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迷霧森林遭遇戰

迷霧森林是大型的10級地圖,也是高級玩家目前主要的探險區域。這裡常年籠罩著詭異的濃霧,能見度不足十米,昏鴉低啞的叫聲不時在上空響起,若樹下急得團團轉的玩家們抬頭觀察,說不定還會發現潛伏在粗壯樹枝上的人影。

「那個該死的女獵人呢?!」為首的隊長金包銀暴躁地踢了一下身邊的樹幹,表情猙獰地瞪著周圍的迷霧,似乎那個女獵人就在那兒:「我看她就是故意把我們引入迷霧森林的!該死!」

其餘隊員的臉色同樣陰沉,他們的體力已經快見底了,全程卻不得不提起萬二分的精神保持隊形以免被那個女獵人偷襲。隊員們聽了隊長的抱怨也不敢發作,繼續沉默地勘探地形,卻暗暗在心裡抱怨:這還不是你惹出的好事!

金包銀是唐朝公會的二分隊隊長,今天他們從咆哮濕地的團隊本裡滿載而歸,收穫了三件藍裝和一件紫裝,在他得意洋洋地上報給公會時,一個灰樸樸的女玩家正巧踏出副本傳送陣。

他看向女玩家,非常嘴賤地玩女玩家的方向喊道:「我瞧瞧,又是哪個不自量力的小白跑來solo十人團本了?用多少時間死出來?要不要哥哥帶你一程啊?」

灰樸樸的身影一頓,轉身,斗篷下只露出一個精巧白皙的下巴,薄唇帶著比金包銀還要惡意的微笑,語氣誠懇:「哦,如果你的大腦還在正常運作的話,我認為你還是趕緊帶著你可憐的小跟班們離開比較安全,裝備被爆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你!」

金包銀大怒,感覺在下屬面前落了面子,臉上掛不住,二話不說揮起大劍攻擊。女玩家頭也不回地晃了一下身體,堪堪閃過劍鋒,她快速蹲身,伸腿橫掃金包銀的下盤,讓金包銀狠狠地在地上摔了個狗啃泥,不少隊員們發出嗤笑聲,幸災樂禍地看著狼狽的隊長大人。

女玩家輕佻地吹了一聲口哨,嘴角彎彎,笑著揮手離開。金包銀不甘,叫人在身後追趕,誓要輪白這個該死的女玩家。

沒想到,這卻是噩夢的開始。

進到迷霧森林後,他們愕然發現,原來他們不是捕獵者,而是陷阱裡的獵物!

唐朝二分隊的玩家們以為這又是一次無聊的獵殺遊戲,隊形鬆散,第一個人觸發陷阱時,還有人嘲笑那個人的不小心,卻沒想到,箭矢的破空聲就在這個時候響起。

金包銀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閃著寒光的箭破空而來,射入中遲緩陷阱的隊員的腦門,精準射擊!二連矢!連環射擊!三個技能連續爆出巨大的傷害值,三秒內帶走那隊員的性命,他震驚得呆愣在原地,團裡攻擊力最高的砲台法師甚至比不上那傷害值的四分之一!

他,好像踢到鐵板了……

不斷地有人被偷襲,隊員在持續減少,一小時後,十人隊只剩下三個人,金包銀已經開始後悔他的衝動。掉級不可怕,可怕的是爆裝備,要是讓會長知道他惹下的禍事……想起會長目無表情的臉,金包銀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又是一聲慘叫,白光。

只剩下兩個人。

他們面面相覷,發現對方眼底恐懼的光芒。

遊戲初期,怎麼會有那麼強大的玩家!強悍的攻擊、各類高級技能、敏銳的戰鬥意識……出手便是人命,猶如死神降臨。

接二連三地箭矢劃破空氣,金包銀眼前活生生的隊員化作一抹白光。

「金包銀,唐朝二分隊隊長,今天玩得還愉快嗎?」那充滿惡意的涼薄女聲在身後響起,金包銀彷彿被針扎到一樣跳起,警惕地看向身後——空無一人。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

「在伏擊你們的時候,我也沒閒著,開論壇找找就有了——當然,這得多虧你的高調態度我才那麼快查到。」女獵人慢吞吞拖長語調,戲謔地說。

忽然,熟悉的箭矢聲再度響起,金包銀只感覺到強烈的痛覺從關節處傳來,他倒下,絕望地看著永遠被濃霧掩蓋的天空。

昏鴉在啞啞地叫。

「嗯哼,據說攻擊關節有致殘效果,看來是真的。」女人嘖嘖稱奇,她拉滿弓弦,將箭頭瞄準男人的咽喉處,鬆手。

男人化作死亡白光,留下一地閃閃發光的裝備。

「哎喲,運氣不錯,大爆了。」女人眼前一亮,一紫三藍,紫武恰好是射手系可使用的弓箭,都是咆哮濕地出產的系列套裝,在遊戲初期裡,這也算是難得一見的裝備了。

她心情極好,掂量掂量手上的裝備,直接全部換上,總算湊齊了一身藍裝和一把紫武,攻擊力再度上升一個台階,若再次遇到一對多的情況,也有了正面一戰之力。

女人悠哉悠哉地將弓箭背在身上,伸手拍平好有些皺褶的灰色斗篷。接著她手腳並用,敏捷地攀上大樹,猶如黑豹一般的身影在枝椏間快速跳躍行進,彷彿是天生就該如此。

唐朝。

空墨坐在會議室的主位,瞇起眼睛盯著誠惶誠恐地低著頭的男人,看不出喜怒。

「你說,你們一隊十人,被一個女獵人給全滅了?」他緩緩說道,語氣平靜。

「是,那個女獵人將我們引入迷霧森林深處,設下陷阱,我們不得不提高警惕,在我們精神鬆弛和體力不支的時候,再一個一個挑出來殺掉,她的速度太快,根本找不到那個女人躲在哪裡,典型的風箏打法。」

字裡行間都在表達一個意思:不是我們的錯,只是一時大意讓敵人鑽了空子……空墨在心裡冷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金包銀一會兒,見男人額上開始流冷汗,才轉移目光,像趕蒼蠅那樣揮揮手:「你可以離開了。」

金包銀幾乎是連滾帶爬地離開會議室。

「白霞。」空墨冷哼一聲,對著空曠的會議室說道:「這樣的蠢貨怎麼混上二分隊隊長的?」

「會長大人,這是你妹妹的……好朋友。」一個窈窕身影從會議室的陰暗角落裡走出,如空墨的冷漠不同,女人笑意盈盈,明艷的臉蛋似乎總是染著笑意:「你家妹妹親自欽點他上來的。」

「蠢貨還湊成一雙了。」空墨再度冷哼。

「要不要把他打下基層去?」

「用不著,他不過是跳梁小丑一個,不必多費心思,而且妹妹那邊暫時還不能動。」空墨搖搖頭,轉頭看向落地窗外的穹蒼,一隻雄鷹在空中翱翔,發出昂揚清亮的長嘯。

空墨仰望著雄鷹,發出一聲長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