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 艾碧思

她一個人在王宮的長長走道上走著,平常都會有守衛和僕人的走廊,此時卻沒有半個人,窗外一片漆黑,只有微弱的月光照亮了眼前的迴廊,自己輕輕的腳步聲,此時聽來無比刺耳,遠處的黑暗,宛如通往深淵,彷彿黑暗本身的死寂,似乎低低呢喃著什麼。

死。

死。

死。

濃烈的血腥味,猛烈的衝向鼻端。地上躺滿了屍體,沒有一具屍身是完整的,四肢被扯斷並四散各處,胸膛和肚腹彷彿被某種長長的利爪撕開,鮮血和碎肉流淌在整個中庭,不完整的屍塊黏附在周圍的宮牆上,被什麼東西扯出身體的骨頭,殘碎地散落在幾乎積成水窪的血中,白得明顯。大片大片的紅色痕跡被噴灑在牆上,浸濕了毛氈的窗帷。這時,她認出了幾具屍體殘破不全的臉,像是被什麼啃咬過般黏著碎肉,頭骨碎裂,灰色黏滑的腦漿和頭髮浸泡在血液中。

強烈的恐懼,全身感到一陣劇烈的恐怖惡寒,極度的反胃和嘔吐感衝上咽喉。她好怕,好怕,但是眼淚被極度的驚詫死死壓著,在身體裡慢慢凝聚成一股尖叫。但是她仍感覺到了,刺鼻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以外,這裡還瀰漫著另一股奇怪的味道,一種特殊而刺激的味道。難以形容,但很濃厚,帶點令人暈眩的甜膩。

不遠處有東西在動。

這時她才注意到,屍堆的另一端,有一個細長得詭異的身影,維持著一種不像人類的奇怪姿勢。噗的一聲,黑影從一具屍體裡拔出了一隻手,一隻長著奇長利爪的手。然後,慢慢的,它轉過頭來。

艾碧思猛然睜開眼,全身冷汗淋漓,急促地喘著氣。夢裡的聲音彷彿還在耳邊迴盪。看看外頭天色,似乎已經比平常起床的時間略晚了點。不知道是不是做夢的關係。

夢中的恐懼仍縈繞不去,她抬頭望著四周,一切都如此平靜,一如過去的每個早晨。但是,這個不明所以的惡夢,說是夢,那視覺,那味道,和那股恐懼,都和背上的冷汗一樣,真實得令人害怕。這幾天來,反覆在夜裡出現,過去從來沒有過這樣不尋常的夢。

「……」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我們可以進去嗎?」

艾碧思從思考中驚醒,她望向門邊的一叢紅色亂髮,慕恩正從門外探進半邊臉蛋。

「公主殿下早,晨……那個,晨禱的時間到了。」另一個聽起來怯怯的聲音傳來,慕恩身後站著另一個少女,一頭及肩的金髮披散著,大大的藍色雙眸正望著艾碧思。

「啊,露莎,抱歉抱歉,快進來吧。」

「殿下,您今天好像起得比較晚欸,您昨晚有睡好嗎?」慕恩帶點擔心地問道,綠色的眼中透著憂慮。

「啊……沒事沒事,只是做了個夢。」艾碧思稍稍迴避著慕恩的視線,她不想因為這種事而讓她擔心,即使這樣的夢已經持續了好久。

「別管那個了,抱歉啊露莎,再等我一下,馬上馬上。」

「不要緊的,公主殿下,您慢慢來。」露莎溫柔地笑道。

艾碧思匆匆拉出一張椅子坐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個夢,她的動作比平常凌亂許多。然而,那不知所謂卻又恐怖莫名的惡夢,只是最近她身邊諸多怪事的一部分。晨禱時,艾碧思感到自己的思緒飄散著,即使露莎,她的侍衛兼前聖騎士,解說銀月之典的聲音一如以往柔和。

