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1新生。

        柴序明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之一。

        他並不是作風高調的學生,成績也普普,和布霓雖然同屆,但其實他曾被其他大學退學,服完兵役後才又重考回學校,年紀長了布霓足足五歲。

        先前是因為沉迷攝影,缺課太多而導致退學。如今則是為了實現奶奶生前的遺願,心想至少該拿張大學文憑,影印一份燒給奶奶,才不枉奶奶從小栽培養育他,花了那麼多錢。

        然而遑論成績,柴序明的攝影作品早已在幾個重要的國際攝影大賽中嶄露頭角。進入校園後,因緣際會幫同學拍攝幾次社團宣傳照,也負責過幾項視覺設計工作,沒多久就在校園裡引起注目。隨後他的得獎紀錄被人挖掘出來,大家才驚覺平凡無奇的私立學校裡竟也臥虎藏龍。

        可惜,這龍是很窮的龍,虎是很瘦的虎──

        柴序明無論接受多少請託,接到多少案子,賺來的錢總是飛快又花光光在攝影器材上。賠償完學長的鏡頭之後,他四處打工的窮苦日子並沒有跟著結束。

        他這個人,早就習慣了三餐饅頭,手裡握高檔又高貴的相機鏡頭,將全部身家通通砸在所費不貲的攝影費用中。

        幸好布霓對此並沒有特別的怨言。

        布霓原本就個是性情恬淡的女孩子,她對他的要求不多,從來不會黏膩的要求一定要像其他女孩那樣花大錢約會、看電影、慶生、過情人節。

        與其按照世俗的規則談戀愛,還不如用自己最舒適的步調過日子。

        她擁有自己悠閒恬靜的生活,兩人約會的時候就安靜的吃吃飯,飯後她愜意的看看書、看看漫畫,他則玩他的相機和電動,彼此自在就好。

        然而,平平順順交往到大四畢業前夕,他們終究還是分手了。

        因為在畢業前夕的一場同學聚會中,她偶然從其他人口中得知,柴序明計劃畢業後要去非洲當志工。

        布霓非常震驚,不,她簡直狂怒不已。

        她沒辦法理解,柴序明怎麼可以擅自決定如此重大的事,事前卻完全不和她商量,甚至連稍微暗示一下也沒有?

        她並不想插手干預他的人生,也沒有阻止他去的意思。

        但,這是非常嚴重的心態問題!

        如果他有將她納入自己的人生規劃中,就不可能一聲不吭的決定這種事吧?

        他打算分手嗎?還是要她等他嗎?

        他究竟把她當成了什麼啊?

        這是絕對不可原諒的啊!

        聚會結束後,他們大吵一架。

        柴序明說他不是不告訴她,只是不想太早面對她失落難過的模樣。畢業典禮是快樂的日子,為什麼要掃興?他只是想等到畢業典禮結束再說罷了!

        布霓完全無法接受。

        他怎麼就是搞不懂呢?她在意的根本不是「晚說」或「早說」這種時機點的問題,他應該在決定之前就先和她商量才對啊!

        「可是,這是我的人生不是嗎?」

        柴序明睜大了眼睛看她,像是要往她腦袋看出一個洞。「妳的意思是……我做任何決定都要事先得到妳的允許嗎?為什麼啊?如果妳不答應,我……我就不能走嗎?這樣好像怪怪的吧?」

        「我根本不會干涉你的人生,你明知道我不會。」她氣得大吼。

        「那就對了,所以我只是按照我的意願做決定罷了,我當然會告訴妳,再聽聽妳有什麼計劃,為什麼妳要對我發脾氣?」

        真是可惡。

        所以說到底,他腦子裡根本沒有跟她商量的念頭,這才是最最不可原諒的部份,他竟然不懂。

        吵架之後,她氣到一聲不響的換了手機,也換了租屋處的電話和鑰匙,躲到朋友家避不和他見面。

        她拒絕來自他的所有消息,直到他動身前往非洲為止。

        既然他都可以片面決定要去非洲就去非洲,那她當然也可以片面的決定分手就分手。反正兩個人的感情,只要有一方喊停,另一方就無法繼續下去了不是嗎?

        她氣死了,不止一次發誓再也不想看到這個人。

        然而,人算終究不如天算。

        就在柴序明離開不久後,她發現自己懷孕了。

        懷孕,即是一連串災難的開始。

        首先而來的巨變是,她被盛怒的父母親逐出家門。

        因為她拒絕拿掉肚子裡的小生命,也無法對父母吐露孩子的父親是誰。

        她心裡對柴序明還有很多埋怨,連她都不想承認孩子的爸爸,又何必對父母親承認?

