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上部》Chapter 1-1 彩色碎片

    「分手吧!」

    「賤人!」

    「臭婊子!」

    一打開置物櫃,數張色彩繽紛的紙條便滑落而下,蹲下身我拾起一張張殘破的碎片,有些是從筆記本上撕下的紙張,有些則是拿宣傳海報的背面寫字。望著那些凌亂的紙條,不刻意偽裝的字跡和直白傷人的話語,無須刻意猜想便能馬上發現這些傑作是出自於哪些人的手中。

    陣陣嬉笑聲自身後傳入耳內,帶點逗趣,但更多的卻是嘲諷。

    對於眼前的景象,我。

    嘆了口氣我將紙片塞進書包中,並非毫無反應毫無痛癢,而是純粹不想和那些幼稚的人們追究。這樣的情況持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也習以為常,甚至認為這大概就是一種日常。

    收拾、整理、接著塞進書包。

    然而我的容忍我的退讓卻被視為一種無聲的反抗,起初只是單純的言語辱罵,後來演變成塞字條這種無聊的把戲,我也相當的慶幸目前只有增加到塞字條而不是其他會受傷的伎倆。

    有時候我不禁猜想,成為眾矢之的的自己究竟點燃了哪條導火線,反覆的思考著問題的樣貌卻始終得不出結論,解答的本身並不是那麼的重要,也不足以改變現狀,然而越是明白這點的自己越是拚命的想知曉。

    我被孤立了。

    自從走進教室的那刻起,同學們原是燦笑的臉龐瞬間換上了憎惡,眼神惡狠狠的凝視著自己,我才終於醒悟。

    究竟是憑著怎麼樣的意志力堅持到現在呢?我不知道,或許只是單純的不想讓他得知所有的有一切。

    不管如何我都不想讓他踏入這灘爛泥之中,這是我唯一的堅持,我沒有多餘的力氣能夠救起陷落的他。

    更沒有力氣能夠救援陷落的自己。

    坐在位子上我瞥了眼牆上的月曆,七月二十三日,班導說考生的時光飛逝,我也十分認同這點,於是將時間黏貼在牆上,有如一種無形的告誡,提醒著我們大考的到來。

    算一算我和他交往即將滿一個月,正確來說是三個禮拜又五天,我一直很認真的計算著,因為無法斷定何時會分離,於是我更懂得把握當下的美好時光。

    縱使那樣的美好也只是表面。

    然而那又如何呢?對我而言那也是一種幸福。

    短暫、卻又深植人心。    

   

    「凱茜,怎麼了?讀書讀到出神了。」孫蕊坐在我面前不屬於她的空位轉頭問著我。

    「或許吧,有點累了。」揉了揉雙眼我看見孫蕊後方瞪視我的人群。

    這也難怪,大名鼎鼎的「孫氏集團」的寶貝千金竟會和默默無名且遭全班排擠的小卒走在一塊,不免遭來旁人側目。

    孫蕊長得非常漂亮,成熟的臉龐卻仍帶點青春的稚氣,家財萬貫卻不帶有大小姐的驕縱,是人見人愛的模範生。望著孫蕊的時候我總會揣想「如果是自己就好了」。

    我很感激她,縱使未曾說出口但那股溫暖卻在心中蔓延,站在孤立無援的小島上,她是唯一一人願意遞給我希望的火把。

    我沒有告訴她關於紙條的事情,並非不想傾訴,而是不願將同樣的折磨拋給另一個人,那不是她該承受的部分。

    況且,她願意站在我面前承受異樣的眼光,就是種莫大的安慰了。

    「妳可以不必和我說話,免得引來別人閒言閒語,而且我不希望有人因為我而跟著被孤立。」說了不下百次,但我心中十分清楚,孫蕊的答案始終只有一個。

    「被孤立就算了啊!」孫蕊揚起了輕快的微笑,彷彿這個世上沒有所謂的疼痛只有美好,「這樣我們兩個人就形影不離啦!」

    「有很好嗎?」

    「唉呀,這妳就不懂了!」她拍了拍我的頭,陽光灑落在她精緻的臉蛋上顯得格外耀眼,「一群人聊著天雖然熱鬧,但歡笑之餘總會想起兩個人的自在,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想玩什麼就玩什麼,人多意見一堆太麻煩了。」

    「但只有兩個人不就太孤單了嗎?」

    孫蕊把玩著桌上的原子筆,藍色的墨水染上她的指尖,「孤單的定義因人而異,只要覺得快樂那寂寞什麼的通通都不在乎了不是嗎?」

    我擁有妳,就不至於感到孤寂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