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壞公主

這是一段非常不美麗的童年。

穆于菲。

她和每個女孩都一樣經歷過搶著當公主的時期。

不過她通常不用搶,公主的角色一樣手到擒來。

在還在讀幼稚園的小小年紀裡,穆于菲就充分的表現出『不用求,要殲滅』的氣場。

或許殲滅兩字對於小小的穆于菲來說是太過苛責,但如果套用在一個不足六歲的孩子身上,那這個殲滅只不過是個諷刺。

諷刺穆家的城堡終究還是養出了這麼一位公主來。

每年幼兒園的話劇、布偶劇,穆于菲都要演公主的角色。

老師會苦口婆心的勸穆于菲,說人不能永遠都當公主,這個角色,偶爾得換人演演看。不過這種時候只要穆于菲哭紅著鼻子跑回家裡,隔天公主的角色就還會是她的。

每個渴望演公主的小女孩都哭了,但穆于菲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裡沒有悲傷。她忽視了其他人的眼淚,她不懂分享、不懂謙讓。

而穆于菲自己勾勒出的世界實在是太小了,所以世界跟不上她高了幾吋的身高和大了些的腳,小學一年級,穆于菲就撐破了自己的世界。

她把家裡所有關於公主的東西全扔的精光,她換掉了一身公主裙,只因為有個男孩對她說:「妳太醜了。」

他叫紀言風,他的媽媽是英國人。就因為這麼一副雖然稚嫩,卻比他人都要深邃的混血面孔和淺色的眼睛,所以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穆于菲就認定了他是自己的……白馬王子。

穆于菲就像往常一樣用最驕縱的姿態扮演著公主,她一樣會把所有想當公主的人“剷平”,並用把尺在紀言風的雙肩點兩下:「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王子了。」

「為什麼?」紀言風小朋友疑惑的問到。而她只是看了眼幾秒前才被自己弄哭的女孩,然後再看著紀言風。

「因為我是公主,我要加冕你當我的王子。」

「……我不要。」

穆于菲不明白,於是又用尺在紀言風的肩上點了兩下:「現在你可以當王子了。」

「我不要。」紀言風不滿的皺著鼻頭,聲音還是軟綿綿的童音,但說出口的話卻很堅定:「妳太醜了。」

「我哪裡醜!」穆于菲生氣的把尺丟在地上,「我是公主耶!」

「妳不是公主。」紀言風把尺撿起來,他拍拍尺上的灰塵,並把尺還給了在一旁哭泣的小女孩,他轉頭對穆于菲說:「妳是醜八怪。」

於是,穆于菲哭著打給爸爸,要司機來接她回家。

她把家裡所有的公主都給清空。身上的公主裙換成了吊帶褲,她不再綁公主頭。

但是,她卻更加的黏著紀言風。

她會向老師要求要跟紀言風坐,然後每天都寫一封惡毒的信給他。她用『給醜八怪』做開頭,在紙上寫著歪七扭八的字和注音,把自己會的所有罵人的字句都寫上,最後在紙條的最下面標明:『史上最討厭你的人敬上。』

紀言風會盯著『敬上』兩個字,久久都無法搞懂穆于菲的用意。

就這麼一個你追我跑的方式,穆于菲從大大小小的惡意演變成了大大小小的殷勤,她不像一般女孩一樣羞澀的對紀言風好,她依然抬著自己的下巴,用高傲的臉孔討紀言風歡心,她會追問紀言風什麼時候才會承認也喜歡她。但紀言風就是不喜歡。

在穆于菲黏著紀言風的第五年,他便完全摸透了穆于菲的脾氣和個性,他們總算成為了朋友。

懵懂的12歲,是個懂得喜歡人,卻還不懂得談戀愛的年紀。

儘管如此,國小五年級的穆于菲,還是懂得什麼叫危機意識。

在五年級的下學期,有位公主轉進了他們班上。

她叫蘇茉。公主,是大家給她的稱號。

她不像從前的穆于菲,用各種方法,甚至是逼迫人認定她就是公主。這聲公主,是大家自願這麼叫她的。

蘇茉長的很漂亮,就連有著強大自信的穆于菲也不得不承認,蘇茉長的並不比自己差。她們都很美,她們受到的稱讚很相似,但這也僅只於外貌上。

蘇茉與穆于菲最大的不同就在於,蘇茉是個沒有公主病的公主,而穆于菲雖然已不再沉迷於公主的角色扮演,但她無時無刻都會散發著公主的架子。

不同點就在於,蘇茉很善良。

這下,『公主』這個詞,穆于菲從幼年的喜歡到無感,又在她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演變成了厭惡的『公主』。