「……好,就到這兒吧,時間也差不多了。」

「嗯……是,謝了,露莎。」

「殿下,您今天有什麼行程嗎?會出王宮的話記得跟我說。」慕恩道,微微抬頭看著站起身的艾碧思。

「嗯,明天有國政會議,所以我等等會去一趟圖書室,得想辦法擋下教會和大主教的教法提案。說到離開王宮的話……今天是『報告』的日子沒錯吧?那就老地方。」

「沒問題。」慕恩點點頭。

「公主殿下,您辛苦了,教法一定不能過啊,過了朝政就等於被血月教把持了。」露莎憂心忡忡地道。

「我明白,只是……我們也只能盡力。」她幽幽地道。艾碧思走向房間的大門。她的房間其實頗大,以她喜歡的銀色、白色與藍色為主色調。房中四周只擺了幾個被書塞得滿滿的書櫃和一個衣櫥。這裡理應是很寬敞的,不過,前提是沒有那張圓桌和它周圍地上那一堆堆凌亂丟著的書籍、卷軸、羽毛筆和墨水瓶。她無視滿地的東西,繼續走向門口。

「不過我說,在處理國事之前,或許您可以整理下您的房間跟您自己的樣子。」慕恩看著亂七八糟的地面。

「我不久前才整理過不是嗎?」

「拜託喔,您上一次整理大概是月光正教創立的時候。」慕恩用力翻著白眼。「您再怎麼說也是一國公主,就不能注意一下形象嗎?」

「房間裡的樣子除了你們是有誰會看到,你們不也習慣了?」艾碧思不在意地撥了撥披散在肩膀上的長長白髮。

「您現在正在做的動作叫出門。露莎,把公主殿下固定在椅子上。」慕恩惡狠狠地下令,從雜物中抽出一把梳子。艾碧思嘆了口氣,默默坐上露莎拉過來的椅子,面對她房中唯一的一面鏡子

「公主殿下不喜歡打扮呢,可惜了您的美貌。」露莎抿嘴笑道。慕恩熟練地用梳子穿梭在艾碧思的髮間,一束束白色髮絲夾在她細小的手指間。艾碧思一手托腮,一邊拉過一本翻開的書。

「儘快儘快,這個國家有一噸比梳頭髮更重要十倍的事。」

艾碧思無聊地掃著書上的字,偶爾瞥一眼鏡子中自己的容貌。即使從小到大看了無數次,但當她看著鏡中的自己,那雙奇異的銀色眼眸,仍每次都讓她停下目光與自己對望著。

只有她,白髮銀眼,這整個國家,只有她一人有這特異的容貌,就像怪物一樣。有時她會忍不住想像,如果她不是自幼深居王宮的公主,會不會被迷信的人們當成惡魔?不,現在她過的就是這樣的生活,受到畏懼,受到歧視,受到無聲的沉默的敵視,被——

「好啦,公主殿下,換上這件衣服吧,您明明有滿櫃子的衣服,可以不要每天都穿一樣了嗎?」慕恩放開她的長髮,拉開衣櫥。

艾碧思從思緒中醒來,隨便看了下鏡子,便站起身,接過慕恩丟過來的衣服。明明只是貼身侍衛,慕恩卻似乎包辦了從侍女到朋友的一切功能和角色。想到這裡,她不禁露出微笑。

「我走囉,你們也去忙自己的吧。」

「公主殿下慢走。」露莎微笑行禮。

「殿下別太累啊,記得休息。」慕恩喊道。

艾碧思穿過走道,身旁走過不少王宮僕役,都恭敬地向她行禮,艾碧思也微笑著一一回禮。不遠處,一個高大但微微佝僂著背的身影快步走來,在走到她面前時,來人抬起頭,佈滿班白髭鬚的臉上帶點驚詫,彷彿被嚇到似的退了兩步。

「早安,埃克斯大人。」艾碧思行禮道。

「公主……公主殿下。您……呃,您可真早。」

埃克斯並沒有看著她,拿著幾卷羊皮紙的雙手有點不安的擺動著,眼神飄忽,但艾碧思可以感覺到他正在偷瞄她的長髮和眼睛,帶著一絲緊張。他匆匆行了一禮,便像是在逃離似的快步離開。

