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2離婚同居公約。

        可惜,小孩子的意見和大人的意志力相較之下,根本算不了什麼,即便他誠心盼望事情不要發展成這樣,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柴穎低頭喝著可樂。

        左手邊坐著爸爸,右手邊坐著媽媽。

        爸爸穿著黑色的短袖T恤、黑色皮革的羽絨外套和一條普通的深藍色牛仔褲,手裡滑著手機,正在邊喝奶茶邊看新聞;媽媽則是全身上下包裏在一席黑色的毛呢大衣裡,剛從包包取出一本又黑又厚又重的筆記,點了一杯黑咖啡。

        全家像要參加喪禮似的。

        柴穎再低頭看看自己──黑毛帽、黑毛衣、牛仔褲和黑皮鞋──最後無言嘆了口氣。

        今天戶政事務所大爆滿。

        媽媽抽的號碼要排將近兩百號才會輪到他們。聽裡頭一位等很久的阿婆說,今天正好是今年最後一個「好日子」,大家都搶著來登記結婚,過了今天就只能等明年了。

        「這麼剛好?」他老爸搔搔頭,有點傻眼。

        沒辦法了,一家三口只好先到附近的咖啡廳殺時間。

        「身份證和印章帶了嗎?先拿出來放在我這裡吧!」

        柴穎的老媽這麼說,接著便把自己的印章和身份證先拿出來放在桌上。老爸看了,也就乖乖的把自己的身份證印章掏出來。

        柴穎不禁好奇的拿起爸媽的身份證看。

        一張正面寫著「布霓」,背面配偶欄寫著「柴序明」,另一張則恰恰相反……廢話,這是當然的嘛!

        不過,原來身份證上會登記自己的爸爸、自己的媽媽和配偶的姓名,卻不會登記小孩的資料耶!

        柴穎不禁感傷起來。小孩在大人的世界裡果然沒有任何地位,所以才會連身份證上都沒有記載。

        「既然以後還要生活在一起,我們先把規則條件談一談吧!」

        布霓將雙手交插抱在胸前,冷淡地說道:「我準備了一些資料,趁這段空檔剛好討論一下。」

        「真是細心。」柴序明頭一歪,將臉頰靠抵用手肘撐起的手掌上。那張即便年過三十,仍有些孩子氣的俊臉上,升起一道苦笑。

        布霓臉如寒霜,目光冷靜地凝視她眼前那本又黑又厚的筆記本,逐一解說。

        總之,大致的內容就是他們雙方同意在柴穎上大學前,仍然共同生活,彼此維持室友的關係,合力扶養小孩。

        雙方都有權在外交往男女朋友,一般情況下,不可以帶回家裡,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困擾。

        至於「非一般情況」則是指,倘若其中一方生命中出現可以互許終身的對象,並且帶回家裡,即代表雙方提前終止室友關係。有結婚對象的一方,需搬出目前共有的房子,並將房子的權利以當初購買的價錢除以二,優先由另外一方購回。

        他們目前住的房子還在繳貸款,這房子一開始就是由他們夫妻倆共同出資,公平持有,輪流繳款,毫無疑問的各自擁有一半權力。

        台北居大不易,他們都沒有理由放掉既有的房子不住,跑到別的地方另外租屋。何況,他們都想盡力照顧小穎,儘可能讓他不受父母離異影響。

        「既然一個人擁有了幸福,至少該讓另一個人擁有房子和平靜穩定的生活不是嗎?你應該不會有意見吧?」

        布霓抬起一隻眉毛,等待他的回覆。

        ──嗤,她以為先找到對象搬出家門的肯定是他嗎?

        「很合理。」柴序明很有風度的點頭。

        布霓接著冷冰冰地往下說:「水費、電費、瓦斯費、管理費、房貸等等支出公平各半。這些費用以前都是我處理的,以後我會每月整理帳務,掃描收據,向你攝影工作室的會計請款。

        「生活雜費的部份,則各自自理。我不會幫忙買你的衛生紙、洗衣精什麼的,也不會幫你買食物放在冰箱裡。有什麼需要,大家各自解決。

        「最後是養育小穎的費用,基本上也是平均對半。他的學費、雜費、我也會一一記帳交給你的會計過目。至於帶他出門吃吃喝喝的花費,買玩具、買奢侈品、買遊樂器,這我們各自埋單就行了。」

