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

她上輩子一定沒有積功德,看著面露不善的學長   她不是道過歉了?為什麼對方還不讓她走?

陳琳生怯怯的問「那個...   可不可以借我們過呢?學長。」將小惠護在身後,小惠很不會和陌生人打交道,平時還有濛祈幫忙她們但是這次......

「喂,我看妳們當我女人吧?就當肩膀骨折的醫藥費。」原本要和兄弟翹課出去玩,結果給他遇到了兩個小美女,不好好拐上手不行啊!

醫藥費?聽他在放屁,輕輕一撞就撞出骨折   那是不是踹一下他褲檔他就要死了?心裡話許佳惠可不敢說出口,陳琳進校前才合自己說過要維持形象,不能出亂子。

隨著圍觀人群越來越多,陳琳就越緊張,學長就越不耐煩。

靠杯,為什麼別人可以開開心心的來開學,她們就得被學長纏住啦?

許佳惠跺跺腳忍住上前揍人的衝動,口氣不好說「可是,我們倆有心上人了,不能答應學長你的要求。」媽的,要不是爸爸和陳琳不想第一天就惹出大風波,要不然自己的手和腳早就去好好"伺候"這位學長了。

「哈?要不然妳們當我一天的玩伴,這件事我就當作沒發生   如何?」切,拐當女朋友不成   那當玩伴總成了吧?   等到晚上在吃抹乾淨不就得了?

倏地,一名男子搭著濛祈的肩膀,穿過人群緩緩走過來,溫柔的笑說「學長你一開學就為難新生,不太好吧?」男子放開搭在濛祈肩膀的手讓濛祈把陳琳她們護在身後,濛祈低聲咕噥「一開學就給我惹麻煩...妳們是麻煩磁鐵不成?」

「你以為我們想這樣?要不是這世界能和我跟小琳相比的女人太少,我們還需要你來幫忙嗎?」翻翻白眼,小惠驕傲的把自己和小琳讚美一番   還不忘挫挫濛祈的怨念。

男子拿出手機,「嗯..三年C班張全齊因調戲女新生,女新生委婉拒絕但張全齊屢勸不聽,所以學生會決定懲罰其張全齊退學,這理由還不錯吧   張學長?」男子一一念出手機裡的內容,笑得合不攏嘴的看著學長越來越慘白的臉。

「學生會?你們是學生會的人?」慘了,他居然惹到學生會的人了!誰不惹偏偏惹到了全校師生最為恐懼的學生會......

「是啊,我們是學生會的成員喔,事不宜遲我就把訊息傳出去囉?學長。」眼看著訊息就要發送,一隻素白小手抓住了男子的手,陳琳輕輕對著男子說「等一下!不要發送。」男子挑眉,這女孩在做什麼?他這是在救她們耶。

她深深吸一口氣,溫柔的笑著說「這件事沒有嚴重到需要退學,其實張學長和我們道歉就可以了。」

「哈?小琳妳要原諒他?」握住小琳的手,小惠不敢置信的問

雖然小琳外在形象是溫柔婉約的,但對有些過份搭訕的人   小琳以前可不是這樣處理的,現在怎麼這麼容易就原諒人了?

握緊小惠的手,陳琳默默的看著她,示意她先安靜。

張全齊看著自己曾厚臉皮和這位美女搭訕,還提出過份的要求要對方答應,但是她不但沒有生氣   還拒絕的學生會對自己的懲罰,這不是天使,那誰還會是天使?張全齊彎下腰說「對不起,學妹。」

「學長,我們原諒你了,那不好意思,開學典禮要開始了,我們三個先走了。」一手拉著濛祈的袖子,一手握著小惠的手,她往開學典禮的方向跑著。

「對吼!開學典禮要開始了!」「我們快點走吧?」「看太久都忘了開學典禮這件事。」人群漸漸往開學典禮的方向走著,張全齊也跟著人群一起,男子獨自一人站著,嘴角微微笑著   這屆的新生   不得了。

§

到了新教室,新位子還沒坐熱她就被好友不善的瞪著,雖然濛祈正在看小說,但眼神還是有意無意的飄向這裡。

嘆了口氣,她可受不了老師來以前持續接受這兩位的"秋波"「小惠、濛祈,你們想問我為什麼原諒張全齊學長吧?」她開始有點後悔為什麼要阻止男子發送簡訊了......