艾碧思嘆口氣。她早就習慣了,習慣了王宮中人這種對她帶著不明畏懼的態度,而且似乎只有這些久在王宮的資深老臣才會這般。艾碧思搖搖頭,告訴自己不去想這些煩人的事,一邊轉身離開。

下一刻,一股寒意從背脊上猛然竄上。

艾碧思頓時渾身一僵,又來了,背後似乎有道視線在盯著自己。她立刻轉頭,長長的王宮走廊上卻空無一人。艾碧思疑惑地張望了下,不論是僕役還是剛剛的埃克斯,確實沒有任何人經過的跡象。已經好幾次了,最近在王宮裡,總是覺得有人在看著自己。那股令人不舒服的視線,總是在她背後如影隨形,最近也越來越頻繁。

「……是太累了嗎?」她轉過身,那股視線沒有再出現,但是一身冷汗卻冰冷得真實,剛剛那股森森寒意,怎麼樣都不像是幻覺。

一會兒後,她走進了王家圖書室,王宮裡的圖書室空間不大,並排矗立的幾個櫃子裡擺滿了書籍和羊皮捲軸。即使是王宮的圖書室,書籍的數量看上去仍是不多,但對比一般修道院的藏書,這已經是驚人的數量。

書籍是珍貴的奢侈品,每一本書都是靠著學者與修士在修道院中,用羽毛筆一筆一劃抄寫下來的,傳承許久以來無數的知識與智慧。每次艾碧思來到這裡,想到這些書承載的知識重量,都不禁感到敬畏。她站在其中一個木製櫃子前,取出上次沒讀完的一本書。身為公主,她自然可以自由使用這裡的所有書籍,圖書室是她最喜歡的地方之一,一有空閒,她就會來到這裡。只是,今天卻無法像過去一樣,靠著閱讀平復心情。艾碧思翻到上次停下閱讀的頁數,打算看完上次沒讀完的資料。

「嘖……這些條文到底是怎樣啊?說是要施行的新法,結果要嘛文意含糊不清,不然就是一堆漏洞,怎麼有辦法頒行?」艾碧思讀了幾頁教廷的新法條文,越讀越覺得頭痛。

「這樣子誰都可以隨便解釋律法啊,還有這些新制度,也沒配套,到底有沒有好好評估啊?唉……」

她正要繼續讀下去時,抬頭看了看周圍,一如她所想,圖書室裡除了她以外空無一人。艾碧思輕輕喘了口氣,正想嘲笑自己的疑神疑鬼,眼角餘光卻瞥見了某個剛剛沒看到的東西。

她心裡一驚,正想站起來看個清楚,忽然慌忙之下手肘一碰,撞到了擺在桌上照明的油燈。油燈的蓋子被撞翻,燃油和火焰一起被灑到桌上,火光一閃,火焰馬上在桌上延燒起來。

「糟了!」艾碧思大驚,圖書室全都是易燃的書籍卷軸,這些珍貴的藏書要是燒掉一冊,都是可怕的損失。火焰的熱度朝她湧來,清晰無比,她的腦海中突然閃過好幾個影像,滿佈火焰的房間,濃烈的黑煙,逐漸燒毀的屍體。艾碧思強迫自己從那些混亂的影像中脫離,慌忙的想找東西滅火,但四周沒有水源,也沒有布料可以撲滅火焰。眼看著火就要燒到她正在讀的那本書,情急之下,艾碧思想也不想便伸出雙手揮向火焰,想把火搧滅。

下一刻,火焰消失了。同時,她的手感到一陣奇特的暖意流過。

「咦……?」

艾碧思眼前沒有半點火光,只有燒焦的木桌上殘留著焦黑的痕跡和熄滅的燃油。她伸手碰了碰有燒灼痕跡的燃油,觸手冰涼,毫無溫度。旁邊的木桌也是,除了焦痕,完全感覺不出剛剛才被燒過。

「這是……?」艾碧思疑惑的看著眼前的桌子,難道是自己剛才那一揮手起了作用?怎麼可能,她搖搖頭,在心中否定自己的荒謬,開始慢慢收拾傾倒的油燈、收好書,一邊努力地思索。內心深處,隱隱有種奇怪的感覺。

