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撞鬼

    一個人一生有多少機會?

    我在高一的那一年遇到人生的轉捩點

    我可以選擇面對,也可以選擇逃避…

    現在回頭看…

    我並不曉得當初的選擇是對或錯。

    但是我並不後悔我最初的選擇…

    如果有天,你遇到超乎常理的事件…

    你會去面對,還是逃避?

1

    「所以,這題的解是……」

    講台上傳來老師的講解聲,沒有特別起伏的聲調如同一首強力的催眠曲,

把大家搞得昏昏欲睡。

    我盯著黑板,不禁想起今天的悲慘的遭遇……

    一大早,老師要分配早、中、晚的值日生,誰知道全班三十幾人,我竟然抽中

,晚班的值日生。

    「各位同學!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班長!」

    「起立、立正、敬禮!!」

    就這樣,一整天的課程就此告一段落。

    「霄!我先走囉~」揮了揮手,身為我麻吉的洛羽一臉祝你好運的走出教室。

    我是九夜‧霄,長相普通,黑髮黑眼,沒有專長也沒有特點。

    「唉~」我拾起地上的課本,放回原處。

    今天原本想提早回家的說,誰知道我上輩子是被誰詛咒,今天竟然抽到了「上上籤」。

    正當我把所有東西收拾完畢準備出教室時,一陣怪風掃過教室,力量強大到把桌椅都吹翻了。

    ……

    「鬼呀──」下秒,我失控大叫。

      媽咧!這都什麼年頭了,也才下午快六點,我竟然遇到靈異事件!

    「怎麼了嗎?」柔柔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一隻手搭在我肩膀上。

    「鬼啊啊啊──」我甩開那隻搭在我肩上的手,準備逃離。

    「你在白癡什麼啊?我是人,二年級部的學姐」迅速的抓住準備逃逸的我毫不客氣的把我的頭扭了一百八十度。

    「痛痛痛痛─」我痛到跌坐在地上。

    這位學姐,麻煩一下,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凡人,不像某卡通的主角,身體如同橡膠般的柔軟,這樣扭是會死人的。

    等我痛完,眼前出現的是一頭褐色長髮的女孩,不,更正,是學姐蹲在我面前。

    「這位學弟,你回魂了嗎?」

    眼前的兇手,不但沒有半點悔意,還一副你再亂叫我就擰斷你脖子的笑臉。

    「學弟,你叫甚麼名子?」

    「呃…九夜‧霄,高一部的!」我說,這位大姐,你是眼脫嗎你?我制服上不是有繡名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學姐在聽到我名字時好像愣了一下

  「我是二年級部的幽嵐」很簡潔做完自我介紹的學姐站了起來。

  我得先澄清,我絕對沒有那方面的嗜好,真的只是意外。

  「白底小紅花……」

    啊!糟糕!說出來了。

    「靠!你這隻色鬼」一個鞋底不用半秒出現在我眼前。

    「學姐,你這樣踩我會毀容的…」摀著臉,眼前出現許多亮亮的星星。

    「你少來,下次再偷看…」

      學姐的話未講完,我只感覺一陣強勁的力道畫過手臂,尖銳的疼痛讓我無法思考任何事「好痛…」,眼前的景物裂成了好幾個。

    「水之使,風之轉,靈將傷回癒。」幽幽的聲音有如歌聲般傳來,手臂的疼痛瞬間減緩不少。

    好厲害!這就是所謂的咒語嗎?不過話說回來,是誰幫了我?

    等到我再次看清楚眼前景物時,「學學學學學、學姐!?」,站在我面前的學姐正在跟一隻黑色的大鳥對峙。

    「退後!!」

    學姊淡淡的瞥了我一眼

    我我我我到底該做什反應?