送秋波的兩人互看一眼,點點頭。

「妳以前不是這樣處理這種事,怎麼?發現自己少得可憐的良心了?」坐在右邊的濛祈挑眉問,搭訕她們的男生他不是沒遇過,也沒少被當成擋箭牌過,或是看過小惠忍不住發揮她"暴力公主"的本事。

不過,陳琳她全程都是冷笑沒插手,所以他很好奇這次為什麼她插手阻止。

「對啊!妳只要放開我的手,我揍上去就好,幹嘛還要這樣管?」該不會是昨天被濛祈抓去刷寶刷到腦子都不正常了吧?

陳琳汗顏,前面那句問得很正常,但小惠妳那句是不是有點暴力傾向了?而且妳不是答應我和許爸說第一天別鬧出風波了嗎??

「不是好嗎,還有小惠別忘了妳答應許爸的事情。」她良心哪來少得可憐?「只是第一天不想這麼招搖而已。」捲捲髮尾,她可沒忘那個上前幫忙的男子說到「學生會」這三個字張全齊臉色一下子就慘白了。

「我只是忘記一下,說說氣話也不行喔...」小惠低下頭小小聲反駁,只不過是忘記一下下又沒差。

「妳的忘記一下就足夠妳惹出一大堆麻煩了,許小妹妹。」只不過現在沒人在她面前表示欠扁而已。

「去你的小妹妹,我跟你同年好嗎?眼鏡男。」大眼惡狠狠瞪著濛祈,她最討厭別人叫她小妹妹,如果是長輩的話她可以忍受,但如果是眼鏡男的話她可不行忍受。

把下滑的黑框眼鏡推回鼻梁,他細細算著「依年份月份妳和我同年沒錯,但是日期的話可就不是了,乖,許小妹妹,叫一聲哥哥來聽聽。誰叫我比妳早一天出生呢?」勾起嘴角,充滿笑意的雙眼回看著佳惠惡狠狠的眼神。

在其他人眼下是有如天使般的笑容,在小惠眼裡卻成了欠扁的笑容。

「你這傢伙,不揍你我就不是許佳惠!」她現在才不管爸爸和小琳說過的話,她現在只想揍一下笑得很欠扁的濛祈!

眼看戰爭就要開始,不想在中間受難的陳琳急急開口「小惠,妳不是想聽原因嗎?不要動怒,妳也知道濛祈的欠扁不是第一次出現過了嗎。」用眼神示意濛祈閉嘴,她可不想在嘗一次當夾心餅乾的滋味。

聳聳肩,等到晚上她就知道罵他欠扁的代價了,反正惹怒許佳惠的日子多的是。

哼,勉強壓下自己的怒氣「那妳就快說,小琳。」在不轉移她的注意力,她可不確定怒氣能更被壓下多久。

看來和諧多了,她繼續捲著剛剛那一搓頭髮,緩緩說「那個男生說學生會張全齊學長臉色就變了難不成你們沒看到?」一個搖頭一個點頭「小惠,這學生會在學校的勢力如果不是很大,那張全齊那傢伙幹嘛要怕學生會?」搖頭變成點頭,雖然她不確定對方是裝懂還假懂就是了「如果我們三個一開學就讓大家知道我們和學生會有關係,那不惹出大風波了?如果我沒阻止,我們的零用錢會被許爸扣的喔。」就算少了一個零那筆零用錢數字還是一樣不可小覷,但是自古誰不愛財,當然是越多越好。

自幼陳琳的父母親就將她交給許爸許媽照顧,就算許爸許媽非常疼愛自己,但她始終知道自己不是許爸許媽的孩子。

當然許爸許媽不知道自己知道這件事,沒什麼大不了她也就沒和他們說了。

「那妳們會想加入學生會嗎?我自己是沒意見,如果妳們要那我也跟著去就好。」既然學生會勢力在這學校好像有一定的控制權,那加入學生會對自己和她們是很好的選擇。

「不,我們三個都不要自願加入,我們要打敗他們。」勾起好戰的笑容,小惠的雙眼充滿算計的光芒。

陳琳一聽就知道小惠的意思「這點子不錯,明天有個跨級實力測驗,一二三年級都要參加測驗,前五名會公布名子,可以當作很好的開始。」果然是好姊妹,彼此講一句話就知道對方的意思。

想著兩個興趣盎然的好友提出的結果,濛祈問說「許爸不是說不要惹出大風波?」

陳琳和小惠互看一眼,下一秒就對著濛祈燦爛的笑著說

「他又沒說第二天不能惹風波,濛祈。」這是陳琳說的

「他又沒說明天不能惹出風波,眼鏡男。」這是小惠說的

在公司開會的許爸冷不防的打了個噴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