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一》

略微破爛的酒吧擠滿了基本上是可以稱之為『人』的生物,他們各自群聚,不與旁人交談,卻依然能形成混亂無比的局面。

一瓶又一瓶的酒被放在櫃臺店員身後的大型玻璃櫃裡,有的瓶子被店員頻繁拿下,最後索性的被放在手邊;有的則是長時間都不曾被碰過,上頭積了厚厚一層的灰,而那些大多是高價稀有的酒或其它說不出名字的藥物。

酒吧其中一個店員是位極為漂亮少女,少女看來僅有十八歲,剛成年不久,她伸手撥過遮擋住視線的一縷金髮,眨了眨紫瞳,笑著招呼突然之間蜂湧而入的客人。一手拎著抹布,擦拭灑滿酒液的桌子,另一手提著水桶,水桶裡面裝著沾滿食物殘渣的碗盤。

少女繞過酒醉神志不清的人們,輕巧的走回櫃臺、又跑進廚房,沒多久,她又走了出來,身後跟著一位少女,黑髮、紅瞳、樣貌與前者不相上下的漂亮。

兩人相互交談了幾句   ,金髮少女笑著比了個「OK」的手勢,便緩步走向一個被箱子擋住的角落。

少女伸出右手輕輕抵住牆面,低聲念出了饒口的咒語,與牆面接觸的掌心便發出藍色的淡光,接著,一扇老舊的木門憑空出現在眼前,而門上掛著『休息室』的大牌子。

少女抬手,拉開門,髮尾跟著身體慢悠悠的晃進房間,在一瞬間,門就自動的消失不見,取代而之的是與外頭不同的潔白牆壁。

還來不及喘口氣,她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驚恐又帶著興奮的大喊:「雅菲!」

雅菲愣了愣,才剛看見黑影,習慣性的做出防衛動作,那影子就飛也似的衝進她懷裡,雅菲底下頭,無奈又習慣的叫了差點害自己跌倒的少女:「輝月啊……」

輝月悶悶的躲在她懷裡偷笑著,幾乎同時,怒吼的聲音響起,「輝月!」聞聲,少女一抖,略小的身子迅速躲到雅菲身後,沒多久,一位年齡與雅菲相仿的少年衝出,瞪視著笑的開懷的少女。

「你們又怎麼了?」雅菲嘆氣,看了眼前一同生活以久的青梅竹馬,又看了身後把自己當作盾牌,狠狠嘲笑少年的少女,又嘆了口氣。馬上輝月就燦笑的對雅菲說,「嘿、輝夜說常常嘆氣的話,會容易變老哦。」還沒等雅菲回話,那位少年,迪恩便對著輝月怒聲大吼,「你給我好好說你幹了什麼好事!」輝月臉色一轉,絲毫沒有方才對雅菲的乖順,對著迪恩冷哼,半是冷哼,另一半則是不以為然:「不過就是吃了點心而已。」

雅菲把視線轉向迪恩,跟著附和:「不就點心而已,有必要嗎?」

迪恩翻了個白眼,「吃的是!我的!」雅菲又嘆了氣,「你還缺這點錢嗎?」這簡直毫無意義的問話,她想。

另外兩人有意識的無視少女的話,雅菲也不惱,看著準備用低級的對罵充斥整間休息室的兩個幼稚兒童,思索自己似乎忘了甚麼,莫約幾秒,她輕輕的「啊。」了一聲。

終於想起要說甚麼的雅菲,準備要阻止兩人已經毫無意義的對罵,順便提醒他們方才團長交代的事,身後的門的隱匿咒卻不知何時被消除,而後『碰!』一聲的被踹開,裡頭瞬間安靜了下來。

被雅菲稱為團長的黑髮少女面無表情,狠狠踢開門的腳還停留在空中,手中穩穩的拿著木製托盤,上頭被裝的滿滿的酒杯,一滴水都沒露出。當腳重重踏在地上時,地板竄出層層冰晶,包圍住原本還在大吵的兩人,她開口警告,「閉嘴,」紅瞳看著兩人,眼神好似比地面結成的冰還要更加寒冷,「否則滾出去。」語落,門便在她的腳退出房間時自動消失。

被強烈警告的兩人持續沉默,雅菲則淡定的走向冰箱,拿出早上放進去的汽水。

她抿了一口,偏頭晃了晃金色的腦袋,空著的手便往牆上打過去,卻在離牆面約三公分之處停下。即使如此,厚牆也都是方才衝擊的痕跡,近乎整面牆的龜裂,看著好似馬上就會塌下。

但不過幾秒,毀壞的牆面便變回原來的光滑,一絲痕跡也看不出來。

「看好戲呀?」雅菲笑瞇眼,看著閃過自己拳頭,往另一邊閃了許多的隱形人現形。

一位看起來只比雅菲大上幾歲的少年似乎帶著冷汗的苦笑,黑紅相間的短髮上帶著貝雷帽,「不就試看看會不會有人發現嘛……區區玩笑而已,有必要這麼狠嗎?」雅菲聳肩,盯著無聲互瞪的兩個幼稚鬼,突然想起甚麼的問:「你不是去做任務?」

