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3妖言。

        「小心啊──」

        那年她大三,低頭走在大學校園的林蔭大道裡,不知道誰突然大喊一聲。她抬起頭,正想搞清楚周遭發生什麼事,緊接著突然有人推她一把,讓她往前踉蹌,之後,又聽見身後一聲慘叫。

        等她站穩了回頭看,就看見柴序明跌倒在地,單手抱著額頭,地板上滾過一顆棒球。

        林蔭大道旁的棒球場有一群人紛紛朝他跑來。

        她當場傻了。

        柴序明額頭上沾著血,剛剛被棒球K到的地方肯定很痛,可是他幾乎一跌倒就立刻跳起來,打開身邊的包包取出一只相機鏡頭。剛剛摔那一下,包包著地,似乎把相機鏡頭給摔破了。

        「完了。」

        她看見他陰鬱地垮下臉,喃喃說了這句。接著棒球場上的人紛紛圍過來關切他。「怎麼樣?」、「沒事吧?」、「不好意思喔──」

        要不是眼前這個人,現在被棒球K中,頭破血流的人就是她了。

        布霓滿是驚恐地盯著他額頭流下的鮮血,趕忙取出自己的手怕遞上前。

        「怎麼辦?現在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檢查一下有沒有腦震盪?」

        「不必了,我等等還要打工。」柴序明連她的手帕也不接,全心全意檢視著他的相機鏡頭。」

        「這個很貴嗎?」她懊惱地問。

        「要五十萬。」

        「什麼?」

        大伙兒一聽全傻了。圍觀的人群漸漸的走開了一些,又走開了一些,甚至有人低聲咕噥著「帶著這麼貴重的東西還多管閒事」、「又不是我們打破的」,最後竟然一個個都走了。

        只有她雙腿不住顫抖地停在原地──

        其實她也很想走,超級想要拔腿落跑,可是她沒辦法,這個人是為了救她才受傷的,他的相機鏡頭也是為了救她才毀掉的。

        「這個……可以送修嗎?」她心驚膽跳地輕聲問。

        「我不知道耶,得打聽看看。」柴序明咧嘴一笑,血淋淋的鮮血從他額角流下來,看得她渾身虛軟,臉色越來越蒼白。

        「都怪我自己太不小心了,真是糟糕啊。」柴序明終於伸手接下她一直捏在手裡的手帕,一邊擦著血跡,一邊苦笑。

        她送他回到宿舍才離開。

        一路上,他試著和她說說笑笑,彷彿她才是受了重傷、相機被摔壞的那一個──

        這傢伙真囉嗦,他竟然有心情說笑呢!

        都不知道這樣反而讓她心裡更加過意不去嗎!

        兩人臨別前,她留下自己的姓名、手機和班級系所。如果修理要花很多錢的話,拜託他一定要連絡她,再怎麼樣,她都會想辦法承擔的。

        他像隻笨熊似的,傻呼呼的手舞足蹈。

        「耶,美女的手機號碼,終於到手了!」

        「你……」夠了,她真的笑不出來。

        之後她坐立難安,甚至失眠了幾天。

        可是,他並沒有來找她。

        過了兩個星期,她拜託朋友幫忙打聽這個人。聽說,那台相機根本不是他的,是某位愛好攝影的社團學長所有。聽說,柴序明最近四處打工,要籌錢買鏡頭賠給人家。

        她的良知深受折磨。

        於是有一天,她終於鼓起勇氣帶著自己做的便當,到他經常解決午餐的校園角落堵他。大學校園並不大,自從她開始留意這個人之後,就經常不經意的遠遠看著他。

        這個人不太修邊幅,同一件衣服一穿就是三四天,吃東西也隨便。

        她猜可能是因為沒錢吧!賺的錢都要存下來賠給學長,那有辦法好好吃飯?可是,如果要四處打工,不吃飯那來的體力呢?

