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2醉意。

        呀呼,實在太痛快了,大學畢業到今天為止,她一次也沒有喝醉過。

        畢業後沒多久就發現懷孕了,為了小寶寶不能喝;小寶寶出生後,為了照顧寶寶也不能喝。

        至於和柴序明結婚後呢……

        呃,要照顧的人反而多了一個,更是沒得喝。

        她的青春年華不知不覺溜走了十個年頭那麼長,第一次醉到不能自己耶!跟姊妹淘們一塊爛醉的感覺真的好幸福啊!

        只可惜,她骨子裡終究沒有半點放浪形骸的因子,縱然是和難得相聚的老朋友把酒談心,卻還是堅持晚上十點半就告辭回家去。

        打開家門時,牆上的分針剛好落在十一點整。

        布霓緩緩彎下腰,脫掉鞋子,扶著牆壁努力在黑暗中安靜的移動。客廳裡靜悄悄的,書房裡倒是還有微弱的光線。

        她躡手躡腳的穿過走廊,經過書房時,房門突然打開──

        啊,嚇死了。

        她頭昏眼花的後退,突然有一隻手掌擭住她的臂膀,低頭一看,又是柴序明。是啊,當然是他,她身邊還能有誰?

        「妳還好嗎?」

        「我還好,放開我……」

        嘖,開什麼玩笑。

        柴序明湊到她跟前,吸吸鼻子,聞到一陣濃濃的酒氣。

        看樣子喝了不少啊!在他印象中,布霓根本不會喝酒。想不到離婚後的第一個週末,突然決定來一場大解放是嗎?

        根本用不著多問,他光用膝蓋想也猜得到發生什麼事。今晚肯定是一票姊姊妹妹聚在一起,邊喝酒邊數落他,很痛快的罵了他一整晚是吧!

        「玩的開心嗎?」

        「很開心。」

        「我幫妳泡杯蜂蜜水怎麼樣?聽說能解酒。」

        「你不必對我好,我們已經離婚了。」布霓醉醺醺地揮著手。

        「欸,話怎麼能這麼說呢?」

        柴序明笑咪咪的捏捏她的臉,看來她一點覺悟也沒有,想擺脫他可沒那麼容易。「離婚了才更應該當好朋友不是嗎?小穎一定會希望這樣啊,喂喂,妳別反抗,會摔傷的……」

        連站都站不穩,竟還妄想掙脫?笑死人了。

        柴序明自作主張地從她身後環住她,托著她的手臂,硬是扶她回房。布霓扭動著身體想掙扎,他只好低聲提醒她:「小穎睡著了,噓──」

        布霓這才安靜下來。

        走進臥室裡,布霓忽然用手肘頂開他,飛快往浴室裡衝,不久,嘔吐聲伴隨著馬桶的沖水聲響起。

        柴序明趕緊回頭去廚房泡蜂蜜水,結果光是找蜂蜜就找了將近十分鐘,等他再度回到房間,浴室裡換成了嘩啦嘩啦的水聲。

        八成是在洗澡吧!

        柴序明非常有耐性的端著蜂蜜水,站在床邊等她。過了一會兒,換上睡袍的布霓搖搖晃晃的從浴室裡出來,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走向床鋪,軟綿綿的滑進被窩裡躺下。

        「嘿,布兒,起來喝一點再睡。」他搖晃她肩膀。

        「不想喝。」

        「妳剛吐過,嘴巴裡有酸味。」

        「我刷過牙了。」

        「三口就好,等妳喝完我就不煩妳了。」他哄著她。

        布霓終於不情願地翻身坐起,認命的接過水杯,輕輕啜著一口、兩口、三口,然後把杯子推還給他,翻身軟倒在床上。

        約定了三口,真的就只喝三口耶,怎麼跟小朋友一樣可愛?

        柴序明頓時感到哭笑不得。

        「喂,妳……」

        「請你出去。」

        「好吧,妳先睡,我會出去的。」等她睡著了,確定沒事了,他就走。

        布霓不耐煩地發出一陣模糊的咕噥聲,接著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睜開眼睛回眸瞪他一眼。

        「明天星期天,你有空吧?得整理一下房子。」

        他的衣服還掛在主臥室的衣櫃裡,應該要搬出來了。她也要把她放在書房和客廳裡的私人物品收到屬於她的地方。

        柴序明嘆了口氣,沒好氣回她:「我知道。」

        他們已經正式離婚分房了,該做什麼他都知道。

        「那就好。」她沒別的想說了。

        布霓重新將臉頰埋進枕頭裡,閉上眼,她快睡著了……可惜有一隻厚實的大手忽然落在她頭髮上,輕輕撫摸她的後腦。

        嘖,怎麼還不走啊……

        布霓逼著自己鬆開眉心別理會。

        或許,她應該更強硬的出聲制止他?他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這個人沒有碰觸她頭髮的權力……要記住,柴序明已經不是她的男人,她也不再屬於他了……千萬……不要……屈服於這種短暫的溫柔!布霓!不要依戀他!

        她迷迷糊糊地警告自己,眼皮卻不由自主的越來越沉、越來越重……最後,酒意戰勝一切,她沉沉跌入夢鄉。

        規律的鼻音溫柔的響起,柴序明確定她真的睡著了,便起身將蜂蜜水收到廚房去,再從冰箱裡拿了罐啤酒,邊喝邊走回她身邊,坐在地板上,看著她的睡相。

        瞧瞧她,整張臉紅通通的,不會喝還硬喝,真是……

        啊,對了,她喝醉的樣子,應該拍一張紀念才對。柴序明摸著下巴這麼一想,連忙從牛仔褲的口袋裡摸出手機,調整到相機模式,對著布兒醉眼惺忪的模樣按下快門。

        好可愛喔~

        睫毛好長好長,濕濕的貼著下眼皮,是因為剛洗過澡,還是剛剛哭過的關係嗎?

        啊啊啊,小嘴巴紅灩灩的張開,口水都滴下來了,真想咬一口。

        柴序明忍笑收起手機,忍不住伸手輕揉她的頭髮。

        「這樣過癮了嗎?」

        好嘛,對不起啦!

        他很想乾脆在她面前跪下來,直接向她俯首道歉。

        很可惜,布兒不是個容易打發的女人。

        他一直都有點搞不太清楚狀況,自己到底是那一點逼到她非離婚不可,畢竟,他可是三天兩頭都在惹她生氣啊,她不是早習慣了嗎?

        所以自己究竟是按到那一個開關,讓她非得這麼做不可呢?

        不懂。

        完全不懂。

        再說了,無論是結婚證書或離婚證書,在他眼裡都只是一張紙罷了。他搞不懂布兒怎麼會天真的以為,光憑一張紙就能結束他們之間的關係呢?

        根本是不可能的啊。

        只有一點他非常肯定──

        要是搞不懂為什麼要道歉,就直接跑到布兒面前低頭認錯,這女人是不可能買帳的。她也不會老實承認他們婚姻裡真正的癥結所在,越重要的部份她越難啟齒,這才是真正棘手的地方。

        柴序明默默看著布霓熟睡的模樣,拿著啤酒的右手,不知不覺垂下來。

        不行了,他還想再拍一張。

        布兒流口水的樣子好好笑,一定要留證據。

        他放下啤酒,再度拿出手機,刷刷刷的連續用三種不同的角度紀錄。

        等以後他們和好了,他再找機會拿給她看,到時候她應該會又笑又罵的捶他一頓吧?

        她那麼瘦,小小的拳頭打在他胸膛上好好玩。最妙的是她自己一點都不覺得好笑,那種認真的模樣才是最可愛的。

        哈哈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