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ch.01 誰從天而降的小夥伴.⑴

等到她拖著大包小包外帶懷裡一隻貓衝到公司門口,外頭已經是大雨傾盆。水氣白霧成一片密密的簾,像是在阻止人跨越;說實話、要往這雨裡走還真的需要一點勇氣。

低頭看看被自己用很彆扭的姿勢挾著的小折疊傘,汪怡嫻默默猶豫了下,到底是該覺得這狀態開傘很困難呢、還是撐著它回家更困難……

好像是差不多的。

但現在這時間似乎也不容考慮更多了,不加緊點、末班電車就要開了,現在正值月底,可沒有額外的預算能讓她招計程車奢侈一把——

最終汪怡嫻還是選擇了撐傘闖入大雨裡。雖然那把中看不中用的傘要讓自己保住乾爽是不用想,但是選擇遮點重要部份還是可以的。

盡量靠在角落站著避免渾身的濕答答影響車廂內的其他人,汪怡嫻將外套拉鍊拉下了些,裡頭竄出的聲響讓她嚇得趕緊又把拉鍊給拉回去。

好吧、其實仔細想想自己也沒什麼好心虛的,不過是外套裡藏了隻貓嘛……都已經帶著這貓上整天班了,再說寵物如果放在籠子是可以搭電車的啊!

不過是籠子剛好壞了又碰到在下大雨,才只好先塞外套裡——不然,要她用塑膠袋裝嗎?

懷裡掙扎的動作提醒了汪怡嫻趕緊打消這個考慮,也順帶結束自己腦袋裡的自問自答。

隨著幾個大站過去,車廂裡的人漸漸少了,外頭的雨勢也小了不少,讓她在從車站走回家的這段路裡就算是不撐傘也還可以保持半個人樣,至於稍早被大雨打得亂七八糟的那半個就隨它去好了。

總算回到住處,汪怡嫻放下手裡的東西,有種終於啊的輕鬆感;不只她,有個傢伙比她更等不及,外套的拉練才拉開沒多少,一團毛絨卯足了勁擠出來,蹭的一下就跑不見影。

——憋壞了。畢竟是被悶在裡頭那麼久,一朝得到自由,是她也會想狂奔。

感覺再也沒力氣去提堆在門邊的東西,汪怡嫻索性拖呀拖的把那堆東西給扯到櫃子旁排排放,說起來這大部分都是跑不見影的那位小祖宗要用的,但看看這齊全性,忽然有一種「人不如貓」的淒涼感是怎麼回事……

想想也是,雖然牠之前是隻流浪貓,卻很幸運被認養起來,還有了一整套專屬的生活用品,吃的穿的通通都包齊全了,還有一張某某動物會館專用儲值卡,她看過電視廣告、一點都不輸人住的五星飯店。

——套句近來常見網路用語就是走一個高大上路線;縱使之前顛沛流離,但現在一切都好了……

其實,她挺羨慕牠的,就算現在牠被流放到她這兒來。

關於貓的來源,得從上個禮拜講起了。

汪怡嫻是間中小企業社的員工,職稱叫做總務經理,從名片看好像還滿有些什麼,實際上就是個包山包海的——小雜工。

因為這是個家族企業,掛經理職稱的人是手隨便撈都可以抓一把,她雖然也叫經理,但人家的燙金著重在經理,她的著重在總務:總管一切事務的意思。

上個禮拜,她正在盤點倉庫庫存。其實這不是她的工作,只是原本的倉管小姐生小孩去,公司不想多請人也不想找短期代理,結果就這麼推著推著推到她的頭上。

頂著上司「關切」的目光,那時她就沒那個勇氣開口拒絕,最後只好接下來。接下來這幾天她就是頂著一頭一臉灰埋在這不知道多久沒人理會的倉庫,就為了老總一句「好像該盤點一下了」……

