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斬!】A _自殺未遂罪。

「為什麼,要這麼做?」

「淺野君,除了當金魚,我還有什麼價值活著?」

春末夏初,剛結束期中考。古野優樹以五張白卷結束他在3A的資優生生涯。此時此刻的他一臉漠然,卻又有些迷茫,第一次脫韁的馬,力氣一用盡就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古野手裡拿著轉班通知書,他驀然淡笑。「抱歉,淺野君,原本說要當你的後盾,結果臨陣脫逃了,就連幾乎萬能的理事長都放棄我了呢……」

「……還有機會的,不過既然你在這裡如此痛苦,那就離開吧。」容貌姣好的少年面無表情地說,而古野只是低頭看著腳尖,他抓緊手裡那張廉價影印紙。

「淺野君,已經夠了。我明白自己的極限在哪,我一向不適合在人群之中。」古野抬頭慘淡一笑。「連我都無視自己,又有誰幫得了我?」

「……你這個瘋子。」淺野只說得出這五個字,幾乎是硬從牙縫裡吐出的。

「如果我不是瘋子,恐怕當初淺野君看也不會看我一眼吧?再見了淺野君,我對不起你。」他揚手將那張通知書揉成一團,背著光走向大門口。今天的太陽有些太過刺眼,讓淺野覺得眼角不適。

「3E嗎……」古野淡然地看向鬱鬱蔥蔥的後山,他即將踏入被稱作地獄,從未碰觸的領域。

***

「暗……暗殺?你到底在說些什麼?」連敬語都沒用上,古野吃驚地看著手上的墨綠軟刀,眼前的未來體育老師皺眉看著他的生涯檔案。

「五張不及格,顯然刻意為之。若非國家機密保密程度還算高,我可能都要相信你是刻意介入的殺手。能解釋為什麼想來E班嗎?資優生。」

聽見最後三個字像是被針扎一樣,古野身軀一震,他反問:「對於生物演化沒有優勢突變貢獻,本質上我做人是失敗一半的,不想生育圈養幼體又是一樁罪惡。身而為人,我是失敗品。」

「你在說些……」

「只要唸好書就有機會出人頭地,太過規格式的人生壓迫感太沉重了,不過我只有唸書的才能備受矚目,如此一來,沒考好成績的我是個廢物。」

「這麼解釋可以嗎?烏間老師。請不要稱呼我為資優生,我不是天才,只是一個普通的後段班生,和這裡的所有人一樣。」

理解古野在說些什麼後,烏間回答:「那麼抱歉,你要失望了,這裡是暗殺教室,明年三月前,E班學生的任務就是暗殺你們的班導師。」

「別開玩笑了,唬人也該有個限……」古野目瞪口呆地看著突然出現的巨大黃色生物,黏呼呼的觸手提著大包小包,還落下兩碗杯麵在地上。

「就是這傢伙,它的存在請你務必保密。」

「開什麼玩笑……這傢伙是導師?」古野對於已經開始吃泡麵享受午休時間的巨大生物感到驚奇,更多的是挫折與憤怒。

「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連個像樣的老師也不配給,E班落後歸落後,總歸也是人啊!」

「忸啊!為師可是土生土長的地球生物啊!」巨大黃色章魚扭動他滑膩的觸手,讓古野起了雞皮疙瘩。

「我才不承認這種東西的存在!理事長怎麼會同意這種事!慢著,你這陸行性章魚想做什麼,給我放下,不要啊!」

「烏間老師我這就去上下午第一節,順便護理一下新同學。」一把捆起古野,巨大生物頭也不回地走向教室。

刺蝟頭的男人也對巨大生物莫可奈何,反正只要以不傷害學生為前提,他想怎麼做就隨他去吧。

***

「這位是新轉入E班的古野優樹同學,大家要好好相處喔!」

「陸行性章魚還不快放我下去!」想起什麼似的,古野從外套口袋抽出綠色刀子朝腰間刺下,觸手迅速收回,取而代之的是又有兩條架住肩膀的觸手。在古野再次發難前將他輕輕托下地面。

「跟大家自我介紹吧!古野同學。」

怎樣揮刀也砍不中章魚,氣喘吁吁的古野把刀收回口袋,接著風輕雲淡地說:「我叫古野優樹,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我可以叫你優樹嗎?古野同學。」前排的班長爽朗地笑著,與印象中陰沉灰暗的形象不同,古野不自在地點頭敷衍應聲。

「那麼古野同學就在後面找個空位置坐下吧!」

「請多指教,又或者是……好久不見。」揚著笑容的紅髮少年對著身旁座位的古野打聲招呼,金眸閃爍著不明的笑意。

「請多指教,業君。我記得我們沒見過面,除非你指得是排行榜。」古野側身看著眼前風聞毀譽參半的少年,和他截然不同,但此時同在這個最後的班級。

「好幾次差點以為會被追過去呢,怎麼會到這種地方?果然A班也不好過嗎?」赤羽業的笑聲聽在古野耳裡分外難堪。

「A班?古野同學是A班生?」前面的同儕紛紛回頭,騷動引起章魚的不滿,正要出聲,騷動隨即被古野的一句話平息。

「期中考榜尾是我。」古野不經意地說,好似沒什麼大不了。

「……」眾人頓時說不出話來。

倒是業燦爛地笑著說:「這我聽過,連理事長都親自約談了。優樹桑,交齊五張全部寫滿1的考卷。」

「……沒錯。」

「是因為什麼原因要特意到E班呢?」一人問。

古野深吸一口氣說:「陸行性章魚,繼續上課。」

「古野同學,其實為師也很好奇呢。」幾十雙眼珠子盯著古野看,他咂嘴道:「憑什麼我連這些都要說,純粹是不想唸書,討厭這所中學,憎惡大部分人類。」

「優樹同學和業同學一樣都很有個性呢……」潮田渚苦笑道。

「是嘛……聽說是生病了,看來是謠言。」幾乎就要惟恐天下不亂的業說。

「聽說是高功能反社會人格失常。被拋棄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