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苦澀的單戀 CH1-1

    在剛開學沒多久的大學校園裡到處都有著青澀臉龐的學生們,瞧瞧,那些孩子們臉上洋溢的燦爛笑容,不是在期待著頂著油亮亮的頭皮,一臉嚴肅的教授們;不是在期望著新學期的課業能為自己帶來什麼幫助,一個個臉上散發的是所謂的青春副作用─花癡症候群。

    喔不,應該說是在這種暑假剛過去,天氣還很悶熱的時節,年輕女孩們還穿著迷你短褲,露出一條條白皙的大腿,晃的正值禽獸期的男孩們春心蕩漾啊。

    簡單來說呢,大學就是一個可以讓學生們徹底解放的時候。

    以前不敢談戀愛,現在是見一個愛一個。

    以前不敢晚回家,現在是夜生活一天比一天精彩。

    就是有這種人,脫離了高中生活,邁入大學後就決定要談戀愛。

    教室裡有兩個女生,說話的聲音不大,但因為太安靜,對話聽的一清二楚。

    「憶莘,妳快看啊,這個可是我們系裡最帥的男生,我可是千方百計才弄來這張照片的。」一臉興奮地晃著照片的女生叫做鄭夏瑤,長的很可愛,但是是那種外冷內熱的人。

    「夏瑤,妳都有我哥了還看這種照片做什麼?」說話的這個女生呢,叫做張憶莘,長相嘛,就是那種你不會覺得特別醜,但也不會特別想多看一眼的類型,大概就是因為帶著牙套的關係吧,醜小鴨變成天鵝以前,都會經過這麼個時期的。

    鄭夏瑤一臉不滿的放下手中的照片:「現在不准提到他!想到他我就來氣,妳說,有什麼事情比女朋友還重要?什麼叫做『兄弟現在需要我,我不得不過去』?那他幹嘛不跟他那群講義氣的兄弟在一起就好了?」

    憶莘嘆了口氣,鄭夏瑤跟她哥哥─張憶柳從高二交往至今,可以說是一路坎坷啊。誰叫她那無良哥哥不學好,崇拜什麼黑道,從此踏上了講義氣的不歸路......咳咳,扯遠了。

    重點是鄭夏瑤和張憶柳兩個人,女的是外冷內熱,男的也是差不多,永遠把兄弟擺在女朋友前面。

    「妳也知道他的個性,就別計較那麼多了啦。」憶莘無聊的看著桌上的照片,裡頭的男生有著陽光般的笑容,右邊耳垂上帶著一個耳釘,顯得有些妖魅,讓她的臉頰不禁微微一紅。

    鄭夏瑤原本憤怒的臉龐,在看到憶莘發紅的耳朵後轉變為八卦:「妳也覺得很帥齁。」

    憶莘因為被戳中心思,頭低的更低,用小到只有蚊子才聽的到的聲音「嗯」了一聲。

    「怎麼樣,要不要考慮在充滿粉紅泡泡的大學四年來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呀?」鄭夏瑤笑的多曖昧,好像要談戀愛的是她一樣,不過她早就已經體會過轟轟烈烈的戀愛了。

    「不要吧,我跟他又不認識。」憶莘委婉拒絕。

    其實她不是沒想過大學要談戀愛之類的,只是她一直覺得自己根本沒辦法找到那種所謂的天菜。嘛,女孩子總會有這種想法的,初戀男友要好到讓自己不想放手,就算哪天逼不得已要放手了,後面幾任男友也會有著初戀男友的影子。

    不過就她這麼一個醜小鴨,而且還是帶著牙套的醜小鴨,打扮又俗的要死,想要倒貼天菜系草,人家或許還不要呢。

    鄭夏瑤表演細胞大發,一手摀著胸口,一手伸向遠方,用著那極度戲劇化的口吻說:「沒關係,邱比特說過『感情要建立在主動上』,我相信只要妳肯努力,不認識不是問題。」

    「邱比特說過這句話嗎?」憶莘不小心戳破了鄭夏瑤的情急小謊言。

    鄭夏瑤尷尬的撥了一下瀏海,然後扯了扯嘴角:「邱比特有沒有說過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學四年,妳想繼續當老姑婆嗎?」

    憶莘想了一下:「不想。」

    鄭夏瑤滿意極了這個答案,雙手捧著憶莘的右手,輕輕擺在胸前,用溫柔的聲音說:「對,就是這個答案,我要的就是這個,我改天帶妳去認識認識許晏韓。」

    「許晏韓?」憶莘對於這個名字有些不熟悉,所以重複了一次。

    「就是照片上的那個男生,他叫許晏韓。」鄭夏瑤用下巴指了桌上的照片。

    「妳認識他啊?」

    「不認識。」鄭夏瑤理直氣壯地說出這句讓人吐血的話。

    憶莘想繼續追問下去,卻聽到安靜的走廊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如果不是現在是早上的話,她恐怕會以為是什麼恐怖片的情節。

    門口冒出一個男人的身影,他用低沉的嗓音說話:「夏瑤。」

    這個男人就是億莘的哥哥,張憶柳。

    憶莘跟張憶柳簡直是不同的爸媽生出來的,張憶柳是個身高挺拔的男人,而憶莘的身高不過158公分;張憶柳的長相雖然不到小說是說的妖孽,但卻也是眾多男性中的佼佼著,憶莘的話除了皮膚白,膚質好,其餘還真是不用說,還有那身材......嘖嘖,簡直比飛機場還平;張憶柳很會打扮,雖然說是個男孩子,而憶莘對於打扮完全沒概念,甚至平時也不上什麼妝。

    「呦,張大哥來了啊,怎麼,已經替你的兄弟們義氣完了嗎?」鄭夏瑤語氣酸溜溜的,簡單講就是她吃醋張憶柳的那些朋友們。

    張憶柳臉色一沉,語氣雖然不到多好,但也算帶有一絲絲寵溺的意味在:「夏瑤,別跟我鬧脾氣。」

    鄭夏瑤一聽馬上就氣得跳腳,「什麼叫我在鬧脾氣?我男朋友原本說好要帶我去吃飯,最後卻因為朋友的一通電話就拋下我,難道我不能抱怨一下嗎?」

    張憶柳沒有說話,他把視線移到了憶莘身上,這是他們兄妹之間的求救暗示。

    憶莘出來緩和氣氛,她擋在了兩個人中間,「好啦好啦,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你們兩個就冷靜一點嘛。」鄭夏瑤沒有應話,冷哼了一聲,越過張憶柳走出教室,往樓梯間的方向走去。

    女朋友不理你,轉頭就走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當然是二話不說就追上去呀!

    有句話叫做「女人總是口是心非」,當女朋友說你不要跟她講話,你就是得說一堆好聽話,外加溫柔撒嬌,她才會氣消。

    她沒有說話怎麼辦?那就是得哄哄她、跟她說說話啦!如果你不跟她說話,她只會覺得孤單寂寞有點冷,如果你哄的好,她就會對你抱抱親親蓋棉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