        她站在他面前,低頭看著坐在階梯上嗑著一份饅頭夾蛋的柴序明。

        「請問,你還記得我嗎?」

        「喔……記得啊,美女學妹有事嗎?」  

        噢,拜託,她才不是美女。布霓努力嚥下回嘴的衝動,過了幾秒鐘才故作冷淡的回應道:「我不是學妹,我跟你一樣大三。」

        「咦?想不到妳還會注意我啊?」

        柴序明興味十足地瞇起眼睛微笑。布霓咬著唇,悄悄避開他的目光,接著,雙手送上特地為他準備的便當盒。

        「這個,給你吃。」

        「謝啦!」柴序明只愣了一下,便很爽快的伸出大手接過。

        「那我先走了,你慢慢吃,明天這個時候,請你回來這裡,把便當盒還我。」她費盡全身的力量,面無表情的把話說完,並佯裝若無其事的樣子走開。

        第二天,她帶了新的便當盒給他,拿回了舊的。想不到柴序明也準備了禮物給她。

        「哪,給妳。」他給她一紙信封。

        「什麼?」

        她忍不住好奇接過來打開,想不到,信封裡是一張用拍立得拍的照片。

        女主角正是她,她被拍的……很美,很有質感,非常的美。

        僅管其實她不美,她的五官並不起眼,單眼皮,小鼻子,小嘴巴,鑲在沒有什麼特色的蛋型臉上,平時她為了洗臉刷牙不經意的從鏡子裡看到自己,都懶得多瞧兩眼。

        平凡、乏味、毫不起眼的自己,想不到在某個人的鏡頭底下,五官像是突然被賦予了全新的生命和靈魂似的,真不可思議。

        「很漂亮吧?」柴序明顯然也知道自己拍的很棒,跩跩的笑說。

        「謝謝你。」布霓默默將相片收進信封裡,珍而重之的拿著它,心底升起一股由衷的感激。

如果有朝一日,她即將離開人世而又行有餘力的話,她會交待親友將這張照片當做她告別式的照片──這麼說並不是想死,只是想表達,這就是一張份量如此強大的照片。

        「明天妳送便當給我的時候,我再給妳另一張。」

        「你……你還有我的照片?」

        想不到這個人竟說出這樣的話,布霓驚愕不已。

        「你到底還拍了多少?」她清了清喉嚨,微微發顫的說。

        「這是祕密。」柴序明打開她送來的便當,剝開免洗筷子,看上去一臉神祕。

        布霓根本咬著唇,說不出話來。

        她又開始渾渾噩噩,魂不守舍。

        她心想,她應該生氣才對。

        又沒有得到她本人同意,這個人怎麼能擅自拍她的照片呢?

        可實際上,她根本生不出氣來。

        她不得不羞恥的承認,從沒想到校園裡竟然有人會注意她。大學讀到了第三年,她早就習慣自己綠葉、陪襯、丫環等級的身份。無論是參加社團或聯誼,總有更加嬌豔的花朵吸引著眾人的目光,她一直很安份的待在自己的小角落裡,從來沒有想過,光芒也有悄悄落在自己身上的一天。

        本來只是送送便當盒而已,幾個禮拜後,不知不覺演變成陪他一起吃飯的關係。他每天都送她一張照片,天知道那些照片究竟是什麼時候在那裡被拍下來的,她一點知覺也沒有。但是,她把每一張照片都貼在她最好的手帳裡,加註了日期,也收進心底。

        那一年耶誕節,有一位長得漂亮但個性有點迷糊的小學妹送了她一束玫瑰花。這花一看就知道是某個可憐的男孩給她的,不知道什麼原因,小學妹並不領情,於是隨便塞了個藉口,把整束花丟給她。

        正好她喜歡花。

        而且完全不介意收下別人不要的花。

        反正插進瓶子裡一樣香也一樣漂亮,為什麼不要呢?

        上午的課程結束後,下午就沒課了。布霓中午帶著玫瑰花和便當盒去找柴序明。卻沒想到,柴序明坐在階梯上遠遠看著她走近,總是帶著笑意的眼眸竟隱隱迸出火苖。從她手中接過便當盒時,他甚至露骨的,以質問的口氣問她:「有人送花給妳?」

        「唔,不行嗎?」

        「我以為妳喜歡的人是我……」柴序明好像在談論天氣似的,慢吞吞的說道:「想不到妳居然亂收別人的花?」

        布霓頓時臉色大窘。

        什麼?他以為她喜歡他?

        拜託,所有人都知道她為什麼每天替他準備便當好嗎?那是因為她心裡愧疚啊!

        那好吧,既然他認定她是喜歡他的,那……那他呢?為何耶誕節一點表示也沒有?難道他只是想吃定她,利用她的好感營造曖昧不明的空間,好賺取免費便當嗎?

        算了!她忍住所有反駁的話語,全數吞進腹裡。

        無論真相是什麼,她一點都不想讓他看穿自己真正的心意和想法。

        「你這個人真奇怪,我何時說過喜歡你了?」

        「妳沒有嗎?」

        「從來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真的?」

        柴序明小心把便當盒放在身邊的階梯上,拍拍屁股起身,往她面前跨出一步,幾乎就要撞到她。

        布霓倔強地揚起臉,在他面前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

        「我想……」柴序明撮著下巴,拉長了每個字的尾音,更加慢吞吞的說道:「我們之中……一定有人搞錯了。」

        什……麼意思?搞……搞錯什麼?

        布霓瞪大了眼睛,眼看他頹廢的俊臉越來越靠近,她心跳亂成一團。

        他吻了她。

        溫熱的唇貼在她乾燥、皸裂、又冰冷的唇上。

        他伸手滑進她的後頸,將她的唇更貼向他。布霓在震驚中張開嘴巴,緊接著,便被奪走了所有的呼吸和理智。

        他到底在對她做什麼?

        她嚇壞了。

        他舌尖似乎在她口中,他似乎抱了她,他似乎把她變成自己完全不認識的自己,她似乎也回吻了他,她的腿發軟,身體為了僅僅一個碰觸、一個吻而隱隱發疼,她鼻尖裡盈滿他的呼吸,他的氣息。

        天知道這個吻是怎麼結束的。

        她回過神後,立刻嚇得轉身落荒而逃。

        和朋友約好的耶誕聚會,她爽約了。

        抱著枕頭在房間裡踱來踱去。

        有時摸著自己發燙的臉,摸著自己乾涸的唇。

        房間裡的電視被她開的很大聲,可是她一個字也聽不見。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她揮不去兩人雙唇接觸的那一幕,她的身體彷彿不再屬於她自己,好可怕。

        在那之後,她再也不敢送便當給他。她拼命躲著他,改變上學的路徑,改變社團的習慣,一離開教室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無論怎樣就是不想再遇見他。

        然而那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幾個星期後,她還是在自己外租的宿舍門口被他堵住去路。

        他氣色看起來很糟,滿眼血絲的模樣要命的性感迷人。

        「我們在一起好不好?」他趁她震驚到動彈不得的時候抱緊她,低頭在她耳邊低語:「我喜歡妳。」

        那時候,布霓就覺得自己完蛋了,她虛弱到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我喜歡妳、我喜歡妳、我喜歡妳……」柴序明像在對她施予魔咒似的低語。而那妖言,從此如荊棘般深深紮進了她心底,就這樣迷惑了她往後十幾年的人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