        於是乎,她帶著單薄的行李離開娘家。

        一個女孩子,大學才剛畢業,身邊的存款不到六位數,還懷著身孕。

        世上那個老闆願意錄用一個剛剛懷了身孕,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大學新鮮人呢?

        她只能躲在狹小的租屋處,上網接洽零星的文字外包工作,實在拮据到付不出房租,就向朋友們周轉。

        生下柴穎時,她刷爆了身上所有的信用卡,支付柴穎早產住進保溫箱的費用,剖腹的費用,新生兒用品的費用。

        大學時代的同學們接濟她,直到她做完月子為止。產後她終於在朋友介紹下找到正職,在一家規模不大但前景可期的新創公司裡擔任會計。她終於有錢能夠請保姆照顧孩子,認真工作賺錢了。

        誰知道,就在工作和生活雙雙步上軌道後,柴序明卻無預警的從非洲回來。

        她根本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

        聽說柴序明一下飛機就四處找她,透過她以前的房東、她的朋友、她的同學們打探她的消息。最後是一位比較了解她情況的朋友,給了他電話和地址,意味深長地拋下一句話:「但願,你還像個男人──」

        柴序明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抓著她的地址就跑來敲她的門。

        那真是一個令人精神崩潰的深夜。

        她剛剛餵飽了小穎,小穎卻不知道什麼原因全吐光了。她只好重新幫他清洗全身,換新尿布,清理他吐在嬰兒床上的奶水,鋪上新的被單。整個過程小穎一直哭鬧不休,大門的電鈴偏偏挑在這個時間響起。

        夜已經很深了,不管來的人是誰,她只想快點打發他走,於是……

        她毫無防備的抱著柴穎打開家門……

        彼此見面的那一瞬間,他們全都嚇傻了。

        布霓險些昏了過去。

        她的模樣悲慘到不行,頭髮凌亂,又髒又臭,渾身散發著嬰兒嘔吐的臭酸味。

        他倒是老樣子,巴眨神揚飛揚的大眼睛,臉上掛著極端可恨又欠揍的無辜笑臉。

        「哎呀,怎麼會這樣呢?」柴序明傻呼呼的摸著後腦杓,低頭往她懷裡看去。

        從他的眼神,她知道,這該死的壞傢伙一眼就認出他的孩子。

        那雙亮晶晶眼睛裡,竟然滿滿的裝著……愛?

        哈──

        哼──

        實在太荒唐了,她好想掐死他,好想痛揍他一頓,恨不得當場挖出他的眼珠,他憑什麼那樣看著小穎?他憑什麼?

        她最辛苦的時候他人在非洲逍遙,他根本什麼都不懂!

        可是,當她從最初的震驚中回過神後,卻毫無道理的站在門前放聲大哭起來,哭聲之慘烈,連懷裡的小寶寶也跟著哇哇大哭。

        還以為自己早就被殘酷的現實磨練得既堅強又冷酷,怎麼……

        她哭什麼啊!氣死了,她到底哭什麼啊!

        柴序明走上前,溫柔地抱過她手上的孩子,也摟著她走進屋裡。

        他在她哭得肝腸寸斷、涕泗縱橫、喘不過氣時不停地撫摸她的背脊和頭髮,利用她迷迷糊糊還搞不清楚狀況時就將她哄到床上躺好。

        她大概是哭暈過去的,她不記得了。

        再度清醒時,柴序明雙手仍然抱著小寶寶,彷彿從昨天到天亮都不曾放手。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他笑的像個無辜的天使……

        這可惡的惡棍,竟敢冒充天使!

        又小又軟的柴穎靜靜躺在他堅實的臂彎裡──彷彿從他生下來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待在那裡似的。

        「我們結婚吧,我會照顧妳的。」柴序明抬起頭,朝她綻開笑容。

        她又開始號啕大哭,哭的不能自己。

        柴序明湊過來,溫柔的吻著她的額頭。

        那粗糙皸裂的唇,有著不可思議的溫暖。

@ @ @

        如果,她是說如果──

        如果她和和柴序明的愛情非要走到盡頭不可,那麼,究竟應該停那個時間點,才是最不傷的呢?

        一開始就不要交往?

        分手後就斷個乾淨?

        再見面時根本不要妄想結婚?