「不對……」艾碧思猛地抬起頭,剛剛進來時關上的門,現在卻被打開了。那股奇怪的視線,就從圖書室門外投來,門外的黑暗中,彷彿有什麼站在那裡,直勾勾地盯著她。艾碧思緊握住一手的冷汗,再也忍不住,站起身便追了出去。然而,門外什麼都沒有。但是就在此刻,不遠處的走道忽然傳來談話的聲音。

「……大人,大主教已經表示得這麼明顯了,您意下如何?」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艾碧思隨即看到血紅色的聖袍一閃,知道大概是某個教士。

「這個嘛,這些一定還會被反對,我認為這邊可以再修改,效果可以更好……」一個聲音快速地回答,艾碧思認得那是內政大臣蘭卡的聲音。

「非常感謝您。大主教敬重您是國王親信,因此命我來傳達這件消息,希望能傳達他的尊敬之意,並希望您在接下來能繼續……多照顧照顧教會。我相信您懂這句話的意思。」教士的聲音說道。艾碧思想了一下,才發現這個教士竟然是大主教手下的十二位樞密主教之一。

「這個是當然的,不勞您費心。」蘭卡語帶諂媚地說。艾碧思只聽了最後那句,便立刻將剛才的事拋下。

「大主教敬重您的高位,如果您肯答應,這些就是您的。」教士又說,隨即又壓低聲音。

「大主教親口許諾,再無翻悔,只要能成,您可就平步青雲了。您這般的人才,難道甘願看著那群老臣罷著高官美職不放?到時候,要權要錢,都悉如尊意。」

「這……如果主教大人願意相助,那事成之後,有何驅策,我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自然是感激不盡的。」蘭卡的聲音興奮得微微顫抖。

教士又低聲說了幾句話,艾碧思聽不大清楚,但她到這裡再沒有懷疑,大主教在收買國王身邊的大臣,還派了這樣位階的人出手。雖然還不確定是什麼樣的計畫,但絕對不可放任這樣的違法亂紀。

但是,艾碧思知道自己不能隨便動手,現在王宮裡的權力結構跟局勢比以往還要複雜,又正處於變法派與反對派的鬥爭期間,加上她也沒有證據,一切必須小心從事。她站起身,放好書,慢慢走了出去。

「早安,蘭卡大人,主教大人。」艾碧思微笑著和兩人打招呼。樞密主教吃了一驚,顯然沒想到公主會出現在這裡,那蘭卡更是嚇得臉色發白,身子微微顫抖。

「兩位也是來這裡找書嗎?我們圖書室藏書豐富,在月神保佑下,兩位必能找到需要的智慧。」艾碧思微笑道,假裝沒有聽到兩人的對話。

「呃……那個……這個當然是的……」蘭卡支支唔唔,主教則一臉警戒的望著艾碧思。

「蘭卡大人,最近王國多事,政務繁重,多虧您的才幹,國政才能運作順利,國王陛下想必對您信任有加,大主教大人想來也很欣賞您吧。」艾碧思仍舊保持微笑,緊緊盯著蘭卡。

「啊……哪裡,這、這是我的本分……公主殿下謬讚……」他的臉色更驚慌了。

「那我就不打擾了,願月光照耀兩位。」艾碧思轉身離開,走時淡淡的望了主教一眼,他抬頭,正對上艾碧思的視線,頓時全身一僵。

希望這至少能讓他們明白,不要隨便輕舉妄動。不過她提醒自己,以後必須留個心眼注意教會。艾碧思抬頭望了望四周,仍然一個人也沒有。她又想到剛剛的火災,不自覺地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剛才究竟是……?」

艾碧思一直在圖書室待到夜幕低垂,才收拾了資料離開。她回到房間,掀開床底下的一塊木板,挖出一件長斗篷跟一柄長劍,接著她走到房間左邊的牆壁,掀起厚厚的藍色刺繡掛氈,露出一扇暗門。艾碧思從領口拉出一支鑰匙,打開了門上陳舊的鎖。