    「這是哪部未上映的影片?」這是我的總結論。

    聽到我的發言,學姐的表情瞬間變成「空白」兩字

    「靠!!!」

    只來得及罵一個字,她身後的大鳥兇猛的撲向學姐。

    「學姐小心!」我大吼。

    只見學姊用了個完全違反人體工學的姿勢躲避攻擊,拿出一張白色長方形的紙,拍在地上喊:「雷之陣,風魔陣法三,四角封魔陣,啟。」

    那張紙發出刺眼的光芒,在那隻大鳥四周出現了正方體的結界,把她關在裡頭。

    看過結●師的人都知道,裡面男女主角使用的能力,現在就有個活生生的例子在我眼前。只不過是他們的加強版,那個結界上還附有,雷的能力。

    「現行吧!   與我簽定契約之物」,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學姐右手掌心向上,出現了一把銀藍色的長刀,上面有黃色的迷樣文字。

    學姊毫不猶豫的把長刀射向大鳥。

    大鳥發出像是指甲刮黑板的尖銳聲音,全身雞皮疙瘩都跑了出來。

    只見大鳥以異常的速度化為砂礫消失在空氣中。

    「這樣就解決了。」學姐收起長刀,回頭看著我。

    我不懂?剛才發生的一切都讓人摸不著頭緒,先是鬧鬼,後來離奇的受傷,被神奇的咒語治好,最後學校走廊出現了根本不能存在的大鳥要攻擊人,而學姐當起救星,勇敢殺敵……

    「…我們先去找吃的吧!晚點再跟你解釋」

    似乎是注意到我一臉茫然,她先打破沉默。

    「吃飯?現在不是才……咦?不會吧!?已經八點了?」哇靠!也太恐怖了吧?明明沒做麼事…怎麼時間過得那麼快?

    「白癡!啊不然你認為我找吃的是找假的啊?走啦!」

      不等我反應,學姐很自動的用拖行李的方式把我拖著走

    「學姐……」

    「幹嘛?」

    黑色的眼珠子瞪了過來,把我原本要說的話瞪掉一半。

    「…那個…我說…呃──」

    學姐停下腳步轉身,毫不留情的一腳踹向我屁股大罵:「你很煩耶!講個話也支支吾吾,要嘛一次講清楚,再不然乾脆一點閉上你的嘴,你信不信你再給我支支吾吾我就把你當足球踢!」

    我求你不要啊─會出人命的!

    罵完人的學姐又轉回去,繼續把我當行李拖著走。

    我的人權到底在哪裡?

    我悲哀了──

    就這樣一路被拖到了校門口,我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壓迫感襲來。

    「嘖!又來了」

    學姐停下腳步,把我拉了起來,看著我說:「麻煩你等一下不管看到麼都不要給我亂叫,這次是來真的了。」

    等等,你說這次,那剛才那次咧?

    我覺得我的未來一片漆黑啊─唉~

    學姐拿出一張藍色摺成五角形主握在手中唸:「水五芒,請讓我們站在敵人的盲點上,用水洗去有關我們的一切,速辦」

    學姊的聲音不大不小,有種像是在唱歌的感覺。

    學姊念完的同時,四周的空氣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但又好像沒有。

    幾乎是同時,我的眼前出現一堆似人卻又非人的東西,排成兩列,很典型的是那種要接見大人物的陣形。

    「那是什?」

    有顧於學姊的警告,我把聲音壓到最低。

    「是魔族,不過很奇怪,今天為什麼會有高階的魔族…」

    像是回應學姐的話,在那兩列中慢慢的走出一個穿著灰色斗篷的人。

    因為有點距離我看不見他的臉,他似乎問了些話,那兩列中走出一個鬼族跪在他面前,好像是在報告某件事情。

    一陣子之後,穿灰色斗篷的那個人點了點頭,就消失在原地,好像從來就不存在一般。

    等她消失之後,四周的魔族也跟著漸漸消失。

    「沒事了!」

    聽到學姐的話,我才回神,發現自己全身都被冷汗沾濕了。

    「走吧!」

    再次無視所謂的人權,學姊勾住我的脖子,以異常的速度衝了出去。

    「唔啊啊啊啊啊──」學姐!!你是搭噴射機嗎?這種速度未免也太超乎常理了吧!?

    「到了!!」

    淡淡的兩個字把我拉回現實。

    映在我眼前的是某間『貴』族餐廳,吃一點東西就跟你黑好幾千的那種餐廳,

    不過東西很精緻又很不錯吃就是了。

    「學姐…我身上不會帶那麼多錢好嗎?」

    我無言了。

    要吃這種餐廳,你好歹也讓我回家拿個錢、換個衣服再來吧…誰會把好幾萬的現金帶在身上啊?

