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引子(上)

      第一道曙光斜照大地,如金燦燦的粉末灑在一片遙無邊際的林霧之中,雲霧逐漸消散,餘留那清新之氣,迷離之景退去,是萬物甦醒之時。

      除了春風輕輕拂過樹梢,樹枝搖曳,婆娑作響外,大地寧靜溫和,愜意舒適。

      而這該怡然享受的時刻,卻在一聲激昂而洪亮的鳥鳴中拉上序幕,森林北方千丈高的戈壁上頭冒出幾個漆黑斑點,遠看密密麻麻的幾個黑色點點,近看方能察覺那是一個個身影。

萬里無雲的空中,大半片被一陣來勢洶洶的黑雲所遮掩,仔細一看那黑雲之中,竟是色彩斑斕的各色鳥類,為首的是一隻通體火紅金燦的巨大鳳鳥,引領著三隻體型較小的鳳鳥,揮著烈火般的雙翼,直飛向那片林地,持續高鳴!

      閒適的清晨景象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林中、崖上、空中蠢蠢欲動的身影。

      林中也是騷動不斷,那些身材各式的野獸、人影齊齊冒頭,直對著林上的身影叫囂,高、矮、胖、瘦一應俱全,更甚者形貌各異,各各神色肅穆,高漲的情緒繃弦待發,嗜戰者難掩興奮,粗喘著氣息興奮地看向各路敵人。

      只見鳳凰急速直線向上飛升,猶如一條火紅絲帶疾飛在天,群眾屏息張望,直至鳳凰遠得幾乎成了一個黑色圓點,張望者眨眼欲瞧個清晰,就見祂已成一團金燄直衝向林中,引來林中一陣驚慌叫喊聲。

      那火焰般地白燦身影眼看就要直墜地面,眾人慌亂躲避那能燃盡這片大地的火,那火焰卻是一個旋轉,那噴張的火焰竟絲毫無觸及林面,群眾驚呼聲不斷。

      那身影已非龐然的鳳鳥之姿,轉為一男子形貌,一頭如瀑白髮從他身後傾洩而下,在清晨淡淡的陽光照耀下,白中透著金光,刺眼得令群眾不敢直視,一雙鳳眸居高臨下地望著地面上的群眾,刀削般的精緻面容上有著不掩飾的薄怒,那張容顏就是天上仙人也自嘆弗如,姿態高雅而從容,一身隱隱帶著與生俱來的霸氣與踞傲,唯有他有資格俯視這妖界萬物。

      白髮金袍隨著微風飄揚,一雙鳳眸緊盯著林中那與他對立的冰冷身影,微微瞇起,兩者對峙許久,這才緩緩開口打破沉默。

      「蛇王青樺,今日你領蛇族群眾,又激狼族白晝與眾陸地妖族於此,究竟有何目的?」鳳眸掃視過圍繞至身側的眾妖,微蹙眉頭,低估青樺勃勃野心,引來這番風波,勢必少不了一陣見血征戰。

      「沒什麼目的,今日此行就是代陸地眾妖來向你討個協議!」青樺一張容顏蒼白陰鬱,如千年寒山,淺色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直視那居高的火紅身影。

      「喔?鳥眾與陸眾千百年來相安無事,何須協議?」鳳鳥輕看向懸崖上的黑色身影,心中一抹不祥之感湧上,卻是面色不改,開口未大聲宣揚,淳厚嗓音卻能令在場千餘眾聽個真切。

青樺再度扯起一抹笑,卻是陰狠無比,帶著濃濃恨意,「哼,鳥眾倚仗著翱翔天際之力,多次與陸妖作對、掠奪陸地眾妖內丹,甚至捉拿嬰孩為補食,此為人神共憤,妖盡皆知,鳳皇,你敢說不知情?」

      「吾方向鳥眾下令,對陸眾須以禮相待,不可有侵略、搶奪之行為,吾會盡快追查出擾亂兩方和平者。陸眾盡速撤離怨林,今日你貿然領妖眾衝撞吾之事,吾可暫不追究。」鳳皇鳳眼帶著凌利,射向青樺,大有警示之意,強大妖力跟著撲向陸地眾妖,幾隻陸妖難以承受,已是頭暈目眩,左右搖晃。