沒人知道為什麼王宮裡會有這樣的密道,也沒人曉得這密道已經在這裡存在了多少歲月。但無論如何,這都為組織的活動提供了極大的便利。艾碧思一手提著油燈,一邊小心走在潮濕而凹凸不平的石階上,昏黃的燈光照亮了兩旁粗糙的石頭牆面,厚厚的青苔在黯淡燈光下發出奇異的光芒。過了不久,她走上密道盡頭的一道石階,推開擋在頭頂的木製暗門。外頭射進耀眼的月光,她翻身跳出密道,迅速掃視一遍周圍。

沒有人,一如以往。艾碧思輕輕拍了三下手,不遠處也傳來兩聲拍手聲回應,她長起身子,看見兩個披著斗篷的人影迅速接近。慕恩和露莎拉下兜帽,艾碧思點點頭,三人一起往遠處的一個莊園前進。即使在王都外,農村也不會有太大的不同。隱沒在夜色中的農舍多以柴草搭建,略顯破敗,看起來搖搖欲墜,田裡的作物枯黃萎靡。艾碧思輕輕嘆了口氣。

然而,今天有些不對。村中的火光似乎太過明亮了,艾碧思凝神看去,只見村子口的幾間屋子已經濃煙滾滾,前面站著幾名衣著獨特的人,是兩名教士和一名身穿深藍色連帽長斗篷的高大人影。艾碧思三人大驚,連忙衝向村子。火光閃耀,即使還那麼遠,艾碧思卻能感受到火焰的熱度。刺眼的火光閃進她的雙眼,在她腦中留下清晰的影像,只這一眼,火焰的熱度,延燒的速度,全都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她腦中。她想也不想,就往滿佈火焰的屋子中衝去。

幸好火勢蔓延還不廣,只幾間屋子著了火,村民們紛紛逃離火點,許多人提著水桶、打著水跑來救火。艾碧思衝進火場,掃視一遍,只見一個身影倒在地上,四周堆滿了燃燒的茅草與木條,她連忙抽出長劍,挑開延燒的易燃物,用力背起那人。雖然四周火勢越來越大,但艾碧思並不覺得高溫難以忍受,看起來熾熱的火焰,感覺起來卻只像夏日的陽光,有點炎熱,卻沒有任何傷害。她伸出長劍,揮開燒毀崩落的門框,衝出屋外。

「公主殿下!這是幹什麼!您太亂來了!哪有人直接就衝進火裡的啦!」慕恩氣急敗壞的從旁邊跑來,一邊檢查艾碧思的身上。不過艾碧思身上除了衣服出現一點焦痕和煙燻,似乎沒有任何一點傷勢。

「您也太不顧慮自己安危了!請您做事前先想一想好嗎?」

「呃,好啦,不過救人優先嘛,就別計較了,反正我也沒受傷啊?」艾碧思輕輕一笑,拍了拍她的頭。她放下背上的村民,開始檢查那年輕男子的傷勢。幸好他雖然昏了過去,似乎沒有大礙。此時火勢已經被救火的村民們控制住,一名女子哭著從人群中跑來,抱住了那男子,似乎是年輕夫妻,艾碧思把男子交給他妻子照顧,開始跟著慕恩走向村口。

「好吧,您沒事就好。不過看來放火的傢伙還沒走。」慕恩道。

艾碧思跟著慕恩轉出村子,幾名婦女和男人正站在適才那衣著獨特的三人面前,露莎就站在村民們前面。艾碧思凝目看向那深藍色長斗篷的人影,嘆了口氣,走向那三人。其中一名教士正要開口喝問,艾碧思已伸手拉下兜帽,輕輕甩了下一頭長髮。

