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4.在無法抑制愛戀的夜晚

「這我倒是沒聽過耶……你是從高中就一直喜歡那個彰先生的吧?」

真多虧了和也喚醒我的記憶,不然真不知何時我才會再回憶起高中那時的快樂時光。一直都在一起的三人,那時候都有著各自的男女朋友,就連我雖然一直對彰抱有好感,但在外面照樣跟其他男人玩。櫻那時有點中性氣質,喜歡跟我們兩個大男生混在一起,一直沒有交男友。

之後三人考上同一所大學,雖然不同系也還是會相約見面。彰那天生的耍酷性格令他很快就交到新女友,櫻則是持續孤家寡人一個,那一陣子常是我們兩人走在一起,我還會抱怨她害我打砲次數減少了。

結果到了大三,在我渾然不知的情況下,彰和櫻開始交往,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櫻變得很有女人味,兩人的個性本來就很合拍,最後他們認定對方是一輩子的愛而在畢業的時候訂婚。

而我,裝作為他們高興的樣子,逼著自己去忘記彰。而就在他們開始籌劃婚禮的某一天晚上來了電話,說櫻在工作的路上發生連環車禍,當場死亡。

「那時候我為了忘記彰,玩得非常兇,心也已經到了崩潰邊緣,但是彰比我痛苦千百倍,那心力憔悴到極限的模樣我永遠忘不了,所以我到他的身邊,陪伴他直到他終於可以出門工作。」

我們也是在那時候開始發生關係。沒有任何戀愛成分,卻似乎包含某種重要的情感交融,可惜彰從來沒清楚說過為什麼抱我。在講述期間,我不停地灌酒,臉開始漲紅。

「虧你可以用這麼平淡的口氣說出這些事……」和也嘆口氣,抓過我的頸子靠向我說:「不過你已經走過來啦,你們起碼是好朋友,還發生了關係,說不定你們可以順理成章在一起耶!」

我笑著跟他打鬧,雖然心裡覺得跟他在一起這種事應該不可能,但怎麼也無法放棄一絲希望,只要我一天不肯放棄,我就無法離開彰,就不知道彰對我究竟是怎麼想的?

「話說回來……難道那個人都不會偷吃嗎?一個普通男人居然只跟一個男人做就可以滿足,實在令人難以置信耶……」

「你在說什麼啊?彰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他自己今天也說過了。

「真的假的,他是繼我之後的世界上絕種好男人嗎?你確定他真的在外面沒碰其他女人?」

和也居然不死心一直問,我生氣地說:「彰最愛的人是櫻,只要他還沒忘記櫻就不可能碰其他的女人!」我可能已經醉了,說話又大聲起來。

「做愛這種事又不見得需要有愛,這對普通人和對我們來講都是一樣的不是嗎?或許彰這種寂寞的男人,真的會去找個砲友也說不一定……」

「夠了!」我猛地站起身說:「我要回去了!」

「等一下,英二!抱歉啦,我說過頭了,不要生氣嘛!」

我拋下和也,迅速地走到大街上,外頭正下著細雨,讓我的心情更加灰暗。

怎麼不愉快的事情發生的時候一定都會來場雨,這時候製造氣氛又有什麼用?我想著和也說的話,越來越懷疑彰是不是還有其他類似砲友的對象,畢竟我們兩人又不是什麼關係,就算他真的有也沒有義務跟我報告。

越想是越煩燥,原本我不是個會在意交往對象有沒有砲友的人,如今換成了彰卻讓我在意的不得了,很想很想衝到他家質問他到底有沒有其他對象,但是如果他沒有自己不就丟臉丟死人了?我是相信他不會在還想著櫻的時候找上別人,但這自信心卻不是百分之百肯定。

其實我只是在害怕罷了,要是他真的有了其他對象,我就沒有待在他身邊的理由了,那時候就真的會是我單戀的終結。我根本不敢去想像那種事情的發生,彷彿真的會變成那樣,我害怕地全身顫抖。

xxx

結果我還是來了,淋著雨站在彰的家門前,現在的我看起來一定就像隻無家可歸的小狗。但是我想見他,好想好想見他,我想聽他親口解除我的疑慮,告訴我他沒有其他對象,到現在他還是只愛櫻一個人。

