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聽故事睡覺

今天是新學期的開始,私立幼稚園的門外聚集著不少爸爸媽媽,他們有的是來送孩子上學,有的是來打探學費或是才藝班、安親班等額外的課程。但不論大人前來的目的是什麼,小朋友們可不管這麼多,好不容易見到了這麼多同年齡的孩子,一下子就打成一片,導致到處都充滿著小孩子的嘻笑聲和哭鬧聲,好不熱鬧。

 

被眾媽媽們圍在中央的幼稚園園長阿斯利安是個數一數二的帥哥,有著一頭褐色的長髮和溫和的面貌,總是笑笑的他有著極好的人緣。不論四周那些媽媽們到底是將他當作姊妹掏還是養眼的治癒性人物,總而言之,阿斯利安是這所私立幼稚園內數一數二的帥哥。

 

然而當四周突然安靜,接著竊竊私語聲越來越提高的同時,阿斯利安明白,是個榮登幼稚園帥哥排行榜第二名的人物來了。

 

來者黑髮長過肩,一身休閒的裝扮,牛仔褲、襯衫外面罩著一件毛線衫,帶著一副足以遮住全臉卻遮不住那古典氣質的墨鏡,宛如好萊塢明星降臨般令人不敢直視。

雖然夏碎在現實上的確是個國際知名的時裝模特兒,但離那些電影明星還是有那麼的一段距離,何況他現在一手牽著一個小孩,比起那些演員更像是個居家的好爸爸。

 

「……夏夏,要去玩書嗎?」一旁的褚冥漾緊緊抓著夏碎的手,怯怯的問。

「褚,是去幼稚園讀書,不是玩書。」夏碎微笑著看著左手邊的孩子,一邊糾正他的講法。

「漾漾,是要去聽故事書睡覺!」右手邊的千冬歲看著褚冥漾認真的說,然而所說出的答案卻令夏碎不禁笑著搖頭。

這兩個小鬼頭到底是去幼稚園幹嘛了?

 

「早安哪,夏碎,今天好像比較早啊。」阿斯利安擺脫了糾纏著他的媽媽們,來到夏碎面前笑咪咪的說著。

「是呀,等等還要趕一個服裝秀呢,只好早點來了。」夏碎向對方點頭問早,如此的說著。

而兩個小鬼早就左一句阿利右一句阿利的蹦蹦跳跳著,小手依舊沒有放開夏碎。

「其實你也可以不用帶這個眼鏡嘛,遮住了臉多浪費……」阿斯利安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想要摘下夏碎的墨鏡。

下方的褚冥漾和千冬歲呆呆的看著阿斯利安的動作,突然露出驚恐的表情,把小手伸得直直的想阻止阿斯利安的動作。

「不行不行……」

「阿利不行碰。」

因為冰冰有說過,夏夏在外面不能把眼鏡拿下來,如果拿下來夏夏就會被壞人抓走不見,冰冰有交代他們要保護夏夏。

就在夏碎本人毫無反抗動作,下方小鬼們的阻止徒勞無功,阿斯利安就要得逞之際,一台速度很快的銀色保時捷用高超的技巧急煞甩尾停在他們的眼前,地上留下了長長的輪胎痕,在一片屏氣凝神中車門被打開,從中走出了一個修長人影。

同時,一道冷冷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你要是敢拿下來,阿斯利安,你就準備和你的手說再見吧。」

 

「千萬別啊,冰炎,我只是開個玩笑嘛。」阿斯利安趕緊收回自己的手,陪笑著說,「夏碎,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會這樣才不阻止我?」不會吧,也太狠心了!

「怎麼會呢?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吶。」夏碎帶著笑如此的回答著,然而他的笑容卻令阿斯利安打了一個寒顫。

「冰冰─────!」原本還在害怕夏碎就要被抓走的褚冥漾,一看見冰炎出現就閃亮著又大又純真的眼睛,高興的喊。

褚冥漾放開握著夏碎的手,就往冰炎的方向跑,小小的腳步踉蹌,眼看就要和大地來個完美的親親,嚇得冰炎趕緊上前一撈,褚冥漾就這樣安穩的被抱住,逃過一劫。

「嘖!搞什麼,連路都走不好。」冰炎伸出大手使壞般的揉亂褚冥漾的頭髮,算是給他的一點小小懲罰,氣得褚冥漾嘟著嘴,把整個臉給埋進冰炎的胸膛裡。

「冰炎,你怎麼來了?」夏碎抱起也吵著要抱抱的千冬歲,向冰炎走過去問。

「啊、說到這個我就……嘖!」冰炎說到一半,突然惡狠狠的瞪著周遭想向他們圍過來的人群。

 

但其實不能怪四周的路人,因為毫無遮掩的冰炎,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偶像明星般的耀眼。

一頭長銀髮挑染上一抹紅,彷彿精靈般精緻的臉孔,純粹邪魅的紅眸映襯著高傲的氣質,修長的腿穿著牛仔褲,上半身套著一件帽T,隨性的穿搭卻讓人覺得很有品味。

啊,有品味是當然的,因為冰炎可是個比夏碎還要有知名度的平面模特兒,舉凡現下流行的服裝品牌、飾品等等,都是冰炎所拍攝的。

 

「……我順便來接你,那個工作單位居然也找了我過去,開什麼玩笑那明明就不是我的領域。」冰炎說著,其實有一大半不爽的原因是因為經紀人提爾的電話實在是越來越像騷擾電話了。

「你可是我的冰炎呢,領域什麼的怎麼可能會難倒你?」夏碎靠近冰炎的耳邊輕聲說,然後後退想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哼。」冰炎眼明手快的拉住夏碎的另一隻手,有樣學樣的靠近夏碎耳邊說,「你該慶幸現在在外面,要不然你今天就不用想去工作了。」

他看著夏碎,勾起嘴角,露出壞壞的笑容。

 

「冰冰講祕密,褚冥漾也要聽。」褚冥漾小手抓著冰炎的衣服,不依的喊。

「你長大了才可以聽。」

「長多大才可以?」

「再長一百年吧。」冰炎說,滿意的看著褚冥漾呆掉、然後在腦中數著還要多久才可以長到一百年的表情,將他放到地面上。

 

「好了,也不早了,趕快進去聽故事睡覺吧。」夏碎放下千冬歲,摸摸兩個孩子的頭說。

等等,夏碎,不是讀書嗎?怎麼變成聽故事睡覺了,我們可不是這麼混的幼稚園呀……阿斯利安哭笑不得的在心中想著。

褚冥漾對夏碎點點頭,就把眼睛一轉直直的盯著冰炎看,另一頭的千冬歲也是。

站在他們前方的冰炎就這樣和他們大眼瞪著小眼,一方是熱切的盼望,另一方則是看似兇狠的眼神。

冰炎嘖的一聲,蹲下身子來,同時摸了摸兩個小鬼的頭說:

「好好玩吧。」

「嗯!」

 

就在阿斯利安把小鬼們趕進幼稚園後,正要準備上車的冰炎回過頭來,對著阿斯利安喊。

「喂,阿利,我家小鬼就麻煩你了。」

「……」阿斯利安愣了一下,隨即回給冰炎一個要他放心的笑容。

 

「原來冰炎也會擔心孩子們呢。」車內,夏碎調侃著說。

「嘖!誰會擔心那兩個臭小鬼,我只是希望他們不要惹事害我還要來擦屁股!」

 

夏碎笑而不語的看著冰炎。

────────────────還真是個面惡心善的彆扭爸爸呢。

 

 

END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