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君寵》第一章 相遇 (下)

      向懷秀一直都知道,嚴君臨看不起他。

      被輕視又如何?他已經習慣了,外來的眼光千百種,他就是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從很久以前,他就已經學會不看、不聽、不理會,他有自己的日子要過、自己的現實要面對,而這些,不是旁人怎麼看他就能改變的。

      只是……心底深處的某個角落,仍不免感到一絲遺憾,那個人是嚴君臨。

      嚴君臨一定不知道,自己是他第一個崇拜的偶像。

      一個高三少年,崇拜的偶像不是影視明星,而是一個商界人物,會很奇怪嗎?別人他不知道,但他自己,內心是極佩服嚴君臨的。

      高三那一年,學校請業界傑出人士來演講,據說這個人也是他們學校畢業的校友,同學在朝會時昏昏欲睡、跟周公拔河,他卻聽得很認真。

      他聽過嚴君臨的事蹟,面臨過家變、破產危機、天天都有債主上門,到後來父母雙亡,一肩扛起家業、以及照顧弟弟的責任,最小的才五歲。

      但他熬過來了。

      並且,熬出如此漂亮的成績單。

      他想,嚴家雙親如果還在,一定會為他感到驕傲。

      他很好奇,是什麼樣的信念,讓一個二十歲的稚嫩青年辦到一般人都做不到的事?

      朝會結束前,最後的自由發問時間,他傳了紙條上去,問出心裡的疑惑。

      他永遠記得,嚴君臨當時的回答。

      「信念。你認為可以,你就一定可以,能打敗你的,只有你自己。」

      那個時候,他覺得——好帥!

      真男人風範。

      仰望台上傲然自信的男子,他想,自己也要像他那樣,頂天立地,撐起一切風雨,保護他所愛的人,好好生活在這片無雨晴空下,一如嚴君臨。

      這男人,曾經給了茫然恐懼的他,一分信仰,即便如今用輕視的眼光,否定了他。

      他其實知道,嚴君臨將他的名字刷下來,列為拒絕往來戶。

      那一天,聽說嚴君臨親自前來,購物台經理說要引薦他,讓他參與會議時,他原本很期待的……

      他也知道,那一天晚上,嚴君臨就在車內,冷眼看著雨中的他有多狼狽。

      男人當時心裡一定在想,墮落糜爛又不自愛的人,才懶得浪費時間理會。

      在那人眼裡,他大概就是個向下沉淪,無可救藥的人吧。

      就算被崇拜的人否定了,日子還是得過下去。

      那一晚淋了雨,隔天就已經感到些許不適,細雨斷斷續續下了一個禮拜,就像體內那惱人的感冒病毒,欲走還留,不肯真正離開他身體。

      這一天,他去幫朋友代班。

      這家高級汽車旅館是不少名人的首選,一來隱密度高,二來員工個個訓練有素,高質感,高享受,隱匿私情不外洩。

      也拜朋友近來常請他代班之故,讓他見識了政客、商界、以及演藝圈名人不少八卦。原來檯面上的愛妻好先生,也會帶嫩咩來開房,所謂的居家正直好男人,居然玩三P、上節目曬恩愛的模範夫妻各自搞劈腿……粉碎不計其數的想像。

      這裡頭隨便一個名字講出去,應該都沒人相信吧?若不是親眼所見,他也無法相信啊!

      但……這所有、所有的八卦加總起來,都沒有這一件來得令他驚嚇。

      夜晚十一點左右,黑色房車駛入車道,他本能遞出鑰匙。現在都已經見怪不怪,很多事情,知道得愈少,活得愈長命,早就沒什麼八卦魂了,甚至不會想要去多看一眼。

      只是陰錯陽差,男人由微啟的車窗接過鑰匙,身旁的伴侶太迫不及待,在車上就手來腳來,湊到駕駛座來親吻男人頸脖,不慎壓到車窗按鍵,他始終未癒的感冒病毒在此時作祟,乾咳了兩聲,男人瞟來一眼,透過半啟的車窗,彼此視線不經意撞個正著。

      是他,嚴君臨。

      他愕愕地張著嘴,一直到車身駛離,都還回不過神。

      男人未婚,有個伴消磨週末時光不奇怪,但但但……

      他身旁的伴,是男的。

      他完全沒料到,嚴君臨的性向……會是……那樣……

      他太震驚了。

      難怪。

      嚴君臨行情那麼好,單身,並且財富、能力樣樣都是上選,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金龜婿人選,卻從沒見他傳過緋聞,原來,是這樣。

      想想也是。一家大企業的老闆,光嚴氏旗下的服飾品牌分店,在台灣就有近百家,老闆的個人形象、一言一行都備受檢視,隨便一個醜聞都會引發不小的震盪波瀾,連想自由地做自己,都不能夠。

      過後,再遇到這男人,總覺對方打量他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深沉。

      他看不透,也沒想企圖解讀,畢竟跟這商界強者交手,他毫無疑問會是慘敗的那一個。還好,他也沒要跟他過招。

      以兩個毫不相關的陌生人而言,他這一個月內出現在對方眼前的次數,是真的多了點,多到可能對方都要懷疑他是有預謀的了。

      如果不是自己,連他都要懷疑,這人到底有什麼企圖了。

      在嚴君臨公司附近的咖啡廳打工,又遇上時,連他都無奈地這麼想。

      他懂祕密握在別人手裡的感覺,那真的是芒刺在背,但嚴君臨實在不用如此防備的,他還沒那麼缺德,如果真要說有什麼的話,只要別用輕蔑的眼光看他就好,他很願意拿這道祕密來交換。

      最後一次看到,是在醫院的診療室外。

      嚴君臨陪在一個大約十四、五歲左右的少年身邊等候看診。少年昏昏倦倦靠在他肩側,他站在遠遠的地方,看男人探探少年的額溫、拉整外套,再輕柔地摟抱入懷,輕輕拍撫,那樣的溫柔疼寵,是他從沒見過的。

      原來,這冷酷的男人,也有如此柔軟的一面。那少年,應該就是他用全部生命去守護的親人吧?

      他很羨慕、很羨慕,能夠當這男人的家人,好幸福。

      男人沒瞧見他,他悄悄收起眼底的落寞,轉過身,回歸自己該面對的現實。

 

=============

作者碎碎念:

請再忍一忍,小秀秀的黑暗期快過去了

我們英明睿智的嚴總不會讓偏見蒙蔽太久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