躲雨。

   說起來十月竟然還會下午後雷陣雨嗎?

   似乎是感覺到她的視線,少年轉過頭來,「啊對了,說起來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我叫安旭,啊對、對不起這樣是不是很像在搭訕啊我不是故意——」

   少年有些慌張的急著道歉,卻被一聲笑聲打斷了。

   「噗嗤!」台/灣突然笑了出來,「沒關係的,你要不要重新再自我介紹一次?」

   「喔好、好的。妳好,我叫安旭,今年十七歲,高二生,妳呢?」

   「你好,我叫王梅,請多指教。」

   「梅?梅花的梅嗎?」

   「沒錯唷!」

   安旭突然不說話了,他抬起頭看著涼亭外樹上的不知名花朵。

   雨依然滴滴答答的下著。

   「很棒的名字吧!梅花可是國花唷!」

   安旭露出了一個很淺很淺的微笑,說道:「是呢!真的是個很棒的名字呢!越冷越開花,不是嗎?」

   台/灣笑了笑,沒有說話。

   「中/華/民/國的國花真的很美吶!梅花的花語是高潔,堅忍不拔、愈冷愈開花的特性,象徵不屈不饒的民族性。」

   看著突然文藝起來的安旭,台/灣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啊,真的很喜歡台/灣喔!」

   台/灣愣了愣才回過神,對方說的應該是指這片土地而不是——等等!她就是這片土地,也就是台/灣的化身啊!

   她感覺到自己的臉有點發燙。

   「台/灣這個島嶼啊,雖然很小,但是風景卻美的很呢!廣闊的彰化花田、冉冉上升的平溪天燈、奧萬大的美麗楓葉、野柳的奇岩、一路蜿蜒的淡水河、小販叫賣著的士林夜市、五月雪般的油桐花祭、整片金黃稻穗等待收割的嘉南平原、鬼斧神工似的太魯閣、空氣清新的清境牧場、壯觀的鹽水蜂炮、歷史悠久的安平古堡、幽靜的阿里山、色彩斑斕的101煙火、無邊無際的花東縱谷……而且啊,住在這裡的人們也是一副很美的風景呢!總是一派樂天的性格,就算有颱風來也總是能很快的再站起來,不是有句話是這樣的嗎,『台灣人是不會相信不好的結果的!』」

   「正因為如此,我才會如此的喜歡這裡,才會寧可放下補習班的所有課程,也要來參加國慶大典。」

   「我最喜歡的台/灣的生日典禮,怎麼可以不來參加呢?」

   ”最可愛的灣灣的生日,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呢阿魯?”

   那一瞬間,王耀溫柔的聲音和安旭重合。

   雙手不禁抓緊了裙襬的布料,低下了頭,眼眶裡都是眼淚,她用很低的聲音說道:「謝謝你……」

   眼淚滴落在裙襬上,深色的水漬渲染開來。

   她是在犯什麼傻呢?說什麼只「剩下」她的人民,明明就是「還有」她的人民才對吧!

   明明就還有二千多萬個人在幫她慶生啊!

   即使當初那六個人已經回不到從前,但她還是擁有家人的不是嗎?在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民、愛著這片土地的所有人民通通都是她的家人啊!

   她是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希望結晶。

   「咦咦!妳怎麼哭了啊?是不是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對、對不起!」

   安旭手足無措的安慰著她。

   「不、不然這樣子好了!」安旭從隨身的書包裡拿出一個護身符,遞給了她,「這個給妳,這是我從大甲的媽祖廟求來的平安符喔!雖然不能代替濕掉的衣服,而且又把妳給弄哭了,但我想就用這個當做賠禮吧!大甲媽祖廟可是很靈驗的喔!」

   雨停了。

   她愣了愣,停止哭泣,緊握著那個紅色的平安符,點了點頭後隨即抬起頭來,雖然眼角還有淚,但還是露出一個最最最燦爛的笑容。

   「謝謝你!」

   只要你們願意相信,台/灣就會永遠存在。

   只要你們不會忘記,台/灣就會永遠存在。

   你們是如此的深愛著台/灣,就如同台/灣深愛著你們。

   我,台/灣,是為了你們而存在的。

---

中間某些詞語參考「台/灣/心/跳/聲」。

其實這篇文的重點是安旭說的關於補習班的那段話。(正色    (重點錯    國慶日還要去補習班的孩子真可憐

筆於2012   10/10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