這樣就夠了。我鼓起勇氣按下門鈴,裡頭傳出腳步聲,接著門被打開,赤裸上身的彰全身散發剛洗完澡的香氣,這讓我因為酒醉而漲紅的臉又更熱了。他吃驚地看著我。

「英二……你怎麼搞成這樣?你跑到哪裡去閒晃啦……你去喝酒?」

我看著他,腦中想問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聲音卡在喉嚨裡害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他馬上把身上的毛巾丟在我頭上,把我拉進屋裡。

「不是叫你回家嘛,幹麻跑去喝酒……總之我先幫你去拿替換的衣服。」

他走進房間裡,我看向客廳裡他自己組裝的辦公桌,桌上的電腦螢幕上是公司產品銷售報表,螢幕旁就放著櫻的獨照。我愣愣地拿起照片看著,想起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但發覺我根本開不了口問他,因為我想問的問題真的太難堪了。突然覺得自己非常丟臉,居然為了也不是很重要的問題衝來他家,完全失去理智。

「英二,趕快去把衣服換下來……你在做什麼?」

我匆忙地把櫻的照片放回去,隨便找了個藉口說:「沒什麼,只是想說原來你真的在認真工作呀,原本還在猜你是不是甩開我想找其他人快活之類的……哈哈。」

一不小心居然說出真心話,聽起來不就像是一個女朋友在吃醋嗎?我尷尬地笑了兩聲,沒想到居然把自己逼到無地自容的地步,我想整死自己就對了?講了難以笑話帶過的事,我內心焦急地想著該怎麼圓場才好。

彰似乎毫不在意地回說:「笨蛋,你在說什麼蠢話,不是早告訴你我要回家用報表嗎?再說,我幹麻要去找其他人,又不是饑渴的受不了。你有空說那些話,倒不如快點把衣服換上。」

我看了眼被丟在沙發上的衣服,心中五味雜陳,裝傻地躺在沙發上。

「對了,你要不要交個女朋友?雖然沒有女人比櫻更好,起碼可以多個人陪你,總是叫我陪你也怪可憐的,不是嗎?」

我又裝作一副隨便輕浮的模樣說出違心之論,心臟緊張地快跳出來了。彰盯著我沉默一陣子後說:「我不知道你今晚怎麼了,不過我沒需要為了發洩特地找自己沒興趣的女人,如果你懶得跟我在一起可以直說,我不會勉強你。」

彰難得露出了焦躁的表情。

我被他的話嚇到。沒需要的意思,是因為只要有櫻就夠了,還是……?還有後面那句話聽起來怎麼像是我要拋棄他一樣?

「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他嘆口氣坐回到電腦前,似乎打算繼續工作。

怎麼辦?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對這樣的情況感到手足無措,面對他我已經不知該如何是好,究竟要怎麼做才能一直待在他身邊?我一點都不想離開他啊……

我遲疑地走到他身邊站了一會兒,直到他從螢幕移開目光疑惑地看著我,我趁僅剩一點的酒意低頭覆蓋他的雙唇說:「今天晚上……陪我吧。」

他瞪大眼吃驚於我的舉動,接著複雜地注視我,再一次皺起眉頭推開我,移開目光。

「你喝醉了,與其說些醉話倒不如進房去睡覺,你先睡我的床吧。」

他面對我第一次的邀約,似乎是感到不解及厭煩,我咬緊牙關克制自己露出悲慘的臉,連眼眶都熱了起來。現在的我,不是相當不知羞恥嗎?已經無法繼續待在這裡了,我沉默地走向大門。

