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相遇

「唔~」坐在椅上的人兒,伸了伸懶腰。

  然後,望向掛在牆上的時鐘。

「我的天那!!!」

  一聲尖叫劃破寧靜的醫院,隨即,她自己摀住嘴,「慘了,等會又要被護士長罵了。」

「不過,我都不知道已經凌晨兩點了。」

  溫梓璃癟了癟嘴,都是護士長啦,說什麼人手不夠,硬是要她留下來加班!

  結果說好的兩小時,硬生生變成了五小時……

  唉……她怎麼這麼可悲啊……

  算了,還是快回家好了,管它什麼人手夠不夠。

  於是,她敏捷的收拾包包,偷偷的溜出醫院。

  回家路上,她不時左看右看,畢竟現在已經凌晨兩點了,要以防一些怪伯伯的出現。

  走著走著,總算到了家門口,她放心的要走進家門。

  不料,正要走進門時,她突然踢到了一個東西。

  溫梓璃好奇一望,卻看到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橫倒在地上。

「呀~!」

  她倒抽一口氣,天啊,現在是安怎?遇到兇殺案了嗎?她是不是要先報警啊?

  過了五秒,莫梓璃想起身為護士的本分,還是先看看他是不是還活著好了。

  她摸了摸面具男的脈象,雖然很微弱,不過幸好他還活著。

  但是……這個人……好像傷的很重的樣子。

  算了,好人做到底啦,她就大發她那千年難得一件的善心,把他抬進門吧。

  經過非常艱鉅的扛人過程後,她總算將面具男扛到了沙發上。

「累死我了。」她喘了喘。

「果然老媽說的好:『好人不要當。』」她咕噥了一下。

  溫梓璃熟練地幫他包紮傷口,隨後自己也累得在另一邊的沙發上呼呼大睡。

  隔天清晨,溫梓璃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迷迷糊糊地走向另一邊的沙發。

  她突然興起玩心,想看看面具下的他長怎樣。

  她輕輕地伸出手,就在要碰到面具時,一把尖銳的匕首驀然抵在她手掌下方。

  她倒抽一口氣,趕緊收回手。

「妳想做什麼?」低沉又帶有磁性的聲音,看來是面具男發出的。

「我才想問你要幹嘛!」她瞪了他一眼,「你想殺誰啊!」

「這是哪裡?妳是誰?」

「這是我家,我是這個家的主人。」哼!她故意跟他練瘋話。

「回答我。」

「這裡就真的是我家啊。」她補充,「我叫溫梓璃。」

  面具男沉默了一下,「是妳救我的?」

「當然啊廢話!不然你會無緣無故跑到這裡哦?」

  她還有點不爽,畢竟剛才差點手就不保了,所以說話口氣有點衝。

「謝謝。」

「蛤?」她愣了一下,原來面具男也會說謝謝?

「妳包紮的?」面具男摸了摸綁了厚厚繃帶的地方。

  講到這個,她就想起昨天弄他那些傷口花了她整整兩小時的事。

「是我弄得沒錯。」她點點頭。然後抬頭一望時鐘,「我要先去上班了。食材冰箱有,你可以去弄。」

「妳要去上班?」這可不妙,要是讓組織知道他被她救了,她性命一定會不保的。

「對啊。」溫梓璃拿起包包道。

「不准去。」他強拉住她的手。

「我要去上班啦!你放開我!」

  她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是哪條筋不對啊?她跟他又不是很熟,他幹嘛拉著她不讓她去上班啊?

「這就是妳照顧病人的態度?」看他手上繃帶精緻度,他大概猜出她不是醫生就是護士。

「鬼勒!」她咒罵了一聲,他竟敢拿出病人來教訓她?!「不然我請假照顧你總行了吧?」

「可以。」他鬆開手,讓她去打電話。「一個月。」

「什麼!!!」她瞪大了眼,「你的傷口再怎麼嚴重也不需要一個月吧?」

「我說需要。」面具男很淡定的回了溫梓璃一句。

「你是想害我被護士長罵死啊!」

「不請也可以,我可以跟妳們醫院說妳對病人態度冷淡,不適合當一位護士。」

「你……!」她恨的咬牙切齒,「我知道了啦!」

  溫梓璃心不甘情不願的拿起手機,抱著被罵的決心,撥了通電話給護士長。

「喂?」電話被接通了。

「護士長嗎?我是梓璃啦……什麼事哦?沒什麼啦,我只是想跟妳請一個月的假而已……」她說到最後越講越小聲。「用我今年還有去年的特休。」

  果然,護士長霹靂啪啦就是一串罵,她只能一臉無奈的將電話拉離耳邊。

  終於,她掛上電話,「託你的福,我今年的特休都沒了。」

「抱歉。」其實他也滿抱歉的,要不是擔心她會被殺,他也不會硬是要她陪他一個月。

「我去煮早餐。」她頭也不回的進了廚房。「你要吃什麼?」

「都可以。」

  哼!她就在早餐中加一大堆辣椒辣死他!

  雖說如此,但看在受傷的人不適合吃辣的份上,她還是沒加辣。

  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他傷好了,她一定辣死他!

  不到十五分鐘,溫梓璃就端著裝著早餐的盤子走了出來。

「好了。」她將盤子放在餐桌上,自己也逕行坐在他對面。

「好吃嗎?」看他默默的拿起就吃,她忍不住問。

「還可以。」他下了個評語。

  聽完,她眼角一陣抽蓄,明明她就做得很好吃,他卻說還可以?!

  是她太自信,還是他味覺有問題?

  就算她做得不是非常好吃,但說一句好吃是會怎樣嗎?!

「看來你可能連味覺一起傷了。」她淡定的回他一個評語。

「所謂自信?」他挑了挑眉,問道。

「沒錯。」她很弱的瞪回去。

  他沒再回話,但她隱約看到他眼角竟浮出一絲笑意。

「欸,問你一個問題哦。」她終於忍不住,問道。

「問。」

「你是怎麼受傷的啊?該不會是欠地下錢莊錢吧?」所以才要帶個面具來遮掩。

  溫梓璃的聯想力十分發達。

  他猶豫了一會,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告訴她。

「欸,你有沒有聽到?」看他有些恍神,她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有。」

「那你回答啊?」

  他沉默了一下,說出一個驚人的事實。

「因為我是殺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