她討厭白雪公主,因為太善良了。

她也討厭仙杜瑞拉,因為太善良了。

還有,她更討厭蘇茉,因為太善良了。

蘇茉因為這樣的個性而常吃虧,穆于菲心想,或許這就是命運吧,所以蘇茉才總在需要幫忙的時候,都恰巧被紀言風所搭救。

漸漸的,蘇茉也進入了穆于菲和紀言風的圈圈裡。她才剛轉來,就得到了五年裡穆于菲從未見過的,紀言風的溫柔。

或許是因為蘇茉與紀言風的背景相近,所以比起穆于菲,紀言風才會更頻繁的和蘇茉待在一起。也或許是穆于菲隱藏不住的忌妒心,她對蘇茉的態度,很常讓身邊的人蹙起眉頭。

她很討厭蘇茉,但她卻不得不承認,蘇茉她不只能激起任何人的保護欲,她真正吸引紀言風的,是因為她真的很善良。所以她才能在一年內,追上了穆于菲辛苦建立的五年。所以她才能在一年內,讓他們從雙人行,變成了三人行。

雙人行是穆于菲硬開闢的道路,至於三人行,卻是自然的、無形之中的、紀言風能夠輕易接納的。

在這之前,穆于菲甚至以為紀言風就是一個冷漠的人。

直到蘇茉的出現,穆于菲才知道,原來紀言風也可以是個溫柔的人。

直到他們升上了國中,穆于菲的第七年,蘇茉的第二年。也許是因為穆于菲更早認識紀言風的關係,所以她的好運都被自己用光了。

國中後,蘇茉與紀言風同班,而穆于菲與他們之間卻相隔著兩層樓和五個班級。

自從她決定賴著紀言風後,穆于菲就不再讓家裡的司機來接送,她陪紀言風走過了無數個放學。很多年的放學,紀言風從一開始騎著自行車讓穆于菲追在後頭,到牽著自行車和穆于菲並肩走著。接著蘇茉出現,紀言風的自行車偶爾會是蘇茉幫忙牽,這些年的放學,都是他們三個一起走的。

在上國中的第一天,穆于菲在放學前就按著手錶計時,下課鐘一響,不等老師口令就直接衝出教室,她用最快的速度衝到紀言風和蘇茉的班級。

她明明一打鐘就來的,但她還是沒看見他們的人影。

紀言風與蘇茉單獨一起放學的畫面頓時浮現腦海,穆于菲複雜的看著他們的班級,她在心裡打了蘇茉好幾頓,再毒辣的幻想都想像過了。穆于菲花了好多時間平息,她想裝做不在意,於是她踏著緩慢的腳步下樓,卻又在學校側門看見紀言風和蘇茉的人影。

蘇茉見到穆于菲便笑容滿面的招手,說等她好久了。但他們的臉上卻沒有半點不耐煩,穆于菲知道他們就像平常一樣,剛結束了一場他們聊得很順暢,但自己永遠都聽不懂的某個話題。

蘇茉說她剛才先陪紀言風去腳踏車棚牽車,穆于菲聽了只是面無表情的點頭,心裡沒有半點以為自己被拋下後卻又發現自己沒被拋下的那種,失而復得的喜悅。

她只是更清楚的發現,她既悲觀又黑暗的思想和眼前的兩人有多大的不同。

然而心情複雜的穆于菲抬頭對上紀言風看來視線,她知道紀言風是發現自己的不對勁了,但他卻連一句妳怎麼了都沒問出口。

因為這時紀言風得先扶著差點被絆倒的蘇茉。

穆于菲心裡呵呵笑了兩聲,妳的腳那麼常被絆倒,那不如直接剁了算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