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公主殿下的煩惱3

*           *           *           *           *

碰碰碰碰!

「……」

無言的看著前方,不幸的弦茵正懷著一股極其悔恨的心情,努力的把自己擠到大廳的盆栽後面躲藏。

她困擾地看著一群又一群背著書袋的院生,他們正用一種暴動野牛般的蠻力互相推擠,企圖搶先進入宿舍。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學院休息時間,啊啊……早知道就直接跳窗還比較省事。」

弦茵喃喃自語著,無奈的嘆了口氣。她側首等待上課鐘聲的到來,就在此時,幾段細碎耳語傳至耳邊。

「傑尼,你聽說了沒?今天早上道格拉斯竟然沒來上課!」

「道格拉斯?是那個滿分入學的--」

「對對!就是他!」

「他不是從來不曾缺席的嗎?」

「聽說他是被打到不敢來學院。」

「咦?我是聽說他被艾斯克.韋卓那恐嚇,所以準備退學回老家。」

『這些傢伙在說什麼啊?』弦茵皺了皺眉頭,心想:『就算是王國第一學府,還是會有無聊的八卦存在。』

「唉,道格拉斯還真夠倒楣的,不過他也夠奇怪,被艾斯克盯上的人不計其數,每個都被揍到哭哭啼啼不敢來上課,只有他還一臉幸福的成天泡在圖書館裡。」

「哈哈,他八成是被打到腦袋出了毛病吧!」

少年說罷,其餘人隨即哄笑成一團。弦茵氣極了,她怒氣沖沖瞪著那些院生,握緊拳頭準備站起。

「噹--!」

「啊,快上課了!」男生一哄而散,才一會兒的時間宿舍便空空如也。

看到目標離開,弦茵又氣又惱,她站了起來,憤怒的全身顫抖。

「混蛋!」她吼了一聲,就在此時,一陣急促的跑步聲響起。弦茵嚇了一跳,下意識又縮回盆栽後面。透過葉縫那狹小的空隙,弦茵看到一個紅髮的少年。

那是--艾斯克!?

只見艾斯克停了下來,還摸了摸手上一圈隨意纏繞的紗布。他四處端詳一會兒,見沒人在附近,便悄悄的溜進左邊的宿舍廚房。

弦茵正好對艾斯克厭惡之至,瞧他那賊頭賊腦的模樣,做的肯定不是好事。

要去跟蹤他嗎?

弦茵思考了一下,最後也跟在艾斯克的後面溜了進去。

宿舍的餐點要到正午才會開始供應,但是為了滿足學生們龐大的伙食,廚房從早上便開始準備。現在距離開伙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整個廚房正淪陷在渾沌的狀態,一排閃亮的菜刀、瘋狂吆喝的廚房阿姨、以及炙熱的火燄,使的這裡看起來比較像是戰場,而不是廚房。

「喔!小子!你又翹課跑來啦?」一位忙著把大塊肉片扔進油鍋的阿姨親切的對艾斯克打了聲招呼。

「是啊。」艾斯克有些尷尬的笑了幾聲,他揮揮手,轉移話題似的說道:「今天父親要我早點回去……所以跟阿姨們的聊天就先暫停吧!請妳們給我兩條麵包,錢我就照慣例,商請校長直接加在妳們薪水裡囉?」

「哈哈哈,今天心情好,錢就不用了,當作是送你的吧!」正氣勢萬鈞地揮舞著菜刀的阿姨豪爽的回答,她反手一揮,將麵包連著紙袋扔進艾斯克的懷中。

「謝謝妳們,那就明天再見了。」艾斯克禮貌的行了個禮,抱著袋子便繞到廚房後門匆匆離開。

『這個艾斯克,人緣不錯嘛。』弦茵納悶的想著,漸趨強烈的好奇心使的她對這名紅髮少年感到相當大的興趣。

為了躲開廚房阿姨的耳目,弦茵決定由廚櫃當掩目爬到後門,正當她快要爬上門坎時,右手肘突然間感到一陣痛楚。

弦茵定睛一看,發現一旁掉著一顆相當漂亮的半透明圓石。

那顆石頭在日光的照射下閃著豔紅的光澤,鮮艷的紅光彷彿燃燒的火炬。弦茵雙手一轉,換了一個角度,紅石的色澤又轉為日暮時分的橙紅。

石頭光滑的底部鑲嵌了一塊雕功細膩的花萼型銀板,遠遠看去,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紅花,設計的相當別出心裁。