「你要去哪裡?」彰馬上急躁地問。

我背向他,自嘲地微笑說:「反正你也沒那個心情,今天晚上我去找別人好了,你也知道我一向不缺男人,明天見。」

我伸手想要打開門,彰從後面追上來奮力壓住門,我驚訝地看向他,他一臉憤怒。

「不是早告訴過你別再亂玩了嗎?要是得了什麼病怎麼辦!」

「放心啦,我都玩這麼久了,自然會找安全乾淨的人,不用你來多管閒事。」我想盡快離開這裡,但他反而抓住我的手,從力道上可以感受到他的激動。

「你現在這個樣子到底想去哪裡,你就這麼想要嗎?!」

「放開我!」我掙扎著,不過根本無法從有在鍛鍊健身的他手下逃脫,他一氣之下跩著我到他房間,把我丟在床上,壯碩的身體壓上我。

「你要幹麻?!」我恐於他粗魯的動作,面對現在的情況我是一點期待也沒有。

「既然你想要,倒不如我來陪你,這點時間我還有!」

他很快地脫下我的外套,解開領帶,扯開襯衫,大手碰觸胸前的紅點,才輕逗一下我就感覺臉開始發燙。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要在這種情況下跟他做愛,還是掙扎著說住手。

「住手的話,你會去找別的男人吧?」他停下動作冷著臉問,看到我遲疑的表情後又開始挑逗胸前紅點。「你如果不留在這裡,我就不會住手。」

他的舌尖碰觸紅點,進而吸吮輕咬,我的身體變得相當敏感,唇齒間已經透漏出濕熱喘息,雖然持續在做無力的掙扎,不過已經沒那麼堅定,就像某些片子中的半屈半就。

他在舔咬的同時,手順勢往下解開我的皮帶脫下褲子,一隻手包覆住我已經昂挺的分身,隔著底褲上下摩擦著。從胯下傳來的感覺刺激我的神經,自己早已進入興奮狀態,喘息變成呻吟,這下我已經無法停止了。

僅存的一絲理性在思考著,他這樣的舉動是不是可以解釋成,他不願意讓其他人擁有我,是一種獨占慾的表現呢?這或許又是個我多餘的期望吧。

很快地我的底褲被分身前端分泌的汁液弄濕,他進而脫下內褲,直接摩擦我的昂挺,前端抖動著,就像在歡迎他一般,劇烈的刺激讓我忍不住扭動腰肢,渴望著他。

他用被汁液沾濕的手指觸碰我的後庭,並逐漸插入逗弄起我內壁中的敏感點,我感覺自己後穴不斷吸著他的手指,渴望著更深更強烈的刺激,他接著插入更多手指,讓我有種光靠前戲就能高潮的錯覺。

不過我想要更多,熱切的想跟他結合。我抱住他,直視他飽含慾望的雙眼,跟他唇舌交纏,彷彿都要忘了呼吸一般,我們互相肆虐口中每一部份,我一隻手向下撫摸他褲襠裡挺立的分身。

「彰……我想要……快點進來……」我喘息著,劇烈的興奮和無法滿足的渴望刺激之下我不禁流下淚,懇求著他。

他點點頭,拉下褲子拉鍊,忍耐到極限的分身每一根血管都看的一清二楚,就等待插入的最佳時刻,我更加抱緊他,將下身靠近他的分身。他將分身對準,一個挺身整根昂挺就沒入後穴,內壁瞬間被壓迫感充刺,我發出一聲悲鳴。

「會痛嗎?」彰溫柔地詢問,我搖搖頭說:「快點,我想要更多……」

經驗豐富的我當然不如處女般脆弱,很快就可以適應在我體內的男根。我滿足於內壁的充實,他的分身不斷摩擦著敏感點,而我下身的昂挺忍不住分泌出更多蜜汁。他開始進攻,節奏快又強,我止不住自己的呻吟,整個房間佈滿淫亂的氛圍。

他的臉上汗水淋漓,我窺視他的喘息,此刻他的確醉心於與我的交歡,我的內心產生一絲幸福感,這種感覺令我更加興奮,後庭也更加收縮。自己的分身被吸附的更緊,他發出一聲低鳴,腰部速度又加快了。

我感覺到他在我體內漲大,快感刺激我每一吋肌膚和神經,似乎已經無法思考任何事,我陷入了狂亂的狀態,抓著他只能不斷搖擺自己的腰,渴求他的一切,更深更進一步的佔有我,在這一刻我們只屬於彼此。

接著,我發出一連串的悲鳴,他也低吼著,在我體內釋放慾望,我們一同達到了高潮。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