    白了我一眼,學姐涼涼的說:「又沒有叫你付錢,況且我也不指望你會有這個度量。」

    什麼嘛─把我講得像小氣鬼似的。

    也不等我回應,學姐走了進去。

  「喂!等我啦!」我急忙追上去。

  「歡迎光臨,請問兩位有定位嗎?」

    一群美美的服務生對對我們九十度敬禮。

    「哇塞!」

    「白癡,這樣也可以大驚小怪。」白了我一眼,學姐對那群服務生說:「我們沒有訂位,但是用這個應該可以吧?」

    她拿出一個紫色的徽章在那群服務生面前晃了晃。

    那啥?

    看到那徽章,所有的服務生都愣了一下,其中一個開口說:「那個…請您往這邊走。」

    「好!」學姐點了點頭。

    那東西有這麼神?

    我們搭上電梯,我看著數字不斷增加,那服務生突然開口說:「那等等我去請總裁過來。」

    「不用了,我等等還有是要跟他談,幫我通知一聲即可。」學姐用手比了比我。

    「好的!」

    叮!的一聲,電梯門緩緩的打開。

    「到了!這樓的東西你們都可以使用,等一下會有專人為您上菜。」

    「謝謝!!」學姐很有禮貌的低頭道謝,「走啦!」學姊瞪我一眼,自個兒的走出電梯。

    嗚~為什麼待遇差這麼多?

    同樣都是人,一個天使笑臉,一個惡魔暴力,我上輩子到底是造了甚麼孽?

    「別再給我神遊了,你不是有很多事想問?」巴我的頭一下,完全把這裡當自己家的學姐大辣辣的坐在看似很高級的沙發上。

    被她這麼一提,我反而不知從何問起。

    看著我,學姐勾了勾嘴角,「學校裡擁有通往魔族的門。」頓了頓學姐繼續往下說:「你有聽過學校的那些傳說嗎?」

    「嗯!你是說那個消失的學生和黑色妖怪締結契約成魔的傳說嗎?」

    「那只是事實的一部分,真實事件被加油添醋後所留傳下來的傳說。」

    學姊望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但我隱約覺得學姐似乎知道某些內情。

      我坐在學姐對面的沙發上。

    「那你剛才說的魔族是…」

    「那是扭曲的黑暗之物。」學姐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幾口。

    「是像日本的窮奇那類的嗎?」

    「只對一半,所謂扭曲的黑暗之物是包括任何種族,人、神、精靈、妖魔…等,就像光明與黑暗只有一線之隔,踏進黑暗很簡單,但,再也沒有脫離的可能。」優雅的放下杯子,學姐轉回來看我。

    「所以剛才我們在校門口遇到的就是那些東西?」

    「嗯!」

    「那你剛才說的高階魔族…」

    「高階魔族是魔王的直屬手下,一般很少出現。」

    「哪今天怎麼會遇到?」我運氣未免也太好了吧?

    學姊瞥了我一眼,並沒有回答。

    她起身走向餐桌,「吃飯吧!」

    喂!別給我裝死啊你!

    「學姐!你剛才那個徽章是做什麼用的?」怎麼大家看到都變得超恭敬的…

    挑了挑眉,學姐露出神秘微笑,「商業機密。」

    好、好樣的竟然給我這該死的回答。

    「問完了沒?吃飯啦!」

    學姊走向餐桌,座在位置上,轉著筷子。

    「好!」我很怕他等等餓到把我做成人肉串燒,是說這裡的服務生訓練的也太好了吧…什麼時候上菜的我都不曉得。

    還有,學姐竟然會等我吃飯…

    好感動~

    回到家,已經九點多了。

    今天發生了太多事,多到我無法理解,很多事都發生的太快,快到我根本無法反應,只能任憑她擺佈。

    「唉~」躺在床上,我拿起手機,看著裡面一張張全家福的照片。

    裡面每張相片都充滿了無數的回憶…

    只可惜,景物依舊,但人事已非

    一場航空意外奪走了無數的生命。

    包括我的父母…

    人總是要在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