「我是去做任務啊,可是你想要求一個通緝犯能在外面待多久?」少年倚靠著牆,撇了一眼少女,淡定的找了個理由掩蓋自己在偷懶這件事實。

「剛剛的隱形術假的?」語落,雅菲又快速的補了一句,「啊,剛剛那句是奈奈說的。」少年抽了抽嘴角,不可置信的詢問:「迪恩不是在和輝月吵?心電感應還能用?」

『這不就在用了?而且你就算被通緝也沒有人敢抓你不是?』突然,一個女聲在少年腦中響起,少年一愣,裝傻般的傻笑,似乎想這麼敷衍帶過,『伊安。』那個女聲,也就是方才的黑髮少女喚了少年,「哦?怎麼?」他調笑般的回應少女,少女習慣的無視了那語氣,丟了一句『公會傳來的信在櫃子裡。』接著,便強行切斷感應。

伊安重重的倒抽一口氣,強行斷開感應時留下那方會出現極為尖銳的聲音,晃了幾下,稍微恢復後才慢半拍的暗自吐槽,自己是被公會通緝的極大罪犯,或是稱為魔王,卻被幾個小鬼壓的死死的。他卻還是走向另一頭,更加深處的牆,手好似趕蒼蠅般的揮了幾下,一個櫃子便出現在眼前。

「唔、什麼東西?」輝月邊喊邊跑的衝過來,整個人故意壓在蹲著、正在拿東西的少年身上,她眼睛閃著星星,像是看到新奇玩具的孩子似的。被丟在一旁的迪恩只得嘆氣、聳肩,跟著輝月走過來。

「公會寄來的邀請函。」伊安撇了她一眼,一下子的站直,原本壓著他的輝月「哇!」的一聲,重重落地,她瞪大眼,不可置信的說,「你怎麼可以這樣!」

「你和奈奈看過了?」伊安問,不理會衝著他惡吼的少女,把外觀頗為華麗的信封拿給雅菲,「我還沒,奈奈好像在拿到的時候就直接看了,那個時候我不在。」伊安點點頭表示了解,看著雅菲把信拆開。

瞬間,雅菲的手、以及公會送來的卡片發出藍光,少女的右手冒出深褐色痕跡的標誌,那是這個酒館、也就是這個傭兵團的團徽。

照之前的慣例,公會寄來的東西都是要由該團團長,或是副團長才能打開。而那個標誌就是用來檢定的,假如沒有標誌或是標誌不符,那個東西會自行燃燒,公會那邊也會接受到信息,和團長或副團長確定沒問題後,才會在捕發一張、或是燒掉的那樣物品來。

雖然伊安才是他們所認定的團長,不過魔族是不能加入公會的,公會對他的存在也是因為凌奈和一群人的靠山、和他最近沒發生甚麼大事,才睜隻眼閉隻眼,勉強認同的,要成為團長?那是說什麼也不可能答應的。所以最後,團長還是交給凌奈擔任,副團則是稍微能管理一群問題兒童的雅菲。

等到藍光消失,伊安才湊過去看那張邀請函。

「果然是傭兵大會啊。」他說,「傭兵大會?」輝月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對於伊安的用詞感到不解,「輝月上次沒趕上傭兵大會吧?上次出場的是奈奈、雅菲、迪恩,和沒事跑來代打的星晨他們。」他說。「我雖然也有參加,不過公會那邊顯然不待見,特別的把我要參加項目,我那關卡的難度特別調高,雖然是無所謂,但成績有差,最後還是被奈奈他們發現了,就被禁止參加,根本沒玩到什麼。」

說著,他不太開心的嘟噥,「成績明明可以無所謂的。」雅菲理所當然的聽見了,便替著凌奈反駁,「沒辦法啊,在確定好要拉莉莉亞他們進來後,奈奈就在算過了,預計的最低經費消耗,拼了命也要進前三,為的就是增加收入,不然靠著酒館,根本沒辦法支撐他們破壞公物的罰金的錢,那樣我們團撐不到兩個月就準備倒了。」

「老前輩都把團長職位獻出來了,撐沒多久就團滅,那畫面多難看。」她說。

「別的傭兵團可以來代打?」輝月問,雅菲搖了搖頭,「那時候星晨那邊還在申請中,所以才可以暫時加入,幫忙代打,實際規定上是不行的,被公會發現後也設立了相關規定,那次只是鑽漏洞而已。」伊安撇嘴,「連星晨都給上了為甚麼我就是不行?」雅菲笑了兩聲,準備要說話,就被開門聲打斷,所有人視線都往後門過去,「……早。」輝夜說,有些汗顏,為甚麼他一開門所有人都看著他。

輝月眨了眨眼,燦笑,「早。」少年退了幾步,抽了抽嘴角,正開口解釋就聽見輝月說,「輝夜啊——」她拉了長音,輝夜聽了臉色慘白,「乖,去幫前輩的忙,早點回來就少揍你一點。」她說,少年一抖,把東西丟下,飛也似的衝出去。

「他們幹嘛?難得看到輝月兇她哥。」雅菲搖搖頭,表示不清楚,這時迪恩倒是說話了,「哦,輝夜昨天沒回家,輝月出去找也沒找到,整晚都沒睡。」雅菲說了聲「是哦。」就不理會了,到是伊安震驚得看著迪恩,「你怎麼知道的?」

「我早上比她晚來一點,她就抓著我一直念、一直念……」聞言,伊安憐憫的看著他。

「總之,」雅菲說,「這件事晚點全員到齊在說,我等會去聯繫菲尼,沒問題吧?」她頓了頓,確定沒有人有任何異議,定下結論:「好,解散!」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