      青樺卻是仰首,對於鳳皇所言嗤之以鼻,又是一抹不達眼底冷笑,卻見他眼神幾不可見地掃向鳳皇身後的鳥眾,與一隻通身烏黑、羽毛雜亂的鳥妖對視一眼。

那黑鳥接獲指示,旋身幻化為人形,手中一陣比試,化出一柄長矛,長矛通體漆黑,隱隱間流竄著烏黑瘴氣。黑鳥待眾妖不察,暗暗使盡渾身妖力,長矛頓時通身冒出黑煙,黑鳥一脫手,便直射向陸地上一潛藏在狼群後頭的灰身狼妖。

      那隻狼妖雖有感應那撲面而來的鋒頭,欲閃身迴避,為時已晚,那把長矛硬生生穿膛而過,一陣淒厲狼嚎後,鮮血四漸。

      眾狼群見此狀,看向長矛來處,竟是從鳥眾中來,頓時悲憤交夾,狼群一陣悲嚎。

      「爹──」只見狼群少主白晝狂奔至死去的灰狼身側,仰天一聲悲喚,赤紅了雙目,撼動大地,悲愴之中,妖眾頓時燃起一波波氣焰。

      白晝通體銀色毛髮,強行壓抑下悲憤之意,怒瞪向鳥眾與鳳皇,一張嘴不時發出憤怒的低吟,鋒利的狼牙閃現,氣在頭上,瞅住那射出長矛的身影,旋身幻化出人形,使勁蹬地,竟一躍十丈餘,伸出白色長爪一把揪住那黑鳥雙翅,利爪直刺入黑鳥骨肉。

      一連串的動作迅速之極,眾妖不及反應,轉眼間便聞黑鳥一聲悽慘悲鳴,引來眾鳥慌亂,白晝卻彷若未聞,嘴角扯起一抹嗜血的笑,身體隨同黑鳥下墜,手邊不忘緊捉著黑鳥雙翅不放。

      白晝捉著與自己半身同大的黑鳥不放,墜地前腳點樹梢,在樹枝上輕踏幾回,身姿輕靈的回到陸面,隨即對著鳳皇挑釁一笑,當著群妖之面,毫不留情地將黑鳥其中一翅扯下,幾聲骨肉分離的撕裂聲,隨即見血噴灑在地面與白晝顏面之上。

      「白晝!」鳳皇鳳目微瞠,如此殘暴之舉無異是在挑起雙方仇恨。

白晝耳邊傳來陸眾妖激烈的歡呼聲,冰冷唇角一揚,又瞬間扯掉黑鳥另一隻翅膀,又是一聲沙啞的慘叫劃破天際,鮮血如注,黑鳥眼一翻,一命嗚呼。

      白晝見黑鳥沒了氣息,冷笑著丟置在地。

      鳳皇緊擰俊眉,閉上雙眸不願去看那一地的慘烈。

      「哼!誰不知曉你們鳥眾早想除去陸眾,以往敬重你乃眾妖之首,對鳥眾之惡行隱忍吞聲,如今不覆以往!」白晝雙手抱胸,右腳向前一弓,以那半個身子大的黑鳥屍體為踏石,冰冷緊繃的俊顏上有著張狂與恨意,全然不將眼前的鳳皇當一回事。

      「陛下,這白晝氣焰過盛,當陛下之面殺鳥族之妖,留不得!」

      「是呀陛下,他分明沒將陛下放在眼裡!」

      鳳皇正欲開口抵制鳥眾閒話,此時卻不知何方先起頭,一腔熱血吶喊「殺──」,雙方激昂情緒已至頂峰,受此聲鼓舞,毫不猶豫各顯妖族本事,施盡妖術,展開廝殺。

      鳳皇微搖頭,如今雙方被仇恨矇蔽了雙眼,這戰事恐怕一發難以收拾。

      「紅翎,領著鳥眾於後方待命,無吾命令不許行動,幾位皇兒留此鎮壓群妖怨氣。」鳳皇面色微沉,在空中閃過幾個小妖的攻勢,瞥見遠方戈壁上的黑點迅速逼近,眸中閃現怒意,不疾不徐地向後頭領著一批鳥眾的紅頭黃身鳥說道。

      而妖族百年間本就不和陸,埋下不少仇恨根源,如今雙方開殺,頓時引燃這仇恨種子,殺紅了眼,顧不及究竟是要殺何方,見著仇敵就殺,一時間大片青色森林轉為浴血戰場,戰況慘烈,畫面怵目驚心,無一處完整,血流成河。

回書本頁下一章