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斬!】B_自殘未遂罪。

古野淡然地看著業,對於對方試圖使他產生憤怒情緒感到無趣。他向來對特定關鍵詞以外的話沒什麼反映,又或者說是聽不懂。

「業君什麼時候學會道聽塗說了?你的成績不錯我以為你會有常識,在十八歲以前都無法確診。並且,不負責任和衝動的行為是業君在做的事情吧。」

赤羽業一愣,隨即一笑道:「我是中三病喔。」

古野沉默了一下,似乎是不理解中三病這個新興名詞。他突然對業爽朗一笑:「業君還真有趣,我原本以為和傳聞說得一樣,是個沒創意的混蛋。我們當朋友吧!」

「什麼?」眾人傳出不小的呼聲。

業偏頭沉思一會,也爽朗地笑著答應了。

「那麼前面那隻章魚,請繼續上課。」當眾人回過神來,古野又回到原先遺世獨立的樣子了,業也是掛著吊兒郎當的笑容。

只有赤羽業才知道,方才古野以嘴型不著痕跡地說:『你是我見過最有人性的善良傢伙,很有趣。』

業在心底思考,依稀中曾經學過。反社會人格,一般而言十五歲開始出現症狀。這種人通常情感冷淡缺少變化,很少受外界因素感動產生表情,並且缺乏同情心,對周圍的人事物莫不關係,古野符合這項。

但是另外一個特徵是容易激怒發生衝動性行為。也許是他的惡作劇功力不夠深厚?最主要的表現核心是缺乏自我控制能力,有待觀察。

「搞什麼阿,不會又是像赤羽那樣的傢伙吧?」寺坂龍馬不屑地哼聲,業惡毒回道:「幸好不是像有些失敗後就頹喪到不敢再叫囂的人一樣。」

「你說什麼?想幹架嗎?」赤坂不悅地大喊。

古野偏頭看向赤坂說:「那位長相老成的同學,如果要打架就別只張嘴,雖然這裡是E班,但是正在上課中喔。」

寺坂的跟班村松拓也回頭不爽地說:「怎麼,E班又怎樣?所以到頭來你也是那些歧視我們的傢伙嘛!」

「各位同學!不要無視為師啊!」從方才就只能以觸手搥牆聲介入的黃色生物大喊,但班上的表情卻跟著村松的話語開始陰晴不定。

「嘛......畢竟是END之E班嘛,古野君會這麼說也是理所當然。」

「我們和業君不同,業君頭腦好,自然古野同學會喜歡他……」

諸類言論不斷發出,古野淡然說:「就是因為這種墮落的想法,所以你們才會在E班。」

「這麼說不盡然喔,古野同學。」殺老師開口了,他敞開觸手,對著古野說:「雖然不清楚古野同學來這裡的目的,但是墮落這個詞更適合套用在你身上喔!這些學生們或許頭腦沒那麼好,但其實不比前段班的糟糕,只是有很多因素……」

「貧窮?天資?運氣?這些都是藉口,世界上的富人、天才和運氣好爆的傢伙數量微少到可憐的地步,只是他們的媒體曝光率高了些,如果想以先天條件作為藉口,而不願傾盡所有的努力,到頭來也只是在花園裡轉圈的小笨熊。」古野和殺老師對視,模樣像是響尾蛇一般,讓人看起來有些毛骨悚然。

「你們的態度傷害了其餘全世界的普通中等學生。」古野移開目光看向全班,他靜靜下了結論。

「這裡可是椚丘學園,不要說得那麼容易!」

「既然沒有實力就不要扒著學校名頭不放。中學不是最終目標,以後的企業徵才看的是最高學歷及其他優勢,如果只是一所鄉下落後中學的學生,最後卻考上了東京大學,這樣的人才要是我也不會放過。從最深的地獄爬出來的傢伙,那才是真正成功的人。」

一時間沒有任何一人反駁,古野還是那張漠然的臉,最後是小渚打破沉默。

「優樹同學,不是所有人都自願來這所學校的。」小渚的表情有些悲涼,而古野皺眉,他說:「日本公民都是自由人,沒有人可以逼迫任何人做他們不願意做的事。」

「如果逼迫你的人是父母呢?」

古野沒說話,讓部分E班同學認為勝利了,殺老師原本正要開口對古野說些什麼,但再次地被搶先一步。

「我已經努力很久了……總有一天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小渚無法理解,他說:「優樹同學你遇到了什麼困難才到E班嗎?」

古野站起身來,離開了教室,順便揮開殺老師剛放在肩上的手,他像是電腦翻譯一般的音調說:「剛才下課鐘響了。」

***

「那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自顧自地說教。」寺坂砸嘴,渚沉默一會後說:「也許優樹同學家裡發生了什麼事。」

赤羽業只是自顧自地笑,但卻在腦海中不斷模擬各種情況,他直覺認為,古野不會像表面上看來一樣是灘死水。

整個E班陷入了議論紛紛的狀態,而殺老師在教師辦公室趴在桌上,對著烏間說:「那孩子怎麼了?沒其他資料了?忸啊!他肯定是缺乏為師的關愛,為師這就來,等等我古野同學!」

烏間來不及制止,只能放下手中的檔案。古野優樹有多次入院紀錄,被診斷出自殘行為,但思緒比常人還要更加清晰,總之是個讓人感到麻煩的學生,所以原先A班老師處以放任模式。

「跨國企業家父親和科學家母親所生下的基因資優孩子嗎?」烏間喃喃自語。

***

正當殺老師打算神不知鬼不覺地接近古野時,從縫隙中看見了亮光一閃,殺老師馬上以高速奪走古野手上的美工刀,這才看見他的左手密布痕跡。

「古野同學你在做什麼?」殺老師幾乎怒意滿漲,要是他沒有靈光一閃過來關愛,那古野這刀肯定劃了下去。

「我做錯事,該受懲罰。」古野面無表情地說:「你阻止我這一次,但是你不可能全天候地跟在我身邊,所以刀子還來,不然告你強盜罪。」

「為師絕對不允許學生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我又不是要自殺,我才不想死,我只是要懲罰自己而已。」

「古野同學又沒犯錯!自願到E班不是你的錯!」

看著眼前怒氣沖沖的章魚,古野輕笑一聲說:「錯就錯在,我今天亂說話,鼓動人心,忘記理事長的教育理念。雖然我憎惡這間中學但我不討厭這些傢伙。」

「這種贖罪心理是錯誤的!那樣的教育理念也是錯誤的!」

古野伸手環抱住殺老師,殺老師正想說:「想哭就哭吧,你壓力肯定很大,勇於投向為師的懷抱吧!」的時候,古野掐住了觸手,接著使力一拉,再扭轉。

「會痛啊!古野同……」

「你不是人類是怪物。」古野說。

「我相信你了。所以……你可以當我的老師。因為你不是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