感慨完畢,汪怡嫻還是認命地戴回口罩,繼續努力拿冊子核對;就在自己被那些數字英文組成的各種型號代碼與天書一般的庫存登記搞得頭昏腦脹快崩潰的時候,擴音喇叭忽然響起了找她到辦公室的廣播,她一進去,還沒點驚嘆號就先迎頭被砸了個新任務來。

「汪包包,我今天領養了一隻貓,需要什麼妳去幫我買回來!」

說話的人聲音甜美清脆,可是這內容……真心讓人甜不起來;汪怡嫻抬頭對上張人如其聲的漂亮臉蛋,她叫做徐真臻,是老董最小又是獨一個的寶貝女兒,掛名董事長特助,平常神龍不見尾,除非有事要找人替她代勞,就像是現在。

能拒絕嗎?還有她明明有名字,為什麼要亂喊她什麼汪包包!汪怡嫻嘴唇動了動、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提醒一下徐特助小姐:「可是我在上班……」

她又不是老闆的誰,哪能愛幹嘛就幹嘛的。

「算妳出公差啦!快點,我在這邊等妳,別太晚喔,我三點還要跟人家喝下午茶。」明明她說的是正當事實,但正當這玩意有時候是建立在別人標準值上的,三兩句話,就決定一切。

她也沒養過貓,怎麼知道養貓需要什麼?

只是這點從不在徐大小姐考量範圍內的,領著一個小時的公差批准,汪怡嫻直衝最近的一間連鎖寵物用品店,最後在店員的專業或者該說推銷下,提了一堆大包小包回來;很有眼色地主動將東西通通放進後車廂擺好,看著徐真臻的白色Benz呼嘯而去,她才慢半拍的想起來買這些的錢好像是她先墊的。

小心地去電詢問了下徐大小姐後得到她一句「拿去找出納報帳」的回應,汪怡嫻捏著收據,想想之前請款的各種心酸血淚,是否該換個主題,先想想剩下的錢夠不夠她撐到下次發薪——

沒想到這收據一遞,沒兩三分鐘出納小姐立刻把簽收單還有錢都準備好好要她簽名,如此高的效率,都把她給愣住了,還是人家再三呼喚才回的神。

默默簽了單、拿了錢,汪怡嫻不禁感慨:她上個月請領到現在還沒發的代墊費怎麼就沒有這種待遇……

更感慨的是幾天後,正確說法就是今天,徐真臻小姐旋風似地來到公司,當所有人都還沒能來得及驚訝這假日時間又是一大早居然能看到她出沒,又是一通廣播把依然在倉庫奮鬥的汪怡嫻叫進辦公室,新任務又來了。

「這傢伙每天在家裡亂抓我的真皮沙發跟包包快煩死了!汪包包妳拿回去替我照顧好!費用我出!」

徐真臻一連三個果斷的驚嘆句,連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一個彈指,跟著徐真臻來的司機立刻從車上抱了一堆東西就往她手裡堆過來;等到回神,汪怡嫻就看見那堆她幾天前跑去買的大包小包幾乎紋風不動地出現在她面前,而在它們的最上頭,有個粉紅色的塑膠小籠。

雖然堆了一堆東西極度妨礙視線,但這不影響汪怡嫻看到那只粉紅小籠裡顯得非常憋屈的身影,很明顯,這是個完全尺寸不合的籠子。

「汪包包我跟妳說,這東西要給我照顧好了,月底我社團例會大家還要帶去作領養後續採訪的,不要害我丟臉了。」

頤指氣使,說的就是徐真臻現在這模樣。聽著她一點都沒想過問別人意見就直接決定的吩咐,汪怡嫻瞪大了眼睛,理智判斷她現在應該立刻提出嚴正的抗議,什麼跟什麼莫名其妙就要人幫她養貓?

正常來說應該是這樣,可自己嘴皮動了半天,就是吐不出半個帶拒絕含意的字,錯過黃金期,徐真臻又塞來一張據說是她們社團為這次活動團購的動物會館儲值卡接著翩然離去,她就只能抱著那堆東西,跟籠子裡的貓大眼瞪小眼。

「喵?」喵。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