「公……公主殿下。」兩名教士見到公主,身子一僵,勉強行了禮。

「剛剛的火,就是你們放的嗎?」她冷冷地問道。

「我們只是、只是依法行事,根據血月聖律,在異端追獵的過程中不願配合者,一律視為藏匿與協助,與異端者同罪——」

「異端?我去你的異端!這裡怎麼會有什麼異端?」慕恩怒道。教士們對她怒目而視,但慕恩毫不在乎。但這時,一旁藍色斗篷的高大人影緩緩開口了。艾碧思可以感受到他身上隱隱散發出的沉重壓力,彷彿他全身透著冰冷的嚴寒。幾名村民都躲在艾碧思三人身後,瑟瑟發著抖。

「教士大人所言確真,此身便是奉命來此進行查察。此處之人不願配合搜索,此地必已受邪物污染,當以火焰淨化,逼出異教者。」

低沉的男聲,如鋼鐵般冷峻,同時透著力量與壓迫感。慕恩抬起頭,毫不畏懼的瞪著那兜帽下的臉孔。

「喔?那你倒是拿出證據來啊?居然放火,完全不把村民的命放在眼裡是吧?你們草菅人命也要有個限度——」

「公主殿下,如果您執意要阻擾調查,那此身必須將您視為協助異端藏匿者,加以排除。」男人的聲音沒有上下起伏,也沒有感情波動,彷彿是工具在說話。慕恩一聽大怒。

「呸!排除?公主殿下御前,豈容如此無禮?不過就一個代行者,大主教的狗,我——」

慕恩話還沒說完,銀光一閃,接著鏗的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艾碧思閃身上前,將村民們擋在身後。代行者右臂伸出,拳頭上戴著一柄長長的刃物,一把長劍正穩穩地架在刀刃尖端,而劍柄則握在露莎手中,她冷澈的眼神從幾縷金色髮絲後透出,冷冷地瞪視著代行者。她左手伸出,發著銀光的手掌不偏不倚地指著代行者的咽喉。

「兩邊都放下你們的武器。教士大人,代行者,我會負責確認這裡的狀況,若有異端跡象,我必會回報,現在請撤劍。」艾碧思開口。

露莎不會違抗她的命令,一聽見她下令,便倒轉長劍,放下手臂。代行者望了艾碧思一眼,放下手臂,原本戴在拳上的刀刃已消失無蹤。

「還有,以後不許再有如此蠻橫之舉,要是再被我遇上,我可不像今天那麼好說話了。」艾碧思淡淡地道。

「好、好,那……那這邊就麻煩您了,公主……殿下。」兩個教士似乎被剛剛的交手嚇得不輕,不悅地咕噥幾句後,便匆匆離開。那代行者最後看了艾碧思一眼,也跟在教士身後離去。

「……慕恩,妳沒事吧?」

「嗯,我沒事,殿下。露莎,剛才謝了。居然真的動手,這些傢伙實在是……」慕恩忿忿地道。

「他沒有真要傷妳,只是威嚇而已。」露莎淡淡地說。

「我知道啊……不過妳還是出手了呢。」

「只是……看不慣。」露莎低聲道。艾碧思默默看著遠方,她很清楚那個代行者不會真傷到慕恩,慕恩要是有必要也能擋下這擊,不過露莎會出手倒是出乎她意料。

「殿、殿下,您們……您們都沒事吧?」一名婦女怯怯地從躲在後面的村民們裡走出,問道。

「謝謝妳,瑞雅。」艾碧思勉強擠出微笑。

「哪裡的話……要不是公主殿下光臨,他們不知道還會做出什麼來。居然……居然還有代行者……」瑞雅怕得瑟瑟發抖,其他村民們也臉色蒼白。

「我們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派來代行者?還想燒了我們的房子……」一個青年男子憤憤不平地喊道,但聲音裡充滿顫抖。

「那種……那種怪物……」

「……。」艾碧思在心裡嘆了口氣,思索著。

這個王國中,每一個人都知道教會的力量,代行者就是教會鋼鐵般強大力量的象徵,代行者恐怖力量的神話,就像教會不可挑戰的權威一樣無法動搖。代行者有如怪物般的力量,就跟無法違抗教會一樣是三歲小孩都知道的常識。

