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Star1:關於

心理學家阿德勒主張,決定我們生活型態的「人生風格」(the   style   of   life)在四、五歲就由「人生原型」決定。因此,對於孩童的教育要從小開始,而且方向必須正確。六歲以前的生活方式跟人生目標會成型,不過也不是完全確定,總有意外。

如果阿德勒的理論是真的,那麼我想我的人生風格,從我的誕生那一刻,就像是得跟別人不一樣,注定是個悲劇失敗者。

你記得六歲之前在幹嘛嗎?

喝奶、學說話、學走路、學著表達情緒、學著怎麼不尿床,還有學會了依賴著身邊的人。除了這些以外,老爹告訴我,我還必須學會走向新的人生,只是我到現在還是沒學會。

老爹是我的養父,我爸爸的好朋友,是個醫生。他的話不多,我的話更少,我們相處的時間也不長。在家裡碰面時,除了簡單的談話之外,沒有什麼其餘話題,身邊總是圍繞著很多女性朋友。很多人都說他是人生勝利組,有錢有車有房子又有數不完的女人。但在我眼裡,他跟我一樣失敗。因為他跟家人的關係,破裂了很長一段時間。他雖然有錢,卻養了ㄧ堆只喜歡他的錢的女人。但是我知道他是個好人,只不過是個爛好人。

開始跟著老爹生活的時候,是七歲要開始上小學的那一年。而我在開學之前,連名帶姓的改掉了。原本的姓名,已經不記得了,即使我有時候會努力的回想,但就是完全想不起來。但奇怪的是,那些我一點也不想記得的事,儘管沒有人再向我提起過,我卻怎麼也忘不了。

我只能假裝自己已經忘記,忘記六歲的那一年,現實強迫我學會了獨立以及離別。然而這一切都還在努力適應中的同時,又開始了另一波讓我難以適應的團體生活。從國小到高中,已經過了十二年了,我還是什麼都適應不了。

最讓我倍感壓力的就是現在的高中階段,我是學校裡的問題學生。我不在的時候大致上是翹課,而有我在的地方就容易有壞事發生,但我並不是全校皆知的那種壞學生。只因為我是那個常被班上霸凌的對象,而我卻一句話都不肯說。班導師覺得我有很大的問題,於是我是問題學生,每個禮拜還得去上一堂輔導課。

輔導課其實很爛,因為校內並沒有一個正統的輔導老師,而幫我輔導的人,也只是學校老師們公認最有耐心的自然科學老師,學生們都叫他阿達老師。

『范斯達,這名字真特別。我們的名字都有一個達,說不定我們有著相像的人生喔。』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阿達老師時,他跟我說的開場白。

原本我以為我可以在他身上得到一些心靈藥方,但在他問起我,知不知道太陽的質量在恆星中排行第幾名時,我想我的病他不會有任何醫治的方法。但他也是個好人,跟老爹一樣的爛好人。

我有病,但是老爹不知道,我總是在他面前表現得很好。他曾經在喝醉酒的時候告訴我,我對他來說很重要。如果沒有我,他覺得他會孤單而死,所以我不能離他而去。但我總是想死,因為我的存在,本來就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我甚至希望在被人言語霸凌時,被攻擊到死。又或者是被拖到學校車棚裡,被一堆人圍毆,把我打死。死了就不需要去適應這些該死的團體生活,死了也就不會記得那些痛苦,死了當然也就不用再這樣沒有意義的活著。

是的,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死跟不死這件事,一直在我內心不斷的掙扎。我偷偷看過醫生,醫生告訴我,我只是課業壓力太大,還有環境適應不良,但這並不是我想得到的解答。也打過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但是從來都沒有打通過,原來每天都有人跟我一樣想自殺。於是我換了一種方法自殺,能夠感覺起來是一種自然死亡的自殺。

在行為心理學中有個理論,要把一個人的新習慣或新理念的形成並得以鞏固至少需要21天的現象,這稱為21天效應。換句話說,一個人的動作或想法,如果重覆21天就會變成一個習慣性的動作或想法。

就這樣我每一天都在想像各種死亡方式,最常想的是走在路上被車撞死,或者經過我家巷口的麵店突然瓦斯爆炸,又或者是放學回家的路上,遇上殺人犯將我殺死...等等。這樣的日子,維持了好久好久,但我始終還是沒有死。我想21天效應在這樣的情況下,應該是不會有任何效用。

然而這件事,只有阿達老師知道,但是他卻以為我在開玩笑,接著又問了我八大行星有哪幾顆。我一直以為是九大行星,但是在2006年時第26屆國際天文學聯會通過決議,冥王星已經降級成矮行星,所以我們的太陽系現在是八大行星。這是他告訴我的,他還順便跟我介紹了矮行星,還有土星環以及火星。雖然他總是跟我牛頭不對馬嘴,但我還是會認真聽完他熱愛的天文學,即使我完全沒有興趣,但好像又可以讓我短暫的忘記那些不快樂的記憶。

『我是不是又說太多了?』坐在輔導室裡,阿達老師說完了一長串天文學後,他這樣問著我。

「還好。」我回應。

『我們來聊聊別的好了。』他說,然後我點頭回應著。『其實呢,在我小時候看了阿波羅十三號那部片之後,我一直都很想好好鑽研天文學,還想過要當太空人。但在我國中畢業那年,我爸爸的意外,讓我注意到時間差這件事,所以我開始研究自然科學。』他繼續說著。

「時間差?」我問著。

『每天固定的時間是二十四小時,而我們每個人的時間也是一樣二十四小時,但是在你決定一件事情時,如果能夠早一點或晚一點的進行,那麼結果是不是就可以變得不一樣了呢?』

「或許吧。」

『意外的那天,我爸爸比平常早起了五分鐘。平常他會八點半出門,但是那天他八點二十五分就出門了。停了某個路口的紅綠燈,接著被一台大卡車撞上。如果那天,他一樣八點半出門,或者早一點,又或者是更晚一點。那他就不會停了那個紅綠燈,然後被大卡車撞。只是五分鐘而已,明明不是什麼太大的改變,但卻讓他成了植物人。所以我讀了科學,試圖想在科學裡頭找到解決的方法。』

「那找到了嗎?」

『當然沒有,如果我找到了,就不會在這裡教書了。哈哈哈哈~』他一邊說著一邊笑得開心。原本嚴肅的神情突然瓦解,他的回答又讓我失望了一次,而下課鐘聲也在我失望的同時響起。

每個禮拜的輔導課在鐘聲響起後結束了,阿達老師微笑的跟我說下禮拜見,我向他敬禮表示感謝之後走出了輔導室。然而在我心裡似乎跟著鐘聲也想起了一些,有關於時間差的事情......

如果那天,飛機也可以延遲五分鐘起飛,我是不是就不會變成孤兒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