        結果她卻傻傻的一路走到這裡,交往一年多,分手又一年多,再接著結婚九年,最後還是分手。

        「為什麼從前在學校交往都沒問題,結了婚就會問題一堆啊?」楊樂宜打著酒嗝,深深地嘆息問。

        「那有什麼為什麼?這就是人蔘啊……」劉雅歆撇嘴笑說:「照小布和學長從前那種交往,就算阿拉伯人和猶太人都不會有問題的好嗎?」

        「也對,學長整天不是上課就是打工和忙攝影,除了中午在學校吃吃飯,深夜時見面約會聊聊天,那有好好相處過啊!」

        楊樂宜伸出手指細細數來。「情人節大餐、耶誕節禮物、跨年抱在一起倒數、西洋情人節,還有絕對不能錯過的交往紀念日和生日……做為女朋友該有的享受,小布根本一樣也沒體驗過。」

        「當年妳到底看上學長那一點啊?」劉雅歆忍不住戳著布霓的腦門笑問。

        劉雅歆、楊樂宜和她,她們三個從大學就開始分租一間公寓當室友,畢業後雖然各自發展,但感情到現在依然很好。

        今晚她們齊聚一堂,慶祝布霓離婚……

        呃,說「慶祝」好像言重了些。反正就是因為布霓離婚了,大家聚在一起陪她喝酒發洩一番。

        「他長得很帥啊!」布霓打了個酒嗝。

        應該說,他身上有一股頹廢美吧!

        柴序明擁有一張削瘦的臉龐,搭配略顯凌亂的半長髮,一點點刺人的鬍渣,和兩顆出奇深邃的黑亮眼眸。用動物來形容的話,像是文學小說裡形容的那種氣質蕭瑟的狼。

        而且,大概是經常扛著攝影機上山下海的關係,身材真是好的沒話說。

        一般說來,她不喜歡肌肉太誇張的男人,嫌看起來招搖,可是柴序明完全沒有這種問題唷!

        他是那種穿上西裝就很斯文,換穿合身T恤會感覺胸膛和手臂有點份量,可是一剝光衣服就會讓人口水直流的那一種類型。

        「偶……偶爾抱著的感覺……真的好溫暖,雖然不太修邊幅,可是身上的氣味很好,有一種泥土混合青草的……粗野的味道,喂喂,妳們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嗎?」

        布霓的酒量大約只有一瓶啤酒而已,酒意上升,臉頰發紅後就會變得有點孩子氣,死氣沉沉的撲克臉,會一瞬間綻放出濃濃的少女氣息。

        幾個女人妳看我,我看妳。

        「神經,誰會曉得妳前夫聞起來什麼味道啊!」劉雅歆笑罵。

        「還有啊,他可以用相機把我拍得像好萊塢女星一樣……很美呢!妳們有讓拍過安海瑟薇、娜塔莉波曼和安潔莉娜裘莉的攝影師幫妳們拍過照嗎?」

        「哇噢,小布也有虛榮的時候啊?」楊樂宜打趣地呼喝。

        「他的嘴唇有一點點厚度,親起來很實在的。」布霓略顯遺憾地咬牙。

        「這麼好啊,那幹嘛離婚?」楊樂宜伸手戳她腦門。

        「因為……只要他的身份還是我丈夫,就會忍不住對他期待太多,這實在太讓人心煩了。」

        布霓醉醺醺地伸出食指在空氣中比畫。「離婚了,就不會再有期待,管他要去尼泊爾也好、烏干達也罷,想吃麻辣鍋還是鐵板燒,愛半夜兩點回家還是早上五點,通通不干我的事了,呀呼……」她高聲歡呼,大聲宣誓:「我再也不會等他回家,也不用洗他的臭衣服,他的垃圾他自己想辦法去倒……」

        「妳不要想太美,別忘了你們還住在一起呢!」劉雅歆實在的提醒她。

        「對啊,又不是馬上就要把房子賣了,分道揚鑣。」楊樂宜也點頭附合,「萬一他亂丟的垃圾發臭了,我不信妳受得了。」

        「瞧不起我?」布霓不開心地噘起嘴。「我可是很有骨氣的呢!」

        「有骨氣個屁,那麼有骨氣當年就不會嫁給他了。」劉雅歆嗤道。

        「那時候我太脆弱了嘛,小穎還不滿一歲,妳們明明都知道我有多辛苦……」布霓抓起啤酒仰頭又灌了一大口。「對了,今天應該算是正式離婚後的第一天、還是第二天啊?我要好好紀錄一下。」

        「妳要記『離婚紀念日』應該算昨天,今天是『重獲新生』的第一天。」楊樂宜說。

        「重獲新生,說的好,我喜歡這個日子,聽起來正面多了。」布霓大聲歡呼。「慶祝我的新人生,姊妹們,再乾一杯──」她要重新開始,重新振作,她不要再理會那傢伙了,可惡的傢伙……永遠我行我素的傢伙……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