銀板下刻滿奇異的圖騰,由內伸出兩條精緻的鍊子。鍊子串成立體錐形,鍊子後面綴了一個漂亮的圓版片,上面刻了一隻飛翔的美麗大鳥。

展開的朱紅色大翅、尾部拖著絢爛華美的長長尾羽,還有豎立的冠羽,大鳥彷彿正活靈活現的飛馳在眼前。

『鳳凰!』弦茵在心底驚呼一聲。

如此高段的雕功,還有那隻早已絕滅,以極其孤傲卻忠誠侍主的性格聞名於世,只產於東方古都的朱紅色大鳥。弦茵確信,這是韋卓那家族的家徽。

那隻展翅的鳥,雕功的精緻細膩,連鳥羽都一根根數的出來,鳥眼上鑲了一顆小型的紅鑽,更使的這件精美的藝術品顯的珍貴無比。

弦茵拾起這個奇特的石頭,只有珍貴的物品才有資格刻有家徽,基於道德意識,這石頭必須要趕緊還給主人。

弦茵思考著,她能肯定,這一定是艾斯克的東西。

但是該用什麼方法還給他?總不能說,這是我在偷偷跟蹤你的時候撿到的吧?

見艾斯克已爬出學院圍牆,弦茵決定先跟過去,至於理由,到時候在說吧。

事不宜遲,小心的捧著剛剛撿到的神秘石頭,弦茵快速的追了出去。

從圍牆上跳下來,也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但艾斯克已經徹底的從視線中消失了。

這傢伙的腳程,怎麼會這麼出乎意料之外的快呀?弦茵感到極為困惑。

難道他也懂得加速奔馳?這可是高階的武術,韋卓那家族栽培子孫最注重的就是專精,學武術不碰文,學文則不通武,艾斯克這傢伙讀蔚斯德學院,沒道理會武術啊。

想這麼多也沒用,弦茵決定再去前面找找看,說不準艾斯克只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所以腳程較一般人快而已。

學院外是藍瑟里花園大道,除了種植高大的紅樹,還有排成十字型的漂亮花圃。大道圍繞著伏理思市場以及王城,中間橫亙著修砌成十字形的寬敞馳道,道路旁則栽種著各式各樣的花卉。

每種花的花季都不同,春天的羅蕊拉、夏季的桑葡、秋的唯臻草到冬季的雪梅,這四種被人們譽為「女神的髮髻」的花朵,一年四季輪流開放,讓藍瑟里花園大道永遠不缺盛開的花。

美麗的藍瑟里花園大道名聞遐邇,到了花之祭,各郡來賞花的貴族更是蜂擁而至,他們管這裡叫做「花的亞爾卡迪*」、「羅蕊拉女神的花園」。

如此美麗卓越的設計,是由魯多拉斯親手完成的。

兼有創國先王與設計建築天才這兩個響亮的名號,使的魯多拉斯充滿神秘與睿智的氣息。當年在凱坎之戰裡,魯多拉斯與他的導師兼恩人-----也就是創國宰相,唯摩爾.雅哲西斯和他求學時的摯友,布羅得.法西底,這三位天才的攻防謀略,以及感人誠摯的情誼,至今仍為人所津津樂道、傳頌不絕。

藍瑟里大道以極複雜美觀的幾何設計組成,地底埋有地下水道與軍事要道,其設計更是錯綜複雜,傳說那些地下水道除了排除污水外,更兼有軍事的目的,不過,這只是傳聞罷了,到現在還沒有人完整走過地下水道,皇族掌握的水道設計圖並不完全,有一半在戰爭結束後就神秘的佚失了。

『不知道艾斯克是走哪條路?』弦茵思索著,最後她決定憑直覺找。

輕快的往前快走,她靜下心,努力維持細心謹慎。這條路可是相當複雜,太急會喪失方向感,如果迷路在自己家附近就太丟臉了。

當弦茵走到第三大道的路口時,偶然瞥見一個紙袋,紙袋旁散了一地的麵包碎屑,幾隻瘦弱的幼犬正蹲在一旁,津津有味的啃食吐司皮。

看樣子,剛剛有人餵食過。

其中有一隻小狗,左肩有一小片傷口,不過上面已經抹了一層高檔的撕裂傷專用藥。

弦茵蹲下去拿起紙袋(幾隻狗還氣呼呼的想搶回來),紙袋上有一個乾癟老頭的臉,那是資助學院興建完工的蔚斯德先生的素描肖像。

肖像邊緣由紫紅色的羅蕊花圖騰圍成一圈漂亮的花邊,這是蔚斯德學院的招牌。

難道,這個紙袋以及那些麵包是艾斯克留下來的?

那個暴力、野蠻、粗俗、無恥的艾斯克?

這怎麼可能!那個沒同情心、缺乏修養的人!