「別怕了,他們不會再來的。」慕恩安慰著。

「感謝您們,真不愧是公主殿下的侍衛,連代行者都可以對付。」青年男子稱讚道,看向露莎。露莎低垂著雙眼,心不在焉地撫摸著劍柄。

「啊……公主殿下別站在外面了,來來來,先進來坐。」瑞雅拉著艾碧思的手往村子裡牽。

「公主姐姐!」「公主姐姐來了!」

幾聲小孩子的聲音傳來。隨即,幾名小孩子從村子裡跑了出來。最前面兩個小女孩直接撲進了艾碧思懷裡。

「公主姐姐,我們好想妳喔!剛剛、剛剛好可怕!」

「畢雅,愛兒,姐姐也很想妳們喔。別怕了,他們不會再來了。」艾碧思將兩個孩子抱在懷裡,摸著她們的頭。

「快點帶公主姐姐進去吧,快點啦!」一個小男孩伸手拉著艾碧思的手臂,一邊大叫。

「克洛斯?你只要公主姐姐,都忘了自己的姐姐嗎?嗯?」慕恩壞壞地一笑,抱住男孩用力搓著他的頭髮。

「啊啊啊——好啦姐姐,對不起嘛……」

「唉,你們別這樣黏著公主殿下,快快,別讓她們一直站在外面。」瑞雅催促著,把眾人都領了進去。有如她一直以來每天的固定行程,艾碧思即使再忙,也會抽出一點時間,來村中和孩子們相處。

不過,今天沒辦法待久。她和孩子們玩了一會兒,也就讓父母們將他們帶回去休息,三人向村民們道別,離開了村子。

「殿下,那……」

「『報告』的時間改到明天早上吧,今晚你們請好好休息。」艾碧思吩咐道。瑞雅點點頭,向她行禮道別。

「殿下……您在想什麼呢?」走出村子後,慕恩開口了。

「唉,這是什麼野蠻又血腥的作法?我們自許為文明的種族,看不起精靈,看不起厄努司,看不起羊人族,但我們自己又有多好?」艾碧思嘆道。

「王國都靠您了,殿下,明天……」

「嗯,明天的會議……只能擋一時是一時了。」

隔天,慕恩和露莎早早便來到艾碧思房間。慕恩鎖上房門,關起陽台。三人等了一會兒,密道暗門打開,瑞雅和幾個罩著斗篷的身影踏入房中,眾人向艾碧思行禮,便安靜地站在一邊。

「好了,來辦正事吧。誰先來。」慕恩率先開口。

「是。稟報公主殿下,北方山區的局勢已經趨於穩定,諾斯同盟的雇傭軍和王軍已經在教會十字軍協助下平定了厄努司人的騷擾,並把他們的劫掠部隊趕回了山中。」

「終於……感謝月光。」

「稟報公主殿下,邊境的戰況已經傳到,在北方丘陵的隘口和邊防線南端的戰役都以慘敗告終,守軍已經退回埃列爾要塞以東。」一名中年男子開口說道,面對著艾碧思。

「又戰敗了嗎……精靈領軍的是?」

「似乎還是那位,『第二皇女』。」男子報告道。一陣低低的私語響起,彷彿漣漪般在眾人中擴散。

「果然……。」艾碧思陷入沉思。

「啊對了,公主殿下,盧爾大人傳來消息,南邊地區有一個領主好像跟教會勾結,為了開發一個……金礦嗎?聽說要強迫遷移一個山中村落,而且可能會把村民綁走賣給人口販子。」瑞絲緊皺眉頭說道。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和慕恩和露莎出發。」艾碧思點頭。

「殿下,這已經是這兩個禮拜來的第四次了,您這幾天幾乎都在外面奔波欸……」慕恩擔心地道。

「人民有難,我們怎麼能袖手旁觀呢?要盡可能地拯救所有受苦受難的人民們,帶給他們幸福的生活,這才是王室存在的目的啊。」艾碧思毫不動搖地說。慕恩嘆了口氣。

「殿下,我今天在宮中聽到幾位大臣討論,大主教似乎有意鼓勵國王陛下重啟邊境戰事,並主動進攻,陛下似乎相當……相當有興趣。」露莎不安地說,艾碧思微微吃了一驚。

「又來……?」

「什麼跟什麼,才剛吃敗仗沒多久欸,是有多學不乖啊?」慕恩怒道。

「露莎大人所言不虛,邊境那邊有傳來教會軍隊開始調動的消息。」另一名密探開口。「雖然我們並不能確定是前往邊境。」

「想是國王陛下不忿邊境連年失利,想扳回一點局勢吧。這樣看來,這次出兵說不定教會也會派兵,我想國王陛下可能認為這樣就能打贏精靈。」露莎說道。

「想太多。」慕恩一口咬定。

「唉……不是我要說,但是精靈目前在邊境的軍事力量不是亞卡德所能正面對抗的,單論軍力也就罷了,實際武力對比並沒有太過懸殊,真要說的話我們還略勝一籌,但問題是……」

問題是那個人,那個「第二皇女」。艾碧思很清楚。

那才是五年前的事,當時僅僅差一點,亞卡德軍就能攻破精靈堅守了上百年的邊防要塞。然而在這樣的巨大優勢下,只短短幾個月內,接連三場規模空前的大戰中,王國大半的主力軍隊就接二連三覆滅,整個邊境軍一觸即潰,精靈軍隊一路反擊,直打到亞卡德西境最後的要塞。那時艾碧思年紀還不大,但這場驚天動地的戰役直至今日仍無人不曉。自此之後,「精靈帝國的第二皇女」這個名號威名遠震,撼動整個王國。艾碧思抬起頭,只見屋內的眾人臉上均有憂色。

「他們到底在想什麼……現在動兵,我們的軍隊會對上的可是她,奇蹟般扭轉十餘年來的軍事劣勢,隻手吞併了亞卡德三分之二邊境的女人,第二皇女啊。」艾碧思低聲道。

「是啊……他們到底明不明白?真的覺得亞卡德有勝算?」

艾碧思長嘆一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血月教廷擺明圖謀不軌的變法案還沒解決,現在又要再度對邊境用兵。她明白,亞卡德的經濟、財政與社會並不足以應付長期戰爭的再開。更何況,他們還有許多棘手的政治問題要處理。忽然,咚咚聲響,有人敲門。房中的人們全都一僵,艾碧思一揮手,瑞雅和幾個密探迅速躲入密道。

「請進。」

「那個……我送東西來了……」房門被推開,一個年輕的侍女捧著一件東西走進,頭垂得低低的。艾碧思看了看她手上的東西,那是一件摺好的禮服,確實是她的物品,不過送來的時間有點奇怪。全王宮的下人都知道,現在是她的「休息時間」,不允許侍衛以外的人打擾。

「這個時間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僕人。」慕恩冷冷地說。「王宮管家沒告訴你嗎?」

「啊……對、對不起!我、我第一次來,忘……忘記了。」侍女嚇得驚慌失措,把頭壓得越低了,退開幾步。「我、我這就離開……」

「沒關係,下次別犯了。」艾碧思溫言安慰。侍女微微抬頭,偷偷瞄了艾碧思一眼,又低下頭。她小小聲地道了謝,便快步離開房間。慕恩看著關上的門,伸手敲了三下暗門。

「真是的……嚇死人了。」

「還以為被……被發現了。」瑞雅低聲道。艾碧思看了眼房間大門,思索了下,感覺似乎有什麼不對勁。

「……今天先到這裡吧,各位辛苦了,組織真的感謝有你們的努力。」艾碧思站起身說道。密探們即使覺得突然的結束相當奇怪,他們也沒有提出任何問題,眾人紛紛向艾碧思行禮,從暗門中退了出去。很快,房中又只剩下慕恩和露莎陪著她。

「殿下,會議時間還沒到啊。」慕恩疑惑地問。

「殿下,您想到什麼了嗎?」露莎靜靜地問。

「……慕恩,露莎,會議結束之後,去把王宮管家找來,我有話問他。然後……讓他把剛剛那個侍女也叫來,在我房間等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