        「嗯哼。」

        接下來是生活空間的分配──

        布霓翻開筆記本的下一頁,行雲流水般細數:「主臥室和臥室裡的衛浴是我個人的領域,沒有我的同意,你不得擅入。廚房和餐廳算公共場所,必需一起維護,請你尊重我們大家共同生活的空間。至於小穎的房間……」

        布霓抬起頭,討論至今第一次轉向柴穎,冷硬的黑眸終於漾出些許溫柔:「小穎已經不小了,可以自理吧?」

        「可以。」柴穎放下身份證,朝媽媽比出一個ok的手勢。

        布霓欣慰的微微笑,繼續回頭對柴序明說:「客廳、客衛和書房都是你的,你愛怎麼糟蹋我都管不著。」

        「那我可以把整套沙發丟掉換成沙發床嗎?」柴序明突然感興趣的傾過身來。

        「隨你高興。」

        「YES……」柴序明聞言立刻握緊了拳頭,極度不合時宜的發出一計歡呼。

          ……他們可是在談離婚細節耶。

        柴穎和布霓同時譴責地狠瞪他一眼,太過份也太沒禮貌了!

        最後一個細項,就是他們對柴穎的責任分配。

        「每周一三五,我負責照顧小穎的課後生活,包括三餐和檢查功課。二四則交給你打理。星期六我們輪流休息,這周如果是你負責照顧小穎,下周就輪到我。星期天則交給小穎安排……」

        布霓再度迎向兒子,溫柔的解釋:「你可以要求我們一起陪你,去那裡都可以。」

        「真的嗎?」可以全家一起?去那裡都可以?

        柴穎聽到這兒,黑白分明的眼睛終於放出光芒。「如果我提了點子,你們不肯配合呢?」

        「不可以不配合,除非有正當的理由,而且不配合的人要想出你可以接受的補償辦法,得到你的諒解。」布霓先是宣佈,繼而充滿挑戰地轉向柴序明──當然,除非柴穎爸爸一開始就對這條規矩有意見。

        柴序明深思地捏著下巴,過了一會兒,終於聳聳肩。

        這就是同意的意思了。

        「好耶!好耶!太好了!」這下連柴穎也不禁大聲歡呼起來,逗得布霓哭笑不得。

        「好了,看來我們大家都很滿意,早知道就早點離婚,何必辛苦拖了那麼多年……」布霓端起早就冷掉的黑咖啡輕啜一口,最後分別朝兩人詢問道:「兩位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一大一小同時搖頭,接著柴序明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舉手。「呃,可是我怕我記不住那麼多耶……」

        這個白痴。

        布霓在心底暗罵一聲,面上依然淡定地表示:「我會把財務分配和生活公約整理成一份合約,請你逐項打勾簽名後,列印三份給你。一份請你留在辦公室存底,一份給你助理,一份擱在你放電視遊樂器的櫃子裡,請你務必當作『遊戲說明書』仔細的詳加閱讀。」

        「妳真的好貼心。」柴序明真心真意的由衷讚嘆。

        布霓冷嗤一聲,學他平時聳肩的樣子,滿不在乎的說道:「如果你不是丈夫而只是老闆,我也會覺得你不錯。」從那天爭吵結束後,沉澱了幾天,此時此刻再面對他,布霓已經完全提不起一絲火氣,有的只是像「冰」一樣的逼人寒意。

        下午回到戶政事務所,仍然又等了近兩個鐘頭才輪到他們。

        小穎早就昏沉沉的睡倒在她腿上,叫號輪到他們時,柴序明小心將他抱起來,讓他趴睡在懷裡。布霓則取出包包裡備妥填好的資料,連同身份證和印章一起交給受理人員。

        「妳還好嗎?」

        等待換發新身份證時,柴序明冷不防突然問。

        布霓臉色有些蒼白,緩緩別過臉,沒說什麼。

        約莫二三十分鐘,離婚手續就完成了,他們各自取得自己的新身份證,柴序明抱起小穎準備離開。

        等待電梯時,布霓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突然想起應該把結婚戒指還給他才對,於是脫下左手無名指的白金指環送到他眼前。

        「哪,還你。」

        「我留著也沒用,要是妳不想留就丟掉吧!」

        「那好,我丟囉!」

        布霓點點頭,隨即走到窗邊,揚手將戒指拋出窗外。

        那戒指太小了,奮力丟出去之後,很快直接消失在蒼茫天空裡,連個影兒也不見。

        窗外倒是刮起一陣凜冽寒風,刮過她的臉頰,刺刺的,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她忽然想起他們最初一開始的那一瞬間,也是有這麼一股冷冽的風往她臉上吹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