楞楞地看著紙袋,弦茵有點迷惘。率領一群小嘍囉在街上圍毆別人、以及拿著麵包餵食小動物的善良形象實在差太多了,她無法將兩者連結在一起。

「吱吱!」這幾隻小狗似乎起了點爭執,牠們急咻咻的叫了幾聲,開始兇巴巴的互相攻擊對方。

「唷,吵架啦?」弦茵笑嘻嘻的彎腰,伸手將那幾隻陷入猛烈爭執的幼犬撥開,不過她的苦心沒什麼用,那幾隻長著尖牙利嘴的小獸才剛分開,馬上又在咆嘯聲中聚集成一團,開始牠們神聖的美食保衛戰。

「真兇啊,不知道是什麼品種?」弦茵搖了搖頭,嘖嘖幾聲,探頭觀看那幾隻幼犬淺灰色的絨毛。

圓圓的屁股,圓溜溜的眼睛,還有那柔軟蓬鬆的皮毛,弦茵越看越受不了,索性蹲下身子,一邊「好可愛唷~好可愛唷~」的大聲嚷嚷,一邊冷不防的伸手逗弄牠們小不隆咚的腦袋。

那團團好動的毛球對這個滿臉好奇的人類不屑一顧,牠們寧願忙碌於牠們的晚餐保衛戰,也不想搭理這個莫名其妙的怪胎。

弦茵見這些幼獸沒有任何反應,也覺得有些無趣。她歪著頭看著那些忙著啃咬麵皮邊緣的動物,赫然發現牠們額上竟有一條條極淡極淺,但隱約可見的藍色閃電型紋路。

「呀!這、這不是狗啊!」弦茵急忙躍起,隨即向後倒退幾步,驚呼道:「這是雷敦獸!天啊,難怪這麼兇!多虧牠們還是幼獸,長大後可有兩尺長哩!」

那幾聲雷敦幼獸被弦茵的驚叫聲嚇了一跳,牠們紛紛抬起頭,不解的望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奇怪人類。

弦茵憂心忡忡的皺眉思索。看著長相可愛,實則兇猛剛烈的猛獸,她很清楚,不向皇室舉發,等牠們長大後,會發生什麼嚴重的後果。

可看著牠們黑啾啾的圓眼,弦茵實在不忍心就這麼直接舉發,那會害這些珍獸步上悲慘的軍旅之路。

雷敦獸從小獸開始飼養,長大後保證對主人百依百順,其迅疾兇狠的攻擊方式更是稱霸戰場的優秀戰力,這點受到統治者相當的激賞,過去只要一發現雷敦獸的蹤跡,馬上會被政府抓走,然後將牠們訓練成馴獸師的座騎。

最高級的殺戮機器,雷敦座騎。這是活生生的武器,也是國家級嚴格管制的禁獸。

「唉,該怎麼辦呢……?」

正當弦茵陷入煩惱思緒四處圍繞的困頓境界時,路口外的市場突然爆出一聲巨大的撞擊聲,聲音大的把雷敦幼獸嚇的彈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弦茵往聲音的來源望去,不過往來的人群擋住了視線。

「又暴動了嗎?」

弦茵憂愁的喃喃自語,最後還是決定先過去看看,雷敦獸的事,還是先擱一邊吧。

她匆忙走向大道出口,那裡連接著伏理司市場的外圍。

市場裡的民眾圍了極大一圈在聲音的來源外,剛剛發生這麼大的聲音,把一堆閒閒沒事的民眾吸引過去看熱鬧。

「對不起,請借過一下好嗎?」

弦茵努力的從人群中殺出一條路,艱辛的往中心接近。

「嘖嘖,到底是那家的千金小姐,竟然這麼花錢。」

「看那派頭,肯定是什麼皇親國戚,才會把人民的稅金當垃圾。」

弦茵聽到民眾這些刻薄的對話,心裡五味雜陳,忍不住難過的低下頭。

「老闆!這件靛藍綢緞和白色紡紗的禮服給我拿出去!」

聽到這種闊氣的命令,路旁有幾位看熱鬧的姑娘開始議論紛紛,既羨慕又嫉妒的討論那兩件夢寐以求的禮服究竟有多便宜、用多普遍的緞子做的之類酸意十足的話。

「--除了剛剛拿出的那兩件,店裡其他的衣服通通包起來!我要帶回去!」

此話甫畢,路旁的民眾紛紛發出不可思議的驚呼聲,那幾位正忿怒批評那兩件禮服手工有多差勁的姑娘,則乾脆的昏過去了。

連出身皇室的弦茵也感到非常訝異,什麼年頭了,還有人這樣花錢如糞土。

努力的擠到前面瞧瞧,不看還好,看了差點氣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