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4

      千萬不能小看少女的幻想這種玩意,大腦所下的暗示可是很大的,我漸漸的有些認為,或許學長在注意我,不然,為什麼他打籃球要往這邊看?為什麼要在有夕陽那種浪漫的背景下看著美術教室?為什麼在補習班聽見我的名字要回頭看我?

      越想我就會越這樣認為。

      「所以妳就去補習了嗎?」杜小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這世界上比鬼屋更可怕的地方就是補習班啊!」

      「妳們都不知道他有在補習嗎?很多女生都衝著他去那間補習班的。」徐安安拿著一本有關羽球力學的書研究著。

      「我討厭補習班,就算另一邊的天秤上放的是大帥哥,我也不會去補習。」杜小娟皺起眉頭,然後看著在籃球場上的學長。

      我也看向學長,然後在心中描繪他的圖像。

      「小娟,我覺得妳也該去補習,妳昨天英文成績好像才三十幾分。」

      「不要這麼冷淡咩,安安,等考試前妳再幫我惡補不就好了?」杜小娟俏皮的眨了眨眼,而徐安安則是露出「妳怎麼好意思這樣說」的表情。

      我靜靜的看著籃球場上的學長,他現在正走到一樓的騎樓內,我的注意力完全被他吸引去,聽不見其他的聲音、看不見其他的人,原來迷戀一個偶像是會這麼投入。

      「沈雁,喂!沈雁啊,回神好嗎?」

      「什麼?」直到學長最後的身影沒入在騎樓下,我才發現是劉旻文在叫我,「怎麼了?集合嗎?」這句話變成最近我對劉旻文的開場白。

      「妳真的很愛記仇耶,只叫妳去過一次妳就記這麼久。」劉旻文搔著頭。

      「如果我真的要記仇的話,那上次那個假告白是怎麼回事?」想到就生氣,居然把我當作懲罰。

      杜小娟也在旁邊點頭,徐安安則是繼續看著自己的書。

      「就輸了有什麼辦法!」劉旻文尷尬得轉過頭去,「不要說這個了,美術老師叫我去找她,妳幫我去好嗎?」

      「劉旻文!連找老師你也要叫雁子去,你是班長欸。」杜小娟忍不住說著,劉旻文則對她白了白眼。

      「為什麼要找美術老師?下一堂又不是美術課。」我疑惑的問著,因為美術老師同時也是我們美術社的指導老師。

      只見劉旻文抓著頭,一副就是做了壞事的表情。

      「我可不想代替你被挨罵,如果你做錯事情就自己去啦。」我轉過頭再往樓下看一眼,發現學長回到他位於二樓的教室了,也就是在我們教室的正下方,雖然中間夾了個三樓。

      「拜託啦!」劉旻文繼續說著。

      我沒有理會他,學長現在正和朋友站在二樓陽台聊天,二樓有個凸出來的陽台,所以他站在那裡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見他。

      「你自己去啦。」杜小娟又說了一次。

      「沈雁!」劉旻文大喊。

      我百分之百的確定,劉旻文喊完我的名字後,學長和他的朋友們抬起頭來往上看,那一瞬間我們對到了眼,我趕緊縮回來看著劉旻文。

      「你幹嘛叫這麼大聲。」我有點惱羞成怒。

      「妳臉幹嘛那麼紅?」

      我趕緊摸了摸自己的臉。

      「不要管這個了,快幫我去啦。」

      我偷偷地再將頭往欄杆外面往下看,發現學長他們已經不見了。

      我的心有點隱隱的刺痛,卻不知道為什麼,其他追星族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嗎?

      「好啦,幫我去啦。」劉旻文再度推了我一下,我就這樣愣愣的走到位在二樓的專任老師辦公室。

      「沈雁?要討論畫畫的事情嗎?」美術老師看到我便這樣問,她常說喜歡我的畫。

      「不是啦,我是代替班長來的。」

      「班長?喔,劉旻文嗎?」美術老師的臉明顯黯淡不少,「妳知道他做了什麼嗎?」

      我聳聳肩,不過大概知道不是什麼好事。

      「他把美術教室的玻璃打破了。」

      我瞪大眼睛。

      「而且還損壞了窗簾及一些石膏像。」

      「什麼!?」這麼嚴重的大事,「那,那我們社團時間怎麼辦?」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已經詢問過其他社團教室了,暫時我們只能和在大禮堂練習的管樂隊共用一間了。」

      美術老師的話讓我完全無法思考,大禮堂?管樂隊?那裡迴音這麼大,而且美術社和管樂隊完全是不同性質的吧!沒有寧靜的地方我要怎麼作畫?

      「有那麼嚴重嗎?只要把玻璃和窗簾換一換,應該就能使用了吧!」我絕對不想和管樂隊使用同一個教室啊。

      「因為之前就有在商討擴大美術教室,趁這機會一併做吧。」

      「那音樂教室呢?管樂隊怎麼不用音樂教室?」我們的音樂教室有兩間,應該綽綽有餘才對。

      「吉他社和笛子隊也都在那裡練習,反正不會太久,妳就稍微忍耐一下吧,說真的,每天會來社團教室報到的也就只有妳了。」美術老師從一疊畫中取出一張,那是我上次畫的窗簾。

      「妳畫畫的功力真的進步很多,老實說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在這麼短的時間進步這麼多的學生。」

      我傻笑了幾聲,我喜歡的事情做起來就很順手,可是不喜歡的事情多努力都沒辦法。

      「差點忘記了,妳把這張明細表拿給劉旻文,這是他要賠償的金額。」老師交給我一張紙,上面寫著八千塊。

      「其實應該不是他一個人打破的,不過只有他承認,他也不說出其他人,所以只能請他全額賠償了。」

      美術老師無奈的嘆口氣,我則是拿著單子離開辦公室。

      為什麼劉旻文沒事要去打破美術教室玻璃呢?除了上美術課或是音樂課之類的,平時我們根本很少會上去五樓。

      在我要上樓梯時,剛好又看見學長和他的朋友,站在他們自己的教室門口。

      我的視線又被他吸引過去,這可是我們追星族的工作呢,就是專門看他就好了。

      「沈雁,沒事吧?」突然劉旻文出現在樓梯口,他小小聲的東張西望,深怕被老師發現似的。

      「你為什麼要打破我們美術教室的玻璃?你有問題喔。」看見他我就突然一肚子的火,我將那張紙丟給他。

      劉旻文大叫,「這麼貴?我哪來這麼多錢啊?」

      「你活該啦,誰叫你要去破壞教室,而且應該不只你一個人吧?」我一邊說著一邊再看了學長一眼